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猜测
    幽寂帝君话音未落:“真武大陆数无数年前就流传着轮回转世之说,虽然从来没有人站出来告知于众说自己是转世,前世是谁云云。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无数年前就流传着转世之说,那十之**是存在的。

    而上官飞鹰谋杀上官逍遥之时,必定是除了上官飞鹰之外,没有任何一人知晓。然而肖遥却对上官逍遥的死异常明晰,并且大汉皇朝走漏的消息道是上官飞鹰称肖遥一声逍遥兄长,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风传大多是谣言,但是毕竟无风不起浪…

    根据这些,我们不免大胆猜测,可能肖遥便是大汉皇朝前前任君主上官逍遥的转世。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通上官飞鹰叫他一声兄长。

    我们再想一个问题,肖遥作为上官燕儿的亲传弟子,又是暗夜组织的人,为什么誓要灭杀上官飞鹰呢?为的是争夺皇位?然而他却并没有高坐皇位,而是一直为暗夜帝君尽心尽力,为暗夜组织屡立战功,再往后说,就是一片混沌了,我们就无法揣测了。

    我们再转念一想,大汉皇朝满朝文臣武将,若是以他一人之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将上官飞鹰灭杀?虽然原因依旧是无法考究,但是根据传言,肖遥去找上官飞鹰的那天,文臣武将无一人上早朝,这也就使我们揣测,是不是满朝文武被他买通?

    但这个可能性极小,满朝文武断然不会缺少财宝,而如果是买通的话,那么所付出的财宝可谓是浩瀚,可能比整个大汉皇朝都富有,作为暗夜帝君麾下的手下…一想便知,这种可能基本不会发生。

    我们再想另一种可能,满朝文武已经知道了肖遥就是前前任君主上官逍遥,虽然上官飞鹰任政期间没有做出什么突出的功绩,但是也算是使大汉皇朝平稳发展,但是上官逍遥就不同了,他任政期间,整个皇朝飞速发展,百姓安康,国力富强,深孚众望!

    所以当满朝文武得知肖遥的真实身份和他的死因之后,毅然决定背弃上官飞鹰,继续支持上官逍遥,他们商量好之后,随即也就出现了那一日无一人上朝的情境。

    这么多细致的分析猜测之后,可能肖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报前世之仇。但报仇之后,为什么不继续高坐皇位,幽寂就思索不通了…

    幽云大人,诸位帝君,若是方才幽寂的猜测皆是事实的话,那么肖遥就是上官逍遥!他的根基就是大汉皇朝!除了将转世之说套入其中,幽寂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话语落下,七位帝君皆是频频颔首,表示对幽寂帝君细致入微分析的赞同。

    而幽云帝君闻言则是双眉深锁,默不作声。

    数息过后,幽云帝君的声音才在大殿之中缓缓响起:“幽寂,你的分析和猜测很好,但是仅仅是猜测而已…虽然转世之说在真武大陆无数年前就有传言不假,但是自古以来却也从来没有一人称自己是转世之人,也没有一人发觉身边的人是前世的某某,这种猜测,还是太缥缈…

    正如你所言,若不将转世之说代入其中,实在是不好解释那个肖遥的行径…我看就这样吧,肖遥作为杀死寒儿的最重对象,大汉皇朝日后我们仔细观望和探查,总之要在大汉皇朝上留一些心思。

    云生帝君,对于大汉皇朝的所有消息的打探和收集,全部交由给负责,有问题吗?!”

    话语落下,一位满脸横肉的微胖男子肃然起立,朝着幽云帝君躬身拱手应道:“是!幽云大人,属下必定一丝不苟的探听大汉皇朝的所有变动,并且加以整理。此时交由属下负责,属下无一毫问题!”

    “好!”幽云帝君闻言嘴角稍弯,扬声说道。

    云生帝君坐下之后,身边的一位帝君缓缓开口说道:“假若那个肖遥真是大汉皇朝前前任君主上官逍遥转世,那么他为什么要在天音盛会才说出自己的本名呢?”

    话语落下,幽寂帝君立刻扬声说道:“他既然是重生,那么前世的修为全部荡然无存,唯有凭借着前世修行的经验使自己的实力飞速提高。但是既然修行从零开始,要想达到灭杀上官飞鹰的实力还是无比漫长的,在没有复仇之前,他必定先不能让上官飞鹰对他有所察觉,遂一直用着化名。

    而将上官飞鹰灭杀,一洗雪耻之后,便可以将上官逍遥这个名字公之于众了,不会再有什么顾虑。至于为什么在天音盛会才说出自己的本名,我想应该是借天音盛会各方势力英才齐聚的机会…”

    话语落下,那位帝君的眉头有所舒展,重重顿首。

    而幽云帝君则是扬声说道:“这个肖遥是不是转世,是不是大汉皇朝前前任的君主上官逍遥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怎样的实力和对他的进一步探查。如今已经知晓了他会化身千万这个招式,这已然是一条重大线索,但是还是要进一步调查。你等人也就不需再猜测是不是转世等缥缈的猜测了…”

    “是!幽云大人!”

    幽云八帝尽皆拱手异口同声道,经过幽寂帝君的大胆猜测,其余七位帝君对上官逍遥转世的猜测也起了劲儿,然而既然幽云帝君不希望他们继续猜测下去,那么他们也只能收回自己的兴致,毕竟幽云帝君的话就是铁令,他们也从来不会有违抗的想法。

    当时幽云帝君听闻幽寂帝君说大汉皇朝的前前任君主正是上官逍遥时,他疑惑不解,欲要知晓肖遥与其中的联系,但是在听闻幽寂帝君一席转世之说之后,他半信半疑,心中稍稍侧重于不信。毕竟转世之说在真武大陆上同禁术一样,从来都是只有传闻。

    于是再三思虑些许时分,同幽云八帝朗声说道:“诸位帝君,本帝还是那句话,对这个肖遥作为重大怀疑对象,而后仔细观察大汉皇朝的一举一动,暂且就先这样决定。但是这个肖遥现在身在何处,我们又如何接近他对他进一步的探查呢?”

    话语落下,八位帝君尽皆默然不语,陷入了思索之中,其实对于上官逍遥的了解,主要还是幽寂帝君知晓的居多,其他几位帝君仅仅是知道暗夜组织多了一位帝君,仅此而已。

    幽寂帝君闻言皱眉思索片刻,而后肃然起立,朝幽云帝君拱手说道:“回禀幽云大人,那肖遥参加完天音盛会之后,必定是赶回暗夜组织朝暗夜帝君禀报结果领功,毕竟他在各方势力总共一百五十余名英才之中出类拔萃,在天音盛会评出的排行榜之中名列榜首,也算是在各方势力面前为暗夜组织这个宗门势力争了光。

    天阳城内前些时日疯传暗夜组织多了一位帝君的消息,想必那位帝君正是那肖遥,这么说的话,肖遥现在就待在暗夜帝君身边,然而暗夜帝君身在何处,更是没有人知晓…”

    幽云帝君听完幽寂帝君一席话语之后频频颔首,而后轻啧一声,朗声说道:“幽寂,你果真是本帝的得力干将,无愧幽云八帝之首之名。当然,本帝的意思也不是说其他帝君不杰出,你们尽是幽云宗的骨干,但是本帝还是要用用激将之法,你们七位,就甘愿让幽寂一直在八帝之首的位置上坐着吗?”

    话语落下,幽云八帝已经听得出幽云帝君方才一席话里,已经隐隐有些欢喜之意…更鲜明的是,他的声音不再低沉,而是犹如春雷炸响,嘹亮高亢。

    八位帝君的嘴角也渐渐弯曲,纷纷应声道:

    “回禀幽云大人,起码我云生是不服他幽寂,”满脸横肉的云生帝君将目光转向幽寂帝君,微微一笑开口道:“幽寂,我可不会让你一直坐在首位上,日后我定会屡立战功,将那八帝之首之位也坐上一坐…那么日后,我两人就比一比谁的战功多了?”

    幽寂帝君闻言微微一笑,朗声应道:“好啊,云生,我们就在竞争中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幽云宗争佳绩!”他听的出方才云生帝君一席话语之中带有些许的揶揄戏谑味道。

    话语落下,一位眼眶火红,身形略显佝偻的老者立刻手指云生帝君,狭长锋利的指甲有如刀刃,朗声笑道:“哎,云生,你想坐那八帝之首之位,我还想坐上一坐呢,我们三人共同竞争,看看日后到底是你云生将幽寂挤下去还是我惊云将幽寂挤下去…”

    云生帝君欲要开口之际,幽云宝座之下又是一人站起,扬声说道:“惊云,云生,幽寂,你等三人之言差矣,照你们的意思来说,这八帝之首就在你们三人之间选择一位了?哈哈哈,你们这不是不将我五人放在眼里吗?”

    话语落下,幽寂帝君,云生帝君,惊云帝君皆注视着说话的那人。三人尽是昂首挺胸,说不出的傲气,用嗤之以鼻来表示对那人的鄙夷和蔑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