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最大怀疑对象
    大夏帝国,天阳城,幽云宗大殿。

    大殿之中,一道巍峨的身影端坐在完全由云气凝聚成的宝座之上,端坐在幽云宝座上的人,身周尽是氤氲浓重的云气,因为云气的笼罩,使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此人便是幽云宗宗主——幽云帝君。

    而幽云宝座的台阶之下,八名身周散发出强大帝威的男子四四坐在幽云帝君的两侧。这就是幽云宗的幽云八帝,幽云帝君麾下的骨干!

    端坐在幽云宝座之上的幽云帝君双目合拢,胸腔的起伏极其剧烈。

    幽云殿内沉寂良久之后,幽云帝君的声音才在整座大殿响起,声音犹如闷雷轰鸣,且带有几丝哀婉味道:“幽寂帝君,那人唤作什么名字?”

    幽云宝座台阶之下左侧第一人,便是刚刚从天音圣地归来的幽寂帝君。他深锁眉头,双目之中有些狰狞,扬声说道:“肖遥!”

    幽云帝君双目依旧合拢,声音无比低沉,缓缓说道:“就是那个因为秘境之中血战巨兽麒麟而名声大噪的肖遥?”

    “回禀幽云大人,正是此人,他在天音盛会的对决之中施展了化身千万的身法。”幽寂帝君言语之间有些愤懑,而后目光隐隐有些暗淡:“他啊…虽然仅仅是皇境九重巅峰,但是实力却是一般皇境九重巅峰遥远而不可及的,盛会之中一鼓作气灭杀五位帝境武者,连帝境六重的幽冥圣地幽冥圣尊的弟子傲世雄都差点被他杀死。”

    幽云帝君在听完幽寂帝君一席话语之后,双目渐渐睁开,浅颦问道:“越级挑战的跨度这么大?帝境六重的武者都被他差点杀死?”

    幽寂帝君追随幽云帝君数万载,数万年来在幽云帝君面前从未说过假话,幽云帝君心知肚明,但是幽寂帝君方才的话语属实使他有些吃惊。

    即使是帝境八重的幽云宗宗主,自修炼以来,也从未听闻过连跨七级的跨级挑战,跨度如此之大,实在是令他震撼不已。

    幽寂帝君闻言沉吟片刻,而后扬声说道:“其实,若是细细分析的话,幽冥圣尊的弟子傲世雄本来就差一招就能将其灭杀,但偏偏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那肖遥施展了空间神通,同时施展了禁身之术,这才使得战局反转…说他的实力能够将帝境六重的武者灭杀还有些勉强,但是帝境五重的武者被他灭杀却是没有问题…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应该是帝境五重的实力。”

    话语落下之后,幽云宝座之下的七位帝君深锁双眉,他们亦是心中震惊不已:

    “跨越六级挑战,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而皇境九重有着帝境五重的实力,这在真武大陆上是极为罕见的啊…”

    幽云帝君闻言长舒一口气,声音依旧无比低沉:“寒儿在秘境之中殒命,击杀寒儿的人没有留下一丝踪迹,但是那个肖遥却拥有化身千万的身法…化身千万乃是寒儿最喜欢的功法…这样的话,秘境之时,最强者便是肖遥,他在秘境之中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想必寒儿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在自言自语几许时分之后,顿时扬声说道:“幽寂,对于这个肖遥,你还了解多少?”

    幽寂帝君闻言立刻正襟危坐,面容无比严肃,同幽云帝君一一道来:“回禀幽云大人,那个肖遥在天音盛会之中施展过言出法随,空间神通,禁身之术,手上有不少强大的神兵,有一具高达百丈的类似于帝之法身的九首十八臂战体,盛会之时,有些落于下风的帝境武者要求同他帝身缠斗,皆是被他的九首十八臂战体狠狠压制。”

    此言一出,宝座之下的其他七名帝君皆是瞪大双目,神情板滞,更无法相信进入耳朵的话语。

    要知道,言出法随和空间神通皆是帝境高等强者都难以涉猎的领域和功法,而禁术,更是在真武大陆上鲜有耳闻的功法,甚至有人怀疑禁术在真武大陆上是否真的存在。

    如今一个皇境九重巅峰的武者掌握了那些功法,说出去谁信?

    幽云帝君闻言心头又是一震,如果幽寂帝君说的话是真话,那么他心里都要掂量掂量自己比上官逍遥强在何处。言出法随他会吗?他不会。他是领域帝君吗?他不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有人施展过禁术吗?他没见到过…

    “那些功法连帝境高等强者都难以参悟,也许圣境强者也不会很轻松的掌握那些功法,至于禁身之术,更是从来只有少许的传闻,然而真武大陆却从来没人说谁掌握了禁身之术,禁身之术在真武大陆上存不存在还是两说。若真是这样的话,本帝若要将其击杀,想必也不会很容易。”

    幽云帝君紧蹙双眉,低声说道:“幽寂,他施展的神兵之中有没有幽云神玺?”说完之后,他嘴角稍弯,缓缓摇头。

    他明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幼稚,王境无崖秘境之中最高境界也不过是皇境九重巅峰。那人既然将幽风寒击杀,便知道自己已经惹祸上身,整个幽云宗都会视他为敌。他就是实力再怎么强横,也没有胆量公之于众。

    也正是因为如此,幽云帝君才查不到任何迹象。

    上官逍遥,就是这么做的。

    幽寂帝君闻言果断说道:“回禀幽云大人,那个肖遥并没有幽云神玺,且不说是不是他将少主击杀…任何一人作出那一步之后,必定会将幽云神玺藏匿起来,但凡是帝境以下,那人就是实力再怎么强横,绝对不敢将自己暴露出来,他还抵不住幽云宗的复仇。”

    幽云宝座之下其他七位帝君浅皱双眉,心中隐隐对幽云帝君有些怜悯。

    这个道理谁不懂?他们幽云八帝都心知肚明,难道幽云帝君还一片混沌?必定是不可能的,然而幽云帝君却抱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问向幽寂帝君,这只能说明幽云帝君对查出灭杀幽风寒之人的迫切和渺茫的希冀。丧子之痛,还是日日夜夜折磨着他。

    幽寂帝君开口说话之时,在激动紧张的情绪下说出了“将少主击杀”,而后灵光一动,心中更加紧张,改口说道“那人作出那一步之后”。

    谁都看得出,虽然幽云帝君平静如水的说“寒儿的死,将寒儿击杀的人”云云,但是在座的都知道,他的心中已是心如刀绞,只是没有在幽云八帝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其实这些本帝也知晓,若是幽云神玺现身,那么幽寂你就不会在此同本帝揣测讨论了,从天音圣地赶回之后,便会直接告诉本帝,灭杀寒儿之人就是那个肖遥。”幽云帝君沉声说道,而后轻叹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些,本帝是知晓的啊…”

    话语落下,整座幽云大殿陷入了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十几息过后,幽云帝君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方才本帝将所有的思路都理顺了一番,灭杀寒儿之人,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这个肖遥,最主要的是这个肖遥施展了化身千万!诸位帝君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八位帝君闻言深锁双眉,皆是缓缓摇头。

    而此时的幽寂帝君突然灵光一闪,扬声说道:“回禀幽云大人,那个肖遥是罪魁祸首的可能性极大,必定要将此人重重探查…然而方才在下忘了说一件小事,就是他在天音盛会举行的后期当众表白自己的本名为‘上官逍遥’。”

    话语落下,众帝君皆是暗自思索起来,上官逍遥…这个名字怎么隐隐有些耳熟呢?仿佛很久之前听到过…

    大殿之内沉寂二息之后,数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大汉皇朝!”

    幽寂帝君的目光在七位帝君身上扫过,而后朝他们重重颔首,朗声说道:“回禀幽云大人,大汉皇朝现任君主是上官宝儿,前任君主是上官飞鹰,再前一位君主,正是上官逍遥!”

    幽云帝君闻言深锁眉头,双目顿时璨然起来,扬声说道:“本帝整日忙于政务,对各大皇朝的风传只知晓少许。诸位帝君今日就将自己所闻,所知,所想全部说出来,以便我更好的对那个肖遥制定计划,采取措施。”

    “是!幽云大人!”幽云八帝异口同声道。

    而后幽寂帝君朝七位帝君一一顿首,最后将目光投向幽云宝座之上,对幽云帝君注目而视,朗声说道:“大汉皇朝君主继位的消息并不多,从大汉皇朝之内传出的消息仅仅是一位少年英才将上官飞鹰击杀。然而那位少年英才对前前任君主的死非常明晰,据说是上官飞鹰将自己的亲兄,也就是上官逍遥谋杀,而后获得了上官逍遥的帝印和地位。

    对于那位少年英才,大汉皇朝传出的消息是上官飞鹰的亲侄女上官燕儿的亲传弟子,幽寂在听闻之后,立刻派人查了上官燕儿的亲传弟子,那位少年英才就是肖遥…”

    听到此处,幽云帝君的双眉皱的更紧,其余七名帝君亦是洗耳恭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