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信任?
    暗夜帝君说完之后,霸绝帝君双眉深锁,暗自思忖还有没有其他的危险性存在。

    “霸绝,你还有什么顾虑吗?”暗夜帝君见状立刻询问道。

    霸绝帝君闻言双眉舒展开来,缓缓说道:“将这一种几乎不会发生的可能预防之后,应该就没什么不妥之处了,我等人大可放心前往幽云山脉。”

    暗夜帝君闻言频频颔首,而后将目光转向其他人,轻声说道:“谁还有其他顾虑?”

    话语落下二息之后,几位帝君纷纷摇头,表示所有的顾虑都已排除,大可放心前往。

    而此时的上官逍遥心中却绽开了花,开口道:“回禀暗夜大人,在本部的喧闹声中,方才你说的言语也只有我等七人知晓,身边两千余名金牌杀手根本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也就是说,若是消息泄露,必定是我七人之中的一人。

    方才大人和霸绝帝君都已经开口说了,任何的万一都要排除,我看我等七人在前往幽云山脉之前的几日内,就不要离开暗夜组织本部了。

    以防我们七人之中有其他势力的奸细,出去将秘密泄露,而后让人引兵趁虚而入。”

    此言一出,七位帝君尽皆睁大双目瞪着上官逍遥,当然,杀生帝君,嗜血帝君,追命帝君,贪狼帝君是附和着霸绝帝君和虚无帝君的情绪而佯装出来的。

    他们被上官逍遥这句话惊住了,包括暗夜帝君。

    霸绝帝君,杀生帝君,虚无帝君,追命帝君,嗜血帝君,贪狼帝君六人都是暗夜组织的元老级人物,他们泄密?打死暗夜帝君暗夜帝君都不信。

    包括上官逍遥在内,所有人心中肚明,他们七人之中,最可能泄密之人就是刚刚来到暗夜组织本部的上官逍遥。

    可是上官逍遥明明知道七人会怀疑自己,还会这样说呢?

    这让暗夜帝君,霸绝帝君,虚无帝君有些不解。

    见众人皆是面目表情,七双眼睛凝视着自己,上官逍遥继续说道:“暗夜帝君固然不可泄露消息,剩下的六位帝君更是暗夜组织的元老人物,固然也不可能是其他势力的奸细,那么能够泄露消息的就只剩下我一人。

    我虽然是刚刚来到暗夜组织本部,但也是早早就加入了暗夜组织,更是在大汉皇朝分部立下了赫赫战功,闯出了‘杀神’这一称号,我想我固然也不会泄露消息,但是空口无凭,我说再多的不会泄露消息之言,也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自愿在前往幽云山脉的之前的几日之内,绝不踏出肖遥堂半步!

    我再说几句空口无凭的话,我若是对暗夜大人不忠,想要泄密的话,那么你们说出全部的顾虑都已消除之后,我还需要再说‘若是泄密的话,必定是我等七人之中的一位?’那么我就是傻子了,若真是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再提出这些被信任所覆盖的可能发生的万一了。

    当然,我还是希望自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日后几日,我绝不踏出肖遥堂半步。最后,肖遥再说最后一句话,我无比殷切的希望我们此时的顾虑都是多虑。”

    话语落下,霸绝帝君频频顿首,立刻说道:“我也希望我们此时的顾虑是多虑,我也绝不踏出霸绝堂半步!”

    虚无帝君见状亦是说道:“我也绝不踏出虚无堂半步。”

    “我绝不会踏出杀生堂半步!”

    “我连嗜血堂的门口都不接近!”

    “我只在追命堂的中央端坐,日后几日一动不动!”

    “我贪狼更不会走出自己的房间!”

    暗夜帝君闻言面容庄重,紧蹙双眉暗自思忖道:“这个肖遥果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强大手下,他心思尤为缜密,霸绝和杀生皆是不及。日后必定会成为我得力的副手,他说得对,两千余名金牌杀手根本就听不见我们的声音,他们尽是沉浸在尽兴的美酒和歌舞之中,若是泄露消息必定是七人中的一人…

    那么七人之中若有人是其他势力的奸细的话,必定不会是前来闹事,因为杀死几个金牌杀手获得快感、刻意挑衅的事除却幽云宗,没有一方势力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若是真有人是其他势力的奸细,其他势力就会直接将暗夜组织剿灭,两千余名金牌杀手根本不敌几位帝境高手,而且贪狼初入帝境不久,实力还是比不上同境的帝境武者…若真是这样的话,可就太危险了。

    但是好在他们七人根本就没有人是其他势力的奸细,肖遥所言极是,他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在大汉皇朝分部闯出了‘杀神’称号,在大汉分部屡立战功…他刚刚说出那些话之时,我还瞬间对他起了疑心,但是好在他点醒了我,如果他真是奸细,根本就不会再提出此等顾虑,而是会在其他人觉得所有的顾虑都消除之后,暗自窃喜,并且附和着说‘没有什么顾虑了’,可他却没有这样做,这足以说明他绝对不是其他势力的奸细…

    将肖遥排除之后,霸绝等人更是追随我数万载的元老级手下,至于贪狼帝君,更是杀生万年前收的弟子,不得不承认,他略有痴傻,但是一片忠心更是不容置疑。

    而七人皆是立誓说不踏出堂外半步…这么说的话,便没有了奸细,所以那些其他势力趁虚而入的想法是虚无缥缈的,是自己多虑而衍生出来的,那么贪狼也就没必要留下来照看门楣…

    而两千名金牌杀手数月不见我等帝君一面,前往幽云山脉探索大约耗费不了十日…这也就排除了金牌杀手之中即使有奸细,也不会发觉我等人不在本部之中,更没有了透漏消息的可能…况且住在本部的金牌杀手,都是杀手中的精英,没有万年的杀人任务的经验,是不会在本部安身的…也就是说,此次探寻幽云山脉,根本就没有任何顾虑,大可放心去,而且所有的所有,都可照常进行,暗杀任务该接的还是要接…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暗夜帝君将所有的思路理清,暗自思忖完之后,微笑道:“诸位帝君,本帝对你们深信不疑,根据你们以往的阅历来看,没有人会是其他势力的奸细,方才我将思路理了一遍,此次前行幽云山脉,大可放心去…你们也不必说绝不踏出堂外半步的言辞,本帝要求你们日后几日该怎样出行还是怎样出行。”

    话语落下,上官逍遥心中乐开了花,心想他的一席言语果真使暗夜帝君更加相信他。

    殊不知,暗夜帝君越相信上官逍遥,他便越危险。但上官逍遥的计谋实在是太精明,真不愧是两世为人的老怪物,他的这个计谋最是障人眼目,虽然先前将自己表白,惹得了所有人怀疑,但是再继续进行下去,却是使人愈发的相信他!

    虽然他心中已是乐开了花,但是面容依旧淡然若水,无比肃穆,在暗夜帝君一席话语落下之后,他斩钉截铁道:“暗夜大人,肖遥斗胆抗命,还望大人莫要怪罪,肖遥只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忠心,毕竟空口无凭,遂请暗夜大人还莫要怪罪肖遥。”

    霸绝帝君,虚无帝君闻言亦是附声说道:

    “霸绝也斗胆抗命,用实际行动来表现自己的一片忠心!”

    “虚无请命,绝不踏出虚无堂半步!”

    杀生帝君等人见状亦是附声道:

    “杀生斗胆抗命,还望暗夜大人莫要怪罪!”

    “嗜血亦是斗胆抗命。”

    “追命…”

    追命帝君还未将话说出口,暗夜帝君已是一手摆动,先声打断说道:“你们若是抗命,本帝就不轻饶你们!你们的一片忠心从几日之内不踏出堂外就能表现出来?平常日之中难道本帝感觉不出你们的一片忠心?”

    暗夜帝君这一席话语并不是识海一热之下说出,而是有所根据,暗夜组织本部穹顶上的灵魂壁障足以让他知道所有帝君的行踪,万年以来,五位帝君没有一毫异样的问题出现,这也正是让暗夜帝君感到欣慰的原因。

    经七位帝君再次立誓,暗夜帝君更是对七位帝君坚信不疑。

    上官逍遥闻言果断说道:“既然暗夜大人不允许肖遥抗命,那肖遥便不敢再抗命,但是肖遥日后几日也没有什么事务,还是在肖遥堂内修炼,参悟道法吧。”

    他心中暗笑不已,但是毕竟是两世为人,自控力和演技亦是非同小可,这一席话语更是让暗夜帝君由深信不疑渐渐转变成了一丝感动。

    “霸绝日后几日亦是没有什么其他事务,在堂中修炼最合适不过。”

    “虚无亦是!”

    “杀生日后几日任由暗夜大人安排任务,但若是大人没有其他事宜安排,杀生便在堂内修炼。”

    “嗜血同杀生一般!”

    “追命同杀生和嗜血一般!”

    “贪狼还需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即使是几日也浪费不起。”

    话语纷纷落下之后,暗夜帝君长舒一口气,而后说道:“贪狼不必留在本部,一同前往幽云山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