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告知于众的原因
    然而暗夜帝君也仅仅是知晓幽云山脉存有一些奇珍异宝,对自己的修炼尽是大有裨益的、真武大陆上不多见的玉晶材质的碎片罢了。

    至于这些碎片的由来,他除了大胆的猜想再无其他。真正的原因,只有上官逍遥心知肚明。

    此时的上官逍遥,对暗夜帝君倒隐隐有几丝佩服之意:“这个暗夜帝君属实聪颖,仅仅是凭着虚无缥缈的猜测,就对绝天地通的罪魁祸首——当年神界的一场大战,猜了个差不多。但是真正的原因和细节还远远不是他能猜测出来的,而且,此时他的心中,仅仅是知晓幽云山脉之中有着好东西罢了,除此之外,再也不知晓其他…”

    幽云山脉,便是当年神界大战之时,被大道主宰击败的时光主宰和春秋主宰的陨落之地,确切的说,是春秋壶和时光之河两大神兵的陨落之地,当年大战之时,春秋主宰和时光主宰施展无上手段窥视到未来的一副画面之后,便引身自爆,将大道主宰重创。

    两大主宰随即将两大神兵留在了真武大陆,无意中陨落在了幽云山脉之中,不知在幽云山脉中藏匿了多少万年……突然有一天,五位壮年男子登山而上,五位壮年男子进入了幽云山脉腹地探险,在经历多重的危险后,五位男子仅仅活下来一位男子,侥幸存活下来的那位男子将春秋壶收入囊中,决定不再探险,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那位男子便是此时正在大汉皇朝颐养天年的老者,洛雪儿的“爷爷”。

    两大神兵,春秋壶已是在上官逍遥的手上,而那时光之河的所在之处,对上官逍遥来说还是一片混沌,只能猜测,可能遗落在幽云山脉腹地之中。

    上官逍遥紧蹙双眉,双目虽然对暗夜帝君注目而视,心中则是思忖道:“春秋壶此时缺少的仅仅是器魂,然而时光之河下落不明,但根据暗夜帝君方才所说,那些能将神界功法注入识海之中的碎片,应该就是时光之河的残片。以此也可确定,时光之河和春秋壶皆是陨落在幽云山脉之中!”

    他思忖之后,顿时双目璨然,在众人皆怔住的时刻,朝暗夜帝君说道:“暗夜大人,那神界功法可异常强大?”

    这个问题使暗夜帝君顿时失笑,在他心中觉得上官逍遥这个问题实在是幼稚至极,神界的功法呦…闻言重重颔首,而后轻声应道:“肖遥帝君,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的最强底牌,便是一道神界功法…”

    缓过神来的六人闻言皆双眼冒火花,神界的功法,诱惑力实在是太大!这么至高无上的功法,想必在真武大陆亦是至上的绝学。六人听完暗夜帝君一席话语之后,对幽云山脉更是垂涎三尺,恨不得立刻前往幽云山脉探一个究竟。

    上官逍遥闻言微抿双目,心中却是明镜般清晰:“如果是神界的功法,那么帝境强者根本就不能参悟透彻。古往今来,神界功法在真武大陆上根本就不存在,因为神界大战所导致的真武大陆的绝天地通,幽云山脉之中才有了蕴藏神界功法的碎片,然而即使是圣境强者都难以掌握神界功法,这也就足以证明,暗夜帝君所参悟的神界功法,仅仅是神界功法的一点点皮毛而已,在神境强者的眼中,甚至可能将这种皮毛完全忽略。

    但是,即使是神界功法的一丢丢皮毛,对于帝境强者来说,都大有裨益,这是事实!既然暗夜帝君发现了如此强大的功法,为什么不自己独吞,却要公之于众,共同分享神界功法的来源呢?其中必定有因!”

    于是上官逍遥面容肃穆,拱手敬道:“暗夜大人,肖遥直言,还望暗夜大人恕罪和见谅。如此强大的功法,暗夜大人为什么不自己独吞,而同我等七人分享呢?这实在是令肖遥疑惑不解,还望暗夜大人道其内因。”

    此言一出,已经无比兴奋激动的霸绝帝君立刻面色沉重,铁青的脸足以显现出他对上官逍遥的言语的不满意,顿时朝上官逍遥说道:“肖遥帝君,暗夜大人为什么要自己独吞那些神界功法呢?暗夜大人心胸宽广,深明大义,根本就不是独吞好处的人…暗夜大人心中有我等帝君,将极其珍惜的强大功法共同分享,难道你还要怀疑暗夜大人有什么暗想?”

    话语落下,虚无帝君亦是有几丝恼怒,立刻寻声说道:“是啊,肖遥帝君,暗夜大人心怀暗夜组织的前途,将神界功法公之我等众人,除了为了暗夜组织光辉的前途考虑,还会有什么其他暗想?”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果断应声道:“那么另一个问题悄然而至,还请暗夜大人宽恕肖遥的直言,请问暗夜大人为什么此时才将神界功法公之我等众人呢?明明可以在最初获得之时便可公知众人,可暗夜大人你并没有这么做,这确实是一件令肖遥不解的事…”

    此言落下,暗夜帝君脸色已是逐渐沉重,心中暗道:“这个肖遥,实在是聪慧无比,这样的手下固然是我最强的帮手,但是世故却不怎么谙熟,在这六人面前直来直去,虽然是有率真、不遮遮掩掩的好处,但是却也令我有几丝难堪啊…不管怎样说,这个肖遥必定是暗夜组织之中他人不可比的强者,日后作用甚大,此时只需打个幌子晃过去便可……”

    暗夜帝君欲要开口之时,霸绝帝君怨尤不已,言语之中已是能够听出几丝气愤:“肖遥帝君,还望你莫怪本帝言重,这个问题实在是多余至极。暗夜大人刚刚获得神界功法,那时只有我,杀生,嗜血,虚无,追命,暗夜大人之所以没有立刻公之我等帝君,想必是想亲自试验之后,确认无任何其他异样或是危险之后,才找一个时机,秘密告诉我等人。暗夜帝君心思如此缜密,还不是为了我等人考虑,以免误毁了根基和修行!”

    而后将目光转向暗夜帝君,霎时从椅子上肃然起立,躬身拱手道:“在下已没有言辞向大人表达由衷的谢意,大人,霸绝必定一心一意追随暗夜大人!”

    假若暗夜帝君不在场,霸绝帝君根本就不敢用这样的语气同上官逍遥说话。他已经深知上官逍遥的实力,心中已是无比忌惮。

    毕竟他在暗夜组织之中担任巨头之位年岁已久,如今被刚来的上官逍遥盖过了风头,心中实在是有百般滋味,所以才在暗夜帝君面前做出此番行径,他需要一个坚若磐石的靠山,这个靠山就是暗夜帝君。

    虚无帝君的心思同霸绝帝君一般无二,见状亦是肃然起立,躬身拱手相敬。杀生帝君等人看了上官逍遥一眼,而后亦是站立对暗夜帝君表达谢意。

    暗夜帝君见状顿时双手虚拂,同时轻声说道:“你们等人不需如此多礼,既然你们衷心追随于我,我又怎能不为你们的安危考虑呢?对于你们,本帝只是全面为你们考虑而已,并没有做太多的事宜,快快安坐…”

    众人有些愤懑的坐下,再也不言语。

    而上官逍遥闻言却是表情肃穆,嘴角稍弯,他知道霸绝帝君和虚无帝君多虑了,一切还是要由暗夜帝君来解释,于是拱手轻声说道:“霸绝帝君和虚无帝君的话语我根本就没记挂在心上,更不必谈什么忌讳,在下知晓暗夜大人一片用心良苦,但是在下还是斗胆请求大人亲自说出原因。还望诸位莫要怪我固执的刨根问底…”

    除却暗夜帝君,其他人闻言尽是双目大瞪着上官逍遥,脸上皆是皱起了几道深纹,一脸嫌弃的瞥了上官逍遥一眼,再也不言语。

    他们对上官逍遥已经无语。

    暗夜帝君闻言怔住片刻,双眸左右转动几下,而后昂奋笑道:“肖遥的刨根问底实在是暗夜之中匮乏的良好精神,以后暗夜组织任何人做事就要像肖遥一般严谨,这样才会少出错误,不怕冒犯上级,有什么问题就立刻询问,并且问的明镜一般清晰,这样才能将事务进行的更加成功!

    提倡完这种精神之后,此时我当众解释一下。刚刚获得神界功法之时,本帝亦是半信半疑,真武大陆上怎么会有神界功法?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常年闭关参悟之后,发现那的确是强大的神界功法,将其参悟完之后,全然没出现什么不利根基和修行的意外,遂寻此良机公之于众,共享幽云山脉之中的碎片,也就是功法。”

    说道此处,暗夜帝君的面容立刻肃穆起来,一本正经说道:“暗夜组织的扩张发展靠本帝一人之力是不可行的,而本帝即使是修炼了神界功法,实力迅速攀升又能怎样,根本就带不起整个暗夜组织。

    遂本帝觉得不应独吞,应该瓜分,这样对暗夜组织的发展才有意义,若是你们几位帝君实力大增,对暗夜组织才有巨大裨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