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四名劫匪
    一随着大片的奇花异蕊落至地面,地面已是出现了宽数丈,深数十丈的深沟。

    音天清见状微微一笑,剪水双瞳之中尽是满足之意,而后一跃而起,在空中安然悬停,她再次将体内的元力急速运转,再度将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凝聚,随后姣好的面容变得极其狰狞,大声号道:“天女散花!”

    话语落下,数以千计的花童仙子更加快速的挥洒手中仙络,三息过后,她将天女散花尽数收回,随之上空浩荡的奇花异蕊和花童仙子逐渐消弭,二息之后全部消失不见。

    而圣女堂上空那煌煌闪烁的光芒短时间内还消弭不去,她静静看着地面的深沟,已是快将整座修道堂拆散。

    天音圣地的修道堂广场是专门用于武者修炼,被修炼者轰出裂缝之后,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如初。

    能将地面击出十丈宽的的裂缝以帝境二重强者的实力才能达到,而将整个修道堂广场轰至散架,那也只有帝境三重强者的实力才能达到。

    十息过后,整个修道堂广场的宽大裂缝全部消失不见。

    “再来!”音天清面容庄重,心中暗道。

    与此同时,空劫圣堂之内的音空劫朝圣女堂放目望去,在看到圣女堂上空漫天星光之后,心中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缓缓落定,随即嘴角稍弯,欣慰的笑了。

    ……

    上官逍遥等五人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便已飞驰了一百多万里,就当在一个峻峰转弯之时,五人瞬间停止了飞行。

    “大哥,我说像是五个并肩飞行的人吧,你还说是五只鸟。”

    一位身材瘦小、皮肤黝烟的男子朝身边的秃头强壮男子说道,而那光头男子身边还有着一位头发干枯凌乱的肥胖男子和一位脸上尽是刀疤的强壮男子。

    除了那位瘦若干柴的男子,其他三名男子尽是魁梧强壮,看上去凶猛无比,而他们各自手中的神兵更是光芒四射,但从他们破旧的着装上来看,那神兵应该是他们唯一的宝物。

    “柴宝儿,大哥说的有错吗?这不就是五只鸟吗?”那位头发凌乱的壮汉厉声说道。

    原来那名干瘦如柴的男子唤作柴宝儿。

    柴宝儿闻言伸直脖颈,紧蹙双眉反驳道:“凌胖子,你瞪大双眼看看,这明明是五个人,你怎么非要说是五只鸟?”

    “柴宝儿,就你这个智商,大哥能给你饭吃你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你少说几句话能死啊!”那名脸上尽是刀疤的男子大声叱道。

    柴宝儿闻言恼羞成怒,面红耳赤的大声应道:“刀疤脸!可他明明就是五个活生生的人,我难道说错了吗?!”

    此言一出,那光头狰狞的目光转向柴宝儿,频频在他头上猛敲爆栗,同时说道:“智商低智商低智商低就别说话,老子的颜面都让你给丢尽了,若不是今日你眼神好,看着了五块大肉,我今日不打死你才怪!”

    柴宝儿双手紧捂着自己的脑袋,两滴眼泪从眼梢流出,喃喃说道:“可明明就是五个人嘛…”

    光头男子闻言怒火中烧,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怒声斥道:“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倔呢?你告诉我!他们是人是鸟?!”

    柴宝儿被那一巴掌打的嘴角渗血,而后朝着那名光头男子笑道:“大哥,你说是鸟,当然就是鸟了,小弟有眼无珠,明明是五只鸟嘛…嘿嘿,小弟方才看错了,以为是五个人呢!”

    话语落下,刀疤脸和凌胖子暗笑不已,看着柴宝儿那一副谄媚奉承的样子,使他们心生几丝快感,心中暗道:“这小子,平日里最会拍老大的马屁,现在吃到苦头了吧,活该!”

    上官逍遥静静观望着那四名男子,顿时不屑的轻笑起来,而杀生帝君,嗜血帝君,追命帝君,贪狼帝君四人皆是双拳紧握,心中已是怒火中烧,若不是上官逍遥一直都是平静如水,他们四人早已经出手了。

    暂且不说贪狼帝君,杀生帝君,嗜血帝君,追命帝君在暗夜组织之中担任帝君之位数万载,在暗夜组织之中受万人敬仰,除却暗夜帝君,想打谁打谁,想骂谁骂谁,何曾受过此等羞辱?

    如今这四位男子不停地羞辱他们,怎能让他们稳住心绪不愤懑?他们四人频频看向上官逍遥,期待着上官逍遥一声令下,立刻出手将四人灭杀。

    而上官逍遥却频频摇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柴宝儿,这就对了嘛,以后若是再犯糊涂,老子轻饶不了你。”那名光头男子大声数道。

    “是是是,大哥,柴宝儿牢记于心了。”柴宝儿连忙拱手笑道。

    “你们五人谁是老大?有玉钱就赶快把玉钱拿出来,没有玉钱就将好的神兵、宝物、珍馐、灵丹、灵草和妙药全部拿出来,老子也可以饶你们不死!”

    光头男子鸢肩豺目的瞪着上官逍遥五人,大声说道。

    上官逍遥紧蹙双眉听着光头男子那破铜烂铁的声音,而后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轻声道:“我是老大。”

    见光头男子伸直耳朵紧蹙眉头,柴宝儿手指上官逍遥大声叱道:“小子!你练得是苍蝇功法?!嗡嗡嗡的让人听不清楚!”

    “小子,别看你长得白净,若是怠慢了老大,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再给你一次机会!再说一遍!”刀疤脸亦是大声斥道,满是刀疤的脸的表情看上去极其凶残。

    “快点!”凌胖子已经微怒,拱着鼻子大声说道。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朗声说道:“我是他们的老大,知道了吗?四只丑鸟。”

    此言一出,柴宝儿立刻大瞪双目,手指上官逍遥朝光头男子朗声说道:“大…大哥,他说我们是鸟”而后又将目光转向上官逍遥,大声说道:“你眼瞎啊!”

    光头男子将聒噪的柴宝儿推到一边,面容狡黠的朝上官逍遥说道:“小子,挺有种嘛,我这是最后一次同你说话,若是识相的话,就给老子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留下,若是再次招惹老子,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老子可不管你是谁,你们五个都要死!!!”

    “快点!把身上的奇珍异宝留下,绕你们不死!”

    “我的开山大刀可不是木头做的!”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耸肩,挑眉说道:“奇珍异宝,高等神兵,灵丹妙药,都应有尽有,只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实力过来拿呢!”

    光头男子闻言立刻高举手中闪烁着煌煌光芒的狼牙棒,瞬间朝上官逍遥挥去了数百道狼牙棒虚影,同时怒声呐喊道:“兄弟们,给老子上!”

    话语落下,凌胖子,柴宝儿,刀疤脸三人尽皆将手中神兵频频挥洒,随即浩浩荡荡的神兵虚影顿时朝上官逍遥等五人袭去。

    上官逍遥见状迅速后退,不屑说道:“你们四人练练手吧!”

    话语落下,四位帝君瞬时纷纷施展招式迎向浩荡的虚影攻击。

    杀生帝君瞬间将金色的弯月状刀刃轰出,同时朗声说道:“尝尝我的亡月刀如何吧!”

    嗜血帝君瞬间将无数乖张暴戾的蝙蝠头颅轰出,而后狰狞道:“你们这些劫匪,竟然还敢羞辱我等帝君,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追命帝君瞬间将数以万计的烟色闪电激射而出,飞速迎向四名劫匪的攻击。大声叱道:“看看是你们四人联手的攻击强,还是我四人联手的攻击强!”

    贪狼帝君瞬间将如水般汹涌的锋利狼爪轰出,急速旋转的狼爪混杂在三位帝君的攻击之中,一同迎向劫匪的攻击。

    两股力量相撞,光头男子一方尽皆倒退数步,心内尽皆微微惊骇。

    “大哥,这些人方才说他们是帝境,我们四人之中,只有你是帝境二重巅峰,要不你同他们逐个单挑吧!”

    柴宝儿瞪大双眼注视着那名光头男子,急切说道。

    “你们这些皇境九重巅峰的渣渣,那一线之隔就突破不了吗?!”那名光头男子大声叱道,双目之中的怒火犹如实质。

    贪狼帝君闻言立刻说道:“皇境九重巅峰怎么了?我家主人也是皇境九重巅峰,灭你们一千个毫无问题!”

    杀生帝君,嗜血帝君,追命帝君三人皆是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贪狼,你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这等草芥直接灭杀就行了!”而后三人各自相视,皆紧凝体内血脉元力,同时将自己的招式施展而出,猛烈朝四名劫匪袭去。

    那名光头男子瞬间将手中狼牙棒握在手中转了几个圈,而后一个巨大的狼牙棒虚影已是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壁障,抵挡着三位帝君的防御。

    其他三位劫匪纷纷将力量转嫁到狼牙棒壁障上,四名劫匪苦苦抵抗着三大帝君的攻击。

    “这也太弱了吧。”

    “就你们这等实力还出来当劫匪?”

    “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实力这么弱,还敢口出狂言,不仅是实力弱,素质也差!”

    贪狼帝君见状根本不用自己插手,三大帝君在谈笑风生间就将四位劫匪狠狠压制,于是在一边拍手吆喝:“好好好!”以此嘲讽四位劫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