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离去
    一天际放射出了道道金光,将天音武场照耀的煌煌闪烁,宛若一片黄金海洋。而天音武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就在此伫立,三五成堆饶有兴致的侃大山,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时不时冒出几道叫嚣且威严的声音:

    “商禾啸,昨日我夏石坠败在了你手下,成为了我整个修行生涯的最烟污点,日后若是有机会,我定要同你战上一场,从而挽回自己的颜面!”

    夏石坠走到商禾啸的身边,手指商禾啸厉声说道。

    商禾啸闻言紧蹙双眉,在纷杂的人群中看清夏石坠的面容之后,不屑一顾地冷哼一声,而后昂首手指夏石坠,扬声说道:“夏石坠,以你那微弱的实力还敢再次口出狂言。日后你我若是相斗,我定将你灭成粉末!”

    夏石坠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什么?!微弱的实力?!气煞我也:

    “商禾啸,你我也不必日后相斗了,今日就在此处立下生死,斗上一场如何?!”

    商禾啸闻言面目狰狞,大声说道:“怕你啊!来吧!”

    话语落下,两人立刻冲天而起,皆将帝威散发出来,轰然朝对方压迫而去。

    晋日升亦是对魏良星不服气,朗声约战:“魏良星,今日你我在此再斗一场如何?”

    “来就来!出手吧。”魏良星屈指拈花般的挥挥手,果断应道。

    随即两人立刻冲天而起,帝威相抗。

    昨日落败的英才纷纷再次约战,成双成对的上空安然悬停。

    而傲世雄亦是冲天而起,手指上官逍遥面目狰狞道:“上官逍遥,敢不敢再同本帝一战?昨日你侥幸赢了本帝,今日,本帝誓要将你灭成渣。”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欲要一跃而起之时,音芷瑶的声音已是在天音武场上空盘旋回荡:“放肆!谁敢在天音盛会圆满结束之后再生枝节?”

    天音武场上的所有英才尽皆将目光转向音芷瑶,只见她头戴栖凤梧桐钗,一袭雪玉水月纱,足踏云霞神音履,在半空之中安然伫立,面容极其肃穆,剪水双瞳之中显现出些许的怒意。

    “谁若是胆敢在此再惹战端,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并杀之!”音芷瑶再次庄严说道,言语之中充斥着无限的威严。

    “是!神女!在下知罪!”上空的英才皆拱手躬身,齐声应道。而后纷纷降落至地面,但目光依然停留在音芷瑶身上,众人之间瞬间多了些呢喃细语:

    “音芷瑶今日一袭雪白水月纱当真是显现出她的女人味来了,昨日身着银光闪烁的铠甲,威严无比,让人看上去心生凛然,但是今日一身精装…使我的内心蠢蠢欲动啊!”

    “嘿嘿,既然你都表白自己的心迹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要我说啊,不管她身着铠甲还是纱衣,都显现出了不同的韵味,在我看来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啊…”

    “我说你们啊,也就别在这虚无缥缈的缅想了,人家是神女,我等人在人家的眼中就是草芥,有些人啊,可遇而不可求,一旦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自己掌嘴使自己清醒吧…”

    “哎呀,即使没有资格追求人家,同人家修炼道法也好啊,还能每每同她见面…唉!这艳福啊,让上官逍遥占了去喽。”

    “上官逍遥的实力乃此次参加天音盛会的英才之中最为强大的,古往今来,都是红花配绿叶,美女配英雄,我等人与其在这垂涎欲滴,还不如回自己的势力之中苦心修炼。强者为尊,亘古不变,亦是武者坚贞不渝的信仰,唯有做了那强者,自己的缅想才会成为实际。”

    “此话有理,国色天香的女子在真武大陆多了去了,不必只痴念着音芷瑶一人,回到帝国之后,时间长久之后,说不定将此人的面容都忘却了,只知道天音圣地有位神女叫音芷瑶,但是什么模样的话,实在是记不清晰了。”

    “说的对,共勉!”

    ……

    就当下方的众人仍在窃窃私语的时候,音芷瑶声音又是在天音武场上空回荡:“诸位英才进来时的入口并非天音圣地的出口,想必有些英才误会了。天音圣地仅仅只有一个入口,而出口,便是天音武场上的众多传送阵。”

    话语落下,天音武场上立刻出现了数千个银光微闪的圆柱形传送阵,传送阵的上方有着无数的璀璨星点,组成一方势力的名字,这些闪亮的光点让人看上去会产生几多的神怡之感。

    “这些传送阵会将诸位英才送往自己所属势力地界的边陲,那么我们有缘再见!”音芷瑶扬声说道。

    话语落下,所有英才尽皆拱手躬身,齐声应道:“是!神女!”

    “商禾啸,日后若是遇见,定将你碎尸万段!”夏石坠朝商禾啸面目狰狞道,而后迅速往传送阵飞驰而去,最后身影在传送阵内消失。

    “你这是盲目自信,谁将谁碎尸万段还不一定呢!”商禾啸怒声斥道,见夏石坠的身影已经消失,有些悻悻的飞驰进传送阵,而后身影亦是消失不见。

    “诸位英才,告辞!”

    “老夫此次前来参天天音盛会,真是收获良多啊,老夫也先行一步,告辞。”

    “在下也告辞了,神女,我们有缘再见。”

    诸多英才纷纷进入了传送阵,而后纷纷在传送阵消**影。

    与此同时,幽寂帝君站在一方传送阵前,转首朝上官逍遥狡黠说道:“上官逍遥,我们还会再相见的。”话语落下,亦是进入传送阵。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心中则是鄙夷道:“相见时不给你种下奴隶印就将你灭杀。”

    而此时傲世雄亦是在一方传送阵前朝上官逍遥怒声道:“上官逍遥,本帝记住你了,别让本帝抓住合适的时机,不然你死的连渣都没有!”

    话语落下,便朝身旁的傲战天拱手道:“师兄,我们走吧。”

    傲战天闻言瞥了上官逍遥一眼,而后朗声说道:“若不是此时伊在,我挥手之间将一人灭成粉末。横!”

    道罢,两人便飞驰进了传送阵,身影消失不见之后,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响起了傲战天的话语:“小子,连我傲战天都不放在眼里,你也可谓是英勇无惧,只是无惧的代价,是死!”

    上官逍遥闻音浅颦一笑,置若罔闻、完全不在意。

    除却上官逍遥和贪狼帝君之外,其他英才尽皆被传送阵送走之后,音芷瑶望着地面上的上官逍遥,随即满面春风的朝他下降而来。

    “贪狼,我同神女商量点道侣的事宜,你先去其他地方。”上官逍遥将目光投向贪狼帝君,轻声说道。

    “是!主人!”贪狼帝君拱手应道,而后立刻飞驰至五十里开外。

    “上官逍遥,还挺有眼力劲儿的嘛,本神女今日这一袭雪月水月纱衣如何?”音芷瑶微笑道,言语中充斥着良多的讥诮和活泼。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一笑,浅颦柔声说道:“我见过。”

    “什么?!你见过?!你什么时候见的?”音芷瑶闻言大吃一惊,诧异笑道。

    上官逍遥见状瞬间失笑,而后轻咳几声,清清嗓子之后,朗声应道:“话说四千三百八十个时辰有余之前,秘境之中一位面容精致的女子打破玉简,释放出一位国色天香的女子战影,那位女子正是此身装束。”

    音芷瑶闻言紧蹙双眉,灵光一动之下,思索着一年前的事情,霎时恍然大悟,嬉笑道:“也就是说,天清在秘境之中释放我的战影的时候,你就在天清身边?”

    “是的,我就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你,也正是那时对你产生了爱慕之情。”上官逍遥微笑道。

    音芷瑶闻言剪水双瞳之内波光流转,微微赧颜道:“原来是这样,上官逍遥,你这不是以貌取人吗?”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诧异,竭力反驳道:“那是一见钟情,不同于以貌取人,这两点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在于…额,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反正当时我沉寂已久的心是又急速跳动了。”

    音芷瑶闻言犹豫片刻,缓缓开口道:“其实,你是我的命恋,知道命恋吗?受于命恋的人至死只能动一次心,第一次见你并没有产生什么好感,仅仅觉得你是一个比较英俊的英才罢了,但向你走近为你评审伪圣器的时候,体内命恋立刻起了作用,而后你在一场场战斗和一句句话等一系列事情之后,我就这样子了,但是我自己不知道每个细节的推动。”

    上官逍遥闻言大吃一惊,震惊过后朗声说道:“原来咱俩是命中注定的,那我以后也没必要珍惜你了,若是日后哪天心情不好,就对你大打出手,以此泄愤等等,这些,你可都要受着。”

    音芷瑶闻言双目紧抿,面容立刻凶恶起来,怒道:“滚出天音圣地!”

    上官逍遥见状哈哈大笑,而后果断应道:“好好好,我马上滚!”

    说罢便转身将贪狼帝君招呼过来,朝传送阵走去,身后响起了音芷瑶悦耳的声音:“再来的时候先找我。”

    上官逍遥嘴角稍弯,简洁应道:“好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