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夜晚
    一音哀圣闻言面容满是担忧之色,轻叹一口无声的气之后,喃喃说道:“那好,天清,你安睡吧。”

    随即音空劫的朝堂门外频频摆手,大步流星的朝堂门走去。

    两人小心翼翼的将堂门关闭,而后音空劫频频叹息摇头,而后面目狰狞说道:“我现在马上去将那小子杀了!”

    “万不可万不可啊空劫长老,天清所爱之人虽然没有选择她,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啊,而且天清是单纯天真的姑娘,虽然此时心灰意冷,说不定一觉过后,就不在意此事了,说不定又去找上官逍遥嬉戏讥诮去了。”音哀圣庄重说道,双手紧紧握在音空劫的双肩。

    “可是那小子太气人了,简直是欺人太甚。”音空劫闻言长出一口怒气,气忿说道。

    “空劫长老,男女之事最令人捉摸不透,但这些对天清的成长是有好处的,你也不是没经历过,你说呢?”

    听完音哀圣一席话语之后,音空劫叹一口沉重的气,而后开口说道:“哀圣长老,老夫谢谢你。”

    音哀圣闻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谢什么啊,你我在天音圣地共事万载有余,私下又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不需言谢。”

    音空劫闻言拍了拍音哀圣的肩膊,而后开口道:“回去休息吧,你本就染疾未愈,今日又折腾了差不多一整日,回去吧。”

    “好,你也为此次的天音盛会操劳了颇多,你亦是回去休整吧。”音哀圣回道。

    话罢,两人便一跃而起,分道扬镳飞驰而去。

    而此时圣女堂之内的音天清则是缓缓坐起,她将浅白色袍服髀间的小型魂主战体摘下,又是将其捧在手中,对其注目而视良久之后,顿时失声痛哭起来,她狠狠的将小型战体摔在了地上,抱着锦衾嚎啕大哭。

    “上官逍遥,你个没心没肺的人,你个爱慕虚荣,爱惜羽毛的伪君子!”

    “上官逍遥,你不懂真情可贵,你不懂我的一片真情,你不懂我的心,你罪该万死!”

    “呜呜,我只是默默的爱慕着你,干你个老祖祖的,我有什么错吗?!你要这样来折磨我?!”

    “上官逍遥,只有你尝尽了凄苦和悲痛,才懂我最珍贵!”

    音天清心中暗道,一颗支离破碎的心代表了她体无完肤,哭的筋疲力尽之后,这个痴情的美丽女子竟不知不觉倚着墙壁睡去了。

    她埋怨着上官逍遥,然而上官逍遥又何错之有?她爱慕上官逍遥,那只是她自己的事,和上官逍遥有一毫关系?想必是没有的。若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给你带来痛楚和苦楚怎么办?两个字——扛着。

    可是音天清不懂这个道理,她不懂!但是,她扛了!

    天际很快就黯淡下来,逗留在天音武场上的嬉闹人群也纷纷道别,冲向天际,朝着自己的安寝之处飞驰而去。

    静悄悄的夜晚里,上官逍遥安然躺在床榻之上,回顾着此次天音盛会的整个历程,他一一盘算着:

    “给贪狼、杀生、嗜血、追命、种下了奴隶印,回到暗夜之后,找机会再将奴隶印种到霸绝和虚无的识海之中,再找机会将奴隶印种到暗夜帝君的识海之中。”

    “经历了重重险阻,终于还是获得了神女的道侣之位,日后事务不再繁琐之后,就前来同芷瑶一同修炼,参悟道法。我也再次在爱河里遨游一番。嘿嘿。”

    “芷瑶几日之内就对我动了心,这是远远超出我的意料的,难道我上官逍遥的魅力真的那么大?哈哈哈。”

    “虽然没参悟到圣境功法,但是还是谙熟领悟了天音灭圣封印术,这可是颇大的收获,待我晋升帝境之后,将圣境强者封锁应该不是问题,到时候,在圣境强者眼皮子底下逃跑无一毫问题,咦,我为什么说逃跑呢?将其重创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出去天音圣地之后,要去紫金家族走上一趟,想必我的麒麟铠甲夏重楼已经打造好了,既然夏重楼如此谙熟炼器之法,想必麒麟铠甲会很完美,很强大。夏重楼嘛,就是个不要脸的老家伙,还是个老贼,偷我赤晶髻和九生神草,对了,不知道他的老祖堂盖起来了没有,哈哈哈。”

    “万一夏重楼对我给他拆堂的行径记挂于心怎么办?哎呀,大不了再给他一株九龙伴生草罢了,在他面前,就没有一株九龙伴生草解决不了的事,然后再和他吹上一会儿我的空之血脉,哈哈哈,其乐融融也。那个时候,玄冥兄想必也已经出关了,若是他真突破帝境,拥有了他家族最纯种的紫金血脉,想必他就会和我较量一番。到时候,可不能对他掉以轻心。”

    “幽寂帝君想必已经对我产生了深深的怀疑,甚至是深信不疑也说不定,回到大夏帝国之后,还要提防着点幽云宗的人。唉,秘境之中幽风寒自己找死,怪的了我?”

    “音悍锤的毁灭之锤确实是异常强大,攻击甚至比我的伪圣器神砾盾还要强一些,这可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神兵啊!”

    “还有…还有天清姑娘?今日窃视她气忿离去,想必定是被我伤到心扉了吧。”

    “天清姑娘确实是一个国色天香、纯真无暇、为了自己爱的人奋不顾身的女子,但是她并非使我心动,这也怨不了我,而且一个女子也不能一直单纯下去,现在她可能伤心欲绝,但多爱几回,多伤几回,多恨几回对她的人生会有莫大的帮助,这些东西总会使她愈来愈成熟,愈来愈坚强,愈来愈看开,这样做是对的。”

    “只是芷瑶现在可能会对我的选择有所顾虑,她和音天清是多么要好的姐妹啊,为了她两人继续保持和善的友谊,就让芷瑶告知一下音天清,选择道侣并不代表着选择了爱侣,这样的话,她两人依旧如初般关系。”

    “希望她能好好参悟道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至于傲世雄和傲战天,想必对我已经恨之入骨了吧,但也无妨,我并不惧怕他们,待我拿到麒麟铠甲再好好熟络一番毁灭之锤,再加上天音灭圣封印术,再有《唤神经》加持,想必那傲战天也不能奈我何!”

    “嗯…也就这些了吧…完美!”

    将此次天音盛会的所有历程回顾一番,整理了自己此行的所有收获和下一步的打算之后,他顿时打了一个哈欠,而后双目中透亮朦胧。

    他吧唧吧唧嘴之后,将双眼缓缓闭上,随即进入了梦乡。

    夜色是那么的幽静美好,又烟的很彻底,这样的夜晚,不免让幸福的人心生几多的缅想,当然,也会让不幸的人心生几多的痛苦。

    漆烟一片之中,藏匿着多少的落寞孤魂在张望着灯火通明之处,静静听着传进耳中的嬉笑和欢乐。

    而此时的神女堂,就是那灯火通明之处。

    神女音芷瑶坐在堂内宽大几案旁边的金光微闪的椅子上,为自己斟了一樽热茶,而后将手中茶壶放下,将铜色之樽轻轻推到对面,朗声说道:“芷瑶,找我什么事?”

    而后她又立刻起身,三次莲步之后,端坐至对面的椅子上,而后微笑道:“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否将傲世雄击败?”

    是的,她在模仿曾经那个夜晚的情景,此时的她已是深深的坠入了爱河,识海之中除了上官逍遥俊逸的面容就是上官逍遥轩昂的身影。

    她心中暗道:“上官逍遥,你怎么就那么优秀呢?当然,你越优秀越好,但也不要太优秀,不然显得本神女都有些配不上你了…额不,你就是一个区区皇境武者,还配不上本神女,哈哈哈,不知道我朝他讥诮说配不上我他会是什么表情和应答?”

    而后她将铜樽中的热茶轻呷一口,从金光微闪的椅子上起立,走到了床榻前宽阔的地方,顿时面容一肃,手指一处方向,扬声说道:“上官逍遥!快快来同本神女参悟道法!”

    话语落下,她笑逐颜开,而后清了清嗓子之后,双手搭在一起,娇嗔道:“上官逍遥,你要努力提升实力,顶天立地,保护本神女。”

    话语落下,她笑逐颜开,开怀大笑,而后走到宽大的几案上将铜樽拿起,手捧铜尊将双臂伸直,仿佛面前有一个人一般。

    “上官逍遥,参悟道法识海和身躯有些疲惫了吧,喝一樽热茶小憩一会儿吧。”音芷瑶的剪水双眸看着铜樽中飘起的缕缕茶烟,仿佛目光穿过茶烟,就会看到上官逍遥微微冒汗的面容。

    “哈哈哈…”她将手中铜樽安放在几案上,随即几次莲步,扑在了宽大柔软的床榻上,自己嬉笑良久之后,双目渐渐迷离。

    “此时真的困乏了,安睡一夜,明日为上官逍遥送行,唉,这么快就要离开…”她心中暗道。

    而后脱下鞋袜,宽衣解带之后,将锦衾盖到自己身上,秋水剪瞳完全合拢,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