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音天清的平静
    一所有的英才都选择完自己的道侣之后,音哀圣将目光一一投向其他四位评审,而后缓缓颔首。

    四位评审尽皆颔首之后,音哀圣扬声说道:“天音圣地神女和圣女的道侣此时已经选择完成,那么也就意味着此次的天音盛会落下帷幕。”

    “今夜所有的英才还是回到自己的安寝之处安睡一晚,明日清晨精神抖擞的走出天音圣地,回到你们各自的势力之中继续效力。”

    “九位道侣明日也一同回去,何时打算前来天音圣地参悟道法,便将此牌交付于天音圣地入口处的看守,他们在确认令牌无误之后,会放你们进来。”

    “共同参悟道法一段时间之后,若是你们所属势力之中有重要事务,需要你们回去处理,再同天音圣地入口处的看守拿回自己的令牌,处理完之后,再来天音圣地一同参悟玄奥的道法。”

    “道侣并不是禁锢在天音圣地不停的参悟道法,而是自由性很强,至于天音圣地之外风传的一些进入天音圣地的道侣进来就出不去了,那完全是谣传,不尽信!”

    说话的同时,音哀圣将银椅之前抽签的圆筒中的浓重雾气轰散,随即圆筒的筒底徐徐打开,九个紫光闪烁的菱形令牌从筒底缓缓飘落,飘到了九位英才的手中。

    九位英才尽皆将手中的令牌摩挲良久,面容显露出无尽的欢喜之意,而后纷纷朗声说道:“谢六位评审!”

    虽然此时音空劫已经不在天音武场上,但是九位英才亦是说出“谢六位评审”。

    在场的五位评审闻言微笑点头,而后音哀圣再次朝着其他四位评审缓缓点头,随即开口说道:“那么此时我宣布,此次天音盛会,就此告终,圆满结束!”

    此言一出,下方观战的众人很识趣的欢呼雀跃,天音武场上空一片哗然喧闹。

    “愿意逗留在天音武场讨论此次天音盛会的佳妙之处或者嬉笑打闹的人大可留下来,但是今日落日之前,必须返回自己的安寝之处,我们五位评审就此回去安歇了,诸位英才我们有缘再相见!”

    音哀圣的话语落下,五位评审尽皆冲天而起,在天空之中急速飞驰,三息过后,五位评审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天音武场上空只剩下了音哀圣的最后一句话回旋荡漾:

    “明日天际的金光照射至天音武场上时,所有参加此次天音盛会的英才皆来到天音武场,一同离开天音圣地!”

    虽然五位评审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是所有参加天音盛会的英才皆拱手齐声应道:“是!”

    ……

    “天清,开门啊…”此时的音空劫已是在轻轻敲动圣女堂的堂门,许久之后,仍没人将堂门打开。

    音空劫长舒一口气之后,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将堂门打开,随即看见了躺在床榻上的音天清。

    映入他眼帘的音天清,双眼红肿,但是没有颤动的抽泣,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上方,面容使音空劫感到比先前憔悴了不少。

    他踏过门槛,款款走到音天清的床榻前,缓缓开口道:“天清,你也不要太难过,他选择的是道侣,又不是爱侣。”

    音天清闻言微微一笑,但在音空劫的双眸之中,却是显得那么干硬,她开口道:“没事的,太爷爷,他一身傲骨,有自己的追求,当然要选择万众瞩目的芷瑶姐姐了。”

    音空劫见状缓缓摇头叹息,他伸出自己满是皱纹的枯手,躬身爱抚着音天清的头,叹息道:“天清,上官逍遥确实是器宇不凡,实力又远远超出同境界的武者太多,再加上他俊逸的面容和轩昂的身形,必然是一名极其优秀的道侣,但是这也不代表着其他八位英才不好啊。其他八位英才亦是极其优秀的道侣,你就别再因为他没有选择你而难过了。”

    他心中明知自己爱怜的乖孙女并不是因为道侣没有上官逍遥优秀而难过,但他还是混沌的说一些其他的话语,以免让音天清别总是将那一刻的场景留在识海之中。

    音天清闻言目光仍是呆滞的望着上方,微笑着柔声说道:“太爷爷,你明知我不是因为道侣没有肖遥、哦不、上官逍遥优秀而难过。这件事足以证明他对我没有一毫感觉。”

    而后灵动娇艳的嘴角轻轻张开,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之后,继续微笑道:“我为他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对手一旦有不正之行径,对于他来说不公平的行径,我立刻禀报于你等评审,生怕他有一丝一毫的闪失。知晓他在暗夜组织担当了第六帝君之后,我当真以为他成帝了,遂将自己无比爱惜的天涯箜篌相赠与他,割爱之痛无一毫,因为我愿意。”

    “他在战斗的过程中我心里担心的要死,竟然紧张到自己的泪水都落下来了,然而我却全神贯注的望着他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他获胜之后,我的担惊不已的情绪才缓缓平复下来,竟发现我已是涔涔汗下,全身湿透了。”

    “他每一次战斗完下落至众人之间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的身躯,再三确认没有什么伤势之后,才缓缓朝他开口,叮咛他,嘱咐他,让他不可掉以轻心,必须尽全力同对手决斗,时不时讥诮片刻,让他紧绷的神经有所休息放松。”

    “当他被傲世雄那一击打到吐血的时候,我心中急切希望那一口鲜血能够我代他吐出该多好,就是十口也无妨,吐到身子虚弱也无妨,只要能让我代他…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我天人交战了良久,担心他会被我的传音扰了心神,但是我若是不传音的话他有可能在傲世雄的那一击下殒命,所以毅然决定提醒他释放出天涯箜篌,我想他定然是忘却了,他果真忘却了…”

    “太爷爷,我常常听很多人说一个人的痛苦其他人不会感同身受,但我不说假话,我真真切切的感同身受了,上官逍遥的无力,虚弱,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说到此处,音天清轻哼一声,继续微笑道:“自从秘境一别之后,我日日夜夜牵挂于他,相思之意绵延千万里,手捧着他赠我的那具小型战体,心想他此时可能会在干什么呢?闭关修炼功法?还是在同其他武者切磋过招?我恨我自己的内心不争气,也曾惩罚过我自己,但最终还是任由它不争气去了。”

    “炼气之法的比拼结束之后,因为我不能前去天音武场观战,不能见他的所作所为,但是我想看见他,明明他就在我附近,却不能前去为他雀跃呐喊,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我面镜梳妆,把自己打扮的漂亮洁净,在我堂前鹄立良久,殷切盼望他能经过,他果真经过了,但对我的一袭精装不感丝毫,草率的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我的每一场精心谋划,他都不会感知到,对了,他也不必感知到。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累了,想安睡至睡不着,而后再修炼道法,冲破帝境桎梏,太爷爷,你就先出去吧,让我一人安睡。”

    音空劫闻言心如刀绞,在得知自己的乖孙女经历了这些盼望又转成绝望之后,对乖孙女的爱怜转变成了怜悯,此时他觉得自己的乖孙女像是一个乞讨者,在爱情面前的乞讨者,他心痛不已,脸上的皱纹转变成了深深的沟壑。

    “我去杀了那小子!”音空劫面目狰狞咆哮道,目光激射出的怒火犹如实质。

    音天清闻言把眼睛紧紧闭拢,摇摇头有气无力说道:“太爷爷,不要。”

    音空劫看着眼前仿佛被烈火灼烧之后,又被冰水淬体了一般的音天清,她已经悲恸到了极点,面容淡然,平静如水,这也是音空劫最担心的,不怕她摔东西泄愤,鸡飞狗跳的乱砸一通,就怕她这样毫无表情毫无反应的平静。

    “天清啊,安心睡上一觉吧,哈。”音空劫闻言怒意瞬间消散,又转成了无尽的爱怜。

    他缓缓给音天清盖上锦衾,双眸之中朦胧透亮,泪水已是在眼眶之中打转儿,眨眼之后,晶莹的泪珠从眼梢划过,跌至地面,摔得粉碎。

    就当他转身欲要迈步走向堂门之时,音哀圣的身影已是悄然伫立在了堂门前。

    “天清姑娘,空劫长老,老夫可否进内?”音哀圣朝着堂内柔声说道。

    “哀圣长老,进来便是!”音天清亦是柔声应道。

    “天清的道侣已经定下来了,是傲世雄,这小子除了长相,其他地方不一定比那个上官逍遥差劲…天清,你还要和他共同努力修炼,参悟功法啊。”音哀圣迈过门槛,徐徐走进堂内,柔声说道:“天清,你也不必太伤心,上官逍遥心中不一定没有你的位置,况且选择一个道侣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嘛。”

    音天清闻言依旧是面色淡然若水,微微笑道:“天清在此谢谢哀圣长老的劝慰和安慰,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与傲世雄共同参悟道法,只是…此时我现在只想睡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