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拯救
    此时,上官逍遥和傲世雄的心中,对于对方的实力也是良久难陈。

    上官逍遥微微躬身,凝视着傲世雄的同时,心中暗道:“傲世雄作为帝境六重巅峰,实力实在是强大。方才我若不伪装成要同他帝身缠斗的姿态,故意使他的心神有所松懈,而后再次施展天音灭圣封印术,恐怕他那鬼头攻击我是吃不消的…”

    世雄帝身之内,面色苍白的傲世雄双目无神,萎靡的注视着上官逍遥,心中暗道:“肖遥,我的实力并不比你差,若是刚才那一击轰到你身上,你就是不死身上多处也会遭受重创,但是他老祖的怎么还就轰在了我身上呢?若不是鬼头为世雄帝身所幻化而出,从而有种浓烈的亲和感,我就被鬼头轰成粉末了。”

    “而且即使你作出一番帝身缠斗的姿态,我也没那么容易就掉以轻心。你获胜的地方在于你第二次施展了天音灭圣封印术,这是师兄和我都没有意料到的…不过看你此时已是大汗淋漓,想必体内力量也所剩无几了吧…”

    就当傲世雄暗自分析此次战斗的过错得失之时,傲战天的声音忽地在他识海之中响起:“世雄,你不需怕那小子,哀圣长老说了,他会在暗中相助于你,那小子不可能将你灭杀!”

    他闻音心头顿时飘过一阵和风,紧张的情绪瞬间松弛下来,果断回音道:“师兄,我知道了。”

    声音在傲战天的识海中响起之时,傲战天已经能够听得出傲世雄身躯的虚弱和灵魂力量的薄弱,他顿时心生无限自责,喃喃回音道:“世雄,肖遥能施展第二次天音灭圣封印术这件事是个意外,以哀圣长老数万年的修炼经验,认为那小子一日只能施展一次天音灭圣封印术,师兄听闻以后立刻传音给你…可是谁也不知道这小子一日能够施展两次天音灭圣封印术啊!”

    傲世雄闻音紧蹙双眉,对于傲战天的歉然,他实在是不好接受,决然回音:“师兄,此次参加天音盛会你为了我耗费了多少心思师弟心知肚明,况且那根本不是哀圣长老、你、我的过错,那小子能一日施展两次天音灭圣封印术谁都不会预料到…师兄你又何必自责呢?”

    傲战天闻音心中宽慰了许多,但还是缓缓摇头,自责叹息。

    三十息过后,上官逍遥在上空之中笔挺而立,双目比先前璨然了不少。

    霎时,上官逍遥一声呐喊:“傲世雄,受死吧!!!”

    话语落下,上官逍遥瞬间将逍遥剑举起挥洒,一道只斩灵魂不伤身躯的逍遥剑气立刻朝着傲世雄飞速斩去。

    下方观战的众人见状皆大瞪双目,表情凝重的等待着下一刻会发生的事情。

    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哀圣缓缓闭目,不经人关注的屈指一弹,而后一股无形力量立刻朝着逍遥剑气迎去,两股力量相撞,尽皆化作道道震波逐渐扩散,三息过后最终消弭。

    上官逍遥见状紧蹙双眉,立刻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进行探查,在他细致的探查之下,感到击溃逍遥剑气的那股力量的轨迹正是从六位评审的方向而来,他再次转首望向六位评审,在他的观望之下,对音哀圣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因为傲战天在音空劫的禁锢下,很难将灵魂力量施展出来,况且还是朝着他而去。

    那么,暗中相助傲世雄的人,必定是那行事诡异,有问题的音哀圣。

    上官逍遥将化生碑从空间戒指之中拿出来,化生碑瞬间霞光大放,朝着傲世雄击出了一道粗大的光束。

    而此时的傲世雄在空中站稳身形都是要尽几乎所有的力量,面容煞白的他就像是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由上官逍遥宰割。

    音哀圣见状立刻双拳紧握,同时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瞬时发出,轰然迎向化生碑的攻击。

    上官逍遥趁机催发灵魂力量进行探查,此时,他的识海之中清晰的出现了一副画面,而后他嘴角稍弯,狡黠一笑,心中则是暗道:“老东西,我看看你还能怎么伪装!”

    而此时在下方观战的众人见状神情有些板滞,疑惑不解之后,纷纷鼓噪道:

    “什么情况,这是第三次了!”

    “难道肖遥此时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很多,根本就射不到傲世雄的身前?”

    “攻击凭空被击溃的确很诡异。”

    “我敢保证绝对不是傲世雄出的手,他那一副颓态表示着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再去抵挡肖遥的攻击。”

    “傲战天!有可能是傲战天在暗中相助于傲世雄。”

    “你傻啊,方才傲战天恼怒,欲要将肖遥灭杀,可是音空劫评审已是将其牢牢禁锢在了银椅之上,想必连灵魂力量也禁锢住了吧,在同外界隔阂的情况下,你还说是傲战天出的手,你是有多傻?”

    “不管怎么分析,有人暗中相助于傲世雄已成定论,只是这个人是谁就难以猜测了,总不能是六位评审吧!”

    “唉,总是猜猜猜,其实这些真没什么好猜测的,音空劫等其他评审都没发觉,更何况我等观战者?”

    ……

    就当下方的众人纷纷鼓噪的时刻,上官逍遥已是朝着傲世雄在上空之中款款走去,而右手正是握着毁灭之锤。

    傲战天见状心急如焚,朝着音哀圣频频使眼色,告知其定要全力以赴。

    音哀圣见状则是汗如雨下,心中急切忖道:“怎么办,这小子肯定是察觉到有人帮助傲世雄了,而后又不打算施展灵魂力量和光束攻击,选择拎着大锤走到傲世雄身边,而后将其灭杀,这小子还真是奸诈呢…”

    随着三息时刻过去,上官逍遥已走过了多半,而此时的音哀圣还是没有想出既不暴露身份,又不会让傲世雄死去的方法。

    傲世雄双目看着朝自己缓缓走来的上官逍遥,目光虽然无神却尽是狰狞之意,他朝着上官逍遥大声喊道:“肖遥,来吧!怕你我就不是傲世雄!”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而后朗声应道:“死!你着什么急啊…”语气充满了阴森冰冷,让傲世雄听上去心生了几丝恐惧。

    此时的傲战天见状已是心急如焚,在银椅上高声喊道:“肖遥,你别猖狂!信不信我将你碎尸万段!”

    “傲战天,你若是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老夫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音空劫双目微抿,朝着傲战天朗声说道。

    而此时,音哀圣的心里已是无比的惶急,他紧紧盯着上官逍遥,眼见他朝着傲世雄一步一步走去,心中顿时激起一丝杀意,但立刻被他摈绝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小子真是诡计多端!”音哀圣摩拳擦掌,心中暗道。

    而此时的上官逍遥离傲世雄仅仅只有三步之遥,他傲然伫立,手中摩挲着烟红色光芒熠熠的毁灭之锤,并且喃喃自语道:“好锤…好锤啊…若是将一个头颅击爆的话,景象一定颇为壮观。”

    上官逍遥此时就是要让傲世雄紧张、受到惊吓和心神不安。

    死亡可怕吗?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由不得自己,一瞬间就断气了,但是明知道自己死期将至,那个等待死亡的过程才真的是折磨人煎熬人啊…

    傲世雄闻言冷哼一声,看上去依旧牛气无比,心中暗自忖道:“师兄说过哀圣长老会暗中帮我,不会让我殒命,可是现在离千钧一发的时刻还远吗?为什么还毫无动静?!”

    “肖遥,你这是在羞辱我吗?”傲世雄双眼迷离,不想看见上官逍遥那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不屑说道。

    “羞辱你又如何呢?你此时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任我宰割!”上官逍遥嘴角稍弯,冷声道。

    上官逍遥想探查一番音哀圣到底同傲世雄,或者说傲战天,或者说幽冥圣地是不是存在着一种关系或联系,若不然,他不会伫立在离傲世雄三步之遥的位置,频频佯装一番洋洋自得的样子,而是早就将他灭杀了。

    而下方观战的众人见状则是纷纷摇头叹息:

    “这个结果,实在是我不能想到的,唉,傲世雄乃天纵奇才,年纪轻轻…”

    “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帝境六重巅峰,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

    “两人的战斗,只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肖遥二次施展了天音灭圣封印术,若不然,战局可能就要反转了,这两人不管谁死,都令人唏嘘…”

    “呜呼!痛哉!”

    “傲世雄本可以顺风顺水的获得道侣之位,没想到却遇到了肖遥,哦不,遇到了肖遥的天音灭圣封印术。”

    ……

    银椅之上的傲战天已是目眦尽裂,目光频频看向音哀圣。

    音哀圣此时大汗淋漓,焦急万分。

    霎时,上官逍遥紧凝血脉之中的元力,手臂高举,立刻将毁灭之锤朝傲世雄的头颅挥洒而去!

    “嘭!”

    一道红霞之色的古琴虚影将毁灭之锤击向了一边。

    上官逍遥嘴角稍弯,将手中的毁灭之锤收回空间戒指之后,转首狰狞地瞪着音哀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