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用锤
    柄众人只能看见巨锤的锤柄处,因为锤头之处已经入了云端,被氤氲的雾霭所萦绕。

    随着上官逍遥目光一闪,那锤柄瞬时倾斜,朝着悍锤帝身猛烈砸去,像极了一座大山顿时倾倒。

    帝身之内的音悍锤见状大吃一惊,什么?!我的招式都别这小子偷偷学了去了?这下可在众人面前丢尽了颜面…

    巨大圆球和巨锤相撞,顿时将上空激起无数道宏阔的冲击波。悍锤帝身被余震波及,任由自己的身躯急速后退,而此时帝身之内的音悍锤的双目之中的怒火已是犹如实质,立刻从口中喷出数口元力本质,在元力本质的滋润下,悍锤帝身瞬间光芒四射,光秃的头颅也夺人眼目,而那**的上身,更是筋脉高高鼓起,犹如数条巨蛇在胳膊之内游行。

    在空中稳住身形之后,悍锤帝身狰狞的瞪着上官逍遥,看上去威严无比。

    上官逍遥见状则是耸了耸肩,随即魂主战体挺直身形傲然矗立。化生碑,山河碑,迷情画卷,圣言书,逍遥剑,神砾盾,毁灭之锤七大神兵牢牢紧握,其余十一臂皆双拳紧握,九张面孔尽皆是肃穆之态。

    “肖遥,我再问你一遍,归还不归还我毁灭之锤?”音悍锤双目死死盯着上官逍遥,传音道。

    上官逍遥闻音果断应道:“有什么招式尽管施展出来,看你有没有实力将毁灭之锤夺回去!”

    话语落下,悍锤帝身立刻运掌,或交错或并推,匆遽的运掌之中富有一定的节奏。

    上官逍遥仔细注视着悍锤帝身,识海之中立刻模仿起来。三息过后,悍锤帝身的双掌忽地一推,一个巨大的圆球再次幻化而出,朝着上官逍遥急速袭去。

    上官逍遥见状立刻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一个一模一样的圆球瞬间激射而去,轰然迎向悍锤帝身的攻击。

    音悍锤见状大惊失色,刚才这一招竟然也被这个肖遥学了去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学会?我不信,我不信他的威力同我的招式的威力一样大。

    两个外表一模一样的巨大圆球轰然相撞,瞬间天音武场上空出现了一片极其刺眼的光芒,下方的众人尽皆紧闭双眼,三息过后,众人缓缓将双目睁开,只见一个圆球将一个圆球击溃之后,朝着上官逍遥急速袭去。

    上官逍遥见状微蹙眉头,心念一动之下,魂主战体瞬间将化生碑和山河碑施展而出,强大的光束攻击轰然迎向渐近的巨大圆球。

    两股力量相撞,纷纷化作星星点点逐渐消失。

    而此时帝身之内的音悍锤已是涔涔汗下,虚影攻击在没有毁灭之锤的情况下,少之又少。他心中隐隐有些担心,暗自思忖道:“自己幻化出的虚影攻击,可能抵不过肖遥的那些神兵,怎么办!”就在他万分焦急的时刻,突然灵光一闪,再次思忖:“既然音萧郎和音祭祀在最后力量殆尽的时刻,都选择了同他帝身缠斗,到了这种地步,与其再消耗颇多的力量僵持,还不如保留力量同他缠斗!”

    “肖遥,帝身缠斗敢不敢?”音悍锤严肃传音道。

    上官逍遥闻音沉吟片刻,而后传音道:“你是想在近身缠斗的过程中寻找机会夺回毁灭之锤?”

    音悍锤闻音紧闭双眼,最终作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定,传音道:“肖遥,我悍锤帝身是赤手空拳,拼的就是帝身本身,你也将你那大怪物手上的神兵尽数收回。若是我缠斗胜利了,你就将毁灭之锤归还于我,而后我们再展开决生死的战斗,若是我缠斗失败了,那你就将我灭杀,不过,我悍锤帝身缠斗失败的可能性极小。你同意否?”

    上官逍遥闻言沉默良久,心中则是暗自思忖道:“想必没了毁灭之锤,他的虚影攻击已经殆尽,遂步入音萧郎和音祭祀的后尘。”暗笑一阵之后,扬声说道:“你的要求实在是太多,我答应你不施展虚影攻击,来吧!”

    音悍锤闻言目光凶残,霎时悍锤帝身双拳紧握,朝上官逍遥飞奔而去。

    上官逍遥立刻将所有神兵收回空间戒指之中,魂主战体九首瞬间大肆咆哮,而后朝着悍锤帝身飞奔而去。

    就在悍锤帝身飞奔的过程中,傲世雄忽地传音给音悍锤:“音悍锤,别和他帝身缠斗了,此时他的神兵全部收回,只要你发动一次强大的虚影攻击,就能将他重伤!别有所顾忌,想夺回毁灭之锤,将他灭杀获得五十件帝级高等神兵,现在就凝聚力量,给他最强一击!立刻!”

    音悍锤闻音心中紧张万分,顿时赞同了傲世雄的想法,暗自思忖道:“虽然悍锤帝身有信心将那大怪物打败,但是这样的话,夺回毁灭之锤的可能性就大了不少,什么爱惜羽毛,此时已经顾不上了。”

    帝身之内的音悍锤望着十八拳紧握的魂主战体,眼见即将碰面,音悍锤长舒一口气,而后紧闭双目。

    就当魂主战体十八拳快要轰在悍锤帝身身上时,两个巨大的圆球瞬间从悍锤帝身双拳之中激射而出,将魂主战体直直轰退,上官逍遥口中鲜血狂喷,面色渐渐苍白。

    音芷瑶见状立刻从银椅之上站起,急切怒斥道:“音悍锤,你不守诺!”此时她心中已是怒火中烧,她最看不起的便是不守诺言,更何况是自己天音圣地的优秀弟子,这也让她有些赧颜,既然是给天音圣地丢了颜面,那音悍锤就该死!

    她刚刚站起,音哀圣便一把将她拉到银椅之上,同时说道:“芷瑶啊,老夫看的出来你对那位肖遥英才有些好感,但音悍锤那也是一种奸诈的计谋,虽然在教堂上再三忌讳,但在实际的战斗当中,却是常常发生的,要怪就怪肖遥英才没有戒备之心,此次事情过后,肖遥也就长记性了…”

    “是啊,芷瑶,这可不算是下三滥的手段,这绝对称得上是计谋!”

    “芷瑶啊,各方势力尔虞我诈,卑劣手段尽出,仅仅是为了一个结果和目的,那就是胜利。”

    音芷瑶听了三位长老的话,心中仍是气愤不平,她将目光转向音空劫,她想听听音空劫的看法。

    音空劫见状沉默片刻,扬声说道:“音悍锤的行径就是给他自己,给他老师,给天音圣地丢尽颜面,但也仅此而已,在实际战斗中,的确是这些手段扭转战局,遂也不必多做训斥和议论,肖遥没有防备就是他的疏漏了…”

    此言一出,音芷瑶心中虽还是怒火未息,但也默许了音空劫的话,她立刻传音给上官逍遥:“肖遥,你伤势如何?你怎么就不加以防备呢?这么相信他?”

    上官逍遥闻音欣慰一笑,而后传音道:“我是相信你们天音圣地的弟子,听闻天音圣地弟子皆是诚信之人。”

    音芷瑶闻言微微赧颜,立刻传音道:“他们在巨大的诱惑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了,遂什么行径也做的出来,肖遥,你的伤势如何?”

    上官逍遥闻音浅然一笑,回道:“芷瑶,我的伤势无碍,十几息就恢复过来了,只是要杀死你们天音圣地的弟子了。”

    音芷瑶闻音一颗心终于尘埃落定,急切回音道:“肖遥,音萧郎,音祭祀,音悍锤全都死有应得,我相信你能将他灭杀!…肖遥,小心!”

    上官逍遥闻音立刻施展出空之神纹组合,再次闪出身形之时,已是距离音悍锤百里之外。

    音悍锤见状立刻再次施展圆球攻击朝上官逍遥飞速袭去,圆球降至之时,上官逍遥再次施展空之神纹组合,再转徙至百里之外,他在依靠着《不灭经》的急速恢复。

    二十息之后,方才的伤势绝大部分都已修复完毕,上官逍遥随即心念一动,身高百丈的魂主战体立刻狰狞咆哮,而后十八臂之中,十六臂紧紧握拳,其余两臂其一有神砾盾依附,其一紧握毁灭之锤。

    上官逍遥面色淡然若水,传音给音悍锤:“你死了!”

    音悍锤识海之中话音刚落,魂主战体已是瞬间出现在了悍锤帝身身前。

    魂主战体手中之锤朝悍锤帝身的头颅猛烈轰去,而那一臂的神砾盾则是反着锤轰的方向相应。这样就仿佛是一把刀和一块刀俎,十六臂紧紧固定着悍锤帝身。

    “咣!”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在天音武场上空响彻。

    下方的众多观战者尽皆大瞪双眼,只见悍锤帝身的头颅已是被轰至纸一般薄,而帝身之内的音悍锤则是大肆喷血,面色骤然苍白。而后魂主战体又是一脚踢出,将悍锤帝身踢向上空。

    众人见状又是议论纷纷:

    “这个肖遥此时还和他守什么信用,直接虚影攻击不就行了?”

    “失去了毁灭之锤的音悍锤就是个残废!”

    “关键是肖遥的空间神通作用不小。”

    ……

    而此时的音悍锤已是紧紧凝聚自己全身血脉和识海之中的全部力量,准备一同释放而出,做最后一搏。

    “最后最强的一击!”他心中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