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鏖战
    音祭祀望着面前的大怪物,狡黠一笑之后,手指上官逍遥大声喊道:“虚有其表!”

    话语落下,躬身的祭祀帝君瞬时站直身形,黯烟的双目之中一道晶荧一闪即逝,随即双手立刻将身后的大鼓拿下,安置在身前之后,双手握紧鼓槌快速击鼓,两杆鼓槌或并击或交错而击,双手匆遽的起伏之中,有着只有音祭祀心知肚明的节奏。

    而每击一次大鼓,就会有一个红光闪烁的大鼓虚影朝上官逍遥飞速袭去,未过二息时刻,浩浩荡荡的大鼓虚影朝上官逍遥席卷而去。

    上官逍遥见状立刻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再次将麟神梭施展而出,带有金光和血光交织的麟神梭瞬间电射而出,将浩荡且汹汹的大鼓纷纷击溃。

    而此时上官逍遥的额头已是微冒汗珠,一个时辰之内就已经施展了两次麟神梭,但好在有着的急速补充。

    音祭祀见状微微惊诧,狡黠说道:“呦呦呦,还不错嘛,那这招呢?!”

    说完便摇头晃脑的肆意击鼓,而脸颊却如沐春风,不停甩动的烟丝发线足以说明他已经沉浸在了轰轰隆隆的鼓声之中,好似帝身外面的世界同他无一毫关系。

    而与此同时,祭祀帝身亦是摇头晃脑的忘我击鼓,除却那浩浩荡荡的大鼓虚影,又是被他击出了数百道的强大音波,那音波迅猛的迎向上官逍遥的麟神梭。

    “砰!”

    两方力量剧烈撞击,将两人战斗的区域震出道道余波,同时刺人眼目的白色光芒凭空出现,使得上空熠熠闪耀。

    上官逍遥见状立刻将灵魂飞梭从识海之中催发而出,无形的飞梭朝着音祭祀飞速袭去。

    音祭祀识海一震,隐隐感到有股力量正在迫近,于是立刻竭声喊道:“祭祀磐石!”

    话语落下,那名蓬头垢面的壮汉瞬间挥臂,而后大鼓迅速向前抵挡那股无形的力量。

    灵魂飞梭轰然穿在了大鼓上,霎时,又是一息闪烁的白光刺人眼目。

    下方的观战者紧捂双目,纷纷骂道:

    “老祖的,你们两人这是什么招式?”

    “本帝只感觉眼前黯烟一片!”

    “观战者还要遭这罪…”

    ……

    灵魂飞梭冲击之后的一息闪光的时间里,魂主战体立刻朝着祭祀帝身疾驰而去。

    当音祭祀将双目睁开时,呈现在他双瞳之中的,是神砾盾凶猛暴戾的狮首面孔。

    “咣!”

    神砾盾猛烈的击打在了祭祀帝身的头颅上,随即祭祀帝身的身形迅速后退,而帝身之内的音祭祀则是口角溢血。

    魂主战体在高空之中傲然矗立,九张面孔尽皆肃穆,恶狠狠的瞪着音祭祀。竭力稳住身形的音祭祀缓缓将口角的鲜血擦拭而去,而后狰狞的望着魂主战体沉默不语。心中则是暗自思忖道:“这小子果真不容小觑,若是不拼尽全力还真是不好将他灭杀!”

    刚刚道罢,傲世雄的声音已是在他识海之中响起:“音祭祀,本帝早就说过这小子不同于其他皇境武者,你若是再不拼尽全力,恐怕就要被他重伤了!不管你有什么底牌和伤害极大的一次性消耗品,尽皆施展出来,只要将这小子灭杀,珍惜的一次性消耗品和帝级高等神兵我毫不吝啬施与于你!若是你稍有不济被这小子灭杀了,不仅你得不到那些好东西,还要搭进去一条性命!”

    音祭祀闻音立刻回道:“尔帝说的这些吾尽知晓,这小子虽然强悍,但对我的最强实力来说,还没有太大的压力,方才几招只是投石问路,尔帝尽可放心!”

    他心中隐隐感到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但这种念头刚刚浮现,便被他立刻摈绝。吾乃帝境四重巅峰武者,你一等皇境草芥,即使是大多数手段施展而出,也仅仅是将本帝打了个嘴角溢血的结果。吾的底牌,可不是这几招这么简单了…

    傲世雄闻音紧张的情绪渐渐松弛下来,心中则是暗笑不已:“没有太大的压力?那你嘴角的血是怎么回事?即便是你浅出几招投石问路,嘴角的血也是你活该,活该!”

    而后继续传音给音祭祀:“其实你被他灭杀也无妨,本帝同他对决的时候,一定会亲手将其灭杀,但你若是有实力将其灭杀,倒也算得不错!”

    音祭祀听闻这道传音瞬时勃然大怒,愤怒回道:“傲世雄,你竟然小看本帝,本帝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傲世雄闻音微微一笑,虽然他坚信以音祭祀的实力灭杀上官逍遥并无太多压力,但有了那些奇珍异宝的诱惑和方才的激将法,隐隐让他感到更稳妥一些。就在他欣喜的时刻,突然灵光一动:“什么!方才这小子竟直呼我名?!…”

    “小子!别高兴的太早!”

    音祭祀一声怒斥之后,祭祀帝身立刻将大鼓高高举起,那庞大的大鼓瞬间又扩大了数倍,直接将小半个天音武场的上空遮住,像是叆叇的乌云遮挡了光亮。

    “祭祀之鼓!”

    随着音祭祀一声号下,高举巨鼓的祭祀帝身瞬间朝上官逍遥风驰电掣般冲去。

    上官逍遥灵光一动,圣言书率先施展,紧接化生碑,山河碑,神砾盾三大神兵立刻施展。

    圣言书释放出的远古将军和万军战阵猛烈冲向祭祀帝身,飞驰的远古将军双手紧握刀柄,随即双臂狠狠挥洒,无比宏阔锋利的大刀轰然斩下,将巨鼓斩下一道深痕。

    但那道深痕瞬间消失,而后巨鼓剧烈撞向远古将军,远古将军瞬间消弭于无形。

    随着巨鼓剧烈的冲撞,万军战阵也纷纷击溃,纷纷化作星星点点消失不见。

    “砰!”

    巨鼓剧烈撞在了化生碑上,先前安若磐石的化生碑瞬时震颤不已,而随着祭祀帝身凶猛的坚挺,化生碑已是渐渐缩小。

    未过三息时刻,化生碑已经恢复到了原始状态,而后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上官逍遥的空间戒指之中。

    上官逍遥立刻紧紧凝聚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随即魂主战体一声怒吼,山河碑在化生碑溃退之后,立刻迎上祭祀帝身。

    “砰!”

    巨鼓剧烈撞击山河碑,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震彻天音武场,一鼓一碑震出无比浩瀚的冲击波。

    音祭祀紧凝血脉元力,竭力坚挺着巨鼓同山河碑对峙。

    十息之后,山河碑亦是渐渐缩小,回到原始状态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上官逍遥的空间戒指之中。

    “砰!”

    神砾盾轰然迎向祭祀帝身,一鼓一盾再次撞击出数道宏阔的冲击波,撞击声也持久在上空回荡。而此时下方的众人尽皆捂起双耳,开口道:

    “这两人是要将我等观战者折磨死啊,刚才闪眼,现在震耳!”

    “你说什么!!!”

    “现在能听清了吧,我说他俩人要把我等观战折磨死!”

    “否也否也,这才是他两人打的过瘾,我等人也看的过瘾!”

    ……

    神砾盾足足抵抗了五十息时间,而此时帝身之内的音祭祀已是涔涔汗下,胸腔剧烈起伏,显然是尽了全力。

    随着音祭祀一声哀号,数口元力本质已是喷吐在了巨鼓上,巨鼓顿时将神砾盾击溃,朝着上官逍遥猛烈冲去。

    神砾盾瞬间依附到了魂主战体一臂之上,狮首的双目也渐渐黯淡。

    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芷瑶惊恐不已,心中已是急切喊道:“肖遥,不死玄武啊!不死玄武啊!”

    而众人之间挺立的音天清见状紧张到了两滴眼泪从眼梢流出,但她自己毫无察觉。她的心好似要从胸腔之中跳出来,但此时的她除了为上官逍遥担心,也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只是心中苦苦祈祷:“肖遥,你一定没事的,肖遥,你一定没事的…”

    而此时的傲世雄则是笑逐颜开,目不转睛的望着祭祀帝身,期待着下一刻发生的事情…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加附吾身!”

    “”

    “‘开门’‘休门’”

    上官逍遥心中呐喊道。

    随即浩浩荡荡的天地游魂沿着一道极其玄奥的轨迹依附在他识海之中,两大血窍之力瞬间使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大肆翻涌。

    上官逍遥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力量已是催发到了极致,已经达到了帝境七重巅峰的实力,而且还在节节攀升,距离帝境八重仅仅只有一线之隔之时才缓缓停止。

    “麟神梭!”上官逍遥昂声号道!

    与话语同时,一道金光和血光强烈闪烁的巨大麟神梭被魂主战体十八臂紧握。

    整个过程看似繁琐,但仅仅是用了一息时刻。

    见眼前的巨鼓越来越近,随即魂主战体一声咆哮之后,立刻高举巨大的麟神梭迎上前去。

    “砰!!!”

    一鼓一梭轰然撞击,上官逍遥和音祭祀纷纷朝后退去。

    覆盖极广的一道刺眼光芒过后,众人才缓缓睁开双眼看着两人。

    那巨鼓已是被麟神梭劈成两半,而帝身之内的音祭祀已是口中鲜血大肆喷吐而出,面容已是苍白。

    而麟神梭亦是在魂主战体手中消失不见,被魂主战体笼罩的上官逍遥涔涔汗下,口角溢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