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第二轮战斗
    第二轮的英才皆在上空安然悬停,尽皆狰狞望着面前的敌人,纷纷施展招式。

    而音萧郎却迟迟不出手,平静的朝上官逍遥说道:“决生死还是较高下?”

    上官逍遥闻言面容同音萧郎一样淡然若水,昂声说道:“你决定!”

    音萧郎闻言瞬间失笑,而后狡黠说道:“那就决生死吧!”

    上官逍遥闻言心头微微震颤,心中暗自思忖:“此人和我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会对我产生如此大的恨意?作出此番决生死的决定?”思忖片刻之后,他灵光一闪,将目光转向在众人之间伫立的傲世雄,只见傲世雄紧抿双目,仅仅瞪着他和音萧郎两人,他立刻明白了一切,对傲世雄和眼前的音萧郎已是产生了愤恨之意。

    而音天清和音芷瑶两人都为音萧郎的话语震惊不已,这位弟子到底是不是天音圣地的人?虽是同在天音圣地,却从未碰见过。他对肖遥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恨意?肖遥又能否打得过他?两人疑惑的同时,不免为上官逍遥担心起来…

    与此同时,音萧郎的嘴唇已是触萧,随着他两颊的涨缩,大片的无形气流已是从洞箫之内散发而出,朝着上官逍遥急速袭去。

    上官逍遥立刻催发灵魂飞梭同气流相抗,两招相抗,瞬间各自湮灭。

    音萧郎见状微笑道:“还不错嘛…”语罢,立刻将自己的神纹帝身施展出来,一个无比庞大的九唇怪物瞬间出现,只见那怪物龟裂的双手紧紧攥萧,而后将巨大的洞箫紧凑到脸前,大怪物瞬时九张嘴唇同时奏萧,发出大片刚劲的无形气流。迅猛的朝上官逍遥袭去。

    “肖遥是吧,看看你能否接住本帝这招!”被庞大的九唇怪物笼罩在内的音萧郎傲然说道。

    随着上官逍遥目光一闪,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立刻大肆翻涌,瞬间一具高达百丈的魂主战体将他的身躯笼罩在内。

    “迷情画卷,你就同他的气流抗衡一番试试。”上官逍遥心中暗道,随即魂主战体手持迷情画卷的那一臂高高举起,将画卷的气流释放而出,轰然迎向大怪物汹汹的气流。

    两道气流猛烈相撞,将上空震荡的劲风呼啸,但这股劲风不会影响到其他英才,因为天音武场实在是太宏阔,即使是有英才自爆,那震后的余波也不会波及到其他战斗者。

    在帝身之内的音萧郎面目严肃,随着两颊的起伏越来越迅速,帝身的九张嘴唇更是吹得极其迅速,使观战者看不清到底是哪张嘴唇吹在了洞萧之上,而洞箫所激出的气流,更是浩荡了不少,威势更是凶猛无比,瞬间将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压制。

    上官逍遥见状立刻紧凝识海之中的灵魂之力,随着魂主战体一声咆哮,被压制到急速后退的灰色气流猛烈冲上,两股强大气流进退如梭,一时难以较出高下。

    “此人果真不容小觑!”上官逍遥心中暗道。音萧郎虽然强大,但对他来说,还不会产生太多的压力。而后一声号下:“化生碑!山河碑!”

    言语同时,两大神碑瞬间将攻击光束发出,猛烈击向音萧郎的帝之法身。

    音萧郎霎时大瞪双目,昂声喊道:“九唇之魔!”而后继续飞快的奏萧。

    话语落下,帝之法身瞬间将九唇从洞箫上挪开,而后立刻血口大张,血口之中的尖锐獠牙一闪而过,霎时九张嘴唇凑在一起,以此形成一道坚固的壁障,抵挡两大神碑的光束攻击。

    而帝身之内的音萧郎依旧急速吹箫抵抗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心中则是暗道:“他老祖的,不能同他持久对峙,这样的话我还不把嘴唇磨破,早知就不施展这个看起来很潇洒实则威力不大的招式了…”

    见上官逍遥依旧不罢手,那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依旧强势压制,音萧郎依旧是急速吹箫。

    而两大神碑的光束攻击已是猛烈击在了九唇形成的那道壁障上,瞬间冲击出片片刺眼的光芒,两大神碑的冲击持续了良久,九唇之魔的壁障已是微微颤动,烟色嘴唇竟慢慢火红起来,而帝身之内的音萧郎,此时额头已是出现了大片的细小汗珠。

    “反击!”音萧郎竭声呐喊道。

    话语落下,九唇之魔瞬间九张嘴唇大开,随即一股强悍无比的飓风攻击从口中喷射而出,猛烈将化生碑和山河碑的光束击溃,而后将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击溃。

    此招一出,帝身之内的音萧郎立刻涔涔汗下,火热的嘴唇亦是清凉了不少。

    而那强大的飓风攻击并未罢休,击溃灰色气流朝魂主战体猛烈袭去,上官逍遥见状心念一动,两大神碑瞬间扩大了无数倍,在他身前安如磐石矗立,悍然抵挡飓风攻击。随着飓风攻击渐渐消退,两大神碑被他尽数收回。

    此时的上官逍遥有些恼怒,他的双目狰狞的瞪着大汗淋漓的音萧郎,已是作出了尽快击杀的决定。

    观战者之内的音天清恐慌不已,两人已是决生死,若是肖遥稍有不测…

    而高坐银椅之上的音芷瑶虽暗暗担心,但她也知道到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她已经将不死玄武给予了上官逍遥,在她心里,无论这个音萧郎多么强大,也不可能将上官逍遥杀死。

    “肖遥,你可吃得消?”音萧郎喘气道。

    “不必费言,有何招式尽皆施展便可,我一一接下!”上官逍遥闻言昂奋说道。

    “好!”音萧郎朗声应道,而后竭力呐喊:“蛊魂之音!”

    话语落下,九唇之魔立刻急速奏萧,萧音混沌模糊,一团混乱,而那声音从洞箫之内发出之后,瞬间幻化成了冲击波朝上官逍遥飞速袭去,随着音波的渐渐凑近,上官逍遥感到自己的意念已经有些动荡,而后牙关一咬,使自己的识海瞬间清明起来。

    他双目紧抿,瞬间施展出空之神纹组合,眨眼之间,已是出现在了音萧郎的身后。

    “音萧郎!小心身后!”傲世雄双目大瞪,急切朝上空呐喊道,对于他来说,不论是谁将上官逍遥杀死,都是令人振奋的结果。

    音萧郎闻言霍然暗道:“瘴气之惑!”与此同时,九唇之魔瞬间将嘴唇从洞箫上挪开,而后将后臀高高翘起。

    “啵…”

    随着一道声响过后,上官逍遥眼前尽是一些烟色烟气,而烟气之中的成分,更是复杂难明,使上官逍遥闻到之后直直觉得头晕目眩,竭力屏息之后,只感这烟色烟气气流剧烈波动,一念之间,上官逍遥立刻将天地愧施展而出。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加附吾身!”

    上官逍遥心中暗号,瞬间一个无比粗壮的洞箫轰打在了魂主战体的身上,一息之后,九唇之魔将洞箫拿开,随着音萧郎再次紧凝体内元力,那无比粗壮的洞箫又是朝上官逍遥再次狠狠挥去。

    “嘭!”

    与此声同时,那粗壮的洞箫又是猛烈打在了魂主战体身上。

    帝身之内的音萧郎见魂主战体毫无异样,于是再次凝聚颇多的血脉元力,九唇之魔再次将洞箫拿开,而后再次恶狠狠的挥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一声呐喊,同时魂主战体亦是九声咆哮,神砾盾瞬间附臂,轰然挡下那一洞箫,剧烈的震荡下,音萧郎和九唇之魔身躯皆微微颤动。

    随即魂主战体十七臂瞬间将九唇之魔死死抓住,就当音萧郎怔住的片刻,附有神砾盾的那一臂连续猛烈打击在九唇之魔的头上,帝身之内的音萧郎嘴角顿时溢血,随着他一脚猛蹬,那九唇之魔亦是猛烈一脚踢出,将魂主战体踢到了上空之中。上官逍遥瞬间大肆呼吸,而后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剧烈汹涌澎湃,瞬间一把金光与血光交织的麟神梭被魂主战体紧握。

    九唇之魔刚刚站直身形,快速下降的魂主战体轰然一盾打在头上,音萧郎眼前顿时出现了很多小星星,而九唇之魔亦是朝着地面快速坠落,而这坠落之中,魂主战体依旧是千万拳挥出,只见音萧郎嘴角的血汩汩流出,霎时,那粗壮的洞箫又是快速挥出。

    “咣当!!!”

    洞箫和神砾盾的尖锐的撞击声在空中回旋,而此时的音萧郎决定施展自己的底牌,若是再不施展,恐怕命都没了。

    “灭地惊雷!”

    随着音萧郎一声呐喊,九唇之魔的头微微闪光,随即上空的乌烟烟气之中已是轰下了一个巨大的闪着电光的圆球,朝着魂主战体汹汹轰去。

    上官逍遥见状立刻催动魂主战体转身,瞬间魂主战体和九唇之魔的身躯互换方位,魂主战体在下,十六臂紧抓双脚紧顶九唇之魔。

    “肖遥!放开我!”

    帝身之内的音萧郎见状大惊失色,朝上官逍遥歇斯底里的呐喊道。

    “肖遥,休得猖狂!”在下方观战的傲世雄已是怒火中烧,而高坐银椅之上的傲战天亦是有些愤懑,也怨恨音萧郎的无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音萧郎突然灵光一闪,而后狡黠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