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音哀圣
    就在众人纷纷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之时,天音武场上空霎时霞云密布,片片璀璨星点从霞云之中簌簌落下,与此同时,一道哀凄婉转的琴音也在上空荡漾,仿佛是有人通过琴音来诉说心中的悱恻,瞬间无比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畔。

    众人闻音皆微蹙眉头,纷纷将目光投向天际。而音空劫闻音则是微微一笑,面容淡然且平静。

    所有人见一位身着浅白色袍服,发须如霜的老者手持红霞之色古琴悬停在霞云之下。这位老者蓬头垢面,虽是脸上布满了不算太浅的皱纹,而且枯槁的白发有些凌乱,但是整个人却显得非常矍铄。

    未过二息时刻,他已是飞驰到了音空劫,音芷瑶,傲战天三人的面前,傲战天立刻肃然起立,俯首拱手恭敬道:“傲战天参见长老!”

    老者抬手虚拂,浅然一笑,而后温和说道:“战天,无需多礼,安坐便可!”

    傲战天闻言果断说道:“是!”,而后身躯缓缓坐落到银椅之上。

    音芷瑶敛衽行礼,欲要开口说话,那名老者已是先声打断:“芷瑶,不需如此多礼,快坐快坐。”

    “是!”,音芷瑶昂声应道,而后亦是安然坐落至银椅之上。

    音空劫抬首将目光投向那名老者,而后微微一笑,朗声说道:“音哀圣,你不是身体不适吗?邀请你前来担当评审被你委婉拒绝,你到底是何用意?”

    音哀圣闻言淡然一笑,而后朗声说道:“空劫,我在哀圣堂之中数次眺望天音武场,起初还是不打算来,但看到天音武场如此热闹非凡,我就是身体再不适,也无法抵抗这番诱惑啊。”

    “原来如此,既然你带病坚持要来与我三人共同评判商讨,那便快快安坐,那具银椅可是空了甚多时分了。”,音空劫灿烂一笑,手指旁边那具空阔的银椅说道。

    音哀圣闻言再次浅然一笑,而后惶恐的端坐到那具空的银椅之上,将目光转向了下方的众多英才。

    众人见音哀圣坐落到银椅之上,纷纷浅颦鼓噪道。

    “又多了一名评审?”

    “看样子是。”

    “那他为何天音盛会刚刚开始的时候不出来,这个时候才出来呢?”

    “你问谁呢,这个问题谁能回答你?”

    “多一位评审就多一位评审,我等英才就在四位评审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对对对。”

    ……

    未过十息时刻,贪狼帝君手持的白纸上仅仅出现了五个名字,毕生辰,赵鼠,烟蜂帝君,苍狗帝君,夜枭帝君。

    上官逍遥瞥了一眼白纸,面容顿时失笑,他的心中已是激情澎湃,对于毕生辰和赵鼠,他心中的杀戮之意更是强烈,已经急不可待。而方才那么多的声音说要挑战他,此时仅仅出现了五个名字,让他暗笑不已。

    上官逍遥霎时面容一肃,跃至上空之后,昂声说道:“你们谁先来?”

    话语落下,鸢肩豺目的烟蜂帝君立刻一跃而起,面目狰狞道:“本帝就先来会会你小子。”

    道罢,立刻将帝之法身施展出来,一只巨大的烟色毒蜂瞬间将他笼罩在内。这只毒蜂两个庞大的眼睛闪出道道血光,而蜂首上的两须之间更是电光交织,如蚕蛹般的身躯有数道黄色线条,黄色和烟色一节节隔断。而烟蜂后庭上的毒针,更是尖锐到闪闪发光。

    上官逍遥望着眼前这个巨大的毒蜂,心念一动之下,一具九首十八臂的魂主战体瞬间发动,高达百丈的魂主战体傲然矗立,将上官逍遥笼罩在内。九首表情不尽相同,或喜或怒或嘲笑或嗤鼻,五只手臂各握一神兵,其余十三臂皆握拳指向烟蜂帝君,对于面前的毒蜂丝毫不畏惧。

    “小子,你这具大怪物有什么用?”,烟蜂帝君狰狞说道。

    “少费言,立刻出手便是!”。上官逍遥果断应道。

    话语落下,庞大的烟色毒蜂立刻朝上官逍遥飞驰而来,而那双目霎时发出了道道攻击光束,朝魂主战体轰击而去。

    上官逍遥目光一闪,魂主战体手中的化生碑立刻迎击,将那光束击溃至星星点点,逐渐消失不见,而后山河碑瞬间出击,轰然击向烟蜂。

    烟蜂帝君微微惊骇,烟蜂的双须之间发出道道光束抵挡山河碑的攻击,两道力量瞬间僵持不下,而后上官逍遥微微一笑,圣言术瞬间发动,那手持大刀的远古将军朝着烟蜂疾驰而去,而后从上之下一刀斩下,只见烟蜂的两须缓缓同蜂首分离开来,而后消失不见。而远古将军并没有停止挥砍,继续在蜂首狠狠挥砍。烟蜂帝君一怒之下,毒针瞬间刺向远古将军,远古将军被猛烈一刺之后,立刻消弭于无形。

    而烟蜂的两须被砍之后,烟蜂帝君的额头已是散布了许多的细小汗珠。

    烟蜂帝君立刻怒火中烧,那烟蜂瞬间毒针指向上官逍遥,霎时,数道环形的金黄色光圈从身躯衍化而出,迅速攻向魂主战体。

    上官逍遥微微抬手,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瞬间将光圈卷入其中,而后纷纷击溃。

    烟蜂帝君惊诧不已,额头上的汗已是流过了双颊,对于这个烟蜂光圈,可是帝境强者都不能轻易挡下的,这小子区区皇境,怎么可能!

    上官逍遥讥笑道:“承让了!”

    话语落下,逍遥剑气轰然斩向烟蜂帝君,而刚刚光芒四射的毒针立刻停止了波动,烟蜂帝君瞬间大瞪双眼,而后停止了吐纳,身躯随即迅速朝地面坠落。

    “砰!”

    傲世雄等人见烟蜂帝君身躯完好无损,纷纷有些惊讶,这是,这是只斩灵魂不伤身躯的招式,区区皇境也领会了?

    而高坐银椅之上的音芷瑶心中阵阵窃喜,欢喜之意溢于言表:“厉害!”

    音哀圣见音芷瑶此番笑逐颜开,微蹙眉头暗自思忖:“难道芷瑶对这个模样俊逸,身形轩昂的英才有好感?”

    音空劫见状也微微一笑,而傲战天面色淡然若水,毫无惊讶之感,这小子在隐藏空间之中不知领悟了何等功法,看来区区帝境一重是打不过了。

    而贪狼帝君手持毛笔,笑嘻嘻的将“烟蜂帝君”划去,心中顿时产生一种快感。

    毕生辰见状微微惊讶之后,而后怒声骂道:“废物,帝境一重竟连区区皇境都击杀不了。”,而后欲要跃至上空,但被夜枭帝君先行一步阻断。

    “小子,本帝倒要看看你在隐藏空间之中领悟了什么功法。”,夜枭帝君手指上官逍遥狰狞道,而后立刻将帝之法身施展出来。

    展翅的夜枭双目黯烟一片,双翅庞大无比,显得同身躯不成比例,那散发着红色光点的双爪熠熠闪亮,尽皆紧抓。面容之内的一道弯钩更是尖锐无比,镶嵌在嘴巴之上。巨翅的羽毛虽不光鲜,可每挥动一次,上空就会有呼啸的劲风朝两侧席卷而去。

    上官逍遥闻言暗笑不已,心中暗道:“可笑!你们还不足以使我浪费一次禁术,即使是要试验一番,也要在帝境中高等强者身上试验。”

    而后化生碑和山河碑再次发动攻击,夜枭双翅立刻紧紧合拢,再次汹汹展开时,强劲的飓风瞬间迎向两大神碑的攻击,两股力量僵持不下。随着上官逍遥紧皱眉头,两大神碑的光束瞬间变得更加粗壮,将飓风猛烈压制。夜枭帝君目光之中的粗壮光束愈来愈近,大声呐喊道:“夜枭之爪!”

    帝之法身立刻在空中一个回旋,无数道利爪瞬间浩浩荡荡的朝粗壮光束冲击而去,在利爪的加持下,两大神碑有些吃力,而后上官逍遥一声号下:“冲击!”

    号令之下,两大神碑不再对峙,粗壮的光束瞬间衍化成一道无比强大的光束,一鼓作气迅速逼近夜枭帝君,而那些飓风和利爪,皆在光束之中消弭无存。

    霎时帝之法身的巨翅紧紧闭合,抵挡两大神碑的攻击。

    “轰!”

    巨翅冒出了阵阵烟烟,而在帝之法身之内的夜枭帝君,已是涔涔汗下,心中惊骇不已。

    “小子,你这几招之内有没有在隐藏空间之内领悟的功法?”,夜枭帝君气喘吁吁,昂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上官逍遥一脸风轻云淡,缓缓说道。

    而毕生辰,赵鼠,苍狗帝君三人见状已是轻声商讨起来。

    苍狗帝君说道:“那大怪物手中也不知道握着什么神兵,有那么强大的威力,但是那怪物除了发动神兵,样子十分暴戾之后,也没有施展其他手段。”

    赵鼠闻言说道:“你的意思是让夜枭同他的怪物缠打,不再发动光束等虚影攻击同他对峙?”

    毕生辰轻哼一声,傲然说道:“不必找什么理由,虽然那小子依仗着神兵,但那也是他的实力,什么都不用说,夜枭帝君还是实力太差。”

    苍狗帝君闻言频频摇头,分析道:“夜枭虚影攻击虽是强大,但那并不是夜枭的底牌手段,他的底牌还是身法和速度,那巨翅可不仅仅是表面上庞大而已…只是那小子频频使用神兵,巨翅根本没机会发挥效果,以夜枭的身法,躲避那小子的攻击轻而易举,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夜枭碍于颜面,才一直同他对峙。”

    赵鼠闻言微微顿首,而毕生辰则是果断说道:“实力差就是实力差,快让夜枭下来,我去将那小子杀了。”

    苍狗帝君白了毕生辰一眼,继续说道:“那小子也是极重视颜面之人,想必我们建议帝身本身相斗,那小子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下不同意。”

    赵鼠闻言立刻应道:“好!那就提出来!”,而毕生辰却是不屑一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