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天音灭圣封印术
    瘫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上官逍遥,还能感觉到熊熊烈火在自己的**和识海中灼烧,但此时已是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任由双眼自然而然的合拢。他的身躯不断地瑟瑟发抖,凭借着唯一一丝稍稍清明的意念,自问还有没有活着…

    “呃!”,突然,上官逍遥一声轻哼,瞬间感觉自己已经被烧灼成了粉末在高空之中肆意飘摇,痛感已经达到了顶点,随即再也感觉不到疼痛,而后立刻昏厥过去。

    “哈哈哈,少年,你真是老夫寂寞生涯之中的解花语啊,老夫感到了无比的畅快,再去梦里感悟感悟禁术之法吧。”,尖锐颤动的神音再次响起。

    而话语落下,梦境中的上官逍遥已是在一片火海上空意气风发的同帝境二重的强者激烈战斗。那名帝境二重强者已经被他封锁,灵魂飞梭已是瞬间发动,那名帝境强者的头颅霎时从脖颈飞起,大片的鲜血从脖颈喷射而出,上官逍遥见状嘴角稍弯,而后大甩袍服,在上空落下的血雨之中缓缓转身离去。

    半个时辰的多半已经过去,而此时的上官逍遥除了极其微弱的吐纳,再也没有他处可动。

    未过十息时刻,漆烟一片之中,大片的气流霍然流动起来,汹汹朝奄奄一息的上官逍遥袭去,那股无形力量如一滴水坠地,先是一个微小的点,这个点轰击在上官逍遥身躯之上时,瞬间呈辐射状震荡开来。

    上官逍遥突然双目大瞪,身躯立刻剧烈抖动起来,他紧紧用双臂抱着自己,识海之中感到了冰冷的寒气。

    这股寒气同刀剑的那股无形力量一般,先是刺入血肉,而后渐渐刺入骨骼。他的识海之中从熊熊烈火的大肆燃烧转为了冰冷的寒气,温度的急骤变化,使他立刻冲天而起,随着他的飞驰,上空之中更是寒风凛冽,而他感觉到自己的骨骼,已是一触即碎。

    他在冰冷的上空之中撞击到了穹顶,而后身躯再次朝着地面急速下坠。

    “嘭!!!”

    上官逍遥口中的鲜血从嘴角汩汩流出,而那璨然清澈的双眸,一息时刻迅速暗淡。这一次猛烈的撞击到穹顶,他感到自己的头颅像是明镜碎裂一般,散碎一片。坠落至地面之后,他又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骼轰然破碎,而身躯除了冰冷之外,更是感到血液亦不再流动。

    冰冷的寒气如刀剑般在他粉身碎骨的混沌之中乱刺,他的识海被刺到阵阵麻木,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和冰冷。

    他的面色极度苍白,除了那暗淡无神的双眸,再也找不出其他一种颜色。

    上官逍遥的头颅靠在地面,混沌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看到自己躺在一片血泊之中,而那血泊瞬间结冰,迅速蔓延到自己之后,自己的一滩碎烂的身躯也是被冰冻成了一块冰塑。

    他望着眼前的冰塑,用指节轻轻敲了敲,而后自己的指节顿时碎裂。但此时上官逍遥,只是奄奄一息躺在一片鲜血之中一动不动,他的身躯完好无损,手指也从来没有动过。一切,只是他产生的幻境!

    “少年,你的意志很坚强啊!”,尖锐的神音再次在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响起,但上官逍遥听闻到的声音很混沌,而闻音之后,识海没有一点思绪。

    那道无形力量再次加强,浩浩荡荡的锥形冰块轰然刺在了上官逍遥的识海和灵魂之中。上官逍遥顿时一声尖叫,而那锥形冰块并未停止,依旧是猛烈的乱刺,并纷纷如曜日珠在他识海之中爆炸,震出了道道冲击波。上官逍遥身躯一震,忽地停止了吐纳。

    此时天音武场上的众人再闻一声尖叫,更是对藏书阁之内所发生的情况疑惑不已,纷纷焦躁起来。

    “他是不是在同某兽战斗?”

    “战斗?听闻这声惨叫,应该是在挨宰吧,何谈战斗?”

    “这小子仅仅是皇境实力,那处隐藏空间之内又不知藏匿着什么怪物,恐怕是九死一生啊。”

    “横!他活该,谁让他不好好参悟道法…他这是自寻死路,除却活该还是活该!”

    ……

    而高坐银椅之上的音空劫和音芷瑶闻音震撼不已。

    音芷瑶的面容瞬间惨白,而后瘫倒在银椅上,空洞的双目依旧盯着方正虚影。

    而音空劫的脸色已是十分沉重,心中暗道:“小子,半个时辰即将过去,此时你只能坚忍。”

    “哎呦呦,今日真是太畅快了,老夫虽喜爱折磨人,可是从不杀人的。最后参悟这道禁术,你小子就对禁术完全精通了。”,那道神音再次响彻在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

    而忽然停止吐纳的上官逍遥此刻已是在梦境中同一名帝境五重巅峰的强者对战,在他施展禁术之后,那名帝境五重的强者的灵魂和身躯瞬间被封锁,随着上官逍遥再次施招,那名帝境五重强者已是灰飞烟灭。

    忽地,暗烟空间之中的气流不再涌动,而上官逍遥瞬间一跃而起,他悬在半空之中双拳紧握,双目已是恢复了璨然,并且比之前更为清澈透亮,他嘴角的鲜血已是不翼而飞,面容也恢复了阳刚的血色之气。

    地面的片片血泊已是消失不见,随着上官逍遥目光一闪,立刻感到体内的鲜血十分饱和。

    状态,已是恢复如初!

    “少年,老夫称呼你少年,是因为老夫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了。此时你已经精通了‘天音灭圣封印术’,老夫也寻到了开心,美哉美哉…老夫再最后说几句,你所经受的所有,除了那些鲜血,皆是幻境,你的状态此时已是恢复如初。日后若是有机会,再来这里同老友一玩啊?哈哈哈。”,那道神音再次在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响起。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一笑,而心中却是讥笑道:“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日后我还来?妄想!”,而后暗自思忖道:“原来这道禁术名为‘天音灭圣封印术’。待我晋升到了帝境境界,正如此术之名,当真灭圣!”

    与此同时,天之层之内的缥缈洪音已是再次响起:“一个半时辰已过,请参悟道法者立刻离开藏书阁。”

    上官逍遥闻音嘴角稍弯,暗道:“好嘞!”,而后迅速朝隐藏空间破碎的大门驰去,未过三息时刻,他的身形已是出现在了藏书阁的门庭之处。随着上官逍遥从藏书阁之内出来,藏书阁的大门也迅速关闭。

    众人望见上官逍遥的身影,对隐藏空间之内的境况更加疑惑。这肖遥明明是毫发无损,为何方才会发生两声听上去极为痛苦的哀号?而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到底在那处隐藏空间获得了怎样的收获?

    音芷瑶见上官逍遥毫发无损,一颗跌落到谷底的心立刻活络过来,脸上的欣喜之意难掩,但她立刻将面容绷紧,佯装出一副稳重的样子。

    音空劫微微一笑,心中则是暗道:“这小子果真制造了一个惊喜。”

    未过三息时刻,上官逍遥已是穿过了大片的氤氲雾霭,降落至天音武场之上,众人蜂拥而至,纷纷询问隐藏空间之内的境况。

    “肖遥小子,你在那处隐藏空间之中经历了什么?”商禾啸走到上官逍遥面前,昂声说道。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一笑,而后一脸不屑应道:“没有获得什么,就是受了点折磨。”

    商禾啸立刻涌上一股怒火,怒喝道:“荒谬!那两声惨叫仅仅是受了一点折磨?到如今你还在我等人面前佯装的多么牛气,你这是要将我等人恶心死?”

    上官逍遥闻言继续一脸不屑的说道:“我已经给你了答复,信或不信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诸多英才见上官逍遥如此傲然,皆心生一股怒火。你小子,就应该死在藏书阁之内,该死的运气!…

    而先前大败贪狼帝君,尖嘴猴腮的毕生辰则是朝上官逍遥怒声说道:“你小子既然不想说隐藏空间之中发生的境况,那你就同我等人说说你在隐藏空间获得了什么?”

    赵鼠紧跟其后怒声道:“快说!”

    上官逍遥闻言一声轻嗤,缓缓说道:“我获得了什么,更是同你等人无一毫关系,遂不必说。”,话语落下,而后一脸不屑的朝别处望去,突然,他看见贪狼帝君在远处微闭着双目,嘴角还有几丝血迹,突然眉头紧蹙。

    毕生辰寻着上官逍遥的目光望去,而后狡黠一笑,傲然说道:“小子,你那同伴实力太过微弱,根本挡不住本帝和赵鼠的攻击。”,而后面容一肃,狰狞道:“你若不是想同你那同伴一般,就从实招来,否则本帝可要亲自试探试探你在隐藏空间之中到底获得了什么功法。”

    上官逍遥闻言双目微闭,平静说道:“谁是赵鼠?”

    话音落下,赵鼠立刻阔步向前,昂首拍着自己的胸脯朗声说道:“就是本帝,怎么了?!”

    上官逍遥看着贼眉鼠眼的赵鼠,面容凶恶道:“我记住你了!”

    “肖遥,少佯装这番让人看上去很牛气的样子,即使记住我了,你能奈我何?”,赵鼠再次怒道。

    “对啊,你能奈他何?”

    “就你这区区皇境实力,还要将他杀死不成?”

    “少费言,要打立刻打便是!”

    “让我等人也见识见识你在隐藏空间中有何收获!”

    诸多同赵鼠一般愤懑的英才纷纷煽风点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