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暗门
    上官逍遥在天之层中游荡几多时分之后,霍然心念一动,而后朝那具古朴书架飞驰而去。

    “虽然在刚刚进入天之层时,就对那些典籍有所探查,扉页确实是写着‘非帝境不可参悟’,但是还是试试为好,万一出现了奇迹呢?”,他暗道。

    在飞驰至古朴书架之后,缓缓将那本《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拿起,任意翻开一页,皆是空白一片。上官逍遥催发灵魂力量至典籍后,典籍仍是空无一字。

    而天音武场上的众人,见状却纷纷询问傲世雄。

    “傲世雄,除却帝境之外不可参悟,这句话你是不是唬他?”

    傲世雄闻言斩钉截铁道:“本帝可真未唬他,那典籍之中的扉页明确点明,非帝境不可参悟。”

    “那这时候才知道,那小子还不被气死?”

    “那小子也挺可怜的,好不容易得一机会来参加天音盛会,在藏书阁内也遭受了不少的闪电,现在到达了天之层,竟然发现自己的皇境实力不可参悟,可能会被活活气死吧。”

    “你是不是傻子,那小子方才笑逐颜开,在天之层游玩了一番,还挺欢喜的呢,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那小子都没有感到自己可怜,你竟然感到他可怜?”

    “就是,有什么好可怜的,也是他自己为了颜面登上天之层的,若是他留在地之层参悟道法,还会出现这种境况?”

    ……

    上官逍遥几番施展自身的灵魂之力对《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进行探查,但是除了扉页的几个字之外,仍旧是一片空白。他稍稍失意,暗自轻笑道:“天地规则,无可撼动啊!不过也无妨,在地之层已经参悟了不少的帝境功法,但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这道禁术,这可比任一功法都强出太多。”

    而后将手中典籍安置原处,跃至上空之后,朝天之层的边陲驰去,因为中央部分已被他游荡完。

    未过十息,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突然被某种无形力量触动。他闭目感受着那道力量微妙的变化,隐隐发现那道力量正是从天之层的氤氲紫气之内弥漫而出。

    他细细感受着微妙的变化,缓缓朝天之层的一处角落行去。在行到墙隅处时,他发现这片不容易使人发现的角落,氤氲缠绵的紫气最为浓重,不同于天之层的中央的淡淡紫气,此处的紫气已是酽紫,酽到有些发烟。

    他伫立在酽紫气雾之中,紧蹙眉头暗暗揣测:“这里的紫气为何如此浓重?必有玄机!”,道罢,而后面容一肃,立刻打出一道掌风,酽紫气雾霎时被那道掌风轰至稀薄,墙隅的混沌立刻变得十分明晰。而天之层古老的灰色障壁在上官逍遥眼中约隐约显。

    又是一道掌风轰出,那稀薄的紫气迅速消弭,如一滴雨水落至地面,朝着四周肆意扩散。灰色的墙隅已是无比清晰的映入上官逍遥的眼帘。

    这处墙隅已是十分破旧,墙面上几多处凹凸不平,但除却凹凸不平,同天之层其他的墙壁也无一毫不同。

    “此处必有玄机。”上官逍遥暗暗说道。因为他识海之中感受到的微妙变化,正是在此处停止,不再产生任何的变化。

    他昂首阔步到墙隅之处,浅颦伸手细细摩挲着灰色墙面上的那几个凹凸之处。而后立刻紧凝元力,朝凹处猛烈一掌击出,顿时有数道震响在天之层中回旋响彻。

    在这一掌击出之后,他双眸顿时璨然,感受到此处灰色墙壁是一个障壁,里面必定是一片空旷之地。

    “说不好这道障壁是天之层之内的隐藏空间,兴许这才是藏书阁天之层之内的最强功法。一定将这道障壁轰开!”,他心中暗道,而后身形极速后退,瞬间跃至上空之后,从空间戒指中将化生碑和山河碑取出。随着上官逍遥心念一动,两大神碑顿时霞光大放,霎时将攻击光束释放而出,轰然冲击至那道障壁。

    “轰”

    两大神碑的攻击猛烈冲击到障壁之后,墙隅之处顿时激起浓重的烟烟,在烟烟渐渐消弭之后,障壁缓缓出现在上官逍遥双眸之中。

    上官逍遥只见那灰色的障壁,仍是没有丝毫破裂,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产生。

    “难道是力量太小?”上官逍遥暗道之后,立刻将迷情画卷同圣言书一并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书一卷瞬间发动,猛烈朝那道障壁袭去。

    迷情画卷的灰色气流不断地在障壁上席卷冲击,而圣言书释放出的远古将军和万军战阵更是浩浩荡荡的朝障壁冲去。那手持大刀的远古将军在障壁上肆意挥刀,而数不清的战士则是撞击在障壁上,而后一一化作璀璨星点消弭无存。

    在持续的猛烈攻击下,上官逍遥发现那道障壁仍是完好无损,无一丝裂痕。

    山河碑,化生碑两大神碑再次霞光大放,在圣言书,迷情画卷攻击障壁的同时,再次朝着障壁轰击而去。

    四大神兵的轰击使墙隅处散发出大片刺目的光芒,而上官逍遥在灵魂力量的覆盖之下,发现那道障壁仍是无一毫裂痕,最多便是落下几颗微小的尘粒,初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定还是力量太弱!”暗道之后,他一声号下:“神砾盾!”

    话音落下,随之神砾盾立刻出现在他的手中,并且瞬间紧贴在他的臂上,而后他右脚退后一小步,左手紧紧扶盾,将臂肘向前一倾,神砾盾的狮首双目之中立刻射出道道红光,随后数百只凶猛暴戾的雄狮朝着那道障壁凶猛袭去。

    化生碑,山河碑,迷情画卷,圣言书,神砾盾五大神兵对障壁共同冲击,那墙隅之处已是被轰下无数颗无比微小的尘粒,若是上官逍遥不仔细洞察,恐怕那些细小尘粒都不会被他看见。障壁被五大神兵的强大力量不断冲击,但仍是没有出现一丝细微的裂痕。

    冲击了足足十息之后,上官逍遥将五大神兵全部收回空间戒指,驰至墙隅检查一番。

    那道障壁仍是完好无损,没有产生任何一道细小的裂痕。他紧蹙着眉头暗暗思忖:“这么强大的力量都没有将它击出一道裂痕,而只是击下了一些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的尘粒。以此推算的话,我需要冲击多少年啊…这障壁也太过坚固了吧,越是如此坚固,越让我确信此内必定有玄机!”

    暗道之后,不禁稍稍失意,目光有些恍惚:“可是,到底怎样才能将其轰开呢…”

    而此时天音武场上的众人从方正虚影之中见状纷纷鼓噪。

    “肖遥这番举止是干什么,不能参悟道法,半个时辰有些沉闷,拿墙壁发泄吗?”

    “发泄?看他这番施展的招式,势要将天之层拆了啊,只是那墙壁仍是完好无损啊,哈哈哈。”

    “这便证明了他的实力,连点尘粒都轰不下来,倒也符合他皇境的实力。”

    “哈哈哈,轰不下尘粒不足为奇。”

    ……

    而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芷瑶和音空劫见状皆有些惶急。

    为了避免傲战天窃听,音空劫不再轻声细语,而是暗暗传讯给音芷瑶:“芷瑶,这个肖遥是不是发现了禁术之门?万不可让他进去啊!”

    音芷瑶玉洁的精致面颊已是绯红,闻音立刻回道:“见此状应该是发现了禁术之门,但之前也从未声明过只准参悟道法,不准在藏书阁内探查其他。这可怎么办啊!”

    音空劫闻音的同时突然灵光一闪,于是果断应道:“芷瑶,不需惊诧,即使这小子发现了隐藏空间的禁术之门,但是以他的实力,能否将其轰开还是两说。我们还是继续观望吧。”

    音芷瑶闻音面颊的绯红稍稍褪色,浅然一笑之后,回音道:“好”。作为天音圣地神女的身份,她惶急不已,他隐隐有些担心上官逍遥。

    命恋仅仅是命中注定哪位爱侣,但爱慕之情却不会无故产生。

    此时音芷瑶的内心,不得不承认初见上官逍遥之时,就被上官逍遥俊逸的面容和轩昂的身形稍稍吸引,但那时并没有很明晰,只是一些好感在暗暗涌动。

    在上官逍遥炼化出伪圣器神砾盾,怀抱神砾盾从洞中潇洒驰出之时,心中的好感渐渐衍化成了爱慕,但那爱慕之情还依旧是不太明晰。

    当上官逍遥踏上天之层的时候,音芷瑶心中已是为他的实力暗自高兴,殊不知,那已是爱慕之情渐渐强烈的体现。

    而当上官逍遥在氤氲紫气中欢喜畅行的时候,她渐渐觉得方正虚影内的景象无比美好,不是氤氲紫气太艳丽,而是有了上官逍遥,画面才让她觉得美好。亦是爱慕之情渐强的体现。

    而音空劫评判上官逍遥时,她以神女的身份同音空劫商讨,对她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音空劫在她身旁,她不能将这渐渐浓郁的爱慕之情表现出来。

    她佯装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