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试验
    “肖遥那小子登上天之层了!”

    一道响亮的声音在天音武场上响彻,闭目调息的众人闻音立刻大睁双目,震惊不已的同时一跃而起,瞬间将目光投射在方正虚影上。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上官逍遥轩昂的身影伫立在天之层的门庭,众人见状皆目瞪口呆,三息时间过后,才响起了众多的混乱的声音。

    “谁能够告诉本帝这小子是怎么上去的?”

    “这怎么可能!”

    “有没有观看完整个过程?!”

    “这小子的实力果真神秘莫测。”

    ……

    而有些矮化上官逍遥的英才依旧坚信着区区皇境绝对不可能这么厉害,这是按正理推测出来的,毕竟天地规则不可撼动,皇境与帝境的差别,是有目共睹的。

    于是有些英才胡编乱造说道:“本帝观望完了登梯的全过程,那个小子运气颇好,一路顺风顺水,畅行无阻,就连威压的增强程度都是极小的。”

    “你是说随着阶梯的升高,那些威压增强的程度不大?”

    “正是如此”

    “我考!他老祖的运气这么好?!”

    “这小子的运气怎么能这么好!”

    ……

    众人纷纷相信了那些英才的信口开河,对于上官逍遥的运气,已经是无话可说。

    一定是这个肖遥通过卑劣的手段讨好或者贿赂了藏书阁对不对?要不然他的运气怎么这么好?!绝对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而自从上官逍遥进入藏书阁之后,一直在众人远处默不作声和默默隐忍的贪狼帝君,听闻到众人的话语已是无法按捺自己心中的熊熊怒火。他一跃而起,飞驰在众人面前,而后在上空手指众人大声说道:“肖遥能够到达天之层,靠的是自身的实力,而不是你们胡编乱造的什么运气,我亲眼所见,你们都在闭目调息的时候,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虚影之内的画面,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

    那些信口开河的英才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是吗?为什么你看到和我等人看到的景象大不相同呢?是不是因为怕给你暗夜组织丢了颜面,遂信口开河起来了?”,一位双目甚小的年轻男子朝着贪狼帝君说道,而后将目光投向他旁边一位尖嘴猴腮的年轻男子,继续说道:“毕生辰,这小子的意思是我们骗了众多英才,怎么办?”

    那名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面容狡黠,昂声应道:“赵鼠,还能怎么办。”,而后将那目光转向贪狼帝君,而后继续说道:“与此同他争论不止,还不如用实力来证明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赵鼠闻言立刻将帝之法身施展出来,而毕生辰亦是施展帝之法身,两人的法身之上几道神纹煌煌闪烁。

    贪狼帝君见状亦是将帝之法身施展出来,同两人相抗。

    商禾啸见状朝魏良星说道:“魏良星,你我二人要不要将遏制这场斗争?”

    魏良星闻言微微一笑,而后狡黠说道:“遏止?为什要遏止?藏书阁内的压轴戏过去了,藏书阁外好不容易来一场好戏看,你却说要遏止?”

    商禾啸闻言急切说道:“本帝担心因为三人的争斗,再让天音盛会出现不必要的变动,要不天音圣地为何创立护卫队。”

    魏良星闻言老怀大慰道:“那可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三人的争斗还不会给天音盛会带来什么变故。”,微微一笑之后,而后面容一肃,继续说道:“我们就在音空劫和音芷瑶的眼皮底下,若是天音武场上不允许私斗,他俩人会出来阻拦的。”

    商禾啸闻言微微顿首,醍醐灌顶之后,面容立即肃穆,朝魏良星昂声说道:“少用这种教导人的语气和本帝说话!”

    魏良星闻言用余光瞥了商禾啸一眼,而后微微引颈,嗤之以鼻。

    贪狼帝君在同两位年轻男子的争斗中落入了下风,他刚刚踏入帝境一重境界不久,不是两名年轻男子的对手不足为奇。

    在毕生辰的猛烈一击之下,贪狼帝君口吐鲜血,目光顿时空洞,已难以在空中稳住身形,正向着地面径直坠落。

    “这也太弱了吧”,赵鼠讥笑道,言语之中充斥着无限的自豪感。

    毕生辰降至贪狼帝君身边,指着面色苍白的贪狼帝君昂声说道:“你这佝偻小子这点实力也敢在我等英才面前耍威风?这点实力也敢同我两人对峙?”,而后将脚猛踩在贪狼帝君脸上,继续说道:“那个肖遥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啊!”

    面容已经毫无血色的贪狼帝君收缩胸腔,竭力吐在毕生辰脚上一口血唾,而后紧闭双目养神。

    “噗”

    贪狼帝君又喷涌出一口鲜血,身形已是被毕生辰一脚踢到了远处。

    音芷瑶望着奄奄一息的贪狼帝君,浅颦朝音空劫说道:“空劫长老…”

    未等音芷瑶说完,音空劫已是先声打断,喃喃说道:“芷瑶啊…放心吧,在我们二人的眼皮底下,他们不敢伤及性命的!”

    音芷瑶微微点头。

    “毕生辰,你不会真把它杀死了吧!”赵鼠有些惶急。

    毕生辰闻言微微一笑,昂声说道:“一个时辰之内还死不了!”

    ……

    此时的上官逍遥已是推门而入,飞驰进了天之层之内,眼前的景象使他有些惊诧,他本以为天之层最为富丽堂皇,而眼帘之中,除却氤氲的紫气,尽是古朴陈旧的障壁。

    随着上官逍遥的目光转向其他地方,在缓缓将天之层多半扫过时,手捧陈旧典籍,在古朴书架前安然盘坐的傲世雄映入了他的眼帘。

    此时的傲世雄已是沉浸在《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之中,对上官逍遥的进入丝毫没有察觉。

    突然!上官逍遥识海一震,而后嘴角稍弯,面容极其狡黠,暗道:“方才在第一百层中,唯电光动荡,有且只有电光试验禁术,而傲世雄此时端坐于此,嘿嘿……”

    暗道之后,上官逍遥立刻从识海之中催发一丝薄弱的灵魂力量,朝傲世雄平和禁制而去。他暗笑不已,目不转睛的盯着书架前的傲世雄。

    沉浸在参悟道法之中的傲世雄忽然目光一闪,双目从《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中拔出,而后眉头微蹙,暗道:“怎么身上有些痒呢…”

    上官逍遥见状笑逐颜开,惊诧不已。他心中已是昂奋说道:“成功了!原来这道禁术仅仅是束缚人身,对于天地间的风火雷电可能不会生效…”

    傲世雄稍稍抖动躯体,突然识海一震:“参悟道法的时间即将过去,痒就先任他痒着。”,而后继续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当中,聚精会神的拜读起来。

    上官逍遥又催发一道平和的灵魂力量朝傲世雄袭去。

    傲世雄再次双目一闪,双眸左右翻动,缓缓舒张双臂,仿佛会把一层薄纸顶破。几番舒臂之后,他暗自思忖道:“一定是自己参悟道法的过程中,识海之中已是被印上了很多微小的功法,只是自己还不知晓他们的名字。而这种束缚感,肯定是我沉浸在《轮回参天混沌衍圣功》之中,而产生的错觉。参悟道法的时间已经殆尽,我必须要快马加鞭!”

    话语落下,再次精神抖擞安若磐石,双手紧紧捧着典籍继续参悟起来。

    上官逍遥见状心内已是产生了几多的自豪感,他为他的聪慧而自豪,欲问这种神秘的功法,谁还会比他上官逍遥学的更快?

    上官逍遥在颇多的欢喜和满足以及自豪下,再次催发一股稍强的灵魂力量,朝傲世雄禁制而去。

    而此时天音武场上的众人已是纷噪不已。

    “这个肖遥,举止怎么这么奇怪,进入到天之层之中了,却痴痴伫立在那里,他!我真是琢磨不透!”

    “确实比较奇怪,对于他的皇境境界来说,要想参悟透一道圣法,想必需要不少的时间,而红色香烛也已是消耗了大多半!在香烛灼尽之后,能不能参悟透一道圣法还是两说啊!”

    “此言有理,本来是他参悟道法的时间最为长久,可他偏偏为了颜面固执的登上天之层,把大多时间浪费在了天之层的阶梯之上,其实地之层的道法已然够他参悟……要是他同商禾啸一般识时务,也就不会落此下场喽。”

    “虽说这小子能够登上天之层多半靠了运气,但毕竟是登上了,以此就已经为暗夜组织撑门楣了,对他而言,足矣足矣。”

    “横!这小子是怕傲世雄打他,不敢向前吗?”

    “他怕影响了傲世雄参悟道法,傲世雄若是恼火了,将他灭杀还不是轻而易举?”

    “黄色香烛殆尽,傲世雄也快从藏书阁内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