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禁术
    半个时辰的少半已经过去,身在天之层一百层阶梯上的上官逍遥仍旧维持着灵魂力量洞察着那些节点,节点已经被他洞察了多半,但仍然没有出现让他恍悟的节点。此时他稍稍失意,再三为自己打气之后,大放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继续仔细探查。

    而此时天音广场上的众人见状则是鼓噪不已,皆更加确信上官逍遥就是一个渣滓。

    “这么多时分了,仍停留在一百层阶梯上,即使是他参悟道法的时间是一个半时辰,恐怕也要在天之层阶梯上耗尽了。”

    “这小子就是个渣滓,能和天纵奇才傲世雄相提并论?”

    “傲世雄乃帝境六重境界,离六重巅峰也仅仅是一线之隔,能到达天之层不足为奇,但这个肖遥仅仅是皇境九重巅峰,到达天之层恐怕是天方夜谭…”

    “这小子就是自不量力”

    “他不可能到达的,看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可能此时已经晕了。”

    ……

    当上官逍遥对节点的探查将尽之时,他的识海突然一震,而后嘴角稍弯,流露出了一丝满足之意,暗道:“就是这个了!”

    “‘开门’,‘休门’。”

    暗号之后,两大血窍之力瞬间发动,识海之中灵魂力量大肆翻涌,未过一息时刻,灵魂力量已是被上官逍遥催发到极致。

    在他的细致的感受下,他隐隐发现,这个节点正是导致威压产生微妙变化的本源,随着他继续洞察参悟,感到威压的压制力渐渐减弱,自身的束缚愈来愈强。

    上官逍遥的身躯微微颤动,喘息更加快速,不久时间就感到了自身的束缚愈来愈强。二息过后,他顿时双目大睁,面色惨白,仿佛刚刚从噩梦中惊醒一般,心中惊诧不已。

    身躯的震颤愈来愈烈,竟连吐纳也渐渐沉重起来,整个人感觉都被无形的力量锁住。

    “唤神经!”

    他心中一声呐喊,随即一股强大的灵魂力量立刻将那种无形的束缚力量击溃。随着束缚力量被击溃,他的身躯的抖动也渐渐减弱,大瞪的双目渐渐合拢,但惨白的面色一时还未转为红润,余悸仍未消散。

    而后他紧蹙着眉头,空洞的目光不知投向何处,暗自急切道:“这股威压的压制力只是幻象而已,真正使自己寸步难行的力量,是强大的束缚力。这种功法的力量是将人禁制,而那些强大的压制力,只是禁制的幻象让人产生了错觉。这种功法,在真武大陆之中,好像是被人称作‘禁术’。”

    恍然大悟之后,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种禁术参悟透彻,而后自己也能施展出来,他自知修炼功法无涯,但凡是可以应用于战斗抑或是对自身有很大帮助的功法,他就要竭尽全力将功法参悟透彻,而后为自己所用。

    未过二十息,禁术已是被他完全悟透。

    何为天才?过目不忘,一学便会,方可称天才,而上官逍遥的学习能力,更是超出其他英才太多太多。

    “试试效果如何”,他心中暗道,而后昂首观望,欲寻一动物,试验一下刚刚学会的禁术,但映入他眼帘的仅仅是飘渺的烟气和几多微微闪烁的电光。

    “就拿这电光试探一番!”,心中暗道之后,一股强势的灵魂力量瞬间从识海中发出,向高空之中的电光猛烈袭去,那微微闪烁的电光被灵魂力量猛烈冲击之后,仍是微微闪烁,无一毫异样产生。

    上官逍遥见状微微蹙眉,心中暗自思忖:“就这微弱的电光也压缩不了?”。他本想那电光在灵魂力量的压缩下,闪烁会逐渐削弱,会越变越小,而后被灵魂力量压缩至极限之后,猛然溃散,化作星星点点光斑在缥缈的烟气中飘摇。

    “难道是力量太弱?”他暗道之后,迅速将强大数倍的灵魂力量从识海之中释放出,再次朝那微微闪烁的电光压缩而去。

    他瞪大双目,一丝不苟的关注着电光的变化。

    电光再次被灵魂力量冲击,但仍是无一毫异样产生。

    众人见上官逍遥对着缥缈的烟色雾霭表情丰富,随后纷纷猜测起来。

    “他干嘛呢,既然现在不晕了,为什么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且他的表情还挺丰富”

    “不会是威压太强,把他压傻了吧。”

    “谁知道这小子在琢磨什么”

    ……

    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空劫和音芷瑶见状也毫无头绪。

    “空劫长老,你揣测肖遥在做何事。”音芷瑶将目光转向身边的音空劫,浅颦轻声说道。

    音空劫闻言频频摇头,没有应答,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方正虚影。

    上官逍遥见状有些惊诧,紧蹙眉头暗道:“难道力量还是太小?”,随即紧凝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几乎全部释放而出,朝着那电光猛烈席卷而去。

    突然释放了这么多的灵魂力量,他的额头已是有几粒细小的汗珠,微微恍惚的目光死死盯着那道电光。

    电光被无比强大的灵魂力量冲击,仍是微微闪烁,无一毫异样产生,而那电光周边的烟气,在灵魂力量的冲击下,稍稍受到了影响,顿时烟气呈辐射状迅速扩散,使得电光更是清晰璨然。

    上官逍遥见状气愤不已,心念一动之下,一股灵魂力量朝明晃晃的电光冲击而去,那电光瞬间被这股灵魂力量击溃,立刻化作了星星点点在上空飘摇。

    众人见状纷纷嘲讽和嘲笑。

    “他对着那道电光注视良久,才决定将这电光击溃?”

    “他不会真傻了吧,一道电光有什么好攻击的,不会是真傻了吧。”

    “绝对是傻了,要不怎么通过击溃电光来获得自豪感?”

    “现在傲世雄在天之层参悟道法,这个肖遥又痴傻了,藏书阁这场戏,可是没什么看头喽。”

    “这小子要是痴傻了,到时候耗尽参悟道法的时间,那道洪音让他离开藏书阁,他要是听不懂那句话什么意思,不就被藏书阁灰飞烟灭了?”

    “哈哈哈”

    “还是静静观望吧…”

    ……

    这股灵魂力量不是朝着电光压缩而去,而是冲击而去。上官逍遥此时满是愤懑和怨念:“什么破禁术,连这微弱的电光都禁制不了!”,抱怨一番之后,又转念一想:“会不会是灵魂力量太过强大?但按理来说灵魂力量越强大压缩力便越强。”,而后再次转念:“这道禁术诡谲多变,说不定薄弱的灵魂力量对电光才有效果。”

    而后将一丝薄弱的灵魂力量从识海之中释放而出,平和的朝另一道电光压缩而去。

    上官逍遥瞪大双目注视着那道电光,心中已是无限期待。

    那道电光在薄弱的灵魂力量的压缩下,仍是微微闪烁,无一毫一样产生。

    上官逍遥见状怒火中烧,顿时一跃而起,朝更高层攀登而去。

    “这小子没傻啊,还知道继续向上攀登。”

    “攀登又怎样,他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即使是到达了天之层,恐怕那时候洪音已经响起,让他立刻离开藏书阁了。”

    “灰”

    “灰飞”

    “烟灭”

    众人纷纷模仿藏书阁内那道飘渺的洪音,哄笑不已。

    “老夫是不再观望了,藏书阁的压轴戏已经过去了。老夫还是安心养神,将自己的状态休整到最佳吧。”一位老者说完便安然盘坐在地,双掌合十,闭目休整起来。

    “说的也是,结果现在已经能预料的到了,傲世雄参悟完道法从藏书阁之内出来,至于这个肖遥,不是被灰飞烟灭就是时间耗尽,参悟不到什么道法,从藏书阁之内满载遗憾而归。说不定之后还会有什么比拼,我也还是同老者一样,将自己的状态调至最佳吧。”一名中年男子高傲说道,而后同那名老者一般,进入了休整。

    “本帝也休整”

    ……

    上官逍遥此时已是对禁术有些愤懑,一怒之下节节攀登,一鼓作气攀登到了第一百九十九层。

    他止住脚步,停止攀登,暗自思忖道:“既然是第二百层,可能不会简单。”,而后昂奋说道:“即使二百层有什么险恶的攻击,我上官逍遥一一接下!”

    而后紧凝体内元力和灵魂之力,大步迈上第二百层阶梯。双脚刚刚安落,霎时整个阶梯上空大片叆叇雾霭,浓重的烟气之中电光闪烁,未过一息时刻,浩浩荡荡的电光轰然向上官逍遥劈去。

    上官逍遥目光一闪的同时,瞬间幻化出魂主战体,山河碑和化生碑以及神砾盾同时发力,轰然抵挡那浩浩荡荡的电光。

    电光与三大神兵剧烈冲撞,将整座阶梯映射出了大片的金色光芒。此时的上官逍遥并没有用三大神兵作为防守,而是主动迎向电光。

    两股力量同归于尽,只剩一些璀璨的星点在高空中飘摇。

    而未过一息时刻,无数道烟色闪电轰然劈至,三大神兵的攻击已是不足以同那无数的闪电抗衡,随即转攻为守,闪电不断地在三大神兵上轰劈,山河碑和化生碑在闪电轰劈下不断缩小,神砾盾狮首的火红双目已是渐渐暗淡。

    “这些闪电,比二十层的强不少!”,上官逍遥心中暗道,而后圣言书,迷情画卷,逍遥剑三大神兵同时发力,而后狰狞暴戾的魂主战体数千拳轰出,猛烈朝浩荡闪电迎去。

    一道极其刺眼的光芒过后,两股力量纷纷湮灭,此时的上官逍遥额头上的汗已是淌至脖颈处,突如其来的闪电使他余悸未消。

    休整不多时分,上官逍遥便再次昂首迈步,一步踏出之后,他在氤氲的烟气之气之中看见了“天之层”三个大字约隐约显。

    而后嘴角稍弯,心中暗道:“原来天之层的阶梯仅仅有二百层。”

    此时,一个时辰即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