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一百层
    上官逍遥继续催发灵魂力量一层层踏进。此时,虽然浓重的黯烟色雾霭都已消散,但天之层阶梯上的威压,压制力依然强大无比,即使他施展的《唤神经》可以将灵魂力量所达到的饱和状态维持一个时辰,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抗衡。

    与此同时,商禾啸正手捧一本《帝境强者灵魂集》目不转睛,专心致志的参悟其中奥义。他的黄色香烛殆尽,半个时辰即将过去,他心中对这本《帝境强者灵魂集》有着深深的不甘和不舍。

    而此时的傲世雄已是到达了天之层,他的面容已是极其憔悴,双瞳的眨动极其缓慢,而先前在三十五层阶梯已经恢复到红润的面颊,此时已是黯淡到了酽黄。

    三十五层阶梯的烟色闪电过后,之后的阶梯的威压都对他产生不了太大的压力,一鼓作气攀登到了九十九层阶梯,而后他又感到了无比沉重的威压,如数座大山同时压在身躯上的感觉无异,甚至犹有过之。九十九层使他的元力几乎全部耗尽,在突如其来的威压的压制力缓缓消散之后,他又躺在九十九层阶梯上休整多时。

    九十九层过后,又是一鼓作气,畅然无阻的攀登到了一百九十九层,一百九十九层的威压最为沉重,未过几息时刻便将他几乎全部的元力耗尽,于是使他有些气馁和惆怅,但最终还是狠心作出了不到天之层不回头的决定,满含热泪的将一口元力本质吐出,方才将整整二百层阶梯踏完。

    天音武场上的众人在望见傲世雄这番颓态之后,纷纷将目光投射至上空的橙色香烛。

    “一个时辰,此时已是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留给我参悟道法的时间不多了。”傲世雄心中暗道:“可以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参悟道法,只能休整几多时分,待元力和灵魂力量皆恢复稍稍半时,对于参悟道法而言,也已足矣!”

    暗道之后,他便安然盘坐,紧闭着双目恢复元力。

    上官逍遥亦是一鼓作气攀登至九十九层阶梯,在他刚刚将脚安落的时刻,识海忽地一震,紧蹙眉头紧抿双目之下,感受着威压巧妙的变化。

    “节点可能就在这九十九层阶梯之中”上官逍遥暗自说道,而后催发灵魂力量将整个九十九层仔细探查一番,整个九十九层的威压的变化全部在他识海之中形成一道曲线,在曲线不再延伸之后,再次暗道:“变化的剧烈之处是在一百层阶梯的方向,也就是说,节点可能不会在九十九层。而九十九层的阶梯的威压的变化,应该是从第一百层漫延出来的。”暗道之后,他立刻朝着第一百层阶梯大迈步伐。

    虽然在二十层上官逍遥抵抗那股无比强大的威压之时,消耗了颇多的灵魂力量,但在《不灭经》的迅速恢复之下,已是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补充完毕,而从二十层攀登至九十九层的过程中,抵抗压制力逐渐递增的威压,并没有使他受到太大的压力,因为抵抗威压的力量的消耗,《不灭经》能够及时补足。

    他的双脚安落在一百层阶梯之上时,骤然感到一百层威压的变化极其巧妙和迅速。他再次催发灵魂之力进行探查,在灵魂力量的覆盖下,识海之中生出的曲线百般变化,即使是他极为缜密的探查下,找到那个节点亦是相当困难。

    “就算是浪费时间,我也要将这些曲线中的交汇点一一探查,那种功法的玄妙之处,可能会在此层体现出来。”上官逍遥心中暗道,而后闭目盘坐,屏息凝神,识海之中仔细洞察。

    与此同时,早已到达天之层的傲世雄已经休整完毕,他立刻一跃而起,大步流星朝天之层的大门驰去,在门口伫立片刻,而后双掌猛地将大门推开,进入天之层之后,他被天之层的景象震惊到瞠目结舌。

    映在傲世雄眼帘之中的,是片片的紫色光芒从藏书阁穹顶上倾洒而落,而天之层之中,大片的氤氲紫色雾气将一具古老破旧的书架笼罩,他观望四周,发现整个天之层内,有且只有一个书架,三个紫光闪闪的大字被镌刻在古老的书架上——帝晋圣,而三个字的轮廓,皆被一些紫色粉末揞凃。这具古老破旧的书架,正是因为紫光闪烁的三个大字而不至于显得太过于单调。

    随即傲世雄又将目光投射至古老书架上,书架之上陈列的典籍的数量不足一十,而数本典籍的外观,同那具古老书架一样,已是陈旧不已。而最为陈旧的典籍,当属那本《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

    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控劫见状笑逐颜开,转首朝音芷瑶喃喃说道:“芷瑶,你是否还记得,数万年前你刚刚突破帝境,便缠着我带你去藏书阁寻那本《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

    身旁的音芷瑶闻言浅颦一笑,而后将精致玉洁的面容转向音空劫,剪水双瞳中,是数万年前的一些时光和趣事,她轻声应道:“当然记得,那个时候……”

    傲世雄迅速飞驰至古老书架前立刻将那本《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捧在手中,而后目光大体将其余的陈旧典籍一扫而过,心中暗道:“那些都是一些半足都踏入圣境的帝境强者方可参悟的典籍,若是将其参悟透彻,领会其中的奥义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此时自己参悟道法的时间已经不足半个时辰,还是一得自足,参悟这本《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吧。”

    暗道之后,便就此盘坐,将《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徐徐打开,专心致志,如饥似渴的拜读起来。

    阁外的音空劫听完音芷瑶说的一系列的轶事,敞怀大笑起来。在激动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之后,他的识海之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位初入帝境的中年男子,在藏书阁的天之层之中,每每拜读到自己自然而然安眠,那位中年男子对《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爱不释手,其他的同辈师兄师弟修炼完功法安逸享受或热茶或美酒或红颜,唯有这位中年男子沉浸在《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之中,那位男子,对《帝境强者亦可悟圣法》可谓是韦编三绝,而后那名男子在同门师兄弟当中成为了最优秀的同学,但因为一些不足外人所道的原因,最优秀的他还是没有当选天音圣尊的弟子。每每想到这里,音空劫都有些怨恨,没错,那名男子正是音空劫。回忆了一会儿之后,音空劫将那些思绪摈绝,恍惚的目光顿时明亮起来,而后投射至上空的方正虚影上。

    与此同时,地之层之中霍然响起了一道洪音,而此时的黄色香烛已是全部灼尽,那道洪音传入了商禾啸的耳畔——半个时辰已过,请参悟道法者立刻离开藏书阁。

    这道声音使沉浸在《帝境强者灵魂集》里的商禾啸心头一震,而后心念一动,装作没有听见那道洪音,继续聚精会神的拜读。

    那道洪音再次响起:“半个时辰已过,请参悟道法者立刻离开藏书阁。”

    商禾啸再次闻音仍是置若罔闻,安然看着手中的典籍,似乎是那道洪音捉摸透了商禾啸的心思,于是再次响彻:“若是参悟道法者闻音之后仍不离开藏书阁,后果自负。”

    商禾啸闻音暗自昂声道:“哼哼,后果自负…你能奈我商禾啸如何?”,他依旧盘坐在那里,身躯安若磐石。

    那道洪音好像捉摸透了商禾啸的心思,声音再次响起,但语气已是极其愤怒:“若是参悟道法者依旧赖着脸面不走,一息时刻使他灰飞烟灭!”

    商禾啸闻言心头一震,立刻朝那道洪音应道:“我走!立刻就走!”,话语落下,商禾啸缓缓起身,但目光仍死死盯着手中的典籍,而后自言自语道:“就这么一小会儿,竟然将本帝的双腿都坐的麻木了…哎呦…”

    他缓缓将手臂朝书架的方向伸出,而目光仍是死死盯着典籍。

    那道洪音再次响起:“灰!”,商禾啸闻音有些惶急,但仍决定踟躇几刻,将典籍放入书架的进程,已是过了一半,此刻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再短暂一些。

    “飞!”,商禾啸灵光一闪,紧皱眉头大张嘴巴,发出了无比痛苦的哀号声:“啊!手臂怎么了!”,然而目光仍是死死盯着那本典籍。

    “烟!”,商禾啸闻音心中惊恐不已,目光快速将典籍其中一页的内容扫过之后,迅速将典籍陈列到书架上,而后手握空间戒指,大声呐喊:“无摧罩”。同时身形已是快速朝着地之层的大门驰去,在穿过大门之后,无摧罩已是将他的身躯笼罩在内,而后继续朝着地之层的阶梯疾驰而下。

    在商禾啸的身形出现在藏书阁的门庭时,那道洪音依旧没有说出那个“灭”字。

    商禾啸在门庭伫立良久,识海之中思索着《帝境强者灵魂集》中的功法,再他紧蹙眉头紧闭双目参悟一番之后,那道功法的雏形已是在他识海之中出现,而后目光一闪,口中号道:“羽化身法!”随着话音落下,身形立刻朝天阴武场疾驰而去,在参悟了一番身法道法之后,飞驰的速度有所提升,但提升的程度不大,他一边飞驰一边暗道:“看来还是没有参悟透彻,日后还要好好参悟其中的奥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