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时间不够
    此言一出,高坐银椅之上的傲战天气愤不已,心中已是对傲世雄破口大骂:“你小子真是糊涂,那鲜血可是元力的本质啊,元力虽然极易恢复,但那鲜血可是千年才在体内衍生出一小部分,你小子可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真是糊涂!一千年修炼的元力本质就此消失了!我不是没教导与你,你这么意气用事,到时候到了战场上怎么办!你小子回来我不把你打个半死!”

    天音武场上的众人,纷纷被两人的同舟共济感动,有些比较善感的英才已是泛红了眼眶,而在众人心中一直都是矫揉造作的禹灵玉此时已是潸然泪下,一直在她身旁的晋日升,双目注视着她,目光之中充满了爱怜,对于爱情突然的到来,晋日升毫无顾忌,奋不顾身跳入爱河之中,他没有考虑是否会被火热的爱情灼烧,也没有考虑可能以后会被爱情折磨的体无完肤,此时的他,心中只有美好的幻想。

    晋日升的手臂欲要伸出为禹灵玉擦拭眼泪,又缓缓缩回,他焦急不已,终于在识海一热的作用下,霍然将手伸到禹灵玉面前,小心翼翼为她擦拭着眼泪,而后爱怜道:“你…你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感动?”

    禹灵玉朦胧且透着明亮的双眸看向晋日升,缓缓说道:“我老师就是为了他的弟子而不顾自己的性命”,抽泣片刻之后,继续哽咽道:“才…才殒命的。”

    晋日升闻言哀叹一声,而后心内又生出许多的怨念。禹灵玉,你欢喜,我便陪你同欢喜,你孑人一唱,我便做那一和,你怒气没处发泄,我便甘愿让你出气,只是,你若是难过,我无能为力啊…

    “傲世雄,本帝就当你是众英才的表率”

    “商禾啸就不是表率了?”

    “对对对,商禾啸亦是。”

    “此时他二人只是难兄难弟罢了,到时候从藏书阁出来之后,该是敌视还是敌视。”

    “你这老头子,谁不知道从藏书阁之内出来之后仍是敌视,但这几多时分的感动,我等人感受的和衷共济,就那么奢侈吗?”

    “好好好,老夫说错话了,老夫也颇受感动,但是世事谙达的多了,总会看到冰冷的结果。”

    “闭上你的臭嘴!”

    “好好好,老夫看在情义的面子上,你这骂声,老夫忍了。”

    ……

    此时在无摧罩之中的商禾啸,静静注视着渐恢复原形的无摧罩。

    “傲世雄,你为何做出此番举动?”此时商禾啸的心中,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渐渐恢复元力的他,声音也渐渐高昂起来。

    傲世雄眉头紧蹙,面容已是无比的沉重,竭力昂声道:“你别以为本帝是无缘无故好心相助,若是你死了,万一这些闪电全朝我劈来,我不就性命堪忧了吗?”

    “这个回答我很满意!”商禾啸昂声应道。

    商禾啸心中是真的很满意,作为不同势力的佼佼者,即使两人有过命的交情,但若是两方势力决定开战,同为自己所属势力中的佼佼者,在战场上相遇,亦是毫不留情的刀光对剑影。与其到时候忍痛杀死自己的好友,还不如现在就将情谊的火种浇灭。

    “你满意不满意同我有何关系,我不会再将蕴藏元力的鲜血吐出来助你了,我欠你的人情,你欠我的人情,就此两清,而后谁生谁死,都同对方无一毫关系!”傲世雄在烟色闪电的持续轰劈下,再加上方才将元力的本血吐出,面容已是十分暗淡,但还是竭力大声喊道。

    此言一出,高坐银椅之上的傲战天面露喜色,暗道:“你小子还有些觉悟!”

    “好!”商禾啸昂声应道。

    话语落下,气势汹汹威猛无比的烟色闪电骤然停止了轰劈,而后那些浓重的烟色雾霭也缓缓消散,未过三息时刻,烟色雾霭已是变得很稀薄,那些藏匿在烟气中约隐约显的电光,也纷纷化作璀璨星点,同烟气渐渐消弭。

    闪电消退之后,傲世雄双目无神,身躯缓缓倾倒,躺在了第三十五个阶层上,而那傲世罩体已是极为暗淡,随着傲世雄的倾倒,也是瞬间消失。

    高坐银椅之上的傲战天从方正虚影之内,看见傲世雄无力地瘫倒在阶层上,暗自说道:“看你小子这幅惨样子,你回来我就不教训你了。”

    商禾啸此时只是涔涔汗下,面容显得很憔悴。因为傲世雄方才一股元力相助,他的元力已是恢复了不少,他站直身形之后,紧蹙着眉头朝傲世雄喊道:“傲世雄!还活着吗?!”

    二息过后,见傲世雄仍不作答,随即他的眉头蹙得更深,再次开口喊道:“还活着吗?”

    又是二息过后,傲世雄仍是不作声响,商禾啸身躯一颤,刚要朝三十五层踏去,傲世雄的声音已是缓缓响起:“嚷嚷你老祖,你都没死,本帝还会死了?你莫再打扰本帝休息,再嚷嚷,小心本帝杀了你。”方才傲世雄只是在恢复元力,四息时刻,就已经恢复了洪亮的声音,而他血脉之中的元力,也是在不断的一节节攀升。

    “横!你能够将我灭杀?若不是本帝参悟道法的时间已过去了多半,定留下来同你斗出个你死我活!”商禾啸面目狰狞道。

    “商禾啸,明知自己实力不行,当时就别踏上天之层的阶梯,这时候又退回去,你真是将颜面都丢尽了!”傲世雄面露鄙夷,昂生应道。

    “我丢尽了颜面?若不是此次参悟道法的时间太过于短暂,我定同你比比谁先登上天之层!”商禾啸面目狰狞道。未等傲世雄开口应话,他立刻一跃而起,朝地之层飞驰而去。

    天之层阶梯的威压是有间隔性的,仅仅攀登到了三十五层,就遇到了这么强烈的闪电,说不定七十层还会有更强的闪电,他商禾啸虽然对威压和闪电毫不畏惧,但若是他继续攀登的话,到达了天之层之时,恐怕他参悟道法的半个时辰也早已耗尽。

    傲世雄见商禾啸已是在空中飞驰,暗自讥笑道:“上来的时候寸步难行,下去的时候倒是飞的挺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