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天之层(1)
    上官逍遥催发少半的灵魂力量同地之层阶梯上的劲风和威压相抗衡,而那剩余的灵魂力量,则是被他催发到了极致。

    识海之中感受着那个使威压产生微妙变化的节点。

    随着灵魂力量的持续探查,他隐隐感到这个节点是由某种特殊功法产生,而这种功法,即使是他两世为人,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甚至连能够产生这种威压效果的功法都没有听闻过,这种功法和功法所产生的效果,使他产生的极大的兴趣。

    上官逍遥嘴角稍弯,面露喜色,暗自思忖道:“此次进入藏书阁,即使不参悟道法,而将这种功法理解透彻,对于自己而言,也是不小…不对,也是很大的裨益。”

    他再次大放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将整片地之层的阶梯全部覆盖,欲得到一些其他的收获。几番一丝不苟的持续探查,没有使他的识海再感受到微妙之处。除了那个节点,再无其他的异样产生。

    “既然没有了其他的微妙之处,那便不再浪费时间,快快到达地之层,以两个节点的所在之处,说不好天之层阶梯之上还会有一个节点。”上官逍遥暗自说道。

    而后睁开双目一跃而起,姿态又恢复到了先前的笔直挺立,再次器宇轩昂的朝上层阶梯大迈步伐,有了灵魂飞梭在前开路,面容依旧平静如水。

    那呼啸的劲风在灵魂飞梭的攻击下,扑在他的脸上使他如沐春风。

    音芷瑶与音芷瑶见状皆双目一闪,心中生出几丝震撼,而后音芷瑶将玉洁精致的脸颊转向音空劫,喃喃说道:“这个肖遥果然神秘莫测,天清从秘境回来之后,与你我所说的话语果真句句属实。”

    音空劫闻言频频点头,浅颦应道:“是啊,几番让老夫失望,又几番让老夫惊喜。这个肖遥虽是皇境九重巅峰,表现出的实力相比帝境高手的实力,也弱不了太多。”

    此时的音空劫,对上官逍遥除了赞赏还是赞赏,而且将他的孙女音天清一同赞赏,他的心中有几多的满足感,暗暗老怀大慰:“天清果真是长大了…”

    此时的音芷瑶对上官逍遥又生出了几丝好感,心中有些欣慰的同时,突然心头一震,而后陷入了天人交战,伊紧蹙眉头,暗自说道:“倘若肖遥真的是我的命恋,那我就必须同他并蒂,这样的话,天清该有多难过,也许还会对我心生恨意…”

    众人从方正虚影的画面中见状皆震惊不已,瞪大双目望着方正虚影里的画面,随着上官逍遥一步一步迈出,所有人的双瞳亦是一上一下翻动,在上官逍遥轻松踏完所有阶梯,伫立在地之层的时候,众人皆是呆若木鸡神情板滞,多数英才吞吐道。

    “这么厉害?!”

    “是啊,以他此番实力,我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皇境…”

    “以此状来看,他的实力可是丝毫不输傲世雄和商禾啸啊!”

    “这个肖遥果真有些神秘莫测,说不好真的是特别特别牛气的人物。”

    “这么说,秘境之事的传闻,都是真的了?”

    “此番表现,还能有假?”

    就在许多人对上官逍遥的态度霍然转变,纷纷称赞上官逍遥的时候,几道不同的声音在众人之间响起。

    “有什么好惊讶的,休整了那么长的时间,踏完地之层的阶梯还不是轻而易举?”

    “说的对!若是傲世雄和商禾啸也休整的话,恐怕跳着舞就将地之层的阶梯踏完了。”

    “那威压和劲风在商禾啸和傲世雄抗衡之后,威力有所下降也是不无可能。”

    “说不定还真是…”

    “可是,这小子果真有些能耐啊,看他那淡然如水的面容,就知晓他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啊。”

    “面容能代表什么,举重若轻不知道吗?”

    “对对对,这小子昨天夜里就很能佯装。”

    “说不好自己把祭祀他老祖的力量都释放出来了,但为了在我等人面前显现出他的牛气,故而装作一副毫无压力的神情。”

    “他老祖的,这小子真是要将我恶心死…”

    ……

    与此同时,上官逍遥伫立在地之层中,已是将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催发出来,对整座地之层进行探查。

    地之层相较人之层而言,面积比人之层更加窄小,书架的数量亦是少了不少,而书架之上所陈列的藏书典籍,更是比人之层稀疏不少。

    整座地之层不再被透明的云气所萦绕,而是被大片浓重的酽青雾气笼罩在内。

    未过三息时刻,上官逍遥已是将整座地之层的藏书全部探查完成,在他的探查之后,知晓了地之层之中的藏书大多数是一些帝境强者修炼功法的典籍和几多的圣境残篇,在探查完成之后,他决定对这些典籍翻看一番,看看这些典籍之中是否对那种神秘的功法有所提及,而后双目一闪,一跃而起,朝酽青的雾霭中穿梭而去。

    众人见状又是鼓噪一片。

    “这小子立刻变聪慧了啊”

    “地之层的藏书对他而言,真的是再合适不过。”

    “什么变聪慧了,他倒是想再往天之层阶梯踏去,但是以他皇境的实力,他还敢妄想踏到天之层?”

    “想必天之层都是一些对帝境高等强者有所裨益的典籍,即使这小子踏上了天之层,能否参悟透一道圣境功法还是两说,毕竟天地规则无可撼动,皇境之后应是参悟帝境,这样越过帝境直接跃至圣境,圣境的典籍的文符他能否看懂还是两说”

    “天之层的阶梯上的威压真的好大啊!”

    ……

    与此同时,傲世雄和商禾啸两人伫立在天之层的阶梯前,面色皆是铁青,面容沉重到几乎要滴出水来,他们还未踏入第一个阶层,仅仅是站在天之层的阶梯之下,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威压强大的压制力。

    傲世雄先将一只脚踏到第一个阶层,那只脚刚刚安落的同时,瞬间感到一座沉重的大山轰然落在了他的脚上,他霍然眉头紧蹙,双目大睁,亮洁的皓齿紧紧咬在一起,胸腔起伏跌宕。立刻将脚抽回之后,双目死死盯着第一个阶层,怔住片刻之后,冷汗已是涔涔从额头流下。

    商禾啸见状面色一肃,观望第一个阶层片刻之后,果断将自己的一只脚快速落下。霎时,他感到自己的脚要被那股强大的威压压烂,将脚迅速抽回之后,已是面红耳赤,心内生出几多恐惧。

    两人皆望着第一个阶层默不作声,面色渐渐缓和下来之后,商禾啸才喃喃开口道:“傲世雄,感觉如何?”

    傲世雄闻言将余悸未消的目光转向商禾啸,面容肃穆道:“还可以,对我来说还没有太多的压力。”

    此言一出,引得银椅之上的音空劫和音芷瑶暗笑不已,两人四目相对,相视而笑,笑容中充斥着无限鄙夷。

    三息过后,音芷瑶轻声说道:“空劫长老,这股威压对帝境中等强者来说就不算什么极其强大的威压了,对于帝境中等强者而言,踏完这二百层虽是极不容易,但也存有踏过去的可能。”

    正如音芷瑶所言,天之层的阶层仅仅只有二百,而人之层和地之层的阶层则是有

    数千,但这二百层的威压比人之层和地之层的所有威压加起来,都要强大出很多。

    音空劫闻言频频点头,朗声应道:“这天之层,考验的就是帝境中等高手。”而后面容稍露狡黠之色,转首朝傲战天说道:“傲战天,若是你登那天之层,还不是轻而易举?”

    傲战天闻言微微赧颜,轻声应道:“战…战天也不敢断言啊…”

    音空劫闻言哈哈大笑,朗声应道:“战天啊,你也太谦虚了。”

    傲战天闻言话锋一转,嬉笑道:“空劫大人,战天斗胆戏言,若是空劫大人登那天之层,岂不是直接飞穿而过?哪会像我等草芥,还需一步一步踏过。”

    音空劫闻言微微一笑,默不应声,心中已是暗暗窃喜。

    别人的称赞或真或假,但被称赞者心中的欣喜是真的。

    傲战天见音空劫淡然一笑,也附和一笑,而后再不言语。

    商禾啸闻言立刻大惊失色,而后双目一闪,心念一动,暗自讥笑着傲世雄,而后缓缓说道:“既然你这么牛气,那天之层的阶梯你就先踏入吧,我紧跟你后。”

    “怎么,商禾啸,不和我争出一个先后了?”傲世雄闻言肃穆的面容已是缓缓舒展,讥笑应道。

    “我自知这股威压强大,遂不敢轻易踏进,既然你是强者,那你就先踏入天之层阶梯。”商禾啸云淡风轻的说道。

    傲世雄闻言哈哈大笑,应道:“这股威压可不是我所能轻易抗衡的,但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给你做个表率。”

    话语落下,傲世雄立刻催发体内元力,一步迈出,身躯立刻消失在阶梯前。在第一个阶层站稳身形后,天之层阶梯的景象顿时使他呆若木鸡。

    呈现在傲世雄眼前的,是浓重的烟色雾霭,雾霭之中偶有几道电光闪烁,电光约隐约显,整片阶梯混沌一片,阴暗的气氛使他的内心生出了几丝恐惧,浓重烟气翻涌更是使他看不清有多少层阶梯。

    商禾啸见傲世雄进入天之层阶梯,而后同样是大放体内元力,大步迈进了天之层的阶梯之中,进入阶梯之后,眼前的景象亦是使他瞠目结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