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地之层
    与此同时,上官逍遥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探查人之层阶梯上的那个微妙的节点,在他的感知下,那个微妙的节点正是人之层威压变化的交汇点,在他灵魂力量的覆盖和探索之下,他隐隐感到,藏书阁内的威压与麟神殿麟梯之上的威压完全不同,他甚至做出大胆的猜测,藏书阁内的威压本质根本就不是威压,而是一股不知名的力量。

    而这些,傲世雄和商禾啸全然没有察觉,更遑论加以揣测,他们二人只顾争斗着谁先进入天之层,在获得名位第一的名誉的同时,参悟典籍中的道法。

    在人之层阶梯之上揣测良久,有所收获之后,上官逍遥才一跃而起,笔直的身形霍然伫立,而后目光一闪,朝着人之层疾驰而去。

    “这小子休整完了?”

    “休整完了又如何?反正已是浪费了不短的时间。”

    “就看他上人之层的这个费劲样,地之层他还能上得去?”

    “能否上去…还真是难说”

    “什么难说,上个人之层都要耗费九牛二虎之力,你看商禾啸和傲世雄的神情,就知道地之层阶梯上的威压压制力有多大了,那小子还能比他俩强?”

    ……

    此时的商禾啸和傲世雄皆在地之层的阶梯上艰难踱步,商禾啸的热汗已是从额头流过两颊,淌到了脖颈,大肆释放血脉之中的元力与地之层的威压相抗,面容已是十分沉重。而傲世雄的面容看上去虽然比商禾啸轻松一些,但也轻松不了太多,他亦是催发出颇多的元力与威压相抗。起初刚刚踏上地之层的阶梯时,商禾啸还能同傲世雄并肩而行,但行进过少半阶梯之后,商禾啸渐渐被傲世雄拉开距离。

    “商禾啸,需不需要本帝帮你一把?!”傲世雄的声音有些压抑,显然是与威压相抗的同时坚持着颇多的元力。

    与话音同时,地之层的阶梯上突然有呼啸的劲风猛烈袭来,劲风的猛烈呼啸使傲世雄和商禾啸两人难以将双目睁开,商禾啸的热汗瞬间被呼啸的劲风刮得消弭不见,而后商禾啸感觉自己的脖颈被片片锐利的刀刃大肆剥削,隐隐有些阵痛。

    傲世雄的面容也如数多的细针扎入,阵阵疼痛。

    商禾啸在这种极度恶劣的情境下,紧蹙着眉头竭力呐喊道:“傲…傲世雄,你也别牛气,不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英才对自己所属势力的荣誉的重视程度由此也可见一斑。

    在狂风的呼啸下,商禾啸的话语,传到傲世雄的耳畔之中已是模糊不清,傲世雄听到来自身后的几道声响之后,大声说道:“你说什么?大点声!”

    傲世雄的声音顺着劲风而下,轻松传进了商禾啸的耳畔,商禾啸闻言再次张大嘴巴竭力呐喊道:“你是聋了吗?!我说…你别五十步…笑百步。”

    商禾啸再次用力的呐喊,在劲风的影响下,传到傲世雄的耳畔依旧是不明晰,紧闭双目抵挡劲风针刺般疼痛的傲世雄有些气愤,怒声说道:“你就不能大点声音吗?这点威压和劲风就把你折磨的奄奄一息了?!”

    傲世雄的话语在顺风的作用下,响彻在商禾啸耳畔却是无比清晰。他闻言亦是勃然大怒,怒声斥道:“你老祖的…聋了吗?!本帝说你莫五十步笑百步!”

    傲世雄再次回道:“你说什么?!大点声!”

    商禾啸的面容已是无比火红,只顾尽力行进,再也不言语。

    不论是高高在上的傲战天和音空劫还是天音武场上的众多英才,从方正虚影中见状皆开怀大笑。

    音芷瑶见状则是浅然一笑,而后将目光紧紧盯着上官逍遥,暗自说道:“这位男子,真的是我的命恋吗,我对他到底有没有动心?”

    此时的上官逍遥早已伫立在人之层中,望着面前金光闪闪的庞大书架,灵魂力量已是将人之层中的多半藏书探查完成,除了几本皇境典籍之外,皆是一些王境,虚境的典籍,还有几多的帝境残篇,这些对上官逍遥来说皆无作用。

    上官逍遥在人之层中感到这股压迫同阶梯之中的节点又存有不同之处,此次的威压,更加玄妙,以至于让他确信,这绝对不是威压,而是某种法术所施展的障壁。

    他再次紧闭双目盘坐在地面,催发大量的灵魂力量进行探寻,他认为每一个节点相连接起来,定会有其他的收获。

    “《唤神经》,给我搜!”上官逍遥催动唤神经将灵魂力量大肆增强,那浩浩荡荡的天地游魂沿着一道玄奥的轨迹,轰然依附于他的识海之中,识海之内的强大的灵魂力量迅速在人之层扩散。

    “方圆十里!”随着上官逍遥心中暗道,灵魂力量瞬间将大片的人之层覆盖,方圆十里的威压的变化和动荡全然在上官逍遥的识海中衍生成一道曲线。

    “没有?再扩!”上官逍遥再次暗道,灵魂力量已是扩散到了方圆三十里,大半个人之层已是被上官逍遥全部覆盖,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罅隙,未过五息时刻,已是被他全部洞察。

    洞察过后,仍没有任何异样,上官逍遥暗自思忖:“已经很仔细了,难道还是范围太小?”

    “全部覆盖!”随着上官逍遥再次暗道,灵魂力量的洞察已是扩延到了整座人之层。

    他期初没有一鼓作气将整座人之层覆盖的原因是,万一覆盖范围太过广大,而忽视了某些微小的罅隙,稍不谨慎,威压变化的节点便会就此错过。

    而他三次间断的探查,将整个人之层都仔仔细细的涤荡了一遍,但仍未发现衔接威压所变化的节点。

    “不明白!要多远啊!!!”上官逍遥有些沮丧,紧紧注视着身前的片片书架,一时不知所措,思绪全无。

    音空劫看着方正虚影中的画面,喃喃道:“这小子一动不动,也不去翻看典籍,这是在干嘛?”

    音芷瑶闻言应声说道:“空劫长老,既然他这样做,定会有他的道理。”

    音空劫闻言浅颦一笑,只是将目光射向方正虚影,沉默不语。

    天音武场上的众人见上官逍遥安然端坐,纷纷猜测道。

    “这小子心里又怀着什么鬼胎?”

    “肯定又在想什么旁门左道。”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人之层,望着面前的众多书架上的典籍,竟然不屑一顾,这小子是识海结冰了吗?”

    “我估计这一个半时辰是要白白浪费了。”

    “他不会是竭尽全力才登上人之层,一时血脉元力用尽,在加上识海遭到的精神打击太大,晕在那里了吧。”

    与此同时,人之层之中的上官逍遥反反复复再次搜寻了几遍,但均以无果告终,他此时已是有些微怒,脸色也渐渐鲜红。

    “人之层的威压明明是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同人之层阶梯上的也有所不同,可怎么就探查不到呢?不应该啊!再试一次!最后一次探寻,成功便成功,不成功我便作罢!”

    心中暗道之后,瞬间将识海之中的灵魂再次肆意催动出来,迅速蔓延了整座人之层。而后心念一动,思忖道:“既然决定要悬崖勒马,破釜沉舟,那我便将两大血窍之力也施展出来。”

    “‘开门’!‘休门’!”上官逍遥心中暗道之后,血色和金色两种雷电交织在一起,在他识海之中汹涌澎湃,瞬间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几乎达到了顶峰,在他大力的催动之下,两大血窍之力加持之后,无比强势的灵魂力量朝整座人之层席卷而去。

    维持两大血窍之力的上官逍遥眉头紧蹙,比每一次都仔细的探查着人之层。十息过后,已是将人之层再次冲刷。

    “去你老祖的!”上官逍遥心中破口大骂,而面容已是逐渐变为红色,这么多次的探查,仍旧是没将丝毫痕迹探查出来。

    他心中已是愤懑不已:“明明这股变化巧妙的威压就是在人之层感受到的,怎么就探查不出来?!不管了,已经浪费了不少参悟道法的时间了,还是快快进入地之层吧。”

    暗道之后,上官逍遥睁开双目昂然挺立,朝着地之层缓缓走去。

    “这小子小憩了一会,现在活过来了?”

    “活过来又怎样,商禾啸和傲世雄两人到达地之层也是颇为不易,这小子区区皇境,结果如何,你们还揣测不到吗?”

    “就这小子,上个人之层都休整了颇长时间,他到达地之层的时候,恐怕那红香烛也烧完了。”

    “我觉得肖遥还是勇气可嘉的,至少他敢迈出那一步。”

    ……

    此时的商禾啸同傲世雄已略显萎靡的站在地之层之中,他们二人在持久的释放元力和抵抗劲风的呼啸之后,面容已是略显憔悴,这并不是如针扎的劲风扑面而为,而是在大放元力之后,自然而然的颓态。商禾啸已是大汗淋漓。

    傲世雄虽没有大汗淋漓,但细汗已是缓缓流到脖颈之处。

    两人皆安歇几多时分。

    “傲世雄,我说你耳朵是不是聋了?”商禾啸双目瞪着傲世雄,欲想大声斥道,但以此时的状态,仅仅能轻声说道。

    “我耳朵聋了?!你怎么不说你哑巴了。”傲世雄紧蹙眉头,看着精神不振的商禾啸大声应道。

    “你老祖!本帝嗓子都喊的几乎要冒火了,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我说什么,你是不是诚心挑衅本帝?!”随着元力渐渐补充,商禾啸的声音愈来愈响亮。

    “你老祖!你那声音就像烟花柳巷之地的娇气女子似的,入耳的全是模糊不清的杂音。”他在地之层的阶梯上的怒气基本全然消散,商禾啸此时连自己老祖一同骂着了,又使他的胸腔之内燃起熊熊怒火,他的声音比商禾啸的声音更加响亮,怒斥道。

    商禾啸此时的元力已经恢复了大多半,欲要开口说话,霍然心念一动,想到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而后急切说道:“傲世雄,不管你听没听清楚,反正我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同你斗嘴,你也不必再费言。”

    傲世雄闻言哈哈大笑,大声应道:“哎呀,本帝差点忘了,你仅仅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能够参悟道法,如今已过去了少半,你的时间,还真是浪费不起。”

    商禾啸听闻傲世雄的嘲讽,心中的怒火难以按捺,双拳已是浮现出了道道虚影,他面目狰狞大声斥道:“傲世雄!你是挑衅成性吗!”

    傲世雄见商禾啸欲要发起攻击,脸色亦是骤变,双拳已是幻化出道道虚影,昂声应道:“是啊!你敢出手吗?你的时间耗得起?!”

    此言一出,商禾啸长舒一口怒气,面目虽然依旧狰狞,但双拳的虚影已是渐渐消弭。

    傲世雄最后一句反问点醒了商禾啸,商禾啸的怒火再怎么大肆燃烧,此时他也要按捺住,若是因为冲动失去了此次领悟道法的机会,就是得不偿失了。

    “傲世雄,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商禾啸定和你较个高下!”

    未等傲世雄开口应语,商禾啸已是迅速转身朝天之层的阶梯飞驰而去。

    商禾啸决定不再在地之层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冲向天之层,领悟最玄奥的道法。

    傲世雄见状亦是紧跟其后,同样是朝天之层的阶梯疾驰而去,并且在商禾啸身后昂声说道:“天之层的威压,看看你我谁无力与之相抗。”

    天音武场上的众人望见方正虚影里的景象,又开始了他们专属的烦躁。

    “商禾啸不是一直威风凛凛吗,此时,他的傲骨何在?”一位年轻且跋扈的英才开口说道。

    “你少在此胡言乱语,识时务者方可称为俊杰,这个简单明了的道理你老师没有教导于你吗?”一名两鬓如霜的老者手拿卦盘,果断应道。

    “你少在这指指点点,不管遇到多么强大的敌人,誓死不屈方可称为俊杰,悍不畏死方可彪炳万年。商禾啸就是贪生怕死。”那位年轻英才转首朝老者大声应道。

    “那我问你,倘若音空劫长老前来寻你一战,你是否同他交手?”老者亦是急切应道。

    “这…这当然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那名年轻男子有些赧颜,吞吐道。

    随后那名老者不再应声,而是将目光转向身边的另一位老者,摩挲着手中的卦盘喃喃说道:“方才我给那小子卜了一卦,下下签。”

    “呵”另一位老者闻言轻哼一声,表示对那位年轻男子的蔑视。

    “肖遥那小子还行呢”

    “我考!这么厉害?!比傲世雄前进的速度都快。”

    “这是刚才那个肖遥吗…”

    天音武场寂静片刻之后,又是出现了几道不同的声音。众人闻言皆将目光投向有上官逍遥的方正虚影。

    此时的上官逍遥正迎着呼啸的劲风从容前行,他昂首阔步面容肃穆,扑面而来的刀刃般的劲风,在他面前显得丝毫没有威力。

    他施展无形的灵魂飞梭在前开路,而后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与威压相抗,不过三息时刻,已是走过了一小半的阶梯。

    继续前进了二息之后,他的识海霍然一震,而后紧闭双目感受着威压的微妙的变化。

    “节点!是节点!”上官逍遥心中一阵惊喜,而后有些幽怨,暗道:“我的识海不会当真结冰了吧,人之层的威压发生了变化,亦有可能是地之层的阶梯所致。”

    找到节点之后,上官逍遥立刻紧闭双目盘坐于阶梯之上,细细揣测着威压的变化规律。

    音空劫和音芷瑶的眼神中充斥着无限期待,见上官逍遥盘坐之后,两人四目相对,而后微微摇头叹息。

    众人见上官逍遥盘坐,先前昂奋的情绪瞬间缓和。

    天音武场又是嘘声一片。

    “皇境实力,完全可以理解。”

    “我这颗沉寂已久的心终于欢喜了片刻,老朽要谢谢肖遥。”

    “白白激动一场…”

    “肖遥这小子就是此等实力,不要在对他抱有幻想和期待了,要知道,我等人若是抱有的希冀太大,失望亦会更大。”

    “我怎么感觉这小子有点痴呆呢,你看啊,最初鼓起勇气踏上人之层阶梯,休整良久好不容易到达阶梯了,还不寻找适合自己的典籍,怔在那里良久,而后又跟在商禾啸和傲世雄身后,踏上地之层阶梯,期初还挺威风,但未过几息时间,又是休整…这就是个傻子。”

    “以我之揣测,人家傲世雄和商禾啸都上到地之层了,他若是不上到地之层,岂不是丢了颜面?”

    “他参悟道法的时间最为长久,要是不顾及颜面,留在人之层参悟,想必对他冲击帝境也会有所提升。而他却将时间全部浪费在了休整上。”

    “此言有理,自己几斤几两,还不心知肚明?”

    “真是个爱惜羽毛的小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