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狮首盾牌
    而此时高坐银椅之上的音芷瑶,望着下面的众人暗笑不已,而后微笑着朝音空劫说道:“果真是各方势力之中的佼佼者,未过一个半时辰,就将帝级神兵炼化出来了。”

    傲战天闻言心生无限鄙夷,暗自说道:“多数是帝级中等神兵而已,以我的炼器之法,炼化出的神兵距离圣器也仅仅一线之隔。”

    音空劫闻言频频点头,而后缓缓转首朝音芷瑶笑道:“芷瑶,称赞归称赞,可在我们眼中,这些神兵还是太过于普通。”话语落下,音空劫将目光投向空洞,注视良久。

    “空劫长老,你在看什么?”音芷瑶发觉了音空劫的期待,喃喃说道。

    “我在等待着肖遥的出现,以天清之言,一个半时辰应该早就将神兵炼化出了。”

    傲战天闻言微微一笑,显示出对音空劫的讥笑,暗道:“空劫长老,也不知天清小妹被这个所谓的肖遥公子用何物蛊惑了,就那区区皇境,有什么好重视的!”

    音芷瑶闻言浅颦一笑,而后也将目光也投向空洞,同音空劫一起期待着上官逍遥的身影。

    音芷瑶同音天清的关系如同姐妹亲密无间,既然是音天清的心仪之人,她亦需要给音天清把把关。

    而此时炼宝阁之内的上官逍遥,依旧没有成功一次,他绞尽脑汁想出的众多可能,皆被冰冷残酷的结果泯灭。

    银椅之下的众人纷纷施展自己的神兵与其他人切磋过招,皆切磋到尽兴之后,才缓缓将自己的神兵收回。众人尽皆将神兵收回之后,已是又过了两个时辰。

    “咦…对了,肖遥那小子怎么还没出来?”魏良星尽兴之后,识海突然想到上官逍遥,朝众人说道。

    而话语刚刚落下之时,空洞之中的星斑忽然荡漾起来,几道微弱的光束散发而出,这是有人出洞的前兆。

    音空劫,音芷瑶,台下的众人皆将凝望着缥缈的空洞,目光之中无限无限无限期待……

    二息过后,空洞表面霞光大放,略微刺眼的光芒不得不让众人紧抿双目,随着光芒的渐渐黯淡,一道身影已是在空洞表面约隐约显。

    音空劫同音芷瑶率先看清身影,而后相视摇头。当众人看清这道身影之后,皆气氛不已,瞪大双目纷纷怒斥。

    “此人身形极为佝偻。”

    “我考!!!贪狼帝君!”

    “考!还搞得我胸腔之中汹涌澎湃的。”

    “贪狼小子,速速给本帝滚下来!”

    ……

    贪狼帝君极为谨慎抱着他的神兵缓缓降落至天音武场,刚刚将身形站稳,商禾啸已是大步流星走过来,一双豺目紧紧盯着贪狼帝君怒声道:“小子!你给本帝解释解释,为何不果断出洞,而是缓缓出洞?”

    贪狼帝君寒蝉若禁,竭力站直身形,双目瞪着商禾啸烟乎乎的鼻孔大声应道:“我珍爱我的神兵!怎么!不行啊!”

    贪狼帝君自从突破帝境之后,一直忙着稳固境界,此次炼化神兵,是他突破帝境之后的处女作。

    商禾啸闻言目光一转,看着贪狼帝君怀抱着的神兵,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帝级低等神兵,还…还你的珍爱,你是要将本帝君笑死吗?!”

    话语落下,贪狼帝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小心翼翼的抱着神兵往一处偏僻之处走去,对商禾啸等人再也不予理会,谨慎的放下神兵之后,端坐在天音武场上,昂首看向空洞,期待着上官逍遥出现,幻想着上官逍遥手握圣级神兵出现。

    刚刚端坐不久,商禾啸等众人又是朝贪狼帝君大步走来,这次商禾啸的语气平和了不少,凝声问道:“你那暗夜组织兄弟怎么还迟迟不出来?”

    贪狼帝君闻言安然不动的敷衍道:“我怎么知道!”

    商禾啸闻言紧绷神经,而后破声笑道:“你说,你那兄弟是不是灵魂力量不足,或者用的灵魂力量过猛,晕死在炼宝阁之内了?”

    话语落下,魏良星寻声继续说道:“是不是用尽所有力量也炼不出神兵来,愁死在炼宝阁里了?”

    “这小子要是能活着出来,必定是鬓发如霜。”

    “哈哈哈,区区皇境的渣渣就是会炼也炼不出什么好神兵来,说不好已经炼化出来了,然后自知自己炼化了一手渣滓,无颜面示众,一头撞死在炼宝阁之内了吧。”

    “说不好无颜示众,等神女将我们的神兵评判出来之后,再悄无声息的溜出空洞吧。”

    ……

    “商禾啸,你这番话语仅凭猜测,你就不担心到时出现反差,颜面扫地?”商禾啸说什么夏石坠就顶什么,他就是看商禾啸不顺眼。

    “是啊,你商禾啸堂堂大名鼎鼎的英才,可不能信口开河。”

    禹灵玉开口之后,晋日升寻声随道:“是啊”

    商禾啸闻言紧蹙眉头,瞪着几人说道:“我等人是有根据的猜测,皇境的炼器力量你们还估测不到吗?”

    “真武大陆这么大,一些奇闻异事你我等人可不是全部知晓…”夏石坠撅着嘴角,一脸不屑应道。

    ……

    众人尽皆对上官逍遥一番嘲讽,贪狼帝君已是怒火中烧,而他竭力将自己的怒火压制住,心中暗念上官逍遥昨夜的命令——不可惹是生非…。

    随着众人的鼓噪逐渐平息,商禾啸心念一动,立刻便是飞驰到三位评审的面前,拱手说道:“在下参见三位评审”。

    三位评审皆微微蹙眉,未等音空劫和音芷瑶开口说话,傲战天已是先声道出:“何事?!”

    “如此只有肖遥一人未出空洞,何时炼化完神兵也是未知,在下斗胆提一建议。不如三位评审在肖遥未出洞之前,先将我等人的神兵评判,同时等待肖遥将神兵炼成。”商禾啸极恭敬的凝声道。

    音空劫同音芷瑶对视片刻,而后各自缓缓顿首。

    “本神女知晓了,你先下去吧。”音芷瑶的美眸看向商禾啸,轻声说道。

    “是!神女!”商禾啸闻言昂声应道。

    商禾啸向下降落的同时,音空劫朝音芷瑶说道:“刚才那位英才说的不无道理,单单为了一个人的原因而让众人乏味的等待,属实有些不太周到。”

    音芷瑶思忖片刻,轻舒一口气后,顿首应道:“空劫长老言之有理,我们三人此时就下去评判诸多英才的神兵吧。”

    音空劫皆闻言朗声应道:“好”,而后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傲战天,再次说道:“傲战天,走吧。”

    傲战天闻言微微一怔,而后喜笑颜开,昂声应道:“好好好!”

    ……

    与此同时,炼宝阁之内的上官逍遥已是焦头烂额,他萎靡的平躺在地面,已是有一丝放弃的念头。

    “不行!越是艰难,我上官逍遥越要一往无前。”上官逍遥心中暗道。

    对于他来说,困难的事情才是有意义的,才能让他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力量,若是自己力量所能轻易解决的问题,他却不屑解决。而且,他特别享受绞尽脑汁的过程和克服困难之后欣喜和满足。

    他心念一动,身形随即一跃而起,将悬浮在身前的银色盾牌抱在胸前,而后走向几案将盾牌同沙砾安放在一起,而后观望良久。

    “盾牌乃是狮首之形,观上去倒是暴戾无比,可总感觉有其形却无其神,但是能够彰显出神气的地方在哪里呢?”他暗自思忖道。

    “有了!彰显狮首暴戾之气的点应该在獠牙上,盾牌上的獠牙虽是银光闪闪,却也是极其黯淡,将这几珠沙砾赋予獠牙之上,看看会产生何等的效果。”

    话语落下,他立刻催动灵魂之力将沙砾附在了盾牌上,盾牌顿时银光大放,上官逍遥在银光的闪耀下,难以睁开双目,他捂住双眼的同时,耳畔响起了一声狮兽的咆哮声——吼…

    上官逍遥闻声笑逐颜开,在刺目的光芒缓缓暗淡之后,他缓缓睁开双目,激动地看着眼前的狮首盾牌,而看完之后,一颗心已是沉到了谷底。

    狮首盾牌并没有任何的异样,而几珠沙砾附在上面却显得极其碍眼,在经历了多次的失败之后,他心中已是生出了几多哀怨和愤懑。他长舒一口怒气之后,猛然一掌拍在几案上,几案剧烈的震动之后,那几珠沙砾纷纷从盾牌上掉落。

    此时的上官逍遥已是近乎绝望,他激动的情绪渐渐平缓下去之后,将春秋壶从空间戒指之中掏出,俯首朝春秋壶大声说道:“春秋壶,告诉我,这几珠沙砾到底如何才能利用?”

    话语落下,阁中寂静一片,春秋壶无丝毫异样。

    上官逍遥见状将春秋壶怏怏的收入空间戒指之中,而后再次注视着盾牌和沙砾,沉默良久。

    “沙砾已经被炼化到极致,如今已确定只是沙砾的依附问题,到底该依附到哪个点上呢?…”

    就在他苦不堪言的时刻,余光瞥到狮首的眼睛之处,而后恍然大悟,“对啊。不论是人是兽,眼睛都是最为明亮且传神的地方。再试一次,若是还不行,索性不炼了!”

    上官逍遥再次催发灵魂之力将沙砾依附到狮首盾牌的双目之上,“成功便成功!不成功我便作罢!”,上官逍遥心中暗道之后,立刻将两大血窍之力施展而出,紧接施展《不灭经》《唤神经》两大经书加持。两大经书和两大血窍之力的加持下,上官逍遥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已是达到了帝境八重的境界。

    “以两大经书的加持,这种状态能够维持一个时辰之久,但此时根本用不上一个时辰,只需要一瞬,那就将这种状态压缩,压缩为一息时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