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停止冲突
    天音护卫队,顾名思义,便是同大夏帝国的城卫军一般的维持秩序的军队,但天音护卫队同大夏帝国的城卫军阵势上的不同便是天音护卫队仅仅由七人组成,而城卫军是浩荡的大批战士,这也是称队与称军的差别。

    然本质上亦有着很大的差别,在天音圣地的寻常日子里根本就不需要护卫队,因为天音圣地之内的弟子道德造诣颇高,即使双方发生冲突,皆怒火中烧,也会压抑住怒火,不会出手相斗,而是将发生冲突的本源禀报给上级,根据上级所了解的内情决定何等程度的谴责或责罚。所以天音护卫队维持秩序的作用,仅仅是在天音圣地举行大型的隆重盛会时,才显现出来,因为盛会举行前临或举行的过程中,难免会有顽劣之人涌现出来胡作非为。

    神女音芷瑶已经下令,若是顽劣之人在护卫队的劝阻之后,仍是顽固不堪,便不需再废言,有能力将其杀之便杀之,不能将其杀之护卫队队员立刻将铠甲之内的银印触发,众多长老级别的强强强者接到讯息之后,便会立刻赶来将其灭杀。

    当然,天音护卫队不会依仗背景的强大而无中生有惹是生非,除了能被选进护卫第的人都是道德造诣极高的强者之外,还有一道威严的铁规——若是无中生有,杀之!

    在天音圣地,犯下严重的罪过也仅仅是打入阴森寒冷的囹圄,面对凶猛暴戾的狴犴思过千年。除非是犯下了极大极大的不可饶恕的罪过,天音圣地才会下令将其杀之。由此可见护卫队的无中生有,罪过何等之大!

    傲战天闻言眉头紧蹙,沉声问道:“吾怎不知天音圣地还存有护卫队?”

    最前面的魁梧男子微微摆手,他身后一位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立即一步迈出,而后朝魁梧男子说道:“是!音雷大人!”,话语落下,而后面容肃穆朝傲战天昂声说道:“想必你是第一次来参加天音盛会了。外来之人在天音圣地之内出手争斗,护卫队会先给争斗之人劝告,若是争斗之人不听劝告,护卫队将争斗之人杀之!”

    众多英才闻言纷纷暗自鄙夷。想杀我等英才,需有多大的实力你们知晓不知晓…

    傲战天闻言暗笑不已,强忍脸上笑颜,沉声说道:“帝境九重巅峰的人你们能否将其灭杀?”

    那位男子欲要应答,护卫队队长音雷已是先声应道:“帝境九重巅峰的高手就无所畏惧吗?”

    此言一出,众人心头阵阵惊愕。傲战天闻言心头一震,揣摩着音雷的话语。

    他们没听错,音雷所说的的确是帝境九重巅峰的“高手”,帝境九重巅峰在他们眼中仅仅可以称为“高手”。

    音雷再次开口说道:“帝境九重巅峰的高手我等人的确打不过,更谈不上将其灭杀。”

    此言一出,众多英才皆是捧腹大笑。哈哈哈,我还以为天音护卫队多么牛气,原来是出来使人发笑的啊,队长亦是别致,灭杀不了竟还将其称作“高手”,我还以为他多么厉害,不过这个样子佯装的属实像是特别厉害的样子。

    傲战天闻言苦笑不已,射向音雷的目光中充斥着无限讥笑。

    音雷看着众人皆哈哈大笑,原本肃穆的面容流露出一丝笑意,再次开口说道:“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灭杀不了,不代表天音圣地没人能将其灭杀,我等人只需触发铠甲之内的银印,想必你们在天音武场已经见过音空劫长老,诸多长老收到讯息皆会赶至此地,皆是音空劫长老的同辈中人。”

    话音落下,原本开怀大笑的诸多英才已是呆若木鸡。啊…这样的话,那还真不敢招惹…

    傲战天闻言双目一闪,心头再次一震,不自然的东张西望一番,而后默默不语。

    上官逍遥看着傲战天的姿态,暗笑不已。贪狼帝君望见傲战天的尴尬姿态,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破声大笑起来。

    傲战天循声望向贪狼帝君,眼帘之中贪狼帝君正安然端坐,面无表情,神态极其肃穆。贪狼帝君刚刚放声大笑的一刻,上官逍遥已是催发一丝极为薄弱的灵魂之力将贪狼帝君的举止禁锢住,并且传音给贪狼帝君:“胆敢给我惹是生非,我轻饶不了你!”

    “此时,吾以护卫队之名义,给你等人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总之只一次劝告,恳请诸位英才安稳饮酒吃肴,莫再发生战斗。”音雷的神态极庄重极严肃,空洞的目光对诸多英才视而不见,并没有盯着任何一人。而他语气虽是温和,却字字铿锵,宛若尖锐的短匕刺入所有人的心中。

    他说完并未等待诸多英才的回答,而是转身豪放挥臂,其余六人紧跟其后朝上空疾驰而去。

    诸多英才望着七人身影逐渐变小,心中的余悸仍未消弭。倘若他们不让音雷将话说完,一无所顾的盲目开战,恐怕早就被诸位长老捻成粉末,殒命在天音圣地了。

    护卫队离开之后,傲战天将狰狞的目光射向上官逍遥,朗声说道:“你小子的手段就是煽风点火?”

    商禾啸等诸多轻蔑上官逍遥的英才,听傲战天此番话语,心中更是生出愤懑之意,对上官逍遥一阵嘲笑。

    “肖遥,今日你在音空劫面前无比牛气,却在酒桌之上默不作声,你是要将我等人恶心死吗?”商禾啸率先朝上官逍遥呼啸道。

    “肖遥小子,传闻你也是秘境之中的传说级人物,说!是不是有意造谣风传!”

    “你说秘境之时的事作甚,还不够明显吗,除了造谣还有什么可能,今日我看你那一副牛气样子,我就心生怒火。”

    “傲战天,道侣之位之事暂且先按下,我如今看着这位牛气冲天的肖遥公子,心里就难受,倒是想会一会这位肖遥公子!”

    ……

    诸多英才纷纷对上官逍遥嘲讽咒骂。

    傲战天见上官逍遥还是不予理会,忽地拍案而起,身形跃至上空之中,双目中的怒火犹如实质,面容鸢肩豺目,使众多英才心生畏惧之感,傲世雄望着在半空悬停的傲战天,紧蹙眉头,眼神之中满是担忧,数万年以来,他何曾见傲战天此般火红的面容,暗道:“大师兄,你千万抑制住自己激动地情绪啊!”

    “肖遥,今日我就将你杀之!”

    随着傲战天一声咆哮,紧握的双拳立刻幻化出两个烟色的骷髅头虚影,而后立刻将骷髅头挥洒而出,向着上官逍遥飞速袭去。

    傲战天能做出此番举动,完全不是识海一热冲动而为,而是他认为,他作为幽冥圣尊的大弟子,即使自己将上官逍遥杀死,诸多长老看在幽冥圣尊的颜面上,也不会将他灭杀,到时候天音圣地找幽冥圣地议事,他再一番虔诚认错,说不定这事就过去了,虽然幽冥圣尊不杀他也会狠狠惩罚他,但此时他已经无所顾及,这个肖遥,他必须将他杀死!

    上官逍遥的双瞳中的烟色骷髅头愈来愈大,紧蹙眉头的同时,亦是一跃而起,两道灵魂飞梭轰然迎向骷髅头的攻击,两招剧烈的冲击的同时,广场上瞬间一片白色,使众人难以睁开双眼,白光仅仅持续了一息时刻,便瞬间消散。

    当众人将双眼睁开之后,护卫队七人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众人的眼帘,迅速瞥了一眼之后,众人皆时而不见,广场陷入了寂静之中。

    二息过后。

    “两大高手这次的切磋果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禹灵玉心念一动,满面欢喜的说道,话语落下,立刻端起两樽醇酒一一恭送到傲战天和上官逍遥的手中,恭送酒樽的同时,朝傲战天和上官逍遥各使一个眼色,傲战天和上官逍遥皆双目一闪,立刻高举手中酒樽相碰。

    “咣当”

    半空之中响起了清脆的声音。而后上官逍遥同傲战天立刻将双臂舒展开,随即两人紧紧簇拥在一起,互相拍打着肩膊昂声说道:“承让了!承让了!”,而后两人下降至各自的安坐之处,上官逍遥再次高举酒樽,呼应众人的同时朗声说道:“在下哪里是傲战天的对手,若不是傲战天让我三分,我哪里抵挡的下这一击,属实是献丑了,献丑了。”

    话语落下,众人打了一个激灵之后,纷纷高举手中酒樽,此状之下,傲战天也不得不举起酒樽同众人的酒樽碰到一起,此番情景让人看上去好不和睦。

    碰完酒樽饮酒的同时,众人心中几乎是同一个骂声:“肖遥,你还真是好意思觍着脸说,还傲战天让你三分,若不是护卫队赶过来将傲战天的招式击溃,恐怕你早就被傲战天的骷髅头轰死了。”

    在所有人心中,是护卫队将傲战天的骷髅头击散。因为上官逍遥灵魂飞梭是用灵魂之力幻化而出,完全没有实体形状。所以众人看到的,仅仅只是上官逍遥一跃而起,欲躲避傲战天的骷髅头。而傲战天亦是以为那煞白的光是护卫队银色的铠甲所发出的招式,以他数万年来的功法修炼经验,即使是剧烈的撞击,也不会撞击出那么刺目的白光。

    上官逍遥更是震惊不已,他此时才知晓原来灵魂飞梭随着他灵魂境界的提升,竟有了一息时刻的白色闪光,心中好一顿沾沾自喜。

    “要我说啊,肖遥公子的身法属实不赖,比你们如何我不知道,反正是比我强太多。”

    “肖遥公子,日后若有机会,将你这身法教教老夫可好?”

    “哈哈哈…你们都让肖遥公子教,那我便恳求一下傲战天教我骷髅头!”

    ……

    此番情景将音雷等人搞的一头雾水,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静静地伫立良久之后,音雷才缓缓开口说道:“方才疑似发生了争斗,吾以护卫军之名义,恳请诸位英才立刻回到安寝之处,马上!”

    夏石坠目光转向音雷,欢喜笑道:“护卫队!你等人何时来的?!”边说边端着酒樽走向音雷,将酒樽恭送到音雷手中,继续说道:“既然来了,喝上一樽可好?”

    音雷微蹙眉头,注视着笑嘻嘻的夏石坠,毅然说道:“音雷目送诸位英才离去!”

    话语落下,众人皆不再佯装纷纷离开了修道堂广场。

    “肖遥,日后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傲战天的洪音响彻在广场上空。

    在上空疾驰的上官逍遥闻言微微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