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动手
    商禾啸听闻贪狼帝君的一席话语之后,昂首大步流星走向贪狼帝君,跫音橐橐的铿响,疾行到贪狼帝君面前之后,双瞳暴戾的瞪着贪狼帝君,怒声喝道:“你小子方才嘟哝的什么?!”

    贪狼帝君面对商禾啸的鸢肩豺目满脸横肉,无一毫畏惧之感,闻言立刻拍案而起,但由于贪狼帝君生来就是佝偻的躯体,即使他竭力使自己的身形笔挺,尽力昂首之后,也无法与商禾啸的肩膊持平,于是贪狼帝君的双目狠狠瞪着商禾啸烟乎乎的鼻孔,昂声应道:“你把你耳朵竖起来听好了!天音圣地再怎么强大,同你有一毫关系?!”

    “对啊!和你有一毫关系?!”

    贪狼帝君和夏石坠一唱一和。众多英才望着面容铁青,怒火直冲云霄的商禾啸,多半放声大笑起来,而即使是商禾啸的怒火欲将自己的生命灼烧到气绝,他此时也只能强忍,按捺住自己不可动手,因为贪狼帝君的言语存有正理,若是他意气用事,出手将贪狼帝君杀之,不仅仅是商禾啸的名誉会遗臭万年,更是会影响到大商帝国的名誉。

    商禾啸的喘息极为迅速,双目之中的怒火犹如实质,俯视着贪狼帝君咆哮道:“没有关系!!!”

    这一声咆哮过后,整个酒桌的器物和珍馐剧烈抖动,整座修道堂都微微震颤。

    而此时上官逍遥已示意贪狼帝君坐下,缓缓的同贪狼帝君碰樽饮酒,二人面容皆如沐春风,两人一饮而尽的姿态让人看上去好不快活。

    商禾啸愈看此景心中愈发难受,于是在大吐一口唾沫之后,又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他原本的安坐之处,手中高举金樽,而后一饮而尽。

    幽云宗的幽寂帝君看着上官逍遥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心中产生了无限厌恶之感,在修道堂再次陷入死寂之后,未过二息时刻,他已是拍案而起,凶残暴戾的朝上官逍遥怒斥道:“你小子看上去颇为快活啊,佯装的这番死样子,是诚心恶心我们幽云宗的人吗?!”

    幽寂帝君隶属幽云宗,此番有意挑衅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幽云宗同暗夜组织多年以来便是敌对关系。幽云宗和暗夜组织都以幽云为标志,这也就足以说明之前有过合作关系,当时两大门派刚刚创立不久,多方帝国前来打压,为了将自己的势力发展下去,幽云帝君同暗夜帝君签下契约,双方均表示愿意互助抗敌和衷共济,但在以后双方的门派渐渐稳固之后,一方发现秘藏秘宝,便私自贪墨,那种难兄难弟的状态也随着门派的壮大愈发的不明显,渐渐的,两方势力貌合神离,那份契约也不知随着年月的推移,变得如何陈旧,说不定已被暗夜帝君和幽云帝君销毁无迹。

    上官逍遥闻言仍是面无表情的不予理会,幽云宗的人越看上官逍遥这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便越发恼火,幽寂帝君身旁一位颧骨突出的老者再次朝上官逍遥喝道:“小子,幽寂大人问你话呢,再佯装这副要死不死的样子,莫怪老夫对你行不善之举。”

    诸多英才见上官逍遥仍不答话,纷纷应着那位老者的话茬鼓噪起来,这些起哄的英才,全部都是心中对上官逍遥早有不满的人,皆同商禾啸的对待上官逍遥的态度一样。你个区区皇朝的皇境渣渣,在音空劫面前还张牙舞爪,你有什么本领和资格叫嚣音空劫?!

    “肖遥,今日你在音空劫面前不是挺蛮横的吗,为何这时不敢言语了…”

    “他今日是看着神女和圣女在旁边,遂想出出风头,在神女和圣女面前也好阔气一下…”

    “原来如此,肖遥,既然你颇喜大摆阔气,你在我等人面前倒是再摆上一摆可好…”

    “此时他这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当真使人恼火…”

    “肖遥!你变哑巴了,你再给我牛气一回啊…”

    ……“哈哈哈”

    诸多英才皆将上官肖遥嘲笑一番,上官逍遥闻言嘴角稍弯,全然不予理会,仍是同贪狼帝君无比快活的饮酒,而贪狼帝君的碰樽力度明显表现出了自己的恼火,频频欲立,又频频被上官逍遥点头示意贪狼帝君少安勿躁。

    一直默默不语,静观诸多英才喧哗起哄的傲战天等同门师弟,此时也是一双豺目狠狠瞪着上官逍遥。今日上官逍遥同傲战天相抗帝威,傲战天并没有对上官逍遥的实力产生丝毫诧异,因为他并没有将帝威催发到极致,至于上官逍遥敢同他相抗衡,他全以为是上官逍遥初生牛犊不怕虎。但现在上官肖遥在他心里,已经是一个不省油的灯,能将其灭之便灭之,谁让上官逍遥冲撞了他傲战天!惹到了他傲战天,结果便是死!

    幽寂帝君同那名颧骨突出的老者见上官逍遥仍是对他们置之不理,随即一股怒火瞬间在胸腔之内大肆燃烧。幽寂帝君握紧双拳,袍服之上的九朵幽云霎时明亮起来,他鸢肩豺目的朝上官逍遥怒声道:“小子!本帝最后问你一次,你!肖遥!是不是诚心摆出这副死样子来恶心我们幽云宗的人?!”

    那名颧骨突出的老者的声音紧跟其后,张大嘴巴露出稀疏的黄牙大声叱道:“小子!不答便死!”

    气氛已是无比紧张,修道堂前又是一片死寂。

    幽寂帝君长舒一口怒气,而后脚下瞬间出现了两朵黯淡无光的烟色幽云,而与此同时,身后更是浮现出七朵阴气森森的幽云。幽云一出,整个修道堂广场瞬间一片昏暗,狂风席卷在酒桌之上,直朝上官逍遥和贪狼帝君呼啸而来。

    上官逍遥微抿双眼,而后嘴角稍弯浅浅一笑,欲要催动灵魂力量还击之际,夏石坠幻化出的巨大古铜色磐石的虚影已是坚固竖立在上官逍遥身前。

    “幽寂,休得张狂!”话语落下,浩浩荡荡的陨石朝幽寂帝君轰然冲去。

    “夏石坠,你既然决然要插手,那我就连你一并灭之!”幽寂帝君双掌并立,那呼啸的狂风便立即急速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暗漩涡。

    “幽寂旋风!”

    随着幽寂帝君一声呐喊,那巨大的阴暗漩涡瞬间出现在了幽寂帝君身前,而夏石坠那浩荡的陨石多半被吸收进了漩涡之内,而后幽寂帝君迅速运掌,急速运掌之间富有一定的节奏,就在幽寂帝君匆遽的运掌之间,那具阴暗漩涡不断扩大,悬浮在修道广场的上空,将大半个广场笼罩在一片昏暗之内。

    夏石坠眼见绝大多数的陨石被那具阴暗漩涡所吞噬,随即双臂舒张,昂首呐喊:“爆石坠!”

    话语落下,随即一个表面冒着剧烈火焰的球状陨石轰然出现在漩涡之中,“爆!”,随着夏石坠一声令下,那表面覆火的巨大圆球陨石轰然爆裂。

    “轰”

    震耳欲聋的一声爆响如同惊雷一般响彻修道堂,爆响过后,那在上空悬浮的阴暗漩涡霎时变得火红一片,先前昏暗的修道堂广场又被大片火海虚影映射的一片鲜红。

    傲战天微微昂首,随即稍稍耸肩,表示对上空的这片火海不屑一顾。

    “师兄,看他们舒动筋骨,我这血脉也甚是痒痒啊!”坐在傲战天身旁,一名身着灰色袍服的年轻男子皱眉说道,这名男子双眉连成了一道,面颊的轮廓更是无比硬朗,他的灰色袍服同傲战天一样,袍服之中闪烁着茸茸的灰色光点,但那灰色已是极近于烟色,即使有着细密的光点,也是约隐约显。

    “傲世雄,稍安勿躁,待这些草芥将他们的戏演完,我们再出手便是,现在不需急躁,莫打扰了我看戏的情趣。”

    “好”

    幽寂帝君望着渐渐消失的漩涡虚影,而夏石坠所施展的巨大的火球在爆裂之后,亦是渐渐分解化作星星火点,二息过后,终于亦是完全消弭。

    众多英才静静望着恢复如初的广场上空,然而大多数英才在两招冲击之后,内心仍然毫无波澜,并且嗤之以鼻,这可不是你们两位帝君的最强的实力啊。

    这当然不是幽寂帝君和夏石坠的最强实力,他们若是施展出自己的最强实力,明日的天音盛会还有没有元力可用?若是仅仅为了势力之中的争斗,而失去了同神女共同修炼道法的机会,未免有些得不偿失,虽然元力可以借助灵丹妙药迅速补充,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是无法抗拒。还有其一原因便是,幽寂帝君觉得灭杀上官逍遥这小子,根本用不上所有的元力。

    “不错不错,大夏帝国的火系功法果然不错。”幽寂帝君面容狡黠,拍掌称好。

    夏石坠闻言开怀大笑,望着眼前的幽寂帝君,岸然应道:“幽云宗的幽云之法亦是不错,既然今日棋逢对手,那就再战一场如何?”

    幽寂帝君闻言亦是哈哈大笑,朗声回道:“再战一场倒也无妨,不过战之前我有一个疑问,你为何替那小子出手?”

    夏石坠闻言目光转向上官逍遥,上官逍遥嘴角稍弯,迎合着夏石坠的目光稍稍点头,以此示意感谢夏石坠多此一举的帮助。

    幽云宗和暗夜组织都隶属于大夏帝国,幽云宗与暗夜组织敌对,本是两大宗门的事,而夏石坠替上官逍遥迎击,并不是真心有意相助于上官逍遥,而是借此机会在众多英才面前示威,在各大帝国面前炫耀一把。然而诸多英才是否对他凛然,就无从知晓了。

    夏石坠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闻言而后眉开眼笑,摆摆手应道:“吾之举,只是借你幽寂舒动筋骨罢了,你们二人再如何继续,再不干我事。”

    幽寂帝君闻言微皱眉头,而后凶残的目光望向夏石坠,昂声道:“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