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挑衅
    天音圣地一座修道堂前宽阔无比的广场上,各方势力的英年才俊皆安然端坐在酒席边上。

    这是傲战天等同门师弟所设立的酒席,邀请了前来参加天音盛会的所有英才,所有英才皆无一拒绝,纷纷应允,虽然神女音芷瑶建议众多英才安心养神,以备明日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力量,但既然各方势力以天音盛会此次机会齐聚于此,又怎会在酒席之上不撑一撑自己所属势力的门面和炫耀炫耀自己所属势力的实力?!

    包括上官逍遥和贪狼帝君,此时也在一处不太起眼的地方安坐。

    酒席上沉闷良久,针落可闻。傲战天等同门师弟只是默默呷酒,酒席之上的气氛无比凝重。

    半个时辰过后,一道极其沙哑又娇柔的声音率先将这死一般寂静打破。

    “想必诸位英才都是各方势力的出类拔萃之人,此次参加天音盛会,包括老朽在内,都是为了担任神女的道侣而竞争。我大魏乃是钟灵毓秀之地,此次争夺,恐怕会不经意伤人性命,到时诸位英才可莫怪我魏良星心狠手辣。”

    此言一出,众英才纷纷将目光转向一位身着花袍的男子,这位男子眉清目秀,满颊花白胡须,嘴唇透显出深深地红色。这位男子便是大魏帝国的左丞相魏良星,他少时就被阉割,进入大魏帝国做了太监,明明是虎背熊腰的魁梧男子,却屈指拈花般的端着金光闪闪的酒樽。

    “魏良星,夸大其词侃侃而谈还真是大魏帝国子民的作风,你这么标榜大魏帝国的实力,恐怕是不将我大晋帝国放在眼里吧。据我所知晓,各方势力前往无崖武圣秘境争夺传承之时,大魏帝国未有一人进去,由此大魏帝国的实力也可见一斑啊!”

    此言一出,众英才又纷纷将目光转向一位身着青衫的英俊男子,他坐立端庄,安若磐石,双目微抿目不转睛的看着魏良星,眼神之中充满了轻蔑和讥笑。

    “晋日升,争夺无崖武圣传承之时,在麒麟殿比拼的那一环节,也没见你大晋帝国之人晋升到第六层。听闻大晋帝国之人还是被人打到认输,誓死不屈的精神,想必在你大晋帝国也未曾深深教导过大晋子民吧。”

    魏良星放下手中的酒樽,目光狰狞的同晋日升对视,面颊已经泛起血红之色,显然是心中憋着一股怒火。

    晋日升闻言频频摇头,朗声笑道:“哈哈哈,识时务者方可称为俊杰。至少我大晋帝国之人也是进入过秘境之中,单凭这一点,就比你大魏强上千千万万倍。”

    魏良星闻言五指紧握,锐利的指甲几乎要将手面的皮肤刺破,双目中的怒火犹如实质,而后拍案而起怒斥道:“晋日升,你这是要向我大魏帝国宣战吗?!”

    晋日升闻言更是大笑不已,他微微摇头继续讥笑道:“怎么,这就怒火中烧了?!你身为国色天香的大名鼎鼎的太监,不应是性情温和,举止娇柔吗?!”

    两人的言语对峙已经将体内元力逼到了千钧一发的程度,只等待犹如火山喷发的那一刻。

    “你们二人只嘴角争斗算得了什么本事,若是真要分个高下,也不必等到明日天音盛会,你们二人此时决斗,我等众人为你二人作证。”

    众多英才闻言纷纷将目光转向一位眉清目秀却娇柔造作的女子身上,而晋日升同魏良星二人更是将狰狞的目光瞪向这位女子。

    “禹灵玉,你是在挑拨离间吗!”魏良星大声斥道,口中喷射出的唾沫在酒桌上肆意漫卷。

    禹灵玉闻言大笑不已,娇媚哂道:“你们二人的关系,还需我来挑拨?哈哈哈…”

    魏良星闻言再次怒斥道:“那我们二人之事,更不需你来插话,你这是身子痒痒,急需男人抚慰了?!哈哈哈。”

    禹灵玉闻言开怀大笑,声音有些颠簸,娇声道:“我当真是需要男人了,你行吗,你若是行就过来抚慰抚慰小女子可好?!哈哈哈。”

    禹灵玉言语之时,晋日升只是在一旁静静观望,默不作声,因为大禹帝国同大晋帝国向来友好,青木帝君和禹帝陛下先前那些事,两国将士或布衣皆有耳闻。禹灵玉在一旁煽风点火,纵然此时晋日升心中有百般情绪,也只好继续沉默观望。

    魏良星被禹灵玉此番言语塞住,脸色已是沉重到将要滴出水来,征了片刻之后,而后心念一动目光一闪,转移话题道:“真武大陆上人人皆知,大晋帝国和大禹帝国国谊颇好,如此看来,也仅仅是看上去甜蜜,原则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

    禹灵玉闻言面向晋日升微微一笑,而后将目光转向魏良星,霎时脸色一肃,狰狞道:“大晋帝国和大禹帝国的国谊还轮不到你这张臭嘴来评判,破铜烂铁的声音你也好意思开口说话?!方才你若是真同晋日升交起手来,我当真助晋日升一臂之力,定使你没有机会参加天音盛会。”

    “你们二人联手我魏良星就怕你们了不成?!”魏良星话语落下,身周立刻散发出浓重的帝威。

    而禹灵玉同晋日升同样是催发自身元力,亦被浓重的帝威所笼罩。

    气氛的凝重更上一层楼,而即便是禹灵玉,晋日升,魏良星三人在言语鏖战,诸多英才皆是暗自讥笑,打啊!说那么多废话作甚,我就看个热闹。

    与此同时,大商帝国的商禾啸肃然站起,满是龟裂深痕的手指指过禹灵玉和晋日升,朗声说道:“禹灵玉,晋日升,你们二战一,即使是获胜也不光彩吧,就不怕在座的诸位英才笑你们胜之不武吗?!”

    晋日升闻言朝商禾啸呼啸道:“怎么,你也要插上一脚?那便不必多言,你们二人立即出手便是!”

    禹灵玉紧随晋日升的话语附和道:“来吧,二对二,我们也好赢得光彩!”

    商禾啸闻言立刻便是将帝威催发而出,逼人的气势瞬间将整个酒席笼罩。

    “商禾啸!你的对手是我!”夏石坠拍案而起,指着商禾啸怒声道。

    对于大夏帝国参加天音盛会的人选,九阳大帝将选择权交到了夏重楼手上,夏重楼再三思忖,夏玄冥如今在紫金祠之中闭关修炼,倘若夏玄冥不在紫金祠之中闭关,夏重楼也不会让夏玄冥来天音圣地参加天音盛会,因为夏玄冥虽然紫金血脉最为浓重,可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其他势力的佼佼者的对手。而夏玄风实力更是比夏玄冥略弱,遂更不必说,夏重楼认为,此次大夏帝国参加天音盛会的人选,夏石坠最为合适不过,他与夏擎秋相交甚好,实力也仅仅是比夏擎秋略弱几分,再加上夏石坠没有太多的政事,遂许他来参加盛会。

    商禾啸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立刻转首望向夏石坠,他蹙眉笑道:“你是哪方势力的愣头青?谁的裤带没扎好,冒出你这么个鸟玩意儿?”

    夏石坠对商禾啸的鄙夷全然不顾,面目庄重的继续说道:“前些时日大商欲要伐汉,在两国君主交手之下不了了之,今日不如你代商吾代夏战上一场,也替你们大商伐汉之事收个尾。”

    商禾啸闻言暗笑不已,朗声应道:“伐汉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们大夏也如此重视?对了,听闻肖遥公子来自大汉,以肖遥公子今日面对音空劫的举止,大汉皇朝飞扬跋扈的风气由此也可见一斑,此等愚昧无知的皇朝,竟也让大夏如此珍惜?”

    上官逍遥闻言脸色仍淡然如水,他呷着美酒默不作声,而后将手中金樽碰向贪狼帝君的金樽,满面春风一饮而尽。

    夏石坠激动地情绪渐渐缓和下来,蹙着眉头朗声问道:“商禾啸,你何出此言?”

    商禾啸闻言哈哈大笑,随即嘴角稍弯,昂声解释道:“何出此言?那我就慢慢向你道来。音空劫乃是圣境五重巅峰”,而后将有着道道深痕的手指指向上官逍遥,继续说道:“肖遥区区皇境九重巅峰,竟然还懵懂无知的叫嚣音空劫,若不是音空劫疼爱他的孙女音天清,这个肖遥还能在这安然坐着?恐怕早就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

    此语一出,众多英才皆纷纷点头示意同意。商禾啸望见众多英才皆表示赞同的态度,目光更加狰狞起来,双瞳狠狠瞪着上官逍遥,继续趾高气扬的说道:“肖遥,你以为你多么牛气,在我心里,你就是愚蠢无知,区区皇境的渣滓,也敢在天音圣地惹是生非,若是你那暗夜大人知晓了你在天音圣地的所作所为,还不将你生吞活剥,将你折磨的体无完肤?你小子知晓不知晓,若是天音圣地欲灭暗夜组织,想必连眼睛都不需眨一下。”

    这些在座的英才皆是他们所属势力的中流砥柱,在他们所属势力中称得上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看着一个隶属皇朝的皇境小子在自己面前出尽风头,在他们看来,上官逍遥就是胆大妄为目中无人,全然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你这渣滓敢同音空劫对峙,我就不敢吗……真是天大的笑柄!

    面对商禾啸的一阵羞辱和咒骂,上官逍遥的嘴角愈来愈弯,仍是全然不予回应,继续沉默不语的呷着自己手中的杯中物,而此时的贪狼帝君倒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懑,佝偻的身影渐渐竖直起来,双拳紧握欲要出手,而上官逍遥则示意给他一个眼神,知晓了上官逍遥的寓意之后,他便缓缓收回自己催发的血脉元力,长舒一口怒气之后,悻悻说道:“你能否打得过暗夜大人还是两说,有何可神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