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道歉
    音芷瑶嘴角稍弯,忽然看见上官逍遥伫立在那里,而后心生疑虑,将要开口询问,傲战天已是从台上降落到了音芷瑶身边。

    “哪来这么个愣头青?!”傲战天暗中传音给音芷瑶,随之身上的帝威已是急速朝上官逍遥压制而去,就连上官逍遥身边的众多英才,在傲战天帝境九重巅峰的灵魂压迫下,想站立也站不起来。

    上官逍遥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威压,立刻催动灵魂力量与之相抗,心中则是懊悔不已,怎么就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呢,如今已是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想不出名也难了。

    “不知道啊,战天,你在压制他?”音芷瑶闻音立刻传讯回去,傲战天闻音则是面容微赤,默不作声。

    以他的帝境九重巅峰来说,除了圣境,他足以目空一切,而眼前这个皇境九重巅峰的上官逍遥,散发出的灵魂力量竟然能够与他抗衡,他怎么好意思告诉音芷瑶:这小子…和我旗鼓相当。

    台上的音空劫和音天清发现台下发生了异样的情况,紧蹙眉头飞向音芷瑶身边。

    “肖遥!”

    音天清看见上官逍遥,喜色溢于言表,她欢喜到面红耳赤,立刻朝傲战天说道:“傲战天哥哥,这是我的…好朋友,还请快快收手!”音天清识海一热本想说“相公”,微微一顿清醒之后,还是决定使用“好朋友”三个字。

    傲战天闻言立刻收回帝威,但面容微微有些尴尬,连音天清小妹都看出了我在与这个肖遥相抗,芷瑶肯定也知道了,这下可好,尴尬了…这个肖遥,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音芷瑶闻言神态愕然,全然不知情。

    上官逍遥也将帝威收起,刚要开口回应,音天清已是左臂挽着音芷瑶右臂挽着音空劫朝上官逍遥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芷瑶姐姐,这就是在秘境之中力挽狂澜,救我的肖遥公子。”音天清把上官逍遥介绍给音芷瑶,音芷瑶知晓后,纤巧玉洁的手掌微微一挥,朝上官逍遥打了个招呼。

    音天清目光转向音空劫欲要开口说话,音空劫将音天清手臂轻轻一推,而后面目狰狞,先声说道:“就是你小子拒绝了我乖孙女的爱意?!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留在天音圣地,要么走!”

    已经站力起的众人闻言皆是神情呆滞,什么情况啊…既然天音圣地已经定下了人选,那还比什么?!

    音天清在音空劫那一番话语下,已是瞠目结舌,太爷爷你这样公之于众,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不过这样也好,即使是太爷爷威胁他,如果能将她留住的话,我音天清不顾及这点面子也无妨。

    音芷瑶和傲战天听到音空劫的怒斥,神情一阵恍惚。

    上官逍遥也一时不知所措,整个天音武场陷入了死寂。

    就在这众目睽睽面面相觑之下,贪狼帝君小心翼翼朝音空劫说道:“禀报空劫大人,暗夜大人命我与肖遥公子在参加完天音盛会之后,立即回到暗夜组织,所以肖遥公子可能不会留在天音圣地。”

    音空劫闻言勃然大怒,双目之中的怒火犹如实质,怒道:“你先将身子站直再和我说话!”,话语落下,一道无形手掌瞬间扑打在了贪狼帝君佝偻的背上。

    贪狼帝君生来就是佝偻身躯,如今在音空劫那一掌下,偶然身躯笔直,瞬间有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欲要开口道谢,音空劫已是再次开口说道:“你是哪方势力的鸟玩意?”

    贪狼帝君尴尬应道:“回空劫大人,在下隶属暗夜组织,乃是暗夜大人的手下,贪狼帝君。”

    “说重点!”与此同时,又是一掌打在贪狼帝君身上,贪狼帝君的身躯又回到了先前的佝偻状。

    “回空劫大人,在下乃是受暗夜大人之命与肖遥公子一同前来参加天音盛会…”话语还未说完,音空劫已是再次怒斥道:“暗夜帝君就派了你这么个玩意来参加天音盛会?是不是轻蔑我天音盛会?!”与此同时,再一掌打在了贪狼帝君的身上,贪狼帝君的身躯已经佝偻到髀处。

    贪狼帝君闻言已经不能将怒火完全抑制,微怒道:“回空劫大人!在下在暗夜组织之中也是微有名望,整个暗夜组织之内排第七,在下若没有实…”

    “你还敢在我面前标榜自己的实力?!”与此同时,又是一掌打在了贪狼帝君的身躯上,贪狼帝君的身躯已是佝偻到大腿处。

    “在下不敢,在下只是表白一下,以此解释空劫大人的上一个问题。”贪狼帝君此时已是梨花带雨,哽咽道。

    音空劫的怒火渐渐平息下去,稍稍压低声音,道:“日后再在这种场合之下,在我面前出风头,我取你狗命!”再次一掌,贪狼帝君此时的身躯已是佝偻到脚腕处,离地面仅仅只有一寸。

    上官逍遥在一旁看着贪狼帝君这副惨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懑,欺负我手下,我上官逍遥打不过你也不能这样无动于衷。欲要出手之时,音空劫已是再次挥出一掌打在贪狼帝君的身上,贪狼帝君的身躯立刻回到了原先的佝偻程度。

    “听见了吗?!”音空劫直直瞪着贪狼帝君,贪狼帝君望着音空劫的目光,泪流满面道:“在下遵命!”,贪狼帝君心中已是愤怒道:“本帝君是狼!”

    收拾完贪狼帝君,音空劫在众多英才之中大出风头,先前说音空劫也没有那么牛气的人皆躲避到了身材魁梧的英才的身后。

    “肖遥,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是留在天音圣地还是回暗夜组织?!”音空劫再次指向上官逍遥,昂声说道。

    此时的天音武场已是再次陷入死寂,只是再也没人步入贪狼帝君的后尘。

    “走就走!”上官逍遥果断说道。而后转身挥了挥衣袖,带走了贪狼帝君。

    音空劫闻言老脸一拉,暗道:“这小子有傲骨,天清的决定果然没错,把天清交到这小子手里,我放心。”

    音天清闻言立刻奔上前去拉住上官逍遥的手腕,急切说道:“肖遥,不要走,我求求你。我太爷爷太疼爱我,所以刚才失态了。”音天清的话语之中,充斥着无限哀伤,眼眶已略微泛红:“肖遥,你不愿意留在天音圣地就不留,没关系,但你把天音盛会参加完好吗,参加完天音盛会之后你再走好吗?!”

    她多么希望上官逍遥能在他身边,哪怕是三天,一天,一个时辰,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一瞬。

    音芷瑶见音天清如此不舍,朝上官逍遥劝道:“肖遥公子,即使你本就不想留在天音圣地,也要将暗夜帝君给你的使命完成吧,就当作走一个过场如何。”

    上官逍遥注视着眼前的音天清,隐隐觉得有些可怜,听到音芷瑶的话语之后,缓缓止住脚步,他上官逍遥何等骨气,他要的是音空劫的道歉!

    音天清仍死死抓着上官逍遥的手腕不放,同时暗自传音给音空劫:“太爷爷,天清恳求你给肖遥道歉吧。”

    音空劫闻音嘴角稍弯,回音道:“我的乖孙女,太爷爷只是试探一下这小子的骨气,这小子不错。”

    “肖遥公子,老夫刚才有些失态,还望肖遥公子见谅,此刻老夫恳请肖遥公子等天音盛会举办完成再走可好?”音空劫躬身拱手道。

    音空劫在天音圣地的地位,就好比紫金家族的夏重楼,说出的话虽然不是圣旨,却也是金科玉律。他在天音圣地之内,何曾对人躬身拱手相道?又有谁敢接受他的躬身拱手相道?此时他自降身份,不惜颜面,只为了他无比疼爱的孙女音天清。

    众人皆被音空劫的举止怔住,这个肖遥公子到底是什么背景?!傲战天和音芷瑶见此状,亦是心头一震,音芷瑶对这番躬身拱手的意义最为心知肚明。

    上官逍遥闻言看向眼神中充满无限期待的音天清,而后微微一笑,转身半跪在地,朝音空劫拱手应道:“肖遥何德何能受前辈此番尊敬,方才晚辈只是识海一热,遂引起了离开的冲动,暗夜大人将如此宝贵的天音盛会名额给了肖遥,肖遥定不能辜负暗夜大人和暗夜组织之中的众望。自从秘境一别之后,就从未再见过音姑娘,秘境之中音姑娘为肖遥付出了太多,又送肖遥赤晶髻,肖遥还未曾重谢过音姑娘,再次相见之时,肖遥竟做出如此盲目的举动,还请音姑娘原谅肖遥。”

    音空劫闻言心头一震:“什么?!天清竟将赤晶髻赠送于你?肖遥,你要是做对不住天清的事,老夫真杀了你!”

    音天清闻言破涕为笑,道:“算你肖遥还有点良心,还没忘记我在秘境之中的所作所为。好好好,本姑娘原谅你了,快起来快起来。”,话语落下,音天清再次走到上官逍遥面前,将上官逍遥搀起。

    音芷瑶见此状无比心疼音天清,将几珠明亮的眼泪憋回去后,开口朝众人说道:“安寝之处已为诸位英才安顿好,明日阳光照到天音武场之时,便是天意盛会正是举行之时,诸位英才今夜调整好自己体内的元力,安心养神,明日充分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就到此处吧。”

    “是!神女!”诸多英才异口同声道,而后身影纷纷在天音武场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