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宴席(4)
    “天音圣地神女音芷瑶命在下将此物交于霸绝大人手中,然后再请霸绝大人转交给暗夜大人。”话语落下,音无旋便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个圆形状的竹筒,竹筒表面篆刻着“天音”二字,字的周围揞着银色的粉末,将山海居三层映射的一片洁白。他将竹筒恭送到霸绝帝君手中,而后面容一肃,拱手凝声道:“在下斗胆恳请霸绝帝君务必送到暗夜大人手中。”

    这个音无旋还真是不太谙达世事,若是神女音芷瑶让霸绝帝君将竹筒转交给暗夜帝君,他敢有一毫怠慢吗?暗夜帝君是他的老大,音芷瑶灭杀霸绝帝君甚至摧毁整个暗夜组织,恐怕都不需眨眨眼睛。

    霸绝帝君闻言表情肃穆,果断应道:“此事包在本帝身上,无旋兄大可放心!”他暗自揣测这竹筒之中装的何物,开口说道:“无旋兄长途跋涉,一路劳顿,快快入座吃些珍馐,开怀畅饮吧!”

    音无旋闻言微微赧颜,朗声应道:“固之所愿也不敢请耳。那在下就不再拘谨,敞开肚皮胡吃海塞了。”

    说完便安坐在一位上,狼吞虎咽起来。

    霸绝帝君和上官逍遥看此情景微微一笑,默默不语。

    “肖遥公子,你猜这竹筒之内是何物?”霸绝帝君传音给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闻音回道:“霸绝大人,肖遥也猜不到。”

    “这样的话,你我二人就轮番灌他酒,灌醉之后,你我再从中探出只言片语。”

    上官逍遥闻音眉头舒展,立刻传音回去:“哈哈哈,好!”

    霸绝帝君哈哈大笑,举起手中金樽,对音无旋说道:“来来来,无旋公子,这一杯敬你一路不辞辛劳,日夜赶路,辛苦无旋公子了。”

    音无旋闻言神情愕然,面容略有些不自然,帝境四重巅峰的霸绝帝君敬自己酒?自己可仅仅是皇境五重巅峰啊。

    而后放下手中碗筷,高举手中金樽,开口回道:“霸绝大人对在下考虑的太多了,在下既然受神女之命,即使是一路刀山火海,在下也要勇往直前,毫不畏惧。”a2

    “咣当”两人手中金樽碰出清脆的响声。

    上官逍遥在一旁暗笑不已,人家说你一路劳顿,你说无妨大碍就行了,却说什么不畏艰险的豪言壮语,音无旋你的待人接物真是别致。

    霸绝帝君刚刚坐下,上官逍遥接着起身,高举手中金樽,开口说道:“无旋公子,肖遥再次感谢音天清姑娘的重礼,此时音姑娘不在,你就代她接受肖遥的谢意吧!我干了,你随意。”

    音无旋刚刚做下将杯中物倒满,闻言不免天人交战,对,没错,肖遥公子说的是他干了,我随意。我到底随意不随意呢?这可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唉,不管了,干了!

    “肖遥帝君,那无旋就斗胆代圣女将这杯喝了。”说完便昂首一饮而尽。

    霸绝帝君心中暗笑不已,传音给上官逍遥:“肖遥公子,这可是个好兆头啊!”

    上官逍遥闻言暗自讥笑,回音给霸绝帝君:“霸绝大人,该你了。”

    霸绝帝君闻言再次起身,再次高举手中金樽,昂声说道:“无旋公子,你我初次相见,常言道,相遇即是缘分,你我二人不妨为这缘分,干上一杯可好?”

    音无旋刚刚坐下,刚刚将酒再次斟满,闻言心中感慨万千,初次相见,霸绝大人就这么热情待我,我何德何能受此等待遇,霸绝大人说的对,为了缘分,干了!

    “咣当”酒杯的碰撞声环绕耳畔。

    上官逍遥在霸绝帝君坐下之后,连忙起身,高举金樽道:“修炼之人贵在不走歪僻捷径,肖遥见无旋公子气息收敛的极为紧聚,已经达到了帝境一重强者的收敛程度。想必无旋公子并没有服用过任何丹药来快速提升境界,而是意志坚定的在天音圣地之内闭关修炼,对于无旋公子这种对功法一丝不苟的态度,肖遥颇为赏识,遂敬无旋公子一杯!”

    音无旋还是刚刚安坐,刚刚将杯中之物倒满。听闻上官逍遥这一番话,音无旋心田瞬间涌上一片暖流,眼眶都略微泛红。相见恨晚啊肖遥公子,知我者肖遥公子也啊。

    他没有一毫犹豫的举起酒杯,肃然起立,哽咽道:“肖遥公子所言不差,无旋正是常年闭关修炼,无数个日日夜夜,是那么的枯燥无味,但好在无旋意志坚定,一旦稍有动摇的意念,便立刻摈绝。肖遥公子,这杯酒说什么无旋也干了!”

    “咣当”

    上官逍遥在音无旋一席话语之后,已经对音无旋有些了解。这个音无旋,偏爱在话语中顺便标榜自己。你无数个日夜的刻苦修炼的成果,难不成还落在了别人身上?这些豪言壮语何须与别人提起,自己心怀修道大义,只需默默努力便可,辛酸与痛楚自己受下便可,与别人说这些辛酸,就为获得别人对你的夸赞?要知道,不管你说什么,都与其他人无一毫关系。

    霸绝帝君再次起身,“咣当”,虚无也起身敬酒,“咣当”,上官逍遥紧跟其后,“咣当”。

    “咣当”

    ……

    诸多强者一一敬音无旋酒后,已是深更半夜,音无旋无力的趴伏在桌上,已是面红耳赤,眼神飘忽迷离,喘息都显得特别用力。

    霸绝帝君瞥了上官逍遥一眼,嘴角稍弯,而后将目光转向趴伏在桌上的音无旋,轻声问道:“无旋公子,最近天音圣地可曾有什么大的动态?”

    音无旋闻言,高傲说道:“想从我音无旋口中打探消息?我劝大家还是不要有这些小心思了。”

    霸绝帝君和上官逍遥闻言心头一震,就在这怔住的时刻,音无旋又缓缓开口道:“我音无旋虽然向来不胜酒力,可这一点清醒还是有的,诸君不必再费口舌,我音无旋绝对不会告诉大家天音圣地近期要举行天音盛会。”

    话语落下,音无旋立刻昏睡过去。

    上官逍遥和霸绝帝君闻言神情恍惚,打了一个激灵之后,尴尬笑道:“好好好,无旋公子,我们二人不再多问,你安心睡吧。”

    天音圣地每隔五千年会举行一次选拔弟子大会——天音盛会。这在真武大陆之中都是极为罕见的圣地级公开选拔大会,各方势力的强者高手皆欲得此机遇,对这等机遇可谓是垂涎三尺,帝境高手对这等机遇也是垂涎欲滴。

    每年盛会的场面都十分隆重,更是由天音圣地神女音芷瑶亲自出面评审。声势浩荡的盛会仅仅举行三日,这三日总会引起整座真武大陆的芸芸众生的热议,然而名额却是极少数的,一方帝级势力数千万人口,仅仅可以推荐出三名或者四名武者,经过天音圣地拟定的大赛规则进行层层选拔。

    三日的风风火火的比拼,就要选择出最优秀最具有天赋最有发展潜力的武者,最优秀者,担任与圣女一起修炼道法的道侣,再次一些的,天音圣地也不会让他们白白离开,而是因材施教,人尽其才,继续留在天音圣地参悟道法,再次一些的,只能是载着遗憾而归。

    天音盛会的性质,有些挖人墙角的意味,但天音圣地已经给出公告,若是留在天音圣地苦苦修炼功法之后,功法大成之时,想回到自己所属的势力,天音圣地也不会强行留下,而是去留随愿,但无数年以来,每次根据盛会被选进天音盛会的人,皆没有一个愿意回去,至于之内的玄机,外人也一概不知。

    虚无帝君沉思片刻,两指拖着下颌,喃喃说道:“暗夜大人心思诡谲多变,根本不是你我等人所能揣测出来的。如今有一点可以确定,肖遥公子与贪狼的竞争,绝对不是简单的实力争斗。”

    霸绝帝君闻言频频顿首,沉吟道:“虚无所言极是,也许这次贪狼与肖遥公子的竞争,和这次天音圣地举行的天音圣地会有所联系。”

    上官逍遥闻言不语,怎样的竞争方式对他来说都能轻松应付,倘若真是贪狼和他一同去参加天音盛会也无所畏惧。他此时考虑的不是会有多少困难,而是可能会遇到神女音芷瑶,这个让上官逍遥再次动心的女人,已牢牢占据了他的心田。

    他对音芷瑶一见钟情,与音天清则是共同经历过生死,可感觉这东西谁又能说的清楚,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上官逍遥想到的的确是音芷瑶,而不是音天清…

    “肖遥不在乎是什么竞争的方式,我敢断言,第六巨头之位肖遥坐定了!”上官逍遥嘴角稍弯,柔声道,但言语之中却充满着无限自信。

    自从昨夜种种震撼人心的事情发生之后,今夜天音圣地圣女音天清又将天涯箜篌送给上官逍遥。此时霸绝帝君和虚无帝君心如明镜,这番话语,绝对不是信口开河,上官逍遥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那是必然!”霸绝帝君将拳头在身前一举,昂声说道。

    “虚无相信肖遥公子!”虚无帝君举起手中金樽,连忙摆手道:“酒还没喝完呢,来吧,继续尽兴。”

    霸绝帝君和上官逍遥闻言眉开眼笑,举起金樽迎合而去。

    “咣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