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宴席(3)
    夏重楼离开之后,山河居内沉寂良久,整个三层针落可闻。终于是皇境强者禹潇打破了寂静,他轻轻问道:“肖遥公子,赤晶髻呢?”

    上官逍遥看了一眼原本赤晶髻的安放之处,如今已是空无一物。他眼中怒火犹如实质:“重楼老贼!!!!!”整座山海居猛烈震颤。

    随即上官逍遥双目一闪,对禹潇,晋青阳,晋文雀三人柔声说道:“你们大可放心!以我和夏重楼的关系,将两大宝物要回来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现在的上官逍遥在众人心里已经是无所不能,如果现在他说将整个暗夜组织灭杀不费吹灰之力,那么众人也会相信!因为这一夜,上官逍遥给了众人太多太多的震惊,即使霸绝帝君,此时也是默默无语的注视着上官逍遥。

    在送贺礼的人面前失去贺礼,夏重楼带给上官逍遥的尴尬可想而知。

    上官逍遥在众目睽睽下,尴尬笑道:“其实我和重楼前辈总是这样打闹,诸位若是日后有机会,见得多了,自然不觉惊奇了。”

    众人闻言皆默默不语。

    晋青阳晋文雀见天色已明,相视一笑,晋文雀随即说道:“肖遥公子,霸绝大人,我与青阳还要赶回大晋帝国闭关修炼,今日再见肖遥公子,已然心满意足,日后若是再有机会,必定再聚,我们二人就先告辞了!”话语落下,晋青阳和晋文雀便联袂而去。

    “禹潇也急着回大禹帝国为堂兄护法,也就不叨扰大家了。”

    “风卷还要赶去上朝,恕风卷先行一步。”

    “…老成告辞!”

    众人一一向上官逍遥道别,此时山海居三层之内只剩下上官逍遥,霸绝帝君,虚无帝君三人。

    “在这种不利用灵魂力量将酒意驱除的情况之下,仅仅以**之躯喝上一晚,即便是感觉飘飘欲仙,也会心神劳疲,一层二层白日随他们喝,至于我等三层,还是安睡养神为好!”虚无帝君劝慰道。

    “虚无此言有理,方才被夏重楼打扰了睡意,现在不用有所顾及,即刻安心养神!”霸绝帝君目光注视着虚无帝君,点头同意道。

    “那二位帝君快快歇息吧,肖遥有一小事,办完之后很快回来。”话语落下,上官逍遥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三层之内。

    ……

    夏重楼此时已是到达了紫金家族之内,刚刚步入紫金堂,夏玄风便急切迎上前来,惶恐说道:“禀报老祖,您…您的重楼堂已经被…被别人轰塌…旋风无能,请老祖怪罪!”

    “什么?!何人如此放肆?!”夏重楼闻言瞪大双目,愤懑说道。随即心念一动,未等夏玄风开口回应,已是微笑说道:“玄风,此事老祖大概已经知晓内幕,不必再追究此事,按照之前的格局,再建一座便是。至于怪罪,以后多加谨慎就行了。”

    他已经猜到是何人所为,大夏帝国之内,除了九阳大帝,谁敢招惹夏重楼?也就剩下名闻天下的肖遥公子了。然而只是他自己心知肚明,别人对上官肖遥的实力和手段一概不知。真要是打斗起来,夏重楼和上官逍遥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将他重楼堂摧毁算什么,只要不抢夺那些灵丹神药,就是将整个紫金家族的房屋都拆了都行。住宅没了还可以再建,这些草药,可是异常难得,用一株真武大陆便少一株!

    夏玄风见夏重楼淡然若水,本来紧张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老祖所做出的决定,自有老祖的道理,他只需遵命便是。

    夜幕又不知不觉降临了,山海居之内人群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三层之内,又开始觥筹交错起来。

    喧闹未过半个时辰,一道婉转动听的琴音突然在众人上空回荡,帝境以下强者听此琴音皆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随着琴音的缓缓消失,帝境以下强者也缓缓平静下来。

    霸绝帝君闻音微感诧异,以他的万年经验判断,此人可能隶属天音圣地,他洋洋自得,朝上官逍遥笑道:“肖遥公子,以霸绝的猜测,此人可能来自天音圣地。”

    上官逍遥放下手中的酒杯,微微笑道:“霸绝大人,在下也正是此意。”

    经过昨天夜里发生的种种震撼人心的事情,霸绝帝君面对上官逍遥也不再称“本帝君”,而是“霸绝”,这也就意味着,上官逍遥在霸绝帝君的心里,已经获得了平起平坐的地位,甚至犹有过之。

    “既然来了,又何必遮遮掩掩,现身便是!”霸绝帝君凝声说道。

    “哈哈哈,在下绝没有冒犯之意,只是想让诸位强者欢快一番。”随着声音的响起,一名身穿白色袍服的俊朗男子出现在霸绝帝君面前。“在下乃是天音圣地弟子音无旋,受圣女音天清所托,前来祝贺肖遥公子成为暗夜组织第六巨头,在下极少踏出天音圣地,对一些拜访礼仪还不太谙达,若是无意冒犯了两大帝君,还请两大帝君见谅。”

    上官逍遥催动灵魂之力对音无旋进行探查,这个音无旋,虽是皇境五重巅峰,身上的气息却极为凝聚,想必修炼之路并没有用一些丹药来提升境界,要知道,自己一点一滴修炼起来的元力,可是比服用丹药之后的力量强大数十倍。上官逍遥认为他和夏玄冥等天才的实力相差无几,越境挑战应该不成问题。而根据他方才所说极少数踏出天音圣地,应该是一心在天音圣地之内闭关修炼,对于其他的事情,能不涉及就不涉及。

    “无旋小友的拜访礼仪可谓是极其罕见的别致,本帝君活了数万年,还从未见到过呢。”霸绝帝君面容狡黠,凝声说道,话语之中含有几丝讽刺的意味。

    音无旋闻言微微赧颜,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旋即话锋一转,柔声说道:“这是圣女音天清送给肖遥帝君的贺礼。”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具小型迷你箜篌,开口说道:“此箜篌名为天涯箜篌,乃是远古时代太阳神鸟的身躯所化,无数年过去之后,箜篌的形状也衍化了数次,最终在八百年前成型,虽略小些,但蛊惑作用无比强大,即使帝境九重强者也毫无抗拒之力,但也有两点不足之处,第一点是只能蛊惑一息时间,第二点则是十年之内只能使用一次。”

    上官逍遥闻言双目一亮,若是利用春秋壶的自身时间加速,岂不是每天都可使用一次?!虽然只能蛊惑一息,但一息时间不敢断定将帝境九重强者灭杀,重伤却是问题不大。

    霸绝帝君等人闻言认为天涯箜篌也没什么大用途,十年时间只作用一息,未免有点太鸡肋了。

    见上官逍遥怔住,音无旋再次开口说道:“这本是圣女的太爷爷的堂弟的过命交情兄弟的至尊宝物,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圣女的太爷爷的堂弟的过命交情兄弟和圣女的太爷爷的堂弟相继死去,这件至尊宝物,也就遗留到了圣女的太爷爷的手中,而圣女的太爷爷又在圣女突破皇境之时,将此至宝赐予圣女。圣女已经待在身边数千年,每天都拿出来细细擦拭一番,可见圣女对肖遥帝君的情义,是何等的何等的…大啊!”

    音天清特意叮嘱过音无旋,一定要让上官逍遥将天涯箜篌收下。秘境之中,上官逍遥表现出来的的实力虽强,但她仍暗暗担心着上官逍遥会偶遇不测,一息时间,以上官逍遥的手段,也足以逃走了。

    她不能让上官逍遥有一丝危险的可能!

    “哦…原来如此!”霸绝帝君频频顿首,恍然大悟道。而上官逍遥的识海之中,却是响起了不一样的声音:“肖遥公子,快快收下吧,听这小友拗口,霸绝心里有些难受!”

    上官逍遥当即拱手接下天涯箜篌,朗声说道:“无旋兄,音姑娘的贺礼实在是太过隆重,肖遥何德何能收下,但音姑娘既然做出了决定,那肖遥就勉为其难的收入囊中了。”

    音无旋见上官逍遥将天涯箜篌收进自己的空间戒指里,紧蹙的眉头随即舒展开来,满面欢喜的再次开口说道:“在下此次前来,除了给肖遥公子贺喜,还有另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