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宴席(2)
    晋青阳和晋文雀来临之际,已是深夜,又一番豪饮之后,天际渐渐明亮起来。此时山海居的三层内,众人皆已昏睡,虽然催发灵魂之力可以将醉酒之意驱散,可心神的疲惫却无法抗拒。

    “你这老者,怎么这般无赖!”小八的声音在楼下回荡。他的身躯被一名老者的胸膛顶的飞快向后滑退,而那位老者面容丝毫不改,一脸不屑的直奔山海居三层而去。

    “你这小子,在大夏帝国之内还不知道我是谁?”老者微微一笑,高傲说道。

    “我管你是谁,不等我向霸绝大人禀报,你就不能进来!”小八仍然竭尽全力与老者抗衡,即便是憋得面红耳赤,也起不到一毫作用。

    “哈哈哈,那我现在在干什么,你能奈我何!”老者哈哈大笑道。

    两人边争执边顺着老者的意愿已经到了三层之中。

    小八已经无能为力,随即大肆咆哮:“霸绝大人!!!快起来啊!!!”

    还在昏睡的众多强者在小八的洪音下,立刻被惊醒。霸绝帝君还未睁开双目,便怒斥道:“哪里来的无礼之徒,敢在我霸绝帝君地盘上闹事!”上官逍遥看到这名老者之后,则是微微摇头,暗自叹息。

    “吾乃紫金家族老祖夏重楼!”夏重楼瞪大双目,一脸傲慢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多强者皆瞬间清醒过来,立即便是半跪在地上,小八见此状,也迎合着众人半跪在地,众人异口同声道:“参见老祖!”

    霸绝帝君紧蹙眉头,再次张口说道:“方才霸绝出言不逊,若是冒犯了老祖,还请老祖见谅。”

    虚无帝君说过,大夏帝国有三不敢惹,夏重楼便是其中之一,若是夏重楼动怒,灭杀霸绝帝君不费吹灰之力,霸绝帝君怎能不心生恐惧。

    夏重楼闻言摆手道:“哎,不知者无罪,老夫听闻你在山海居为第六巨头大摆宴席,又怎能不过来捧捧场呢。”

    霸绝帝君苦笑不已,轻声应道:“老祖取笑霸绝了,霸绝之所以没有邀请老祖,正是因为此次设宴乃是我等草芥乱闹,以老祖在大夏帝国的威望,想必自然不会理会。”

    话语刚落,霸绝帝君随意转头,无意中看见上官逍遥依然拄臂躺在那里,神态随即愕然,立刻便是传音给上官逍遥:“肖遥,见到夏重楼怎么不跪!你是在找死吗?”

    上官逍遥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原来如此,那老夫也不算是不请自来喽。”夏重楼捻着下颌的紫金胡须,满面春风说道:“起来吧。”

    夏重楼一声令下,众人纷纷站起,霸绝帝君暗自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幸亏夏重楼没看见肖遥在那躺着,真是万幸中的万幸。”随即传音给上官逍遥:“肖遥,你无比幸运的躲过了一劫你知道吗,若是方才老祖见你不跪,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上官逍遥闻言表面默不作声,心中却暗自讥笑。他心知肚明,夏重楼当然不是没有看见,而是视而不见!毕竟上官逍遥在夏重楼心里不仅仅是个大金主,还拥有着“空之血脉”的奇异神通,能不能打得过上官逍遥,夏重楼心里也没底,上官逍遥在他心里,除了神秘莫测还是神秘莫测。

    “老夫天还未亮便匆忙赶了过来,更是没来得及吃饭,现在已是饥肠辘辘,老夫先填饱肚子再说。”夏重楼无限满足的看着桌上的山珍海味,心中已是口水直流。

    我考!紫金家族有这么穷吗?!大商帝国的神吝帝君是不是紫金家族的弃婴啊!上官逍遥已经对夏重楼彻底无语,真可谓是日久见人心,夏重楼的脸皮在上官逍遥心中,已是遥遥领先了紫金家族的紫金战神体。

    此时众多强者已是安坐在木桌周围,小八则是悻悻的溜了下去,心中哀求着夏重楼不要再想起他。霸绝帝君坐到夏重楼旁边,斟好一杯热茶和一杯醇酒之后,柔声说道:“老祖尽管放开肚子吃,若是不够,霸绝再要便是。”

    夏重楼闻言双目顿时锐利起来,朗声说道:“既然霸绝有心,不忍老夫吃这些泔水,那老夫也就勉为其难了,再要些什么珍馐,霸绝你就替我决定吧!”

    上官逍遥闻言心中暗骂不已:“夏重楼你这个老狐狸,你碍于照面,不好意思张口要最好的贵的,竟让霸绝替你决定,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

    霸绝帝君闻言怔了片刻,于是朝楼下说道:“再来上五十亿玉钱的珍馐。”五十亿玉钱,也就是说,他半个高等玉晶又白白流出去了,但为了保持好夏重楼对他的好感,他已是骑虎难下,要怪就怪他那张破嘴。

    小八战战兢兢的上完菜之后,迅速溜了下去,他仍余悸未消。夏重楼搓着双手,舌头抿着嘴唇,眼里直冒小星星,暗自感叹道:“数万年来,何曾这么奢侈过,这个霸绝,还要和他搞好关系…”在拿动筷子的那一刻,他老泪横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胡吃海塞一番,仅仅十几息的时间,盘子内已空无一物,亮如皎月。

    众人皆目瞪口呆,刚才那番场景,真是好不凄惨!

    夏重楼老手一抹嘴唇,似乎感受到了众人的心思,随即开口说道:“吾妻未丧之前,给我做的,正是这些珍馐,如今旧忆重拾,难免有些感伤。”

    “咳咳!”夏重楼清了清嗓子之后,朝上官逍遥昂声说道:“听闻秘境之中救人于水火中的传说级人物肖遥公子当选了暗夜第六巨头,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真乃我大夏帝国之英才!”

    上官逍遥闻言无动于衷,却是缓缓说道:“重楼老祖,贺礼呢?”

    此言一出,众人皆目瞪口呆,肖遥公子,你疯了吗?!你问的可是大夏帝国二号人物夏重楼啊!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老夫今日天未亮便赶过来,没顾得上吃饭,更是没顾得上准备贺礼,肖遥小友莫怪老夫。”夏重楼说完面色已是微青,咽下一口唾沫之后,再次开口说道:“贺礼之事是小事,而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大事!”

    众人皆为上官逍遥捏了一把汗,肖遥公子,老祖性如烈火,一旦惹怒老祖,你就完蛋了!

    “想必大夏帝国太子和二皇子争夺皇位的事你们早已知晓,此次前行,便是借霸绝这次集聚各方势力的机会,向大家表白,我们紫金家族支持二皇子!”

    夏重楼和上官逍遥先前在紫金家族之中商讨过,夏重楼早已猜到霸绝帝君也会在支持二皇子,所以才决定了利用此次霸绝帝君的盛宴,让其他有一定威望的势力头目知道紫金家族的意愿,好让他们的决心不会动摇,但凡是在这场宴席上出现的头目,必然是倾倒于霸绝帝君。

    霸绝帝君闻言震惊不已,喜色溢于言表:“老祖,这太好了,霸绝意下亦是如此。”

    “风卷必定追随霸绝帝君和老祖!”

    “老成也是!”

    “我们也是!”

    ……

    夏重楼频频点首,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再逗留了。”刚刚起身将要迈步,余光瞥见了桌子上的九生神草,难掩欣喜之情,兴奋说道:“九生神草!能让帝境强者晋升一小境界,老夫食之说不定能够冲击到帝境九重,霸绝,这株神草,老夫可是颇为喜爱啊!”

    霸绝帝君赧颜道:“老祖,这株神草霸绝可做不了主,这乃是肖遥公子的至宝,还请老祖恕罪。”

    夏重楼正在沉浸在忘我的摩挲中,那株神草仿佛他无数年前抚摸的女子,无比怜惜道:“肖遥小友,这株九生神草对我而言有大作用,你若是不小气,就当是给我的回礼如何?”

    上官逍遥闻言面无表情,冷冷喝道:“放下!”

    回礼?夏重楼你怎么好意思觍着你那张老脸说出来,哦对,你现在已经不知颜面为何物了,那我也不必再给你颜面。

    众人再度目瞪口呆。

    “肖遥小友,气量不要这么褊狭嘛,老夫仅仅欲求一株神草而已,又没问你要太多,又何必紧紧揪着不放呢。”夏重楼依然柔声说道,那老手仍在巧妙的摩挲着神草。

    “放下!”上官逍遥再次冷喝。

    众人皆瞠目结舌。

    “肖遥,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自降身份向你温和商议,你竟做出这副冰冷的样子。老夫我过分吗?!就这么一颗微不足道的九生神草,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夏重楼已是怒火中烧,悲愤斥道。

    上官逍遥也再也压不住自己心中的熊熊烈火,拍案而起怒斥道:“重楼老狐狸,你贪墨我的灵丹妙药还少吗?俩株真龙伴生草已然足矣,我毫不犹豫给你十株,你却一而再再而三想出阴谋诡计联合你家族之人一同在我身上割肉,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紫金家族的颜面都让你丢尽了!”

    夏重楼被气昏了头脑,大肆咆哮起来:“好啊你这小崽子,你把老底都给我掀出来了,那你也别怪我和你翻脸!我给你修葺老宅,凭一人之力忙前忙后,数日下来,我这身老骨头都快散架了。劳累暂且不说,我撇下紫金家族内的重要事务,专心致志为你修葺老宅,就凭这点,我都没好意思问你要真龙伴生草,仅仅要一株九生神草,还不够义气吗?!”

    上官逍遥长舒一口气,决定不再争执。对于夏重楼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种软硬不吃的滚刀肉,这种脸皮比地厚的无赖,他上官逍遥甘拜下风!

    “拿上那株九生神草,立刻消失在我面前,以后但凡有我在的地方,你就别来!”

    “哼!你以为我愿意看着你这小崽子,这样最好!”上官逍遥让他拿走九生神草之后,夏重楼的怒火平息了颇多,眉头略微舒展,瞬间消失在山海居之内。

    众人皆呆若木鸡!

    肖遥公子,你…你是何方势力的妖孽?敢…敢和老祖这样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