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春秋壶
    如果不是被上官逍遥种下了奴隶印,洛雪儿可能真的会将这玉壶和玉叶据为己有,而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壶与叶的玄奥彻底参透!然而有着奴隶印的存在,哪怕是改变了自身所处空间的时间流速,同样无法摆脱上官逍遥的追踪!

    洛雪儿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玉壶和玉叶,对着老者轻声道:“爷爷,您别担心,那位搭救我们的公子是个好人,雪儿和那位公子很久以前就认识。等那位公子到来之后,雪儿便把这玉壶和玉叶交给他,想必那位公子是不会为难咱们的!”

    老者刚要答话,上官逍遥的声音已经是在房间外面清晰响起:“老丈,雪儿说的没错,我不会害你们的!”

    话音落下,上官逍遥的身影已经是走进了屋舍之中,老者看着上官逍遥脸上和煦的笑容,心中原本的恐惧和不安缓缓散去。

    洛雪儿微微犹豫一下,而后将手中玉壶玉叶交到上官逍遥手上,盈盈下拜道:“奴婢洛雪儿拜见公子。”

    上官逍遥接过玉壶玉叶,将洛雪儿虚拂而起,微笑道:“洛雪儿,所谓大隐隐于世,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将你撞见,即便是我,也猜不到你竟然是来了大夏!”

    身为洛雪儿的主人,上官逍遥若是想要知晓洛雪儿的下落,只需催动自己识海中的奴隶印主印便可轻松做到。然而自从他交代洛雪儿隐姓埋名藏身之后,将洛雪儿早已是抛到了九霄云外,从来也不曾刻意探查过她!

    “雪儿知道傲战天曾经与大夏帝国左丞相慕容萧交手过,自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来过天阳城。”洛雪儿小心说道:“所以雪儿认为,在天阳城藏身,应该能够躲避傲战天和玄阴宗的寻找。”

    上官逍遥微微点头,他看了看旁边有些战战兢兢的老者,温声道:“老丈,我想让雪儿送你去大汉皇朝颐养天年。至于你这座老宅,就当做是我在天阳城的落脚点,不知老丈意下如何?”

    “这……”老丈不敢拒绝,却又有些舍不得自己的祖宅,当下一脸无助的看着洛雪儿,眼中两行老泪缓缓流出:“雪儿,这宅子,我,我……”

    洛雪儿知道这老者故土难离,然而上官逍遥做出的决定,又岂是她和这老者能够违抗的?她看着身前的上官逍遥,缓缓跪下道:“公子,我爷爷他心中不舍,若是……”

    上官逍遥未赶到此地之时,早已从洛雪儿和老者的对话之中知晓了一切。老者捧壶十日,时间一晃万年,而世间属于他的,便仅剩了这座破旧不堪的老宅。如今他要让老者离去,老者心中的难舍之意可想而知!

    “老丈,我在大汉皇朝有些势力!”上官逍遥微笑道:“洛雪儿送你去大汉皇城之后,自会有人为你修建府宅,而且也会安排仆从将你悉心照料。而你也不必再去做那些偷鸡摸狗之事,只需安心养老便好!”

    老者再怎么故土难离,不舍的,终究不过是这处普通民宅,除此之外既无相熟邻里,也没有子孙后人。对这老者而言,上官逍遥给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丰厚。他若是再不答应,可就是不识抬举了!

    “哎!”老者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伸手抚摸着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家中旧屋,终于是点头道:“公子好意,老朽遵命便是!”

    上官逍遥点点头,看向洛雪儿道:“你护送老丈前往大汉皇城,到了那里只需到太师府上,自会有人为你们安排一切!”

    说完,上官逍遥将一缕灵魂之力覆盖在洛雪儿的识海之上,沉声道:“我亲自出手掩盖你身上气息,帝境五重以下强者绝对发现不了你的存在!而帝境五重以上,除非刻意探查你的识海灵魂,否则也极难发觉你的真实身份!”

    洛雪儿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上官逍遥的意思。

    她身份特殊,除了是玄阴宗的候选圣女,更是幽冥圣地傲战天的未婚妻!上官逍遥不可能让人知道自己控制了洛雪儿,若是洛雪儿身份有可能暴露,上官逍遥必然会第一时间催动奴隶印主印,直接让洛雪儿香消玉殒!

    用奴隶印灭杀奴隶灵魂,即便是傲战天亲自探查,也绝对找不到任何线索!

    “公子若无别事,雪儿和爷爷这就动身!”洛雪儿对着上官逍遥裣衽一礼,柔声道:“只是不知道,等雪儿将爷爷送到大汉之后,是否返回天阳城侍奉公子?”

    上官逍遥沉吟半晌,而后低声说道:“你们先前和慕容庆起了冲突,慕容府高手若是有心查探,很有可能会将你的真实身份查出。你去大汉之后,我会让人为你寻找一处真正安全的所在。等我的实力足以和傲战天对抗,你便可以不再躲藏!”

    洛雪儿点点头,而后搀扶着老者往门外走去。

    有着奴隶印的控制,上官逍遥根本不担心洛雪儿胆敢违逆自己的命令。见两人已然离开,上官逍遥在房屋之外布下一层灵魂屏障,而后直接便是潜入到了数百丈深的地面之下!

    对于刚刚得到的这对能够改变时间流速的玉壶和玉叶,上官逍遥决定好好研究一番!

    地下百丈深处,上官逍遥轻而易举的开辟出一个方圆数丈的小空间,甩手布下几道防御之后,灵魂力量顿时便将玉壶玉叶分别包裹了起来。

    当初在街道上探查玉壶之时,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曾经被玉壶一吸而入,连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都没有。如今上官逍遥再次以灵魂力量对这两件宝物进行探查,特意将自己灵魂力完全凝聚。

    然而让上官逍遥惊讶的是,无论自己的灵魂力量如何凝聚,那玉壶都是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吸纳进去。而玉叶表面似乎有着某种极为特殊的力量,拒绝上官逍遥灵魂力量的进入!

    “那老者曾经说过,这玉叶原本是在玉壶之内,两者合二为一,才会引起时间流速的改变。”上官逍遥暗暗沉吟。

    按照那名老者先前所说,持壶一日,现实时间应该就是过去万年!若是上官逍遥将玉壶和玉叶合一,恐怕片刻之后,外界就已经过去了好几年!这个险,上官逍遥不敢冒!

    “要研究这玉壶玉叶,还真是难办!”上官逍遥将散发出去的灵魂力量尽数收回,手掌在玉壶和玉叶上缓缓摩挲。

    任何宝物,皆是需要以力量催动。催动宝物使用的力量可以是元力,可以是灵魂力量,也可以是独特的血脉之力。然而老者当年经历的情况,似乎是这玉壶和玉叶自主发动。

    要知道,那老者身子骨虽然颇为强健,然而他却连修炼者都算不上。而那老者的身躯,上官逍遥曾经暗中探查,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特别之处!

    除了玉壶玉叶自主发动,上官逍遥想象不出还有其他的任何可能!

    “能够自主发动的神兵,我倒是见过不少!”上官逍遥心中默默思索。

    比如上官逍遥空间戒指中的化生碑和山河碑,它们拥有自己的器魂,只要碑身内部储存足够多的力量便可以自主发动。而这玉壶和玉叶之中,似乎并没有器魂的存在。

    “神兵择主,说的便是器魂会根据神兵的需求,选择合适自己的主人!”上官逍遥暗道:“没有器魂的神兵,内部储存的力量一经触发,往往会一次性彻底消耗光!”

    化生碑和山河碑内部储存的力量,它们的器魂会根据战斗时的情况有选择性的释放!若是没有器魂控制,里面储存的力量再多,一旦触发,必然是会完全释放出来!

    “也就是说,这玉壶和玉叶储存的,足以改变时间流速的力量,很有可能在那十天之内,已经完全消耗干净!”上官逍遥目光微微闪动,再度看向玉壶和玉叶之时,心中已然是拿定主意。

    这玉壶和玉叶的诱惑实在太大,即便是再度触发时间流速的改变,上官逍遥也必然要将其彻底掌控!

    上官逍遥将玉壶盖子打开,确定里面空无一物之后,将玉叶小心翼翼的投放了进去。而在完成这个动作之前,上官逍遥更是将识海中的灵魂力量释放而出,在数丈之内形成了一个无比坚实的灵魂力蚕茧!

    为了应对玉壶和玉叶结合可能引起的天象变化,上官逍遥甚至是将言出法随都施展了出来!为了将这玉壶和玉叶搞清楚,上官逍遥可谓是不遗余力!

    “嗡……”

    随着上官逍遥将玉叶投入玉壶,一道极其细微的波动顿时从玉壶口中释放而出,将上官逍遥的身躯完全笼罩起来。

    这股力量既非元力,也不是灵魂力量,它往上官逍遥身上笼罩之时,即便是言出法随都无法抵挡丝毫!

    “这是……”上官逍遥眉头微皱。他伸手将玉壶的盖子盖好,一缕灵魂力量沿着壶嘴往玉壶内部探去。然而当他的灵魂力量即将接触到壶中的玉叶之时,却发现那枚碧绿的玉叶正在慢慢变黄!

    而与此同时,一道仿佛来自远古的玄奥神音,沿着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在他的识海深处轰然响起!

    “此壶名为春秋,有缘得此壶者自动成为我春秋神宗真传弟子!手持此壶春秋易,外界足一年,壶中只十息……”

    神音还未响完,上官逍遥心头剧震,双手已经是飞快的将玉壶中的叶子取了出来!

    他捧着完整的春秋壶已经过去了足有五息,而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了半年!25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