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当年情
    以《唤神经》召唤而出的一百零八丈的魂主战体,和帝境二重强者施展出的真正神纹帝身相比,孰强孰弱?

    答案没人知道!

    自远古至今,帝境之下皆蝼蚁这句话便一直存在。

    或许有天资卓越的绝世天才能够跨越境界挑战更高级别的对手,然而那只限于帝境之下!帝境强者的三大标志,帝威,帝印,神纹帝身!这三种手段,对帝境以下的强者而言,每一种都能够轻松碾压!

    自有真武大陆的无数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帝境之下的武者能够越级挑战帝境强者!

    帝君威严,不容挑衅!

    然而上官逍遥今天,正是要以皇境一重的真实修为,挑战帝境二重的上官飞鹰!

    “你的法身,没有刻画神纹?”看着上官逍遥身外的魂主战体,上官飞鹰目光之中隐有疑惑:“传言说,你在无崖秘境之中由王成帝,如今三个月的时间,在法身之上刻画神纹的手段应该早已掌握,你……”

    上官逍遥直接打断上官飞鹰,冷冷道:“上官飞鹰,我的手段,你一试便知!”

    “好!”上官飞鹰沉声道:“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所谓的绝世天才,能不能胜过我的帝境二重修为!”

    话音落下,上官飞鹰意念驱动,飞鹰帝身屈指成拳,往上官逍遥身前一轰而落!

    伴随着这次出手,飞鹰帝身上五大神纹同时亮起,正是原本属于上官逍遥的“地风水火”组合,而第五道,则是雷之神纹!

    五大神纹威力齐聚,飞鹰帝身拳头表面雷光隐现,地风水火之力蔓延体表,一拳之威,直接撕裂了上官飞鹰和上官逍遥身前的大片空间,对着魂主战体汹涌而来!

    “招式中规中矩,威力平常无奇!”上官逍遥一念之下,化生碑和山河碑凌空飞起,在空中显化出方圆百丈的石碑本体,将飞鹰帝身一拳之威尽数挡下!

    飞鹰帝身固然强悍,可上官逍遥如今的魂主战体,乃是以帝境四重的灵魂召唤而来!它表面虽然没有神纹刻画,以威力而论,比飞鹰帝身却丝毫不弱!

    在秘境空间之中,上官逍遥和麒麟大战数场,对魂主战体的战力已经熟知于心,五大神兵施展起来更是得心应手,运转之间没有丝毫滞涩!

    他们两人仅仅一次交手,扩散出的冲击波就已经是将下方的金殿震塌!随着两人的不断交手,皇宫之中倒塌的建筑越来越多,而上官飞鹰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帝印帝威飞鹰帝身,上官飞鹰三大手段已经全部动用,然而上官逍遥仍旧只是以魂主战体迎敌,空间神通,言出法随,血窍之力,全都没有动用!

    自从上官逍遥突破皇境,他的最强实力,已经是完全超过了上官飞鹰!

    这不是势均力敌的生死之战,这是完全在上官肖遥意料之中的复仇之战!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取胜!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取上官飞鹰性命!

    “上官飞鹰,你不是我的对手!”再度交手数次,上官逍遥身形一闪,已经是将幽云身法的“化身千万”施展了出来!

    漫天之间,数万道魂主战体的身影形态各异,将飞鹰帝身团团围绕在内!上官飞鹰催动飞鹰帝身左冲右突,将魂主战体虚影一个又一个的纷纷击溃。然而上官逍遥的声音,仍旧是无比稳定的这方天地之间响起。

    “万年之前,你偷袭上官逍遥,先夺帝印,再窃皇位。你如今这一身实力,大半都是从上官逍遥身上得来,而你施展的招式,仍旧是得自上官逍遥传授!”

    听到上官逍遥那诛心之言,上官飞鹰连声怒吼,每招轰出,都是能够将数十乃至上百道魂主战体虚影轰散。然而魂主战体虚影多达数万,上官飞鹰要找到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的真身,短时间内没有丝毫可能!

    上官逍遥说的没错,上官飞鹰如今得到的一切,绝大多数都是从上官逍遥身上得来!他得到的一切,竟然是源自万年之前的一次背叛!

    “如果上官逍遥还活着,在他的帮助之下,你未必不能突破帝境!”上官逍遥催动魂主战体,在数万道虚影之间穿行。他的声音,如同无数把尖刀,轻而易举的穿透飞鹰帝身的防御,无比冷漠的扎在了上官飞鹰的心头!

    上官飞鹰即悔且恨!悔的是,如果当初没有偷袭上官逍遥,他就不会有把柄落在商未谋手上,不会受到他身后之人的各种制约!他不必独力面对大汉皇朝的繁忙政事,不必在午夜梦回之时愧对自心,不必活的如此疲惫!

    恨的是,为什么当初没有真正做到天衣无缝,让人知道了自己这一生做下的最为卑劣之事!为什么现在的自己,竟然不是肖遥这个年轻小辈的对手!

    他心中好悔,他好恨!

    “你的逍遥兄长,可曾做过对不起你之事?”随着上官逍遥话音出口,飞鹰帝身附近的一道魂主战体虚影微微一亮,原本静止不动的姿态竟然手臂一挥,一道逍遥剑气不偏不倚的斩在了飞鹰帝身之上!

    逍遥剑气无视身躯,只斩灵魂!

    灵魂受创之下,上官飞鹰一声惨呼,面色瞬间惨白!

    “你的逍遥兄长,可曾对你有所亏欠?”上官逍遥再问一句,魂主战体变幻方位,手中逍遥剑再次斩落!

    上官飞鹰面色苍白无血,身上气息瞬间跌落!

    “你的逍遥兄长,视你如手足,待你如同胞,而你上官飞鹰当年所为,对得起他吗?!”上官逍遥一声怒吼,逍遥剑气连出三道!

    飞鹰帝身之中,上官飞鹰口中鲜血狂喷,识海之中已然一片混乱!他低声惨笑,笑中带泪,看上去无比凄惨!

    “你是上官逍遥的六弟,他赐你面君不跪,许你军政大权,授你战阵之术,教你对敌武技!”上官逍遥字字铿锵,然而语气之中,痛惜之意已是再难掩饰:“他为你遮风挡雨,带你执掌天下,而你又做了什么?!”

    上官飞鹰浑身颤抖,脸上血泪纵横,斗志已然完全丧失,口中更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而上官逍遥眼角泪光隐现,魂主战体高高举起的逍遥剑迟迟不肯落下!

    再出一剑,上官飞鹰必死无疑。再出一剑,上官逍遥前世之仇便能了结。然而再出这样的一剑,他上官逍遥,就会彻底的失去他最最疼爱的六弟!

    即便是有着前世的杀身之仇,然而上官飞鹰,仍旧是他上官逍遥的六弟!是那个儿时一起打闹,长大后共同浴血,与他相交数万年的生死兄弟!

    “肖遥……”飞鹰战体之中,上官飞鹰缓缓抬起头来,他看着魂主战体之中的上官逍遥,泪流满面,声音无比哽咽:“逍遥兄长,是你吗?”

    他的身躯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他身外的飞鹰战体已经开始溃散,他看着上官逍遥眉目之间的那股熟悉的英气,他看着上官的眼睛,泪水如泉涌出:“小六我,对你不起!”

    上官逍遥缓缓闭上双眼,两滴清泪从他眼角,沿着颊面,无声跌落。

    “重生之后,我一直都在拼命修炼,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将你杀死,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全部夺回!”上官逍遥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痕,然而眼睛里流出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现在我一剑落下就能报仇,可我却在犹豫!”

    魂主战体一掌挥出,直接是扇在了飞鹰帝身的脸颊之上。飞鹰帝身翻滚抛飞,而上官逍遥的声音则在上官飞鹰耳边疯狂咆哮:“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犹豫!”

    虽然身中魂主战体一拳,上官飞鹰却并未受伤,上官逍遥这一巴掌并未动用多大的力量,而上官飞鹰的飞鹰帝身却已是完全消失,露出了上官飞鹰的真容。

    地面废墟之中,上官飞鹰半跪在地,口中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上官逍遥的六弟,是我上官逍遥在这世间,唯一的血脉兄弟!”上官逍遥泪洒长空,他从魂主战体之中冲出,在上官飞鹰的脸上不住的抽着耳光:“你要突破帝境,你要延长生命,你想要坐上那张龙椅!你什么都想要,你唯一不想要的,就是我这个一直压在你头上的兄长!”

    上官飞鹰被上官逍遥抽的在地上不住翻滚,身上沾满了尘土。他的泪水已经流干,他已经确认,此时在扇自己的耳光的肖遥,就是被自己偷袭身死,如今转世重生的上官逍遥!

    自己的兄长,上官逍遥!

    他没有力量反抗,他没有理由反抗,他也不想反抗!

    万年自责,万年内疚,万年羞愧!这一万多年中来自他内心的折磨,已经让他苦不堪言,死在上官逍遥手上,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彻底的解脱!

    “这一万年里,我无时不刻不在悔恨。”浑身沾满了血污的上官飞鹰仰倒在地面之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口中自言自语道:“我善待燕儿,重用宝儿,我想尽一切办法善待逍遥兄长的后人。”

    “我曾经想过,有朝一日身死之后,面对九泉之下的逍遥兄长,至少要让他知道后辈安好。”上官飞鹰双肩微颤,口中泣不成声:“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感觉有些眼熟。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我不相信真的是你。我不是怕被你杀死,我,我是没脸见你啊!”

    上官逍遥默然无语。

    从两人交手至今,上官飞鹰始终未出全力!如果上官飞鹰拼命死战,上官逍遥即便能胜也定然不会轻松,然而,上官飞鹰没有!

    这一万年里,上官飞鹰所做的一切,都是证明他刚才所言不假。他对上官燕儿和上官宝儿等人的照拂,的确是由于他内心深处的悔恨。

    然而前世杀身夺印之仇,上官逍遥如何能够原谅!

    看着上官逍遥缓缓走近的身影,上官飞鹰眼中流露出一丝释然。他彻底放弃了反抗,准备闭目待死,然而心中猛然记起的一件事情,却是让他瞬间惊叫了起来!

    “兄长,这里有埋伏,你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