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再相见
    清晨,大汉皇城上空,漫天风云激荡!

    青云酒楼上方的半空中,十八名强者在上官逍遥身后凌空站立,目光齐齐看向皇宫所在的方向!

    一连五个夜晚,所有忠于上官飞鹰之人已被冯文相等人全部斩杀。无论文臣武将,此时大汉皇朝之中已经再也没有了上官飞鹰的死忠!可以说,现在上官飞鹰手中的皇权,已经只剩了一个空壳!

    没有忠于他的臣子,没有为他讨伐叛逆的将军,没有为他卖命的死士,只有他那帝境二重的帝威,将整座皇宫完全笼罩!

    现在是上早朝的时间,然而皇宫金殿上除了几个执礼太监,便仅剩了龙椅上孤孤单单的上官飞鹰一人!

    如果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上官飞鹰未免就太过愚蠢了,他已经感觉到了来自所有人的背叛!这种感觉,痛彻骨髓!

    他开始了解,当年自己出手偷袭上官逍遥时,上官逍遥临死前嘴角的最后一丝苦涩。那不是痛苦,不是绝望,不是悔恨!那是源自最心底的悲哀,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寂寞!

    “终于来了么?”感受着青云酒楼方向那道强悍且熟悉的灵魂气息,上官飞鹰双眼之中目光闪动,身上的帝威越发高涨:“肖遥,就让我看看你,如今到达了何种地步!”

    上官逍遥身上的帝威并没有大幅散发,而是凝成一条直线,和皇宫之中的上官飞鹰遥遥对峙!

    如果他的帝威不加约束的全部释放出来,整座皇城之内的黎民百姓恐怕都要在这股威压之下无一例外的死去。强者之战,不伤平民,这是真武大陆千万年来不成文的规矩,而且皇城之中几乎全都是大汉皇朝的子民。

    上官逍遥的复仇,不会让他的子民们受到殃及!

    “你们十八人,以琉璃为首,围绕皇宫布下防御大阵!”半空之中,上官逍遥的声音低沉响起:“今日一战,我不许有任何一位平民死去,不许有任何一座民宅受损,不许让大汉黎民遭受一点损失!”

    琉璃帝君等人各自肃然,十八人齐声领命!

    复仇之前的准备已经全部完成,今天便是图穷匕见,将前仇旧怨一笔勾销的日子!前世之恨,万年之仇,报之就在今日!

    交代完毕,上官逍遥身影一闪,已经是在众人面前消失!他的身影,仅仅一息时间便穿越百里之遥,直接出现在了皇宫门口!

    看着凭空出现的上官逍遥,宫门守卫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处理。他们的实力连王境都不到,对近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也是心知肚明,他们知道,如果对来人出手,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守卫大汉皇宫乃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无论心中如何恐惧,他们对皇室的忠诚,不允许他们放下手中的兵器!

    就在一名守卫握紧手中的长矛,准备向上官逍遥身上刺去之时,上官飞鹰的声音已然在整座皇宫上空轰然响起:“贵客亲至,任何人不得阻拦!”

    上官飞鹰话音落下,所有守卫心中大石头悄然落下,而举矛欲刺上官逍遥的那名守卫更是如蒙大赦,手中长矛收回之时,后背已然被冷汗浸透!

    尽管上官逍遥没有对他释放帝威,然而仅仅是上官逍遥身上的气势,就已经是让人胆战心惊!这名守卫能够鼓起勇气出手,已经是无比的难能可贵!

    “今后皇宫守卫统领之职,由你担任!”上官逍遥对着那名守卫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守卫全身剧震,目瞪口呆,一脸的无法置信。

    上官逍遥不再多说,缓缓往皇宫深处走去。

    时隔万年,上官逍遥第二次进入大汉皇宫!

    重生之后,第一次进入大汉皇宫乃是受到了上官飞鹰的传召,而那个时候,上官逍遥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上官飞鹰,面对上官飞鹰之时,心中仇恨,杀意,全部收敛而起!

    那个时候,在皇宫中多待一息时间,对上官逍遥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煎熬!

    而现在,上官逍遥已经有了足够的本钱!他有绝对信心,将那尊原本属于他的龙椅从上官飞鹰手上夺回!如今上官逍遥每往前行走一步,上官飞鹰心中的煎熬便会多上一分!

    上官逍遥不急不慢,身上的帝威随着脚步的前行,缓缓提升!走到金殿前方之时,他的帝威已经是提升到帝境三重,虽然远非上官逍遥的极限,却已经是将上官飞鹰的帝威稳稳压制住!

    两人尚未见面,在帝威对抗之中,上官逍遥便已然占据了绝对上风!

    “啪,啪,啪……”

    上官逍遥沿着金殿前方的台阶,一步一步,无比稳定的向着上方的金殿前进!他身上的帝威已经不再继续加强,然而此时端坐在龙椅之上的上官飞鹰额头已经冒出了涔涔冷汗!

    从先前的对峙之中,上官飞鹰已经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和自己作对的,正是曾经被自己接见过的肖遥!而此时随着上官逍遥的脚步声在上官飞鹰耳畔响起,却更似是踏在了他的心上!

    三重帝威压制,脚步落地之声,声声惊心,让上官飞鹰无比压抑难受!

    脚步声中,上官飞鹰内心深处,从开始的愤怒慢慢变成后来的震撼,再后来,便已经是彻底的震怒!

    这缓慢响起的低沉脚步,比背叛更加恶毒,比挑衅更加可恶!那个名叫肖遥的小子,在用这样的方式,用他的脚步声,慢慢的践踏着他上官飞鹰的尊严!

    上官飞鹰,绝对不允许他活过今天!!!

    金殿门前的光晕微微闪烁,上官逍遥在光晕之中现出身形,他的脚步终于停下。他看着金殿里熟悉的一切,看着金殿正前方高高在上的龙椅,看着端坐上龙椅上的那个男人。

    他看着他,他也在静静的看着他。

    上官逍遥原本以为,再次见到上官飞鹰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立即施展杀招,将当年背叛之仇瞬间了结!然而此时看到上官飞鹰脸上难掩的疲惫,眼角隐现的皱纹,还有他鬓角那微微泛起的白色,心中竟然丝毫提不起仇恨,反而有些淡淡的伤感。

    万年以前,他是自己最心疼的六皇弟,英姿勃发,风华正茂!

    他为自己冲锋陷阵,陪伴自己戎马天下!他对自己忠心不二,为大汉皇朝立下汗马功劳!

    如今,上官逍遥天资绝世,正值青春年少!上官飞鹰虽然成功突破帝境,然而无法改变的是,他终究还是老了!

    “肖遥!”上官飞鹰看着金殿门口那道熟悉的青年身影,声音之中透着无比的愤怒和失望:“你是我大汉皇朝万年以来最杰出的天才,在无崖秘境之中闯出赫赫名声,朕对你也曾寄予厚望!朕的亲侄女上官燕儿,更是收你为亲传弟子,对你可谓恩宠有加!然而你今日,为何叛朕!!”

    “为何叛朕!为何叛朕……”

    上官飞鹰的声音,在整座皇城上空轰隆响起,满城百姓,全都无比清晰的听到他的怒吼!

    他们听到的,是肖遥对上官飞鹰的背叛!上官燕儿的亲传弟子,反叛大汉君主上官飞鹰!

    “上官飞鹰!”上官逍遥无比冷漠的看着上官飞鹰的眼睛,声音冰冷的不带任何一丝情绪:“背叛,你有资格说吗?当年逍遥君主之死,你可敢将事实真相昭告天下?!”

    上官逍遥没有震怒,他的声音也没有在天空炸响。然而在他的灵魂力量催动之下,满城百姓同样是一字不落的将他的声音听在耳中:“逍遥君主突破帝境,你将他偷袭身死,窃据帝位!你能叛他,我又如何不能叛你!”

    万年以来,背叛上官逍遥始终都是上官飞鹰心底难言之痛!他自认做的天衣无缝,普天之下除了已经死去的上官逍遥再也没有第二人得知,然而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上官飞鹰当年所做之事固然隐蔽,然而总有着蛛丝马迹可供探察!

    比如商未谋,比如肖遥,他们知道当年事,知道上官飞鹰心底最深处的那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朕,从来没有背叛逍遥兄长!”上官飞鹰钢牙一咬,身形已然是从龙椅之上飞扑而下:“肖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朕便亲自出手,将你挫骨扬灰,捍卫逍遥兄长传到朕手上的大汉江山!”

    帝境二重强者出手,威势全部内敛,已经是到了返璞归真之境!上官飞鹰的力量没有丝毫泄露,两手五指虚抓,势如奔雷,刹那间便是轰到了上官逍遥身前!

    “破骨灭魂爪!”上官飞鹰身前,上官逍遥的身影陡然模糊。而他的声音,却是在上官飞鹰身后悄然响起:“这是当年逍遥君主教给你的招式,你用的很好!”

    一招之下,上官飞鹰心头剧震!

    战斗之中,被敌人绕到身后,这是足以致命的大忌!然而上官逍遥的身法实在快的可怕,上官飞鹰连上官逍遥是何时从自己面前消失都没有察觉!而更加让上官飞鹰的震惊的是,当年肖遥兄长教他破骨灭魂爪,根本没有第三人知晓!

    肖遥,怎么可能知道?!

    “帝境二重,不应该弱到这种程度!”上官逍遥目光一闪,身形已然缓缓飞起:“金殿太小,我们到天上打!”

    见上官逍遥的身影飞出金殿,上官飞鹰抛开脑海中那些与战斗无关的念头,冷冷一哼之下,身形同样是冲到了金殿上方的半空之中!

    没有了金殿空间的束缚,上官飞鹰便可以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帝之法身施展出来!

    上官飞鹰的帝之法身,刻画帝印五大神纹于其上,正是他身为帝境强者的最强手段,飞鹰帝身!

    “神纹帝身么……”半空之中,上官逍遥看着高达百丈的飞鹰帝身上那五道清晰可见的神纹,目光微微闪烁。

    飞鹰帝身表面那五道神纹,乃是从上官飞鹰的帝印上刻画而出!而上官飞鹰的帝印,却是当年从上官逍遥那里偷袭抢夺而来!

    此刻见神纹,如见当年恨!

    上官逍遥心意一动,九首十八臂魂主战体在他身外瞬间成形。

    飞鹰帝身高百丈,魂主战体比它还要出八丈!飞鹰帝身手上有帝级高等神兵,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烈焰神鹰爪”,而魂主战体手中,五大神兵各自光芒大放!

    前世之仇,万年之怨,终归是等到了今日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