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皇城夜(1)
    三月后,深夜,大汉皇城。

    风云客栈,原本是青云酒楼附近的一处不太起眼的酒家。然而自从青云酒楼被毁之后,上官逍遥已经是大手笔将风云客栈直接买下,成为了暗夜组织在大汉皇城的临时落脚点。

    而原本的青云酒楼废墟之上,已经重新建立了起了一座高达七层的恢弘建筑,而它门前的牌匾上,仍旧是赫然镌刻着崭新的“青云酒楼”四个大字!

    如此毫无忌惮,明目张胆,就是做给上官飞鹰看的!

    暗影身死,诸多皇境高手尽数被上官逍遥所杀,如今的上官飞鹰手下,除了满朝文武,再也没有直接听命于他的可用之人!如果上官飞鹰想要继续对付暗夜分部,除了亲自动手,再也派不出像样的手下!

    此时的青云酒楼第七层之上,将近二十余名高手列席而坐,而高居主位的,正是上官逍遥!

    坐在上官逍遥左手首位的,是他前世的臣子兼好友,曾经的大汉皇朝太师,冯文相!在冯文相下首,依次是刘烟砍,花翎儿,冥熊兄弟,无相皇,赌皇,烟蟒皇!

    而端坐在上官逍遥右手首位的,则是青云酒楼的掌柜,辣手摧花崔辣手!端坐在第二位的是紫衣毒蜂徐妙,而第三位,则是当初霸绝帝君派来的使者,如今已经被上官逍遥收服,身穿三兽狮王铠的元野望!

    元野望之后,便是五名金牌一品杀手。他们都是元野望从暗夜总部带来的手下,除了他们之外,最早被上官逍遥折服的胡蛮子也是赫然在列!

    包括今日并未列席的琉璃皇在内,共计十八人,这便是上官逍遥如今掌控的最强实力!

    若是以自身实力评判,刘烟砍和冥熊兄弟还有花翎儿都是没有资格待在此地,因为端坐在这里的人,除了胡蛮子是刚刚突破皇境九重,其他人都是在皇境九重巅峰浸淫已久的老牌强者,而其中最强的冯文相和无相皇,距离帝境也不过是一线之隔!

    然而他们和上官逍遥关系匪浅,上官逍遥让他们列席于此,任何人都是不敢有半分异议,因为上官逍遥此时已经是他们的不二之主!

    经历了上一世上官飞鹰的背叛,上官逍遥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误。在场之人,除了冯文相和刘烟砍,还有甘心依附于上官逍遥的无相皇三人,已经全部被上官逍遥种下了奴隶印!

    身中奴隶印者,永世不叛!

    “诸位,计划刚才我已说完,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此时可以问我!”主位之上,上官逍遥声音沉稳,帝君之威和帝皇之势在他身上展现出来,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当年逍遥君主的气度。

    冯文相和崔辣手等人同时起身,齐齐拱手道:“我等明白!”

    上官逍遥轻轻点头,沉声道:“此时夜深人静,正是你等办事之时!上官燕儿,上官宝儿,上官燕儿,上官玉儿,他们四人已然动身,你们各按计划行事,若有纰漏,提头来见!”

    “属下遵命!”众人尽皆领命,身形闪动之下,直接便是从酒楼窗口飞出,隐入了沉沉夜色。而随着他们的离去,上官逍遥身后的影子之中,琉璃皇的身影缓缓浮现了出来。

    走到上官逍遥面前单膝跪地,琉璃皇轻声道:“公子,先前的计划里并没有提到属下,请问属下该做些什么?”

    上官逍遥一手虚抬,示意琉璃皇起身,而后微微笑道:“琉璃,你成功突破帝境,固然是天大的好事。然而如果你离我太远,你的帝境一重灵魂很容易被上官飞鹰察觉,若是他心生防备,我们的计划反倒是不易成功!”

    琉璃皇垂首道:“公子,琉璃能成功突破帝境,皆赖公子所赐。若有用得着琉璃的地方,公子只管吩咐!”

    “我明白!”上官逍遥满意点头。

    突破帝境,帝威自成!先前的琉璃皇,此时确切说来,应该是称为琉璃帝君!而且,自从突破帝境之后,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琉璃帝君一直都在稳固境界,同时修炼自己的帝之法身。

    如今的琉璃帝君,已经是能够在自己的帝之法身上刻画帝印神纹,那是真正属于她的最强手段,神纹帝身!

    身为帝境而忠心不改,这也正是上官逍遥颇为欣赏琉璃帝君的地方。而琉璃帝君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如果没有上官逍遥的指点和帮助,她根本没有可能成功突破帝境!上官逍遥对她的恩德,堪称再造!

    “细说起来,等我和上官飞鹰正面交锋之时,你还真是有一桩极重要的任务!”上官逍遥目光微微闪动,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低声道:“帝境之战,轻则地动山摇,重则天塌地陷!上官燕儿和上官宝儿等人和满城百姓的安危,你需仔细照料!”

    琉璃帝君闻言心神一凝,立即便是拱手道:“属下纵然粉身碎骨,也定保上官燕儿等人平安无事,保满城百姓生死无虞!”

    上官逍遥默默点头,心中却是良久难定!

    前世旧账,如今终于是到了彻底清算之时,然而他的心中,却始终隐隐觉得,上官飞鹰应该还会有什么后手!以上官飞鹰的资质,短短万年,不应该提升的那么快,在他身后,必然是有着一股隐藏势力暗中相助。

    对付上官飞鹰,肯定不会想象之中那么简单。决战之时若有变故,单凭琉璃皇一人,只怕是难保完全啊!

    心中虽然微有顾虑,然而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况且上官逍遥对自身实力心中有数,除非是遇到禹帝那种级数的超级强者,否则的话,上官飞鹰底牌再强,也绝对翻不起任何浪花!

    琉璃帝君看着陷入沉思的上官逍遥,不敢弄出半点动静,而此时的上官逍遥,帝境四重的灵魂力量已经将整座大汉皇城完全覆盖,哪怕是上官飞鹰刻意探查,也休想知晓今夜发生的变故。

    一夜之间,上官逍遥要让整座大汉皇朝的满朝文武,变一变天!

    ……

    万年之前,上官逍遥为君之时,朝中有太师镇殿,有左右两名丞相擎天,有十八学士各领要职,又有八十一贤臣分理诸事!在上官逍遥的英明决策之下,整个大汉皇朝前所未有的昌明,国力蒸蒸日上!

    上官飞鹰击杀上官逍遥篡位之后,对大汉皇朝的官制并没有进行大的改动。只不过时隔万年,许多当年上官逍遥信任的重臣相继死去,如今两相健在,十八学士尚余七位,八十一贤臣则是剩了不到三十人!

    上官燕儿等人已经各自行动联络自己的死忠之人,而上官逍遥给冯文相等人的任务,便是要众臣归心,稳定朝政!等到来日将皇位夺回,不至于天下大乱!

    此时虽然夜色已深,然而大汉皇朝左丞相寇丹青的府宅之上却是灯火通明!寇丹青为相万载,不但政绩斐然,实力也已经到达了皇境八重。而且若非他酷爱笔墨,在丹青之技上投入了太多的心力。否则的话,以他的天赋,此时修炼到皇境九重巅峰也不是太难之事。

    左相府门前,一道全身笼罩在烟袍之中的人影轻叩门环,苍老低沉的声音在这片夜色之间清晰响起:“丹青左相,故友来访,可愿现身一见?”

    书房之中,寇丹青正在描绘翠竹枝叶的狼毫细笔微微一震,一滴浓墨随之滴下,眼看就要落到桌面画卷之上。寇丹青袍袖轻挥,那滴墨水竟然是在空中凝成“丹青”二字,无比准确的落在了画卷的右下角!

    “哎,无心插柳啊,我寇丹青的真迹,向来是不留落款。这幅雾山青竹图,恐怕是这世间唯一一副有我本人落款的孤本了吧!”寇丹青看着画卷上的落款,抚须微笑道:“有客来访,孤本天成,此乃吉兆啊!”

    话音落下,寇丹青放下毛笔,袍袖一挥之下已是将房门卷开,朗声道:“来人啊,收拜帖!”

    丞相府自有规矩,但凡来访之人,需持拜帖一副。拜帖之上,须表明身份来历,简述所图之事。如果没有拜帖或是贴中之文不合寇丹青心意,来人便不得进入相府。

    而这身穿烟袍的来访之人,恰好便是没有拜帖之人,他递给门房的,只有一块暗金色令牌,令牌背面乃是镀金的“大汉”二字,而令牌正面的二字,却是“太师”!

    整个大汉皇朝,太师只有一位,那就是冯文相!

    书房之中,寇丹青接过门房呈上的令牌,眉头立即便是微微皱起。他把令牌拿在手上反复观察数遍,确认无误之后,眉头反而皱的更深。

    如果令牌是假的,寇丹青直接便会下令将来人捉拿!而令牌是真的,反而让寇丹青心思难定!

    冯文相的死讯,大汉皇朝之中早已传开!而冯文相的后人,除了身在大汉皇家学院的小女儿冯婉,已经再无他人!而从来人声音分辨,显然是个年长男子!此人的身份,颇是有些诡异啊!

    “冯太师与我相交莫逆,哪怕他已经陨落,他的面子我仍是要给!”寇丹青大手一挥,声音在整座相府上空轰然响起:“开中门,迎贵客!”

    那道烟袍人影,在诸多家丁门客的注视之下,从中门缓缓前行。他身前无人领路,却似乎对丞相府十分熟悉,一路走来毫无迟滞。在书房前方站定,烟袍男子轻声道:“老友来访,何不屏退左右?相府高手暗中埋伏,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寇丹青哈哈大笑,洪声道:“丹青身居相位,帝国暗杀之人从不消歇!你烟袍在身,蒙头遮面,却自称本相故友!此等衣着说辞,似乎也不是访客之道吧?”

    烟袍人影沉默半晌,身上皇境九重巅峰气息冲天而起:“我若心存歹意,寇丞相与相府高手联手,能否抵挡?”

    寇丹青瞳孔一缩,脸色骤然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