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曜日珠
    吕子言陨落,他已经施展出的招数却不会停止。

    战斗空间之中,成千上万的血色远古军士和那一名远古将军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的夏玄冥和上官逍遥。

    夏玄冥此时已经是将紫金帝皇甲的虚影和自身的紫金山身体发挥到极致,除此之外,更是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杆巨帆,帆面迎风见涨,直涨到数十丈方圆才缓缓停住,牢牢的挡在了夏玄冥身前。

    然而即便是这些手段的叠加之下,夏玄冥心头的危机仍旧是没有解除!

    紫金家族本身就有着帝境高手存在,而夏玄冥在大夏帝国皇宫更是有着帝境老师,他对帝境强者的威力可是说是非常熟悉!以夏玄冥的判断,吕子言燃烧全部生命力施展出的这招,距离帝境一重高手的一招之威,已经相差不远!

    夏玄冥空间戒指之中自然是有着能够这招完全接下来的底牌,然而那张底牌,必须是要在争夺无崖武圣传承的最后关头才能动用!否则的话,在面对九大天才其他人的时候,必然会落在下风!

    而对上官逍遥来说,吕子言这威力极强的一招,对他根本是没有任何的威胁!

    且不说魂主战体的最强防御“天地愧”,单单上官逍遥那被《不灭经》和《唤神经》强化过的帝境三重巅峰灵魂,接下吕子言的招数绝对轻而易举!别说吕子言仅仅是发挥出了接近帝境一重强者一击的实力,哪怕吕子言本身就是帝境高手,要伤害上官逍遥同样是痴人说梦!

    只不过,现在的上官逍遥并不想让夏玄冥知道自己的灵魂修为!魂主战体施展的“天地愧”,完全可以保证他们两个在那血色军阵和远古将军的冲击下毫发无伤!

    半空之中,随着那远古将军手中大关刀所指,血色军阵对着夏玄冥和上官逍遥发起了最为强猛的冲击!

    这种冲击不会超过一息,而它的威力便是会在这一息之内完全爆发出来!大范围的冲撞,践踏,斩杀,就在这一息之内全部完成!

    “天地愧!”随着上官逍遥话音落下,魂主战体上代表着“坚忍”的一面双目一凝,十五只空着的手掌同时向前伸出,那道凝聚了天地之间所有游魂之力的灵魂力屏障随之出现!

    而这个时候,上官逍遥更是催动魂主战体,直接冲入了夏玄冥浑身笼罩的紫金光芒之中!

    战斗空间外面,不论是散修一方又或是九大天才一方的观战之人,已经是纷纷的睁大了眼睛,颇是有些目瞪口呆:“这,这吕子言也太强了吧,竟然施展出了那么强悍的一招!看架势,非要将夏玄冥和肖遥灭杀不可啊!”

    散修之中,有人摇头叹道:“依我看啊,夏玄冥就算能够活下来也必然要受重伤,接下来更高层的争斗可就不好说了!至于那个肖遥,恐怕要在吕子言这一招之下陨落吧?”

    这人话音方落,旁边立即便是有人反驳道:“我看不一定呢,刚才那个肖遥不是冲到夏玄冥身上那一团紫金光芒里去了吗?我猜他是明知道自己挡不住这一击,所以拿夏玄冥当挡箭牌呢!”

    “哼,你当夏玄冥是傻子啊!”先前说话那人嗤笑道:“除非他俩有着嘿嘿嘿的关系,否则的话,夏玄冥又岂会甘心给肖遥挡灾?再说了,夏玄冥自己能不能挡住这招还是两说之事呢!”

    刚才反驳他的那人吃吃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个肖遥生的可是眉清目秀,夏玄冥身为超级天才,有些特殊嗜好也是在所难免,说不定啊,他们真的是……嘿嘿嘿!”

    无论他们怎样想,战斗空间中的上官逍遥的确是冲入了夏玄冥身上散发出的那万道紫金光芒!然而他并不是像那些散修们恶意猜想的那样躲在了夏玄冥的身后,而是冲到了夏玄冥身前!

    上官逍遥已经发现,吕子言这一招看似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击,实际上,真正要斩杀的目标却是锁定了夏玄冥!而那名由古卷幻化出来的血色远古将军,冲撞的对象也正是夏玄冥!

    锦上添花远远不如雪中送炭,而上官逍遥此时要做的,正是替夏玄冥把吕子言这舍命一击挡下来!

    为夏玄冥保留住他的最强底牌,在这无崖秘境之中,对夏玄冥而言,其重要程度不亚于救他一条命!

    “肖遥,你疯了!”看到上官逍遥催动魂主战体的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夏玄冥心头一震,当即出声喊道:“吕子言这招威力太大,已经堪比帝境一重强者一击之力,你自己扛,只有死路一条!”

    上官逍遥转头看着夏玄冥,微微一笑道:“夏兄,之前天梯上救你一次,咱们两个就算是有了交情。【】这次我再替你挡这一劫,就换你一个人情可好?”

    夏玄冥微微一怔,旋即沉默下来。

    上官逍遥这话说的轻松,然而夏玄冥却是心中清楚,要替自己挡下吕子言这一击,眼前这个肖遥绝对是以命相搏!而他夏玄冥的一个人情,远远不值得肖遥如此去做!

    然而没等夏玄冥再行多想,那血色远古将军率领着万人军阵已经是冲击而至!哪怕是站在魂主战体身后,夏玄冥仍旧是感觉到了吕子言这一招的可怕!这种由上万名血色军士组成的军阵,它的威力随着冲撞时间的延长正在不断增长!

    尤其是在最前方血色将军一刀斩落之后,后方军阵随势而发,衔接毫无破绽!

    更加让夏玄冥震撼的是,那些血色军士本身就如同拥有着灵智一般,将原本大范围的攻击,完全凝聚到了身前的肖遥身上!

    一息时间眨眼即过,一将万军,在这一息时间之内,将那无尽威力完全倾泻到了魂主战体身前的灵魂力屏障之上!而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面色如常,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血色军阵往那灵魂力屏障上冲击!

    “吕子言,身为皇境九重巅峰强者,能够以生命为代价施展出这样的一招,你已经足以自傲了!”上官逍遥心中暗暗感叹。

    如果吕子言不死,假以时日,突破到帝境应该不难!今日一死,真的是万载修为成画饼,一世雄心皆成空!

    随着一息时间过去,那血色将军和万军大阵终于是彻底消散。上官逍遥撤去魂主战体,对着无尽紫金光芒中的夏玄冥微微笑道:“夏兄,此招已过,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呢!”

    夏玄冥目光闪烁,将自己的数种防御手段收起,微微摇头道:“肖遥兄,今日你们联手一战,你发挥出实力,丝毫不在夏某之下!夏某自认,区区的一个人情还不值得肖遥兄花费巨大代价为我挡这一招!”

    “巨大代价?”上官逍遥笑道:“不大不大,要说代价的话,只能算是中等代价,我还是承受得起的。”

    夏玄冥闻言一怔。中等代价,还有这种说法?

    “夏兄!”上官逍遥见夏玄冥那一脸的疑惑之色,微笑道:“我空间戒指中还有天尸法身没有动用,若是用来防御吕子言刚才那一招,夏兄以为如何?”

    夏玄冥微微皱眉,沉吟半晌后,终于是点了点头道:“用天尸法身抵挡的话,你我二人定然能够毫发无伤,然而那具天尸法身恐怕就要废了!”

    “嗯!”上官逍遥点头对夏玄冥这一说法表示赞同,他伸手摸了摸空间戒指,笑着问道:“夏兄,那么依你说,如果我操纵天尸法身自爆,那威力又当如何!?”

    夏玄冥心头一震,脸色微微一变之后,缓缓说道:“若是天尸法身自爆,九大天才中的任何一人,即便是施展出最强底牌,不死也必然重伤!”

    上官逍遥看到夏玄冥那凝重的样子,轻轻摆了摆手道:“夏兄请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催动天尸法身去炸夏兄的。夏兄身为大夏帝国天才,而我亦是大夏帝国之人,即便是最终的无崖武圣传承,都是没有以死相拼的必要。”

    看着夏玄冥有些将信将疑的表情,上官逍遥微微沉吟,而后认真道:“能够结交夏兄这个朋友,于我肖遥而言乃是幸事。而无崖武圣传承虽然重要,过程中却难免平添许多变数,夏兄还需多加谨慎!”

    见上官逍遥说的严肃,夏玄冥微微点头,眼神也是认真了许多。

    而就在他俩交谈的当口,两道黄色光柱在两人身旁凭空出现。而这处战斗空间的擂台之外,一股细微的空间波动突然散开,两枚散发着刺目金光的圆珠在空中浮现出来。

    上官逍遥和夏玄冥同时出手,各自收取了一枚圆珠。而那圆珠的信息也是瞬间传入了两人的识海:“曜日珠,元力激发之下可伤人眼目。爆开则自成一片日光牢笼,一息之内,光牢无人可破!”

    接受信息之后,上官逍遥和夏玄冥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色。

    一息时间看似极短,然而对他们两人而言,这一息时间却已经足够做许多事情!这曜日珠,对两人来说,都是非常不错的保命底牌!

    将曜日珠收进空间戒指,上官逍遥指着身旁的黄色光柱,低声道:“夏兄,咱们这一战已是耽搁了太久,如今奖励品已然收起,咱们这便出发!”

    “好!”夏玄冥微微点头,和上官逍遥拱一拱手之后,立即转身踏入了一道黄色光柱之中。

    而上官逍遥同样是跨进了身旁的光柱,身影瞬间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