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双双陨落!
    元力河流之中,夏玄冥的身躯举步维艰!

    江太翁如今已是接近寿命大限,为了夺得无崖武圣传承,哪怕是击杀夏玄冥得罪紫金家族和大夏帝国他也在所不惜!在江太翁的鱼竿虚影之下,如果不是紫金帝皇甲和紫金战神体的防御实在太过惊人,恐怕他此时已经被江太翁所伤!

    然而,夏玄冥又岂是江太翁能够轻易压制的住的?

    随着夏玄冥怒吼出声,他一咬舌尖,一口鲜血猛然喷将出去。这鲜血凝而不散,在夏玄冥身前滴溜溜乱转,紫金光芒比夏玄冥身上更加浓郁!

    鲜血散发的紫金光芒之中,一股无比浩渺苍茫的荒古气息缓缓释放而出,一道淡淡紫金色人影悄然浮现!

    传说中,夏玄冥所在的紫金家族,在远古之时,乃是由一位身具紫金血脉的超级强者所建立。即便是在远古那强者辈出的年代,紫金家族都称得上是一方庞然大物。而夏玄冥利用自己的精血召唤出来的人影,正是紫金家族的始祖,紫金战神!

    紫金战神,那可是在绝天地通之前,能够破碎虚空,飞升上界的神境强者!仅仅是隐藏血脉中的气息,就已经丝毫不亚于江太翁的帝威!

    “以我之血,以祖之名!三位一体,封身锁灵!”夏玄冥话音落下,紫金战神始祖身影顿时附身在夏玄冥身上。

    在夏玄冥的目光注视下,江太翁只觉身躯一紧,无论气血元力,尽皆不听使唤!

    江太翁面色瞬间大变,疯狂催动灵魂力量,试图再次施展出那一招“出没风波里”,将自己和小船的身影遁去!然而在夏玄冥三位一体的封身锁灵之下,江太翁任何的闪躲招式都是无法施展!

    躲闪无功,江太翁心神巨颤,拼命的要将空间戒指中的“蓑草替身”施展出来。可惜的是,他的灵魂力量根本无法连接到空间戒指上,那蓑草替身根本无法取出!

    “我不会死,我绝对不会死在这里!”江太翁身体和灵魂力量被锁,任何的防御招式和躲闪身法都是无法使出,然而他身为伪帝境强者,无论本身实力和战斗经验都是远非常人可比!

    眼见夏玄冥手中长剑斩至,江太翁体内元力和识海中的灵魂力量疯狂鼓荡,身上的蓑衣更是“嗡嗡”震颤不止,似乎破除夏玄冥的“封身锁灵”已经近在眼前!

    “三位一体,紫金真帝斩!”在夏玄冥的怒吼声中,万载玄冰剑和紫金虚影剑以及紫金战神始祖手中的血色长剑三剑合一,轰然落在了江太翁身上!

    而江太翁也终于是在三剑临体之际强行破开了夏玄冥的封锁,同时心念瞬间发动,“出没风波里”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再度施展而出!

    夏玄冥三剑落下,江太翁身影消散。看似攻击落空,然而夏玄冥却是微微笑了起来。

    在夏玄冥身前,江太翁那条握着鱼竿的右手臂突然出现,断口处血流不止!而随着一声惨叫声起,江太翁那断了一臂的身形在数十丈外突然出现!

    “夏玄冥,我要你死!!!”江太翁用那只完好的左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丹药服下,双眼血红,歇斯底里的吼叫道:“若不杀你,我江太翁誓不为人!”

    夏玄冥看着状似癫狂的江太翁,低声冷笑道:“江太翁,刚才不是说我只要伤到你,你就自己认输吗?怎么样,现在还要不要请我喝上一杯?”

    江太翁面如火发,气喘如牛。他明明已经服下丹药,那条被夏玄冥斩落的右手应该很快生长出来,然而数息时间过去,不但没有新的手臂长出,那创口反而是在缓缓扩大!

    “怎么回事?”江太翁低头看着肩膀处的伤口,咬牙切齿的看着夏玄冥:“你的剑有古怪!!”

    夏玄冥微笑点头:“你说过,我的战神死光能否杀你还是两说之事。所以刚才我那一剑之中,融合了一些战神死光进去。现在看来,你恐怕是很快就要死了!”

    江太翁胸口剧烈起伏,创口处的疼痛使得他根本无法静心思考。他从空间接种再度取出数枚丹药服下,然而肩膀上的伤口仍旧是慢慢的往胸口蔓延!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创口处消失的那些血肉,根本不是滴落到地上,而是正在被一片淡淡的紫金光芒缓缓分解!

    彻底的分解,不留任何痕迹!

    “啊啊啊啊啊!”江太翁牙关几乎咬出血来,他那完好的手掌并立如刀,往手臂断口位置狠狠斩落!

    江太翁手刀之下,沾染了战神死光的大片骨肉顿时激飞出去,激飞之时,尚自在被那战神死光不断的分解!那战神死光,竟然如此恐怖!

    “壮士解腕?!”夏玄冥摇头冷笑:“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不存在的!”

    夏玄冥说完,那只没有握剑的手掌对着江太翁平直伸出。在他食指指尖,一抹深紫色光芒微微闪烁:“战神死光也有许多种,如今我始祖加身,施展出的战神死光在远古时代也是有着赫赫威名!这一招,被远古时代的那些强者们称为‘战神死星芒’!”

    在那深紫色光芒周围,无数细微裂缝不断出现,而在光芒最深处,似乎是有着无尽的吞噬之力,正在将这一处空间里的天地元气全部吸引过去!吞噬力道之强,简直可怖!

    夏玄冥食指轻弹,战神死星芒脱指而出,往江太翁身上缓缓落去,口中低声道:“江太翁,你是第一个死在我战神死芒星下之人!凭此一点,你已经足以自傲!”

    话音落下,夏玄冥再也不看江太翁一眼,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正在僵持的上官逍遥和吕子言。

    “夏玄冥,你杀不了我!”摆脱了战神死光的分解之后,江太翁伤口位置正在飞速的生长出新的皮肉筋骨。他看着缓慢飘飞而至的深紫色战神死星芒,元力催发之下,那条浩浩荡荡的元力河流对着星芒汹涌而去!

    然而,那道战神死星芒的吞噬之力实在是强的不像话,无论是元力河流,又或是江太翁身上蓑衣显化出的数千道人影,在靠近战神死星芒之后全部被一吞而入,根本掀不起半点浪花!

    更可怕的是,战神死芒星的吞噬之威并没有丝毫减弱,在吸收了江太翁的元力河流之后,那吞噬之力不弱反强,飞向江太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即便是此种关头,江太翁仍旧是有着底牌!然而没等他将底牌施展出来,一种不可抗拒的绝望之意突然从他识海深处诞生,脸上一团浓重的死气顿时浮现而出!

    “夏玄冥,你今日未必就能胜得了老夫!”江太翁伤口处不再生长出新的肉芽,本就苍老的面容急剧的衰败下去,身上的气息更是快速萎靡:“大限已至,天要亡我……”

    看着正在和上官逍遥僵持的吕子言,江太翁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极不正常的红晕,正是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江太翁借着回光返照之力,无比沙哑的嘶吼出声:“穷书生,走!”

    话音出口,江太翁头颈一歪,就此气绝。而他的身躯,瞬间便被随后飞至的战神死星芒彻底吞噬进去,无论是身上蓑衣又或是空间戒指,全都没能留下任何痕迹!

    “老渔翁!”化生碑下,吕子言眼见江太翁被夏玄冥所杀,两眼目眦尽裂!他一手捶胸,连连将数口鲜血喷吐在手中古卷之上,而后手指翻动,直接便是将古卷翻到了最后一页!

    无尽血光漫卷之下,整个战斗空间被映的一片血红!吕子言捧着血色古卷,低头诵读,眼中有泪,字字泣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在吕子言不住的诵读之下,这一处战斗空间之中,无数身穿甲胄的血色军士不住的幻化而出!仅仅片刻,吕子言所在的半空中尽皆被那列阵的血色军士占满,而在血色军阵前方,正是刚才出现过的远古将军!

    直到手中古卷血色退尽,吕子言终于是停下了诵读,他的前襟已经被鲜血染透,脸上的气色已经无比灰白,身上的元力气息和灵魂气息尽数消失。他在空中摇晃几下,惨笑数声,而后一头栽倒!

    捧卷书生吕子言果然书生意气,为了生平挚友江太翁,竟然是燃烧全部生命,施展出了终极绝招!

    而他燃烧生命为代价施展出的这招,威力之强,几乎已经隐隐达到了帝境的层次!这样的一击,已经足以轻易灭杀任何皇境强者!

    这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一招,哪怕有替身傀儡,哪怕有绝世身法,在这一击之下,除了硬抗,别无他法!

    看着吕子言的身影从空中无力跌落,上官逍遥心中微觉惋惜。没等他将吕子言手中那本古卷收取过来,夏玄冥的声音已经在上官逍遥耳边急切响起:“拼尽和我联手全力防御,他这一招,我挡不住!”

    “挡不住么?”上官逍遥心底微微摇头,心念一动,远处的化生碑和吕子言的古卷顿时飞到上官逍遥手中。

    而上官逍遥的心底,同时也是默默念道。

    “天地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