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势均力敌
    战斗空间外面,所有的观战者都看到了上官逍遥再度吐血!

    上官逍遥前一次吐血,乃是被江太翁所伤,吐血之后面色如常,似乎并无大碍。然而这次吐血之时,吕子言的远古将军并没有攻击到他,而他却是面无血色,显然受创极重!

    “那个肖遥不行了啊!”散修之中,一人啧啧道:“刚才吕子言可没伤到他,应该是江太翁在他身上留下的暗伤爆发了吧!”

    这人话音刚落,立即便是有人应声道:“能在吕子言手下坚持那么久,这个肖遥也算不错了!只是可惜啊,连大夏帝国的超级天才夏玄冥都落在下风,更何况肖遥一个区区散修!”

    “哎,草根就是草根,别看他那具法体九头十八臂的,样子倒是挺吓人,可惜威力和样子好像不成正比啊!”说话的这人叹息道:“我还以为他能创造奇迹了呢,现在看来,哎……”

    刘烟砍和冥熊兄弟此时也是有些慌了手脚,刘烟砍慌的是,自己好不容易结识上官逍遥这么个朋友,若是上官逍遥身陨,以他刘烟砍的实力,要给上官逍遥报仇只怕是痴心妄想,这辈子都没什么指望!

    而冥熊兄弟却是真的慌了!上官逍遥可是他们的主人啊,如果上官逍遥身死,他们俩自然也会随之死去,根本无法反抗!

    当然,他俩根本也没有反抗的心思,然而看到上官逍遥此时的惨状,他俩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当下蹲在地上,泪如泉涌,哭的像两头四五百斤的狗熊!

    “你们两个哭什么!”刘烟砍一见冥熊兄弟的怂样,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当下怒道:“肖遥兄弟还没死呢,他还有天尸法身没有动用,还有好多底牌没使出来!你们再哭,小心我开揍啊!”

    熊老大擦擦眼泪,抽泣着道:“俺看见肖遥大人受伤,心里难受不行啊!”

    说着,熊老大抱住熊老二浑圆的身躯,嚎啕道:“弟啊,咱兄弟俩的命好苦啊!”

    熊老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扯着嗓子哀声叫唤:“哥啊,咱俩从小没了爹娘,好不容易靠着打劫勉强维持生活这样子!现在刚刚突破到皇境,还没来得及过两天好日子就要死了!俺不想死啊!”

    刘烟砍被他俩哭的头皮发麻,却不好真的出手教训他们,只好摇头暗自叹息。

    附近的散修和那些帝境势力中的高手看到冥熊兄弟哭的惨不忍睹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而冥熊兄弟命都快没了,哪里还怕人笑话,越哭越狠,悲伤简直逆流成河。

    战斗空间之中,上官逍遥体内《不灭经》疯狂运转,因为灵魂之力被灭引发的伤势终于是彻底恢复。而就在此时,他却是通过奴隶印感受到了冥熊兄弟那深不见底的哀伤!

    “这两头蠢货!”上官逍遥心中暗骂:“主人我是那么容易死的吗?你俩少给我丢人现眼!”

    圣殿外面,冥熊兄弟一个激灵,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抹掉脸上的泪水,欢天喜地道:“肖遥大人没事,咱俩不用死啦!”

    刘烟砍看看这对憨货兄弟,微微摇头,目光再度往半空之中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逍遥已经开始了对吕子言的反击!

    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目光微微一凝,冷声道:“捧卷的,刚才你杀的很过瘾吧,现在轮到我了!”

    吕子言皱眉道:“我不叫‘捧卷的’,我叫吕子言。肖遥,念你修行不易,你若是此时认输,我可以饶你不死!”

    上官逍遥冷冷一笑道:“认输?这两个字我可不会写,不如你来教我!”

    话音落下,上官逍遥心意一动,魂主战体一条手臂高举,手中逍遥剑隔空斩落!

    对于逍遥剑的剑气,吕子言先前可是领教过,他以元力和灵魂力量借助手中古卷施展出的山岳峰峦难当此剑一击!

    即便是能够将山峰源源不绝的幻化出来,然而那却是需要大量的元力和灵魂力,那般消耗,即便是吕子言皇境九重巅峰的灵魂也是颇不轻松!

    眼见那尊九首十八臂的诡异战体再次挥剑,吕子言心中一狠,手中古卷连翻十页,口中朗声念道:“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随着吕子言诗句出口,战斗空间顿时变作一片无尽夜空,天穹之中,无数星芒闪亮,散发出灿烂辉光!星光之下,有参天巨树枝繁叶茂,虬枝曲干之上银花绽放!

    一座长达百丈的星光之桥从吕子言脚下蔓延而出,将吕子言的身躯直接送到参天巨树之上。而天穹之上那无数繁星射出的辉光则是凝聚成上百条光芒闪烁的锁链,往魂主战体身上缠绕过来!

    魂主战体斩出的逍遥剑气被巨树枝干挡住,劈的树叶簌簌而落,在巨树上留下了一道深达数尺的宽阔裂口。星光锁链则是被魂主战体用迷情图卷释放出的灰色气流牢牢抵住,在空中僵持不下!

    “有点门道啊!”上官逍遥微微一笑,催动化生碑往参天巨树上的吕子言砸去:“捧卷的,让我看看,你还有多少手段!”

    吕子言目光一冷,声音已是有些怒气:“我刚刚说过,我不叫‘捧卷的’,我叫吕子言!”

    说完,吕子言手中书卷又翻十页,声如响雷:“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吕子言手中,古朴书卷光明大放!无尽夜空之中,满天繁星光晕微暗,一轮散发着皎洁白光的明月悄然浮现!这轮明月出现之后,立即便是对着化生碑直直迎上,而明月之下,一条奔涌不休的滚滚大江往魂主战体轰隆奔去!

    “来得好!”上官逍遥双眼一眯,心念电闪而过。魂主战体空着的十六条手臂陡然变得无比粗壮,瞬间对着那条滚滚大江轰出了数百上千拳!

    拳影之下,滚滚大江水花四溅,对魂主战体没能造成任何伤害。而化生碑本体被那轮明月挡住,同样是没能伤害到吕子言的身体。两人几度交手,竟然平分青色,谁都没能占到上风。

    和上官逍遥一脸的意气风发相比,吕子言的脸色此时已经是微微有些难看!

    吕子言是成名已久的皇境九重巅峰强者,而上官逍遥表面上只是王境九重巅峰实力,而且还只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辈!跟上官逍遥打成平手,对吕子言来说,本来就已经是输了!

    “肖遥,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吕子言书卷缓缓翻动,一页,两页,三页……这次,吕子言连续翻了十四页,手中的古卷光芒无比耀眼,映照着吕子言的身影,宛如神祇:“我这一招之下,你必死无疑。不想死的话,就认输吧!”

    上官逍遥微微摇头:“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吕子言再不多言,胸腹高高鼓起,声音如碎金裂铁,充满了无尽的肃杀苍茫:“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战斗空间之中,无论星光明月,又或是巨树金桥,在吕子言诗句出口之下,全部消失不见!而那条滚滚大江却是猛然掀起滔天巨浪,瞬间就要将魂主战体完全淹没!

    “以攻对攻,我喜欢!”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目光闪亮,哈哈大笑:“吕子言,以伤换伤,看谁能占到便宜!”

    滔天巨浪之中,那滚滚河水如同无休无尽,源源不断的对魂主战体发动冲击!浪头之下,魂主战体十六只手臂在胸前交错,任它波滚浪涌,身躯岿然不动!

    而化生碑的本体则是在吕子言头顶上,被方圆数十丈的古卷虚影稳稳托住,短时间内同样是无法落到吕子言身上!

    战斗空间之外,所有观战散修一片哗然!

    “我槽,这个肖遥是爆发了吗,怎么这么变态!”那个先前说上官逍遥不行的散修咋舌道:“不会是施展了什么暂时提高实力的秘法吧,等秘法持续的时间过去,他可就悲剧了啊!”

    “王境散修里竟然还有这种人物,这个肖遥很厉害啊!”那个先前嘲笑上官逍遥是散修的家伙不住的点着头道:“别看夏玄冥是大夏帝国天才,他可是被江太翁压在了下风!这个肖遥虽然是散修,可他竟然能够跟吕子言相持这么久,难得啊!”

    而那个认为魂主战体虚有其表的散修则是十分感慨道:“这个肖遥,他那具九头十八臂的战体很牛叉啊!刚才一瞬间打出了怕是有上千拳吧,手臂长的多果然有好处啊!”

    听到这三人前后不一的说辞,刘烟砍鼻孔之中冷冷一哼,从表面上看,肖遥此时和吕子言已经是陷入了互拼消耗的持久战!吕子言胜在根基深厚,境界远在肖遥之上,而肖遥……

    想到这里,刘烟砍心中暗笑。在肖遥的空间戒指里,那些恢复体力元力灵魂力的灵药根本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拼消耗?吕子言啊吕子言,我肖遥兄弟能跟你耗到天荒天老,累死你个穷书生!”刘烟砍此时对上官逍遥已经是充满了信心,然而夏玄冥和江太翁那便的战况又有了新的变化!

    元力河流之中,夏玄冥受到的压迫和束缚之力极大,再加上江太翁散发的帝威,已经是将夏玄冥稳稳的压在了下风!

    然而夏玄冥仍旧是未曾底牌,双眸之中,紫金和森白两色光芒已经是疯狂的亮了起来!

    “三位一体,紫金真帝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