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麒麟!!!
    看到上官逍遥受伤,战斗空间外面观战那些散修纷纷为江太翁和吕子言叫起好来!

    上官逍遥虽然也是散修身份,然而夏玄冥和霸五对他的态度,那些散修可是看在眼里!在他们心里,已经是把上官逍遥划分到了九大天才阵营,而江太翁和吕子言等人,那可是他们散修之中的强者,是他们散修一方的代表!

    刘烟砍眼见上官逍遥吐血,双拳瞬间便是紧紧握起,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心中则是疯狂的吼叫着:“肖遥兄弟,不要再留什么底牌了,赶紧动用那具天尸法身啊!

    战斗空间之中,夏玄冥一见上官逍遥受伤,顿时心头一紧!他手腕一翻,立即便是将两枚玄冰爆裂针取出,往江太翁身上激射而去!

    江太翁微微一笑,一手捻须,轻声道:“江上往来人!”

    随着江太翁诗句念出,身上的蓑衣顿时哗哗作响,每一根衰草皆是化作一道人影!数千道人影在江太翁身前凭空出现的一条长达近百丈的广阔元力河流中行走,影影绰绰,玄奥异常!

    夏玄冥的玄冰爆裂针落入元力长河之中,猛然爆裂而开,将河水炸的激烈翻滚!而那千道人影随水流四散而开,隐现之间闪烁不定!片刻之后,河流彻底平息下来,而那数千人影仍旧是在那河水之中或停或行,似乎并未有丝毫伤损!

    吕子言见上官逍遥被江太翁击伤,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当下将手中古卷翻动,口中念一字曰:“将!”

    话音落下,吕子言手中古卷迷蒙气息散出,一尊身高七十多丈的高大人影随之浮现!这道人影手持大关刀,身披锈迹斑斑的铁叶铠甲,形貌正是远古将军模样!刚刚现出身形,立即便是双手高举长刀往魂主战体狠狠劈落!

    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心念一动,立即便是催动魂主战体在虚空中横移出数十丈远,将那远古将军虚影的一刀之威躲过!

    吕子言趁势追击,远古将军手中大关刀不断斩落,而上官逍遥似乎全然没有了反击之力,只能凭借身法,险而又险的躲闪着那连绵不绝的强悍刀光,一时之间完全落在了下风!

    而另一边的夏玄冥眼见玄冰爆裂针对江太翁不起作用,眉头一皱之下,手中万载玄冰剑一划而过:“冰封万里!”

    万载玄冰剑在夏玄冥催发之下,无数道白色冻气如蛟似龙,在空中嘶吼着往江太翁身前的元力河流冲去!

    眼见夏玄冥攻势惊人,江太翁不慌不忙,伸手往身前的元力河流轻轻一指,轻声念道:“但爱鲈鱼美!”

    在江太翁一指之下,元力河流中的数千道人影突然散成一片片青烟气息,而后瞬间凝聚成一条长达数十丈的巨大青烟色鲈鱼,摇头摆尾的对着夏玄冥的蛟龙冻气冲去!

    龙鱼之争相持不过片刻,那条巨大鲈鱼在蛟龙冻气之下,身躯迅速冻成冰块,再也无法行动!而冻气之威却也难以维持,终于是彻底消散!

    江太翁见状微微笑道:“夏玄冥,你虽是大夏帝国的天纵之才,然而老夫修行多年,即便是同级高手也无人能够胜我!你在同辈之中罕逢敌手,然而对老夫而言尚显稚嫩。今日老夫就让你见见真正的强者手段!”

    说完,江太翁手指连点,半空之中那条被冻结的鲈鱼瞬间粉碎,仍旧是化作大片青烟气息,而后重新变成了那数千道人影!

    “君看一叶舟!”江太翁低喝一声,身周顿时出现了一道小船虚影。江太翁坐在那小船之上,在那元力河流中随波飘荡,看上去好不自在:“夏玄冥,你的攻击若能落在老夫身上,老夫就算你赢!”

    夏玄冥目光低沉,心中怒火盛炽!

    他夏玄冥是何等人物,同辈之中纵横无惧,越级挑战更是不在话下!而那江太翁,竟然口出狂言,说什么“攻击落在身上就算输”!

    “江太翁!”夏玄冥双眉一蹙,口中爆喝道:“我今日杀不死你,便不叫夏玄冥!”

    怒吼声中,夏玄冥身上紫金光芒大放,紫金战神体发挥到极致,手中万载玄冰剑高高举起!而紫金帝皇甲幻化出的紫金战神缓缓缩小,最终缩小到和夏玄冥一般大小,和夏玄冥完全重叠到了一起。

    紫金战神手中的紫金巨剑,和夏玄冥手中的万载玄冰剑合二为一。紫金和深白两色交替亮起,气势之磅礴,丝毫不亚于江太翁的元力河流!

    “紫金玄冰斩!”夏玄冥手起剑落,一道混合了紫金和深白两种光芒的剑气瞬间便是斩到了江太翁的元力河流之前!

    江太翁一脸微笑,轻声道:“夏玄冥,即便是你的战神死光,能否伤到老夫还是两说之事!且看老夫纵轻舟,出没风波里!”

    元力河流之中,江太翁乘坐的小舟陡然消失!夏玄冥的剑光将元力河流一斩两断,断口处更是瞬间结冰,冻气沿着河水飞快蔓延!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江太翁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元力河流猛然升腾起滚滚白雾!一道方圆百丈的火炉虚影在元力河流之下凭空出现,无尽烈焰烘烤之下,冻结的元力河流飞速消融!

    夏玄冥剑气之威散尽,江太翁施展出的火炉虚影同样消失不见。元力河流之中,江太翁和小舟重新出现!

    看着被夏玄冥的剑气激起的漫天飞雪,江太翁哈哈大笑,捻须吟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哈哈哈,夏玄冥,只要你乖乖认输,老夫饶你不死,再请你喝一杯如何?”

    看着江太翁肆意狂放的模样,夏玄冥心头怒火已然燃烧到了临界点,然而他真正的底牌,仍旧是未曾动用!

    真正的底牌,并非是战神死光,而是别有他物!若非到了争夺无崖武圣传承的最后关头,那底牌,绝对不可轻用!

    “肖遥,不要留手,全力一战!”夏玄冥对着上官逍遥大喊一声,而后紧握长剑,径直往江太翁的元力河流中杀去!而在夏玄冥身周,那紫金和森白两色已经是完全的凝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听到夏玄冥的吼叫声,上官逍遥眉头微微一皱。

    情势看似不妙,然而上官逍遥此时却毫不在意!若是上官逍遥全力出手,江太翁和吕子言早已是尸骨无存!而上官逍遥之前吐血,根本不是因为受伤!

    在上官逍遥的灵魂覆盖之下,江太翁和吕子言任何的手段都是逃不过他的观察!而且,即便是硬抗江太翁那一击,以魂主战体的强悍防御,根本毫不吃力!

    之所以吐血,上官逍遥不过是顺势而为!他吐出的鲜血之中,隐藏了自己的一道灵魂之力,他要弄明白,这空间之中吸收血肉骨骼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官逍遥一边躲闪着吕子言的攻击,一边任由那古怪的力道将自己的鲜血吸引过去。鲜血之中,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非常清楚的察觉到,离开战斗空间之后,那道古怪力道正在将鲜血往传承圣殿上层吸引过去!

    “那力道,是来自传承圣殿上层!”上官逍遥心头一震,而这个时候,吕子言施展出的远古将军又是一刀斩了过来!

    上官逍遥催动魂主战体躲开刀光,大半心神仍旧是沉浸在识海之中,分析着鲜血中的灵魂力量传递回来的信息。

    “第三层,第四层……”

    在上官逍遥的感知中,那些鲜血正在穿越一层又一层的圣殿空间,而那古怪力道带给上官逍遥的熟悉感,也是越发强烈起来。

    “这种感觉……”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心神大震,脸上陡然变色:“不,不可能!”

    随着鲜血穿过第六层空间,即将到达传承圣殿第七层的时候,上官逍遥终于是反应过来:“这力量,分明是透露着某种邪恶气息的麒麟之力!而那种熟悉之感,正是因为在这股力量之中,隐隐有着麒麟所独有的威压!”

    就在上官逍遥判断出力量来源的时候,鲜血终于是抵达了传承圣殿顶层!上官逍遥的灵魂之力刚刚随着鲜血进入第七层,一道来自远古的暴烈霸道气息瞬间降临!鲜血之中,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立即便是被那气息彻底毁灭!

    那道气息,无比强横,无比庞大,无比恐怖!

    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身躯剧震,口中鲜血狂喷,面色一片苍白!

    “那,那是麒麟!”上官逍遥一边吐血,一边催动魂主战体躲闪着吕子言的攻势,心中震撼无与伦比:“在那圣殿第七层,竟然,竟然有着一只活着的麒麟!”

    上官逍遥不知道,那传承圣殿第七层为何会有着一只远古麒麟的存在!如果那是无崖武圣为传承者准备的最后考验,那这考验未免太过变态了!

    不论是真正的神兽麒麟,又或是拥有麒麟血脉的麒麟后裔,它的实力,都不是进入秘境的这些王境和皇境高手能够战胜的!

    即便是上官逍遥,也不行!

    眼见吕子言施展出的远古将军又是一刀斩下,上官逍遥再度催动魂主战体躲开,《不灭经》在体内飞速运转起来:“哪怕有麒麟镇守,我上官逍遥依旧无所畏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哪怕你是真正的神兽麒麟,也休想阻挡我获得无崖武圣传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