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上官逍遥受伤?
    就在上官逍遥疑惑的时候,他和夏玄冥所在的空间终于再度出现了橙色光柱。

    这次出现的光柱,不是一根,而是同时出现了两根!

    夏玄冥和上官逍遥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根光柱,那也就是两名强者!也就是说,这是一处五人空间,他们两人完全可以同时晋级,而不必被规则限制必须淘汰一人!

    在上官逍遥和夏玄冥的注视下,两名强者的身影缓缓浮现。其中一人身材修长,手捧书卷,身穿月白长袍,头带纶巾,正是那捧卷书生吕子言!而另外一人则是身穿蓑衣的江太翁!

    此时的江太翁手上握着一条细长的鱼竿,长线下方悬垂着一枚无钩细针,正在散发着幽幽寒芒!

    四人目光对视,心中都是暗暗凛然!

    一方是九大天才之一的夏玄冥和干掉了天尸皇,第一个晋级二层空间的上官逍遥!另一方则是散修中的两大超级高手,捧卷书生吕子言和蓑衣钓叟江太翁!

    圣殿空间外面,所有观战者全部一片哗然!

    本来以为夏玄冥会和上官逍遥来一场强强对决,然而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这一处空间里竟然是同时出现了四大高手!

    捧卷书生吕子言和蓑衣钓叟江太翁,他们在散修之中的名气,比起天尸皇可是丝毫不弱,甚至犹有过之!吕子言身为皇境九重巅峰强者,手上的古卷据说是探索远古时代一位帝境强者遗留的洞府所得,乃是一件十分神奇的帝级高等神兵!

    而蓑衣钓叟江太翁更是强悍,他在皇境散修之中,从来没有败绩!和江太翁交过手的人,或死或伤,谁都没能占到便宜!而江太翁更是因此得了一个“皇境无敌”的称号。

    更可怕的是,这江太翁据说曾经三次突破帝境失败,身上已然是拥有了帝威!也就是说,如今的江太翁,乃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伪帝境强者!

    身为同级别强者,吕子言和江太翁私交不错,江太翁酷爱作诗却颇不着调,而吕子言时常出言打击他也毫不动怒,正是因为两人私交密切。而且吕子言非常清楚,江太翁此时已是临近寿命大限。而这次的无崖武圣传承,将是江太翁突破帝境的最后机会!

    任何挡在江太翁前进道路上的人,都会遭到这名长须老人最为疯狂的攻击,不死不休!!

    看着身前的上官逍遥和夏玄冥,江太翁手中的鱼竿微微摇晃,在空中留下道道虚影。身为伪帝境强者的帝威更是弥漫而出,直接压制在上官逍遥和夏玄冥身上!

    吕子言将手中古卷缓缓翻开,口中轻轻吐出一字:“镇!”

    随着吕子言话音落下,他手中的古卷金光大放,一座方圆十数丈,宛如黄金所铸的小山凭空出现,直接便是往夏玄冥和上官逍遥身上落去!

    “肖遥兄,全力出手!”夏玄冥见两人不宣而战,当下瞳孔一缩,直接将紫金战神体和紫金帝皇甲同时施展了出来!

    在高达十数丈的紫金战神虚影外面,帝威滚滚翻腾,根本降落不到夏玄冥身上。

    上官逍遥心念一动,瞬间将魂主战体召唤而出!魂主战体刚一现身,十八只手臂疯狂摇动,除了那张表情虚幻的面孔,其他八张脸孔同时无声而吼,硬生生扛住了江太翁的帝威!

    而吕子言施展出的镇顶山岳,则是被夏玄冥的紫金战神虚影挥舞着手中的紫金巨剑一劈而散!

    “夏兄,我对此人手中古卷有些兴趣,那蓑衣老翁就交给你了!”话音落下,上官逍遥催动魂主战体,那十八条手臂其中一只手上捧着的迷情图卷顿时散发出道道灰色气流,对着吕子言席卷过去。

    吕子言冷冷一笑,手中古卷翻动,仍旧是一字吐出:“收!”

    一字出口,半空中竟是陡然出现一道直径十数丈的巨大旋涡,将迷情图卷释放出的灰色气流全部吸收了进去!上官逍遥目光一凝,魂主战体手臂一晃,化生碑直接脱手而出,在空中显化出高达数十丈的本体,将那巨大旋涡一举击溃之后,继续往吕子言头顶砸落!

    “遁!”吕子言双眉一皱,直接便是一字道出。而他的身影则是瞬间消失,再度出现之时,已经是百丈之外!

    无论是圣殿外面又或是麟甲天梯之下,所有的观战之人全部被这处空间里的战况牢牢吸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肖遥,竟然除了帝境傀儡之外,还能施展出如此诡异的战体,魂主战体那九首十八臂的形状,实在是有些触目惊心!

    然而他们仍旧是很少有人看好上官逍遥,因为捧卷书生吕子言,他的名气在散修之中实在是太大太大!而且正在和夏玄冥战斗的江太翁,他可是号称皇境无敌的超级强者,即便是九大天才之一的夏玄冥,此时也已经是被他压在了下风!

    战斗空间之中,夏玄冥已经是将万载玄冰剑施展了出来!极寒剑气纵横之下,江太翁身上的蓑衣表层凝结出无数霜花,然而随着江太翁的身躯摆动,那些霜花纷纷掉落,根本不能对他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

    而在江太翁的帝威和手中鱼竿的不住摆动之下,身高十余丈的紫金战神虚影体表,不时的发出轰隆巨响,似乎是在遭受着极为强悍的攻击!

    然而即便以夏玄冥的眼里,也根本看不清遭受的攻击是从何处而来,只能是暂时依靠紫金战神虚影的强悍防御,生生坚持!

    战斗空间之外的所有观战之人,心中都是为夏玄冥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紫金帝皇甲防御虽强,可那紫金战神虚影毕竟是需要夏玄冥的元力维持!一旦虚影被破,江太翁的攻势必然会降临到紫金帝皇甲本体之上。

    到那时候,紫金帝皇甲固然不会破碎,然而那强悍的震荡之力却要夏玄冥自身承受。如今这情形,对夏玄冥可是相当不妙啊!

    上官逍遥一记化生碑将吕子言强行逼走,立即便是再度催动化生碑往江太翁身上砸去!

    “要救夏玄冥,你做梦!”吕子言身形刚刚出现,立即便是将手中古卷翻动的哗哗作响,口中怒喝道:“江、河、湖、海、万流归源!”

    随着吕子言话音出口,半空中河流纵横,流水奔腾如龙,纷纷往一片汪洋大海中汇聚!而化生碑砸在那汪洋海面之上,只砸的波浪滔天,根本没能落到江太翁身上!

    上官逍遥站立在魂主战体之中,口中同样怒吼出声:“魂主战体,给我斩!”

    魂主战体两只手臂同时握住了逍遥剑,对着江太翁隔空斩下!而吕子言在旁,又岂能任由上官逍遥伤害到江太翁,当下继续将古卷翻动,口中重重念道:“五行之属,大地为尊!”

    吕子言手中古卷之上,土黄色光芒骤然亮起。逍遥剑剑气之前,不知多少山岳虚影相继浮现,被逍遥剑一一劈开!然而那山岳竟似无穷无尽,任凭魂主战体挥动逍遥剑如何挥砍,始终是无法落到江太翁身上!

    战斗空间之外,观战的那些散修看到江太翁和吕子言一攻一防,似乎是将夏玄冥和上官逍遥完全压制住,已经有人拍手叫好!

    “那个夏玄冥看上去威风,在江太翁手下,其实也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好看不中用啊!”

    “是啊是啊,那个肖遥竟然还想突破吕子言的防御去救夏玄冥,他怕是想多喽!”

    “说的没错哦,肖遥有工夫搭救夏玄冥,还不如赶紧认输,能活一个是一个嘛!”

    “是极是极!如果不敢进认输的话,等江太翁解决了夏玄冥再调过头来和吕子言联手对付肖遥,他们两个可就一个都活不了了!”

    种种喊声不一而足,甚至有人又在设赌,赌夏玄冥和上官逍遥能活一个还是两人全死!所有散修,此时已经是一面倒的支持江太翁和吕子言。在他们看来,夏玄冥和上官逍遥,必然是要在这一层空间落败。

    而江太翁和吕子言,则是会联手晋级,上升到传承圣殿的第三层空间!

    刘烟砍看着落入下风的夏玄冥和上官逍遥,手心已经满满的汗水。他有些想不通的是,上官逍遥在第一层空间不是获得了天尸皇的天尸法身吗,为何到了这个时刻还不把天尸法身取出来呢?

    不止是刘烟砍,有些散修和一些帝境势力中没有进入传承圣殿的强者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认为,即便上官逍遥将天尸法身取出,也只不过是能够让失败来的稍微晚上一些。

    要知道,江太翁此时还没有爆发全力,而吕子言显然也留有余力。

    在他们看来,夏玄冥和上官逍遥,这次真的危险了!

    战斗空间之中,夏玄冥看着微微晃动鱼竿的江太翁,心中微微犹豫。

    夏玄冥的最强手段,战神死光,到现在并未使出,空间戒指中的无数底牌也未曾动用。区区一个江太翁,难道就得动用底牌才能解决?那样的话,即便是得胜也不光彩!夏玄冥始终是想凭自己的真是实力获胜,而不是依靠那些极为强悍的底牌!

    而就在夏玄冥犹豫不决之时,江太翁却是猛然甩动了一下手腕!

    夏玄冥双眼一眯,立即便是将紫金战神体运转至极致!然而江太翁手腕这一甩之下,紫金战神虚影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反倒是身在魂主战体中的上官逍遥,身躯剧烈一震,突然喷出一口血来!

    “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