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玉简战影
    幽风寒手上的碎魂梭威力极强,此梭出手,帝境低级强者必死,帝境中级强者不死也会重伤,即便是帝境高级强者都要受轻伤!

    这样的一件大杀器交给幽风寒使用,本该是无往而不利,在王境无崖秘境之中遇到任何的对手都足以摆平!然而哪怕是幽云帝君都万万想象不到,竟然有人施展出了幽云身法中的“化身千万”!

    威力再大,若是不能锁定目标,又能派上什么用场?!

    幽风寒自幼便是天之骄子,从小到大受到幽云帝君万般宠爱,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这片刻之间,不但性命交修的幽云神玺被夺,竟然连幽云宗的镇宗绝学幽云身法都被人学了去。施展出来,竟然比幽风寒这个正宗的幽云少主还要精妙!也难怪幽风寒要哭了!

    “怎么,你的碎魂梭不是当者必死吗?我还等着你杀死我呢?”上官逍遥的声音听上去无比可恶,幽风寒几乎要泪流满面!

    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如果换做是别的身法,哪怕是速度天下第一的天罡无形步,幽风寒都有办法用碎魂梭将对手锁定住。

    然而此刻上官逍遥施展出的上万道魂主战体化身,所有化身上的气息全部都一模一样。即便是碎魂梭强行出手,沿着一条直线轰击过去,能毁掉击败个化身就不错了?

    要轰杀上官逍遥真身?门都没有!

    “幽风寒,你不是底牌无数吗,除了碎魂梭难道就没有别的手段?”上官逍遥话音落下,离幽风寒最近的那具化身微微一亮,顿时便成为了魂主战体的真身,而后一条手臂电射而出,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幽风寒手上的碎魂梭抢了过来!

    幽风寒微微一怔,低头看着自己空空无也的手掌,一脸的不可置信。

    “碎魂梭……也被抢了?”幽风寒目光隐隐有些呆滞,哭都哭不出来了!

    碰上上官逍遥这样的对手,任谁都得气炸了肚子。幽风寒撑到现在精神还没崩溃,心理素质算是很不错了!

    “少主,别发呆,快出手啊!”天空远处,幽风寒那两名手下慌忙传音:“被这小子趁机偷袭就不好了!”

    上官逍遥当然不会偷袭,对付幽风寒这样的对手,根本用不着使用“偷袭”这种卑劣的手段。他目光注视着失魂落魄的幽风寒,微微叹息道:“幽风寒,进入王境无崖秘境的天才之中,你算是最顶尖的几人之一。不过你犯了一个天大错误,那就是,你不该挑选我做对手!”

    幽风寒心神剧震,歇斯底里的大叫道:“为什么!?我是幽云少主,你不过是区区散修,我凭什么不能把你当成对手?你这条杂鱼,本少主就算打不过你,难道你还敢杀了本少主?!你就不怕我爹把你碎尸万段吗?”

    “碎尸万段?!”上官逍遥嗤之以鼻:“这话你说了好几遍了,可你自始至终连我一根毫发都伤不到!这王境级无崖秘境中的消息根本无法传递到外界,我就算在这里杀了你,幽云帝君又怎么能确定是我杀的你?!”

    幽风寒神经质一般的呵呵冷笑道:“散修就是散修,我们幽云宗的传讯手段又岂是你能想象的!你这条杂鱼,目光短浅的废物,毫无背景的草根!!”

    听到这话,上官逍遥心中微微一动,目光闪烁道:“幽风寒,其实我一直有一事不解,如果你能为我解惑,我饶你一命也未尝不可?”

    此时的幽风寒以为上官逍遥被自己父亲幽云帝君的名头镇住,原本消失殆尽的斗志又提起不少,他看着上官逍遥那有些疑惑的眼神,冷冷嗤笑道:“杂鱼,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难道本少主要一一告诉你?杂鱼,本少主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休想从我这里获得半点消息!”

    幽风寒左一个杂鱼,右一个杂鱼,终于成功激起了上官逍遥的火气。

    看着幽风寒那副仿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上官逍遥目光陡然低沉下去。

    “怎么,生气了?”幽风寒目光在上官逍遥脸上扫过,一脸蔑视:“你生气吧,发火吧!你越气愤,本少主就越是开心!本少主身上有父亲大人亲手布下的禁制,我若被人杀死,身上便会留下我父亲独有的幽云标记,到时候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父亲一样会将你找到,将你挫骨扬灰,为我报仇!”

    话音落下,这次反而是上官逍遥笑了起来:“幽风寒,幽云帝君虽然厉害,可你这话未免有些太过夸大其词了!如果杀死你的是一位圣境强者,难道幽云帝君的幽云标记还能落到圣境强者身上!”

    幽风寒哈哈大笑,一脸鄙视:“杂鱼就是杂鱼,我们这些帝级势力对王境级无崖秘境的了解又岂是你能想象到的?!实话不怕告诉你,这王境级无崖秘境之中,最多便是容纳皇境九重巅峰的武者进来!否则的话,我直接召唤宗内的帝境叔伯前来,你就算手段滔天也只有被灭杀的份!”

    上官逍遥闻言,心神急转:“原来这处秘境,使用某种方法将皇境九重巅峰的武者召唤进来就已经是极限,难怪之前见过那么多皇境九重巅峰强者!”

    “这么说来,幽云帝君在你身上留下的禁制,哪怕是对皇境九重巅峰的强者都有效了?”上官逍遥目光一凝:“我若是对你施展奴隶印,那又如何?”

    听到上官逍遥竟然能够施展奴隶印,幽风寒先是微微一愣,而后继续冷笑起来:“杂鱼,父亲大人在我识海留下灵魂防护手段有多强,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不如你来试试,让我也见识一下父亲大人的手段!”

    这个幽风寒就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既不好轻易灭杀,又无法将其奴役,着实难办的很。以上官逍遥目前的实力,对上幽云宗绝对是有死无生,然而如果就此将他放过更是绝无可能!

    先杀幽云宗三老,又夺了幽风寒的性命交修的幽云神玺和一次性消耗神兵碎魂梭,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若是放幽风寒离去,从秘境出去之后势必会遭到他的疯狂报复!

    上官逍遥绝对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幽风寒,刚才你说,这王境级无崖秘境之中,最多便是容纳皇境九重巅峰强者进来。那么也就是说,幽云帝君在你身上留下的秘法禁制,最多对皇境九重巅峰有效了?”上官逍遥目光一冷:“幽风寒,如果是帝境强者将你杀死,那有如何?”

    幽风寒此时已经是有恃无恐,他撇嘴笑道:“杂鱼,本少主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是帝境以下的强者将我灭杀,身上都会留下父亲的印记。怎么,难道你要告诉本少主,你是帝境强者不成?!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上官逍遥当然不是帝境强者,然而他却是有着相当于普通帝境四重的灵魂!

    幽云帝君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王境强者中竟然有着上官逍遥这么一个怪胎。他在幽风寒身上留下的种种手段可以说是毫无漏洞,然而以王境实力,却拥有帝境灵魂者,古往今来,唯有上官逍遥一人!

    只能说是幽风寒的运气差到了极点,这古往今来的唯一一人,偏偏被他给碰上了。

    说幽风寒是骄傲也好,自大也罢,竟然将幽云帝君留下的后手都和盘托出。他要是再不死,都对不起上官逍遥这绞尽脑汁的一番盘问!

    “幽风寒,如果还有底牌,全都使出来吧!”上官逍遥手臂一抬,魂主战体之上,握着逍遥剑的手臂高高举起,剑身之上微微闪烁。这一剑若是斩下,幽风寒哪怕有幽云神甲护体也是必死无疑!

    幽风寒怒喝道:“杂鱼,你敢杀我?!”

    上官逍遥毫不理睬,手臂猛然落下。魂主战体一剑斩落,剑势之下,幽云神甲显化出的无边云海瞬间崩溃!

    “休想杀我!”幽风寒口中嘶吼,他试图施展“化身千万”躲开这必杀一剑,然而灵魂气息被上官逍遥牢牢锁定,幽云身法根本无法使出!

    情急之下,幽风寒心念一动,身前顿时出现一道散发着幽烟云气的人影,无论身形还是灵魂气息,全都与幽风寒一模一样!逍遥剑下,这道人影刚一出现便化为虚无,而幽风寒则是借机后退出了数百丈。

    “和替身木偶作用相似,但是要比替身木偶高级许多。”见到幽风寒施展出的手段,上官逍遥心中微微点头。

    毕竟是幽云帝君的唯一的爱子,有着这种保命手段早在上官逍遥意料之中。上官逍遥面色不变,又是数剑斩落!

    扔出十数道烟影之后,幽风寒终于将“幽云替身”消耗干净。他脸色一沉,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道铭刻着无数玄奥神纹的玉简,往身后奋力一扔,而后身形往偏殿大门飞速逃窜!

    上官逍遥不用想也知道那道玉简是什么东西,他早就猜到幽风寒会有这样的东西。

    帝境高阶的超级强者幽云帝君,亲手铭刻的玉简战影!

    这便是幽云帝君为幽风寒准备的终极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