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幽风寒
    无比强悍的攻势,猛烈轰击在化生碑表面。化生碑在这磅礴的劲力之下,整座碑身微微一震,将这劲力抵消了绝大部分,之后便轰然砸在了上官逍遥身上。

    上官逍遥身形剧震,识海更是震荡不已,他一口鲜血喷出,身躯连连后退。

    一边后退,一边却是暗暗运转《不灭经》,飞速修复着体内的伤势!

    然而从上官逍遥背后发起偷袭之人似乎并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随着上官逍遥后退,又是一连数道劲力轰击了过来。

    “化生碑,挡住!”

    上官逍遥身形飞速后撤,强行从震荡的识海之中释放出数道灵魂力量融入到化生碑上。化生碑在上官逍遥的灵魂力灌输之下,碑身猛然涨大到十数丈方圆,将接连而至的数道强猛劲力尽数挡了下来。

    有化生碑争取到的这点点时间,上官逍遥终于止住身形,转头往偷袭之人看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惊天棍影,一道破空剑影,同时对着上官逍遥斩落!

    上官逍遥刚刚凭借化生碑强行接下数次攻击,此时刚好旧力刚消,新力未生,而这在战斗之中,属于力量真空期,也就是所谓的破绽!

    这一道棍影和一道剑影,正是抓住了上官逍遥的破绽!

    然而上官逍遥手段之多,心思之缜密,这偷袭之人根本无法想象!

    从化生碑自行接下偷袭之人的第一道攻击,直到上官逍遥抽身后撤,偷袭之人的攻势环环相扣,似乎非要将上官逍遥至于死地!而上官逍遥后撤的步伐却是毫不凌乱,反而暗含玄机,步步为营!

    上官逍遥后撤的最后一步,正是将身体中心,移动到了天地间游魂运行的轨迹之上!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法天象地,凝聚战体!”上官逍遥身在轨迹之上,心中默念一遍,那具九首十八臂的魂主战体陡然出现在上官逍遥身外。

    而就在魂主战体刚刚现身之时,棍影和剑影已然降临!

    棍影剑影临体,即便是魂主战体也已经无法出手应对!魂主战体上,那代表着“坚忍”的脸孔面色一沉,魂主战体身躯微微一侧,而后便被棍影和剑影结结实实的砸了个正着。

    只是在这身躯一侧之下,原本要落在魂主战体其中两个头颅上的攻势,却是被魂主战体用肩膀硬抗了下来!

    而魂主战体之内,上官逍遥毫发无伤!而且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上官逍遥体内的伤势,已经被《不灭经》修复了大半!

    在棍影和剑影之后,最强悍的攻势终于奖励!

    灰光闪烁之间,一尊方圆数十丈的大小的印玺清晰可见!印玺周边幽云缭绕,从魂主战体上方,携无尽风雷之势悍然砸落!

    这印玺之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皇境九重巅峰强者的最强一击!而这方印玺,正是幽云宗少主幽风寒的帝级高等神兵,幽云神玺!

    为了施展出这至强一击,幽风寒蓄力蓄势良久,全力爆发出手,将幽云神玺本体直接砸下!其威其势,比之帝境强者的随手一击都差不了多少!然而此时的魂主战体,已经有了充分的应对时间!

    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的识海仍在震荡,无法施展出帝境灵魂屏障防御。化生碑刚刚挡下先前的数道攻击,被轰飞出好长一段距离。然而魂主战体,却是拥有着一息时间内防御无敌的最强招数!

    天地愧!

    随着魂主战体上代表着“坚忍”的一面双目一凝,十八只手掌同时向前伸出,顿时将那道融合了天地间所有游魂之力的灵魂力屏障施展了出来!

    方圆数十丈大小的幽云神玺轰击在魂主战体的灵魂力屏障之上,如同蚍蜉撼树,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起到半点作用。灵魂力屏障表面道道涟漪微微荡漾,将幽云神玺的轰击之力,轻轻松松,尽数化解!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逍遥躯体的伤势终于完全修复,识海中的震荡也彻底平复下来!魂主战体之中,上官逍遥眼神一冷,盯着正前方那三道身影,声音无比低沉:“幽云宗少主,幽风寒!”

    上官逍遥话音落下,幽风寒和他的两名手下也停下了攻势。

    此时已经是正面相对,再发动攻击已经失去了“偷袭”的效果。幽风寒收回神玺,笼罩在体表的铠甲虚影如同一片无尽云海,周围云气翻腾,看上去十分神奇。

    “你能接我三人攻势而不死,也算你有点本事!”幽风寒看着上官逍遥体外九首十八臂的魂主战体,微微皱眉道:“你这具战体有点儿意思,想必它就是你的最强底牌吧?”

    上官逍遥并不答话,只是目光冷冷的看着幽风寒身上的铠甲。

    早在前世之时,上官逍遥就曾经听说过,幽云宗宗主幽云帝君有一件用无尽幽云炼化成的铠甲,乃是帝级高等神兵中的顶尖之作!如今看来,幽云帝君对他这个儿子果然疼爱到了极点,不但把幽云神玺交给幽风寒使用,更是把幽云神甲也穿到了儿子身上!

    两大帝级高等神兵在身,一攻一守,堪称天衣无缝!

    “据说,幽云帝君还有一件幽云神殿,乃是所有宝物之中最为珍贵的宫殿类宝物!”上官逍遥看着幽风寒,低声开口道:“若是躲入其中,即便是帝境高级强者出手都无法轰破,可以称得上是保命神器。”

    话音微微一顿,上官逍遥目光陡然一凝:“你若是没把幽云神殿带在身上,明年的今天,便是你幽风寒的忌日!”

    幽风寒微微皱眉,心中暗暗有些后悔!

    他不是后悔刚才出手,而是后悔,刚才没有施展出自己真正压箱底的底牌,将上官逍遥一招击杀!

    要知道,刚刚进入偏殿的时候,无崖武圣留下的虚影便出现在了幽风寒的识海之中。和上官逍遥识海中的画面有所不同的是,幽风寒看到的画面里面,无崖武圣最后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

    以虚化实手段,传承者仅限一人!

    毫无疑问,得到化生碑,并且第一个进入偏殿的上官逍遥,自然便是无崖武圣选定的唯一传承者!

    以幽风寒的眼界,又岂能看不出无崖武圣“以虚化实”手段的厉害?!灭杀手下之仇,以虚化实传承之争,新仇旧怨加在一起,幽风寒自然不会心慈手软,当即便在偏殿中寻找到上官逍遥的身影,而后传音两名手下,偷袭出手!

    而幽风寒之所以后悔,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是没有将上官逍遥一击必杀的能力,而是因为,自己先前并没有动用父亲幽云帝君为自己准备的最强底牌!

    幽云帝君实力滔天,心狠手辣,堪称绝代枭雄!而他给自己唯一的儿子幽风寒准备的最强底牌,并不是什么保命之物,而是一件融入了自己最强一击的一次性消耗品,帝级高等神兵,碎魂梭!

    碎魂梭之下,帝境低级强者必死,帝境中级强者不死也会重伤,即便是帝境高级强者都要受些轻伤!

    所谓最强的防御就是攻击,而这也正是幽云帝君的理念!有幽云神甲护身,又有幽云神玺对敌,再加上碎魂梭的震慑。幽云帝君相信,不论何等强敌,面对这三大神兵的组合,都伤不了自己儿子的一根毫毛!!

    作为自己的最强底牌,幽风寒自然不会轻易使用。而且在幽风寒看来,碎魂梭这样的一次性消耗神兵,用在区区王境九重巅峰的上官逍遥身上,也实在是有些牛刀杀鸡,未免太过大材小用了!

    然而现在,幽风寒却是觉得,自己因为不舍得将碎魂梭消耗掉,这才没有能够将上官逍遥在第一时间杀死。这样的后果,实在不是幽风寒希望看到的!

    虽然心中微微后悔,然而看着上官逍遥陡然凌厉的目光,幽风寒却是微微摇头,毫不在意:“我幽云宗底蕴无尽,我的底牌又岂是你能想象到的。识相的话,乖乖交出无崖武圣传承,我可以饶你不死!”

    没等上官逍遥开口,幽风寒身后的两名手下已经先后咋呼了起来。

    “小子,我家少主大人有大量,对你先前的冒犯可以既往不咎!”持剑弟子鼻孔冷哼,大声吆喝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是肯归顺少主,说不定少主心情一好,赐给你几件帝级神兵也说不定,你可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啊!”

    持棍弟子则是一脸冷笑道:“小子,别怪我没有告诉你啊。我家少主的实力,你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皇境九重巅峰强者知道吧,那样的强者你得顶礼膜拜!而对我家少主而言,越境挑战就如喝水吃饭一样简单!你要是不想作死,赶紧交出传承滚蛋!”

    幽风寒见手下相继开口,也不多说什么,目光在上官逍遥脸上不住打量。

    上官逍遥听这两人啰嗦半天,终于是微微笑了起来。

    “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区区井底之蛙,又如何知道真正的强者手段!”冷冷看了幽风寒一眼,上官逍遥声音微微沉了下来:“幽风寒,今日,你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