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效忠
    上官逍遥心满意足。

    这场战斗他的收获可以说相当丰厚。

    除了一件帝级神兵匕首以外,还有这堪称帝境之下无敌的帝境人傀,而且这具人傀同样拥有着空间戒指,里面东西还不少。除了冯文相亲人们的财富,还有一些上品灵石和两件帝级神兵,一件是被他杀死的“不要脸”的帝级低等神兵指套,另一件便是冯承辉身上穿的帝级低等神兵铠甲。

    查点了一下收获,将它们全部收进自己的空间戒指,上官逍遥这才注意到身旁的冯文相。

    看到冯文相的样子,上官逍遥着实吃了一惊。

    冯文相乃是皇境九重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踏进帝境的高手。虽然活了数万年之久,然而他的相貌始终保持在四十岁左右中年人的样子,一头烟发更是任何时候都梳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乱。

    然而此时,冯文相的头发正在上官逍遥的注视下慢慢变白,身上的气息也在慢慢衰弱。

    “冯文相,逝者已矣,生者当如何!”上官逍遥的声音犹如黄钟大吕,带着雄浑的灵魂力量,在冯文相的耳朵边上和灵魂深处轰然响起:“血海深仇,难道你不想报了吗?”

    冯文相被上官逍遥以帝境二重灵魂之力催动的声音瞬间惊醒,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遍地尸首,又看看自己手中的斩佞剑,无力摇头道:“帝君大人,大汉皇朝之中,我已是仅次于飞鹰君主的第二高手。这次刺杀飞鹰君主没有为我出手,想来更不可能为我报仇。”

    “我冯文相无能,这个仇,我报不了!”

    上官逍遥微微摇头:“冯文相,你半只脚已经踏进帝境,帝境之下难逢敌手,虽然有诸多亲人死去,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亲人活着。”

    “亲人?”冯文相讷讷自语,很快醒转过来。

    没错,冯婉,冯文相最受宠爱的小女儿!她身在皇家学院,那里属于皇家势力,没有哪个刺客敢冒犯上官飞鹰的威严!

    刺杀皇家学院的学生,视同刺杀大汉皇族,绝对会引得上官飞鹰出手!

    上官逍遥这句话如同一剂强心针,让冯文相颓废的心神陡然振作了几分。

    生怕这一针的分量还不够,上官逍遥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这个仇未必不能报,不要忘了,你的身后有我。”

    冯文相脑中“迸”的一声响起,双眼陡然焕发神采。他一语不发,推金山倒玉柱,双膝轰然落地,将坚实的石质地面砸出无数条蔓延而开的裂缝。

    他跪在血泊之中,俯首在地:“帝君大人,从今天开始,我冯文相愿意誓死追随!只要帝君大人不做残害我大汉皇朝之事,纵然粉身碎骨,冯文相绝不犹豫!”

    冯文相纵然报仇心切,却依然将大汉皇朝的安危放在了首位,这一点让上官逍遥很是欣慰。

    上官逍遥沉默片刻,低声说道:“如果,我要你去对付上官飞鹰呢?”

    冯文相蓦地一惊,猛然抬起头来。

    “如果,是上官飞鹰在暗夜悬赏你的项上人头,甚至出手参与了屠杀你亲人的血案,你愿意跟我一起对付他吗?”上官逍遥面无表情,字字诛心:“世人口中的正直忠勇的冯文相,愿意为了亲人对抗自己的君主吗?”

    冯文相猛然站起,状若疯狂,他放声吼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在他心里,上官飞鹰不肯为自己出手,是因为帝君协议的制约。

    上官飞鹰会借暗夜组织之手对付自己?冯文相绝不相信,因为完全没有理由!

    “飞鹰君主若要我死,只需下一道旨意我便会自行了断!君要臣死,臣唯死而已!”冯文相伸出手中斩佞剑,直指上官逍遥面门,口中咆哮道:“惑我对抗飞鹰君主,纵然你是帝君高手,也要先折断我这柄专杀奸佞的斩佞剑!”

    上官逍遥对自己面前的剑尖视若无物,轻轻摇头道:“冯文相,你想好再回答,你效忠的,究竟是大汉皇朝的黎民百姓,还是身在皇座,即便你亲人死绝都不肯出手,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的上官飞鹰?”

    又是一句诛心之语。

    如果放在平时,冯文相的回答肯定是“既效忠黎民百姓,也效忠飞鹰君主”。

    然而此时他却不敢开口。

    难道自己这位太师,大汉皇朝首屈一指的朝廷重臣,身家性命甚至抵不过一纸所谓的“帝君协议”?

    “我听说你当年是逍遥君主最为倚重的大臣和至交好友,你如今效忠飞鹰君主,想必与这份情谊不无关系。”上官逍遥看着冯文相的眼睛,轻声道:“当年你曾经宣誓效忠逍遥君主,数万年来浴血奋战,为大汉皇朝立下汗马功劳,我的心中,对你其实也有几分敬佩。”

    上官逍遥伸出一根手指,将冯文相手中的斩佞剑拨开:“我对大汉皇朝没有敌意,相反还很有感情,所以我不会出手对付大汉皇朝,但是上官飞鹰,我必杀之!”

    冯文相心神震动!

    先前他就已经猜测在暗夜悬赏自己性命的人是谁,不过他从来没有把上官飞鹰当做怀疑对象。现在细想,的确是不无可能!

    上官逍遥冷笑道:“遍观整个大汉皇朝,能够付出那般高昂的代价,甚至额外加上了一枚皇极丹和一件帝级神兵,刚才更是暗中出手破除了我的灵魂屏障。除了上官飞鹰,根本没有第二个!”

    他伸手指着远方的皇宫方向,怒气勃发:“冯文相,你是不敢接受这个现实,还是不愿接受?”

    不敢还是不愿?

    无论冯文相能否接受,这都是事实。

    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那个弑兄篡位的叛徒,他现在就坐在那方威严的皇座上,冷眼执掌着大汉皇朝的一切。现在,他又借暗夜之手,要将自己曾经最亲密的战友和朋友除去。

    对上官飞鹰的必杀之心,上官逍遥无比坚定。

    说完这番话,上官逍遥转身便走,在他身后,冯文相缓缓跪倒在了地上:“帝君大人,只要您不危害我大汉皇朝,冯文相愿意向您效忠。”

    上官逍遥停下脚步,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他转过身来,伸手将冯文相扶起。对于这位自己前世的忠臣和好友,能够再次得到他的效忠,上官逍遥心中也很是高兴。

    冯文相有几分惆怅,也有几分坚定,但既然拿定主意,他便不会再有任何动摇。

    他效忠的是上官逍遥,效忠的是大汉皇朝。

    与其说他效忠上官飞鹰,倒不如说是效忠上官逍遥的继任者,如今做出这个决定,他的心里难免会有些难受。

    “等上官飞鹰死后,我会自行了断,向九泉之下的逍遥君主谢罪!”冯文相一脸苦涩的说道:“毕竟上官飞鹰是逍遥君主的弟弟和继任者,背叛他就等于背叛逍遥君主,做此不忠不义之事,我冯文相又有何面目苟活世间!”

    上官逍遥深深的看了冯文相一眼,心中暗暗有些感动。

    哪怕自己已经陨落万年,冯文相依旧记得当初发下的誓言:“忠心侍君,永世不判!”

    思虑良久,上官逍遥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青云酒楼方向,沉声道:“冯文相,你现在的实力对上官飞鹰来说不值一提,挥手即可灭杀。要对付上官飞鹰,我需要跟你借一件东西。”

    冯文相立刻便明白了上官逍遥的意思。

    在他身上,能够借给上官逍遥的,已经只剩下这条性命。

    他郑重点头道:“只要能杀死上官飞鹰,为辉儿和我宗族亲人报仇,冯文相何惜此命。”

    说完,冯文相闭上眼睛,对着上官逍遥高高扬起头颅。

    上官逍遥不再犹豫,手臂高高扬起,一掌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