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两面受敌
    自重生以来,能让上官逍遥陡然变色的事情不多,即便是在无崖秘境中的种种危机,他都没有如此失态过。

    就在刚才,他察觉到,自己在冯文相家人周围布下的灵魂屏障,被破了!

    上官逍遥面寒如霜,身形冲天而起。

    冯文相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体内元力如同不要钱般疯狂在经脉内肆意奔腾,身形跟在上官逍遥身后飞上天空。

    “你们留下疗伤,我去去就来!”话音落下,冯文相的身形与上官逍遥一道消失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这九人中实力强些的,比如司徒夏犀和薛病鬼,他们两人勉强还能撑住。其余七人因为刚刚经历完一场恶战,受伤的受伤,疲惫的疲惫,战斗结束之后心神陡然放松,全都累的坐倒在地。

    司徒夏犀已经恢复正常体型,这次激活血脉持续了不到半盏茶时间,他受到的反噬并不严重。看着上官逍遥和冯文相飞去的方向,司徒夏犀深深皱起了眉头。

    南方,正是冯文相家人所在的方向。能让那位帝君大人如此紧张,难道……

    薛病鬼同样面有愁容,他天生神力,性格粗犷,心思却是十分细腻,他也猜到肯定是冯文相家人那边出了事。只可惜他虽然是皇境四重的高手,可是连帝君大人都要严肃面对的事情,自己已经没有资格插手,只好悻悻的坐到地上,和其他兄弟一起休息。

    就在上官逍遥和冯文相离开不久,一道笼罩在烟色袍服中的异常瘦小的身影,悄悄从太师府外翻了进来。他双眼无神,脸上肌肉异常僵硬,面色灰白,眼眶隐隐有些发灰。更奇特的是,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气息。如果站在那里不动,甚至会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他就像一块顽石,一根木头,一片砖瓦,像是没有生命的尸体。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具“尸体”,身手却不亚于上官逍遥之前收的那名手下“不要脸”,身法甚至犹有过之。

    薛病鬼等人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只有司徒夏犀凭借着远古巨犀对危险的天然直觉,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可任由他如何使用灵魂力量探查,也无法发觉那具“尸体”的存在。

    “病鬼,小心戒备!”司徒夏犀心中明白,自己这种不安的感觉绝对不会凭空出现,一定有自己无法察觉的东西正在向自己等人接近。

    薛病鬼等人对司徒夏犀非常信任,听见司徒夏犀的示警,立刻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九人背靠背站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动向。

    “沙,沙……”

    像是蛇在沙滩上爬行的声音,又像是风吹过密林的声音,也像桑蚕啃食桑叶的声音,总之就是不像人走路的声音。

    可事实上,偏偏就是那么极为瘦小的一个人,迎着司徒夏犀的目光,极为缓慢的挪动着脚步。

    看着迎面走来的烟袍人影,司徒夏犀感觉自己好像被毒蛇紧紧盯上,只要自己敢动,它一定会瞬间暴起,用它尖锐的毒牙在自己最脆弱的要害位置狠狠咬上一口。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司徒夏犀的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浸透。这种发自内心的无法抑制的恐惧感,就连他当年独力面对一位皇境九级强者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

    他的身体甚至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烟袍人声音有些僵硬,他说出每一个字都会停顿一下,似乎舌头有些不太灵便。

    司徒夏犀当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他强行振作心神,双手握紧帝级神兵长枪,沉声问道:“你是谁?”

    烟袍人侧了侧脑袋,似乎是在考虑对方为什么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他的脑袋并不灵光,想了片刻想不明白便不再浪费脑筋。他看着面前如临大敌的九人,忽然说道:“我生气了。”

    然后司徒夏犀看到,面前烟袍人的身影似乎微微闪了一下。

    只所以是“似乎”,因为司徒夏犀无法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眼睛花了。他刚想伸手揉揉眼睛,然后便听到,一道刺耳的液体喷溅声在耳边响起。

    站在司徒夏犀和薛病鬼中间的一名皇境三重的兄弟,脖颈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薄如蝉翼的口子,他的头颅被冲天而起的鲜血冲击的掉落在地上,散发着温热气息的鲜红血液正在从断口处急剧喷出。

    身具远古巨犀血脉,本身实力已经是皇境四重巅峰的司徒夏犀,竟然连对方的出手都看不清!由此可以想象,对方的速度究竟达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兄弟们,一起上!”眼见兄弟惨死,薛病鬼强忍悲痛,怒喝一声:“杀了他!”

    ……

    大汉皇城南方边缘,一处较为广阔的宅院之中,冯文相的亲人们正在这里躲避灾祸。

    冯承辉盘膝而坐,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体内的元气流动。这两天他已经将境界在皇境二重稳固,接下来就要开始积蓄元力,准备往更高的层次修炼。

    然而他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上官逍遥的灵魂屏障,破了!

    破解上官逍遥灵魂屏障的那人是帝境二重的超绝实力,灵魂修为同样达到了帝境二重,只不过他的帝境二重比起上官逍遥经过《不灭经》强化后的灵魂力量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

    然而上官逍遥布下的屏障仅仅是自己灵魂力量的一小部分,而破除灵魂屏障的人却是全力出手,狮子搏兔,自然轻松将上官逍遥的灵魂屏障破除。

    破除灵魂屏障之后,这人毫不犹豫,身周金黄光芒一闪,身影瞬间消失。

    一道有些僵硬的瘦小烟袍人影,几乎是在灵魂屏障被破之后的下一秒就走进了院落。

    “不要脸”虽然怕死,可他身中奴隶印,再怎么怕死也必须硬着头皮出手。三名守在宅院门口的皇境九重强者同时出手,然而他们连这烟袍人是如何出手都没看清,脑袋就已经和脖子分了家。

    “一群蝼蚁。”那人一字一顿的说完,抬脚慢慢往宅院之中走去。

    “你是谁!?”冯承辉爆发全力,挡在了宅院里的人群身前。他的儿子女儿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逐一老死,这里与他最亲近的人也已经与他隔了数十代,然而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人,是冯家的未来。

    烟袍人的目光在冯承辉脸上缓缓扫过,眉头皱了半晌,而后微微摇头:“你不是冯文相,但是你要死。”

    话音落下,烟袍人的身影突然虚化一下,冯承辉体表金芒一闪,脖颈上多了一条深可见骨的口子。

    冯承辉骇然失色。

    要知道,冯承辉身上可是有着一件帝级防御至宝,那是上官飞鹰赏赐给冯文相的保命底牌。为了应付暗夜组织的暗杀,冯文相将这件底牌交给自己的儿子使用。

    可没想到,即便是帝级防御至宝都没能完全防御住对方的攻击,他到底是什么实力!

    “帝级防御宝物!”

    说到“帝级”这两个字的时候,烟袍人僵化的眼睛似乎多了几分灵动,然后瞬间便恢复了之前死鱼眼的样子:“你太弱了,发挥不出帝级宝物的完整实力……”

    话音落下,烟袍人再度出手。他的速度快的在原地留下虚影,出手之后再回到原地,甚至会让人觉得他从未离开过。就是如此短暂的一个刹那,他在冯承辉的脖颈上连斩二十四刀。

    冯承辉死了,死不瞑目。

    对于院子里的其他人,烟袍人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他身影消失片刻,而后重新在原地出现。院子里头颅遍地,血流成河,无数人头之间甚至夹杂着几颗狗头,院落边缘的笼舍之中,鸡鸭无一幸免。

    真正的鸡犬不留!!

    “都,是,蝼,蚁!”

    说完,他转身刚要走出院落,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嗯?”

    ……

    上官逍遥此时正在赶路。

    他的本身实力是王境九重巅峰,比皇境九重巅峰的冯文相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九个小境界。然而冯文相无论怎样加快速度,都始终只能远远的吊在上官逍遥身后。

    经过《不灭经》强化后的身体和灵魂力,经过《本我经》转化后的强横元力全部作用在上官逍遥身上,使得他的速度可以轻松碾压一切皇境强者,即使是帝境一重的高手,他也有信心在速度上超过对方。

    此时他并没有爆发最快速度,不是因为担心冯文相跟不上,而是上官逍遥知道,即便是现在立刻赶到,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之前已经用神魂力量探查过,冯文相的亲人们已经惨遭屠杀,包括那三名皇境九重的奴隶在内,所有躲藏在那里的人已经全部死亡。出手的那人极强悍,甚至上官逍遥根本探查不到他的灵魂气息!

    在上官逍遥身后,冯文相面如死灰。他的空间戒指里有许多亲人的魂牌,就在刚才,他已经感知到那些亲人的死去,尤其是他最重视和亲近的儿子,冯承辉的死去,更是让他肝肠寸断,心如刀绞。

    又过盏茶时间,上官逍遥和冯文相的身影先后在宅院落下。看着满地的尸身和鲜血,冯文相颤颤巍巍的走到冯文辉尸体旁边,抱着儿子身体沉默良久,他把头颅给儿子接上,而后小心翼翼的抚平他衣服上的每一个褶皱,拂去每一丝灰尘,收进了空间戒指。

    “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破除我的灵魂屏障!”上官逍遥面沉如水,声音说不出的阴寒:“不管有什么理由,这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冯文相,你相信我,报仇的日子不会太远。”

    冯文相缓缓站起身子,对上官逍遥行了一礼,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猛然心头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里,有一枚代表着自己那九位刚结拜的兄弟其中一人的魂牌,碎了。

    他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