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金牌杀手
    青云酒楼,人来人往。

    上官逍遥回到青云酒楼之后,便直接找到了掌柜,把霍武明的头颅扔给了他。

    掌柜的看都没有看霍武明的头颅一眼,而是一脸赞许之色看着上官逍遥道:“很好,完成了我暗夜的考验,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暗夜的金牌七品杀手了!”

    说完,他直接掏出来了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扔给了上官逍遥,令牌的正面刻着‘暗夜’二字,而背面,则是刻着一朵烟色的乌云,在烟色乌云的标志之下,还有七滴雨滴,代表着上官逍遥在暗夜组织之中的身份。

    把令牌扔给上官逍遥之后,掌柜的又说道:“这面令牌会主动记录暗夜所接到的一些悬赏,你要承接什么任务,通过这令牌就可以接下!”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立即以神识扫视了一眼令牌之中所悬赏的任务,都是一些皇级任务,任务的种类很繁多,上官逍遥翻找着这些任务,甚至在其中看到了一条对自己熟人的悬赏。

    有人悬赏大汉皇朝的当朝太师冯文相!

    冯文相,前世乃是自己的臣子兼好友,他没有想到刚加入暗夜,就看到了对冯文相的悬赏!

    “是谁要杀冯文相?”走出青云酒楼,上官逍遥心中颇为疑惑。

    冯文相身为大汉皇朝太师,任职数万年之久,持身刚正,清明廉洁,于大汉皇朝文武百官乃至黎民百姓之中风评极佳。虽说数万年以来也得罪了不少人,但那些人物根本承受不起暗夜组织的巨额悬赏金。

    要知道,冯文相可是如今整个大汉皇朝仅次于君主上官飞鹰的第二高手,皇境九重巅峰修为,距离帝境也不过一步之遥。甚至可以说半只脚已经踏入帝境,只差最后凝聚帝印的机缘。

    他的天赋,甚至比大汉皇族的嫡系血脉更强。他的实力更是足以秒杀绝大多数刚刚踏入皇境九重的高手,除非面对帝境高手,否则极难被杀死。他的身边更是有九大皇境高手保护,暗杀他的难度仅次于暗杀一位帝境高手。

    这也难怪,要杀冯文相的人只能请暗夜组织出手。毕竟,在大汉皇朝范围内,除了暗夜,再也没有任何个人或者组织能够完成这项任务。

    因为冯文相本身的实力和他身边的势力太强,所以他的悬赏金额足足是其它皇境九重武者的数倍。悬赏他的人更是在悬赏金额之外附加了一件帝级神兵和一枚皇极丹作为对杀手个人的奖励。

    皇极丹乃是皇级极品丹药,只要是皇境高手服用,瞬间便可以提升一重修为。如果是皇境九重巅峰高手服用,在冲击帝境的时候能够平添一分成功率!

    “究竟是谁要杀他,竟然如此大的手笔!”上官逍遥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却是往皇宫方向看去。

    巍峨皇城在上官逍遥的视野远处散发着绚烂金光,然而他却知道,如今坐在那张龙椅上的人如何恶毒,那是个连自己兄长都能下死手,真正为了一己之私不择手段之人。

    “无论是谁,冯文相我保定了!”如果是上官逍遥加入暗夜之前,暗夜组织针对冯文相的刺杀还真的有可能成功,毕竟暗夜组织成立至今,接下的任务,还从来没有失败的先例。

    上官逍遥看着手中的暗夜令牌,上面的信息显示,已经有十三人接下了刺杀冯文相的任务。这些接任务的刺客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金牌一品杀手。

    冯文相名声在外,暗夜组织对他的资料更是了如指掌。既然有人发布悬赏对冯文相进行暗杀,冯文相的相关资料自然便会在暗夜内部公开。

    那些金牌一品杀手看到冯文相的资料仍然敢接任务,自然对击杀冯文相有着一定把握,即使暗杀失败也有信心凭自己的手段成功逃离,这十三个金牌杀手没有一个庸手!

    “冯文相,若不是本君重生,这次恐怕你真的很难撑过去。不过既然让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的人头就安安稳稳的待在脖子上吧。”上官逍遥微微一笑,身形一闪便从原地消失。

    ……

    太师府在皇城西南,距皇宫有一段距离。此时太师府正厅之上,十一个人正在商量事情。冯文相正坐在太师椅上,他头戴太师冠,端端正正无一丝歪斜,身上的太师袍没有一丝褶皱,脚下太师靴不沾丝毫尘埃,整个人端端正正,与市井传闻中的装束毫无二致。

    坐在他左手位的中年男子面容刚毅,身上的装饰同样一丝不苟,面容与冯文相有几分相似。他是冯文相的长子冯承辉,实力刚刚突破皇境二重,是太师府冯文相子嗣中第一高手,也是唯一一位突破到皇境的高手。

    其余九人根据实力分别坐在左右两侧,坐在冯文相右手首位的一人名叫司徒夏犀,乃是冯文相麾下九大皇境中的第一高手,实力在皇境四重巅峰,他的名字里有一个鳄字,是因为他的体内有一丝远古巨犀的精血,战斗时一旦将精血之力激发,战斗力能够在盏茶时间内提升近百倍。

    每激发一次精血,司徒夏犀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还要服用无数疗伤灵药才能恢复过来。

    距离上一次激发精血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司徒夏犀刚刚恢复到全盛状态,而且他隐隐感觉,自己皇境四重的瓶颈隐隐有些松动,似乎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突破到皇境五重。

    本来他正在准备闭关突破皇境五重,可他却意外得知了暗夜组织将要刺杀冯文相的消息。

    此时在司徒夏犀的手上,正握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黄金令牌,上面赫然刻着一朵烟色乌云和一滴雨滴,与青云酒楼掌柜给上官逍遥的令牌相比,他的令牌只有一滴水滴,其他的一般无二!

    暗夜组织的金牌一品杀手令牌!

    “太师,我半年前激发精血,侥幸成功刺杀了那位皇境九重的高手,至今刚刚恢复。今天闭关之前幸好察看了一下暗夜组织的任务榜单,若非如此,恐怕还发现不了这条信息!”司徒夏犀面色黝烟,声音低沉道:“已经有十三名金牌一品杀手接了任务,针对太师的刺杀恐怕很快就会展开。”

    身在暗夜组织,司徒夏犀自然知道金牌一品杀手的可怕。那些人每一个都有不弱于自己激发精血时的实力,有一些甚至接近皇境九重巅峰实力,距离冯文相也是不远。

    冯文相当然也清楚这些,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当年我决定调查暗夜组织,派你隐藏形迹进入暗夜成为金牌杀手,这些年来暗夜组织从来没有对我大汉皇朝重臣和皇族众人发动过刺杀。想不到他们对大汉皇朝的第一步出手,竟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冯承辉在旁沉声道:“父亲大人,我们可以把这消息告知飞鹰君主,只要飞鹰君主出面,想来应该可以让暗夜组织取消任务。暗夜组织毕竟在大汉皇朝境内,与我朝向来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飞鹰君主的面子他们肯定是要给的。”

    “幼稚!”冯文相看了儿子一眼,目光落在了司徒夏犀手中的令牌上。

    “飞鹰君主眼线遍及天下,夏犀能混进暗夜组织,飞鹰君主的手下难道就混不进去?暗夜组织刺杀我的消息,恐怕早就已经传到了飞鹰君主耳中。我想飞鹰君主并不是不出面,而是他知道,即便他亲自出面,暗夜也不会给他这个面子。”

    如果暗夜组织真的给飞鹰君主面子,恐怕这条悬赏任务根本不会发布。

    其实冯文相心底也在猜测。

    整个大汉皇朝境内,能够付出那般代价悬赏自己的人头,究竟是谁呢?!

    “太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我们跟那些杀手拼了。”坐在冯文相右手第二位的黄脸汉子骂道:“他妹的,要对太师下手,先跨过我薛病鬼的尸体!”

    薛病鬼面黄肌瘦,个头很是矮小,看上去像是有些营养不良。然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人非但是个病鬼,反而天生巨力。实力虽然刚刚突破到皇境四重,却可以凭借自身天赋与皇境五重战斗而不落下风。配合自己的两柄足有十万斤重的八棱大锤,跟皇境六重也有一战之力。

    若是爆发全部实力毫无保留的话,薛病鬼甚至能在冯文相手下坚持半盏茶时间,是整个太师府当仁不让的第三高手。而他的态度也正是太师府所有高手的态度。

    宁死不惧,不逃不避,直面那些暗夜组织的金牌杀手。哪怕为太师战死,亦死而无憾!

    冯文相闻言,心中微微有些感动。他站起身来,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一道清朗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

    “薛病鬼,你的尸体值钱的很,那些金牌一品杀手,恐怕是没资格踏过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