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加入暗夜(5)
    “喂,不过是一次加入暗夜的机会罢了,这一次你难道就不能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凭你的实力,要加入暗夜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有必要非要揪着这次的机会不放吧?”蝴蝶面具女子终究是不想解开自己剧毒之杖之中封印的元力,以至于现在有些委婉的向上官逍遥认输。

    对于蝴蝶面具女子的话,上官逍遥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一双冰冷的眸子却是一直放在蝴蝶面具女子的身上,这让蝴蝶面具女子明白,自己若是不交出霍武明的脑袋,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次你卖我一个人情如何?只要让我先加入暗夜,以后我一定还你今日的人情!”蝴蝶面具女子说道。

    上官逍遥闻言似笑非笑的说道:“让我给你面子?呵呵,我凭什么给你面子?”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上官逍遥还真对蝴蝶面具女子的身份有了些好奇,他心中甚至有了一个猜测,认为这女子应该是来自那一股势力的人。

    只是他并没有把心中的猜测说出来,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蝴蝶面具女子,想看看自己的一番‘羞辱’之言她会怎么回答。

    蝴蝶面具女子果然被上官逍遥的话给气到了,立即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来了一面令牌,扔给了上官逍遥道:“哼,就凭这个!”她对自己扔出的令牌很自信,确信上官逍遥看到她令牌之后,一定会给自己一个面子。

    上官逍遥却是没有直接去接她递过来的令牌,他身上直接爆发出来了一股元力,把那蝴蝶面具女子扔过来的令牌定在了自己面前的虚空之中。然后,他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令牌。

    令牌的背面雕刻着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而在令牌表面,却刻着‘玄阴’二字,并且令牌的材质很特别,乃是以太乙灵木制作而成,太乙灵木,那是能够打造帝级神兵的材料之一,放眼整个武道世界,都是属于特别珍贵之物!

    如今这太乙灵木却是被用来雕刻了一面令牌,再加上这令牌所‘刻画’的玄阴二字,又岂能让上官逍遥不明白这令牌的来历!

    “玄阴宗的人?”上官逍遥皱了皱眉,没有想到眼前这带着蝴蝶面具的女子,竟然是来自于玄阴宗。说起来,这一世第一个被自己种下了奴隶印的人,便是花翎儿,而花翎儿也是来自于玄阴宗,和眼前这女人,倒是属于同一个宗门的!

    “听说过玄阴宗吧?给我一个面子,以后你只要拿着这面令牌去玄阴宗,可以让我玄阴宗帮你一次忙!”看到上官逍遥眉头紧皱,蝴蝶面具女子心中得意,刚刚还不可一世,还不是被自己的身份来历给震慑住了?

    上官逍遥冷哼一声,说道:“且不说你的身份是真是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你的身份令牌吧?证明着你身份的令牌,你让我拿到玄阴宗去找你,你这是在给我挖坑呢?”

    看着这面令牌,上官逍遥又岂能不知道这女子的用意?

    让自己拿着这面令牌去玄阴宗找她,不过是她的一番说辞罢了,这是她的身份令牌,身份令牌这种东西,一直都是从不离身的,若是离身,就代表着这身份令牌的主人有难。

    眼前这女子竟然把身份令牌扔给自己,让自己带着这令牌可以找玄阴宗帮自己做一件事情,如果自己真信了她的话,带着这令牌去了玄阴宗,那恐怕就不是让玄阴宗帮自己做一件事情,而是直接让自己遭受到玄阴宗的攻击了。

    蝴蝶面具女子没有想到上官逍遥居然识破了自己的伎俩,她倒不是在给上官逍遥挖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想要忽悠上官逍遥而已。

    现在听到上官逍遥的话,她才明白过来,自己把属于自己的身份令牌给他,从某种程度来说,倒也是在给他挖坑!

    万一这家伙真的带着自己的身份令牌去玄阴宗,到时候绝对会被玄阴宗的人给直接斩杀!

    知道自己理亏,蝴蝶面具女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拿错令牌了!”然后,她又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来了一面令牌,这一面令牌比较普通,只是以寻常的寒铁铸成,上面只刻着一个‘令’字,乃是玄阴宗对朋友所发布的令牌。

    这种令牌会根据材质的不同,可以要求玄阴宗不同等级的武者出手相助一次,这面寒铁令牌,倒不是忽悠人的。

    但是上官逍遥却是接都没有接这一块寒铁令牌,任由着寒铁令牌自由落体到了地面,说道:“不管你有没有拿错,你今天都走不了了。”

    “你什么意思?”听到上官逍遥这话,蝴蝶面具女子立即警惕起来,同时她已经准备激发剧毒权杖之中封印的元力,以剧毒权杖之中封印的帝境元力来对付上官逍遥。

    看到蝴蝶面具女子手中的动作,上官逍遥微微一笑道:“呵呵,在我面前,你有这个能力激活帝级神兵之中封印的元力么?”声音落下,他直接动用自己帝境二重的神识力量,霎时间,无影无形的神魂力量立即侵入大了蝴蝶面具女子的脑海之中,压制了她的神魂,封印了她体内的元力。

    紧接着,一道鲜红的奴隶印从上官逍遥的右掌之中凝聚而出,他神色一冷,对蝴蝶面具女子说道:“臣服,或者死!”

    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的上官逍遥,说变色就变色,这变化情绪的速度让她都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当她明白自己的元力被封印,神识被压制之后,整个人的神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当她看着上官逍遥手中那鲜红的奴隶印的时候,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你居然要给我种下奴隶印?”她完全没有想到,想加入暗夜玩耍一番,结果却要成为他人的奴隶了,这让她心中悲苦,早知道加入暗夜会导致这样的后果,自己说什么也不会为了一时的好玩而加入暗夜了。

    上官逍遥懒得理她的话,冷漠道:“选择的机会只有一个,希望你慎重!”

    听闻此言,蝴蝶面具女子却是大笑道:“哈哈哈哈,我乃是玄阴宗的人,你敢对我种下奴隶印?我就是愿意接受你给我种奴隶印,但是你能承受得了给我种下奴隶印之后的后果吗?”

    “能不能承受,那是我的事情,现在是该你选择的时候了!”回应她的,是上官逍遥冷漠的话语。

    感受着上官逍遥脸上那冰冷之色,她内心却是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从上官逍遥那冷漠的表情之中,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哪怕自己就是出身于玄阴宗,恐怕这个身份也无法威胁他了,此刻上官逍遥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冷血杀手,不会为她的身份所动!

    “哈哈哈哈,你胆子挺大的,敢给我种下奴隶印。也罢,我就接受了你这奴隶印又如何?希望你有朝一日不会后悔!”蝴蝶面具女子很干脆,声音一落,就放开了心神,一副任由上官逍遥施为的神态,让上官逍遥都觉得有些惊奇。

    不过,上官逍遥还是直接给她种下了奴隶印,当奴隶印被种下,蝴蝶蒙面女子看向上官逍遥的目光立即变得恭敬起来。

    上官逍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说出你在玄阴宗的身份。”

    蝴蝶面具女子立即恭敬回答道:“奴婢洛雪儿,乃是玄阴宗候选圣女之一!”

    上官逍遥有些无语,一个玄阴宗的候选圣女,居然如此干脆就接受了自己的奴隶印,还真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且,玄阴宗乃是帝级势力,更是属于帝级势力之中的佼佼者,当年曾有一帝级势力惹到了玄阴宗,最后直接被玄阴宗把那帝级势力给连根拔起,由此便可管中窥豹,可见玄阴宗一斑。

    上官逍遥又问道:“你为什么要来到这大汉皇朝加入暗夜?”

    被种下了奴隶印的洛雪儿不敢有丝毫隐瞒,她老老实实回答道:“主人,奴婢也不想离开玄阴宗啊,但有什么办法呢,奴婢已经被许配给了幽冥圣地的傲战天,那傲战天乃是一专心于武道之人,奴婢若是嫁过去,绝对是充当炉鼎的命。所以奴婢直接逃离了玄阴宗,想要找一个可以隐藏自己身份的势力隐藏下来!”

    上官逍遥彻底无语了,一个被许配给了幽冥圣地大弟子傲战天的女子,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被自己收为了奴隶!

    不说幽冥圣地乃是这武道世界最为顶尖的势力之一,就说那傲战天也不是他现在能招惹得起的。

    傲战天,目前已经是帝境九重的修为,更有传闻傲战天在准备冲击圣境,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圣境的武者,自己现在把他预定的炉鼎收为了奴隶,这是老天冥冥之中在给自己树立强敌啊!

    不过,对于无意中招惹上幽冥圣地的事情,上官逍遥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圣地势力虽然是这武道世界最为顶尖的势力,但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迟早也会达到圣境,甚至是超越圣境也不是不可能!

    他有这个底气,重活一世,获得神纹空间的三千神纹,这一世让他的天赋超越了历代先贤,对于突破到传说中的神境,他都有一定的信心!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这洛雪儿跟花翎儿一样,也是九阴神体的体质,否则的话,凭她那低微的修为,连给傲战天当炉鼎的资格都没有。

    “这玄阴宗倒是手段通天,收罗全天下的九阴神体加入玄阴宗,然后送给各大势力打好关系,这般生存法则,虽然很另类,但却是最明智的一种!”上官逍遥感慨了一声,然后对洛雪儿说道:“把霍武明的人头给我,你自己去偏远的小地方隐姓埋名待着吧。”

    “遵命!”洛雪儿又哪里敢违逆上官逍遥的意思,领命之后,便飞快消失在了上官逍遥的身边。

    事实上对于洛雪儿刚刚说的话,上官逍遥并没有完全相信。虽说洛雪儿被种下了奴隶印之后,不可能对自己说谎,她说她是不想嫁给傲战天当炉鼎所以才从玄阴宗逃走,这话倒也没什么毛病。但是她在逃离玄阴宗之后,还留着玄阴宗的身份令牌,恐怕心中还是奢望嫁给傲战天的。

    这么说虽然有些矛盾,但是剖析其中的本质,却并不矛盾,矛盾的只是洛雪儿的思想。

    她不愿意嫁给傲战天的原因,是怕被当作练功炉鼎,毕竟是九阴神体,而傲战天又在准备突破圣境之际,被当作炉鼎的可能性极大。可她的潜意识之中又希望傲战天真的娶她,只要不是被当作练功炉鼎,她便可以直接鱼跃龙门。

    因此,她还留着身份令牌,就是因为她没有彻底想明白嫁给傲战天是当夫人还是当炉鼎。

    “这个洛雪儿太想当然了,一个致力于要突破圣境的武者,他要娶的人,又岂能是来自一个帝级势力之中的女人?”上官逍遥摇了摇头,提着霍武明的头颅,直接前往大汉皇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