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气魄
    宋仁义听到这话,顿时神色大变,喝道:“孔兴天,你疯了!”

    孔兴天讥讽道:“我疯了?呵呵,我是疯了,但这也是被你给逼迫的!”

    “孔兴天,你真是找死!在我变成奴隶之前,我也得先镇压了你!”宋仁义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中的那一方镇山印之中所封印的元力,立即被他给沟动。

    顿时,整个镇山印立即爆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金芒,金芒正在快速增长,不过是眨眼的功夫,那镇山印就变成了一座山岳,从天穹之上直接朝着孔兴天镇压而下!

    宋仁义接近暴走,他虽然很想跟随在上官逍遥的身边,但是却不想成为一个奴隶,若是臣服肖遥当一个奴隶,自己又有什么未来可言?

    所以他在此刻毫不犹豫的出手,皇级神兵镇山印,本体乃是以一座高达万丈的神峰经过秘法的炼制而形成,其中所封印的元力极为庞大,在此刻攻击出来,那遮天蔽日的山岳形象好似当年的神峰再现,在此刻携带着雷霆攻势,直接镇压而下,企图把孔兴天给直接镇压而死。

    上官逍遥正在收集‘录’字级别的功法战技,可惜除了之前所遇到的那《太上忘情录》之外,就再没有遇到过‘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

    如今听到孔兴天愿意交出一块‘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他又岂能置之不理?

    他随手把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几只元力精灵给拍死,恰好看到此时的宋仁义在对孔兴天出手,顿时一股强横的神识力量作用在了宋仁义的身上,那原本在天穹之上随时都有可能镇压而下的巨大山岳,也在此刻被拦截了下来。

    宋仁义原本打算先把孔兴天给弄死,但是当上官逍遥的神识力量攻击过来的时候,立即让他所有的攻势都停止留下来。

    即使是皇级神兵镇山印之中封印的元力被解开,在此时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攻势都像是被禁锢了一般,根本就无法再移动分毫。

    来到宋仁义的身边,上官逍遥淡淡说道:“宋仁义,这人都已经答应给我‘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了,你却还要斩杀他,你这胆子倒是有所见长啊!”

    听到这话,宋仁义冷汗刷就下来了,连忙解释道:“肖遥老大,你误会了,我想要这家伙手中的功法玉牌,也是为了给你啊!”

    上官逍遥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调侃道:“哟,宋仁义,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份好心啊?”

    宋仁义自然知道这番话肖遥不会相信,但是那又能怎样?若是现在不找出一个理由来说服对方,恐怕自己的身上还真得被种下奴隶印了。

    上官逍遥在他的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可以说上官逍遥就是他的梦魇,只要见到上官逍遥,他根本就不敢生出任何异心。

    因此,宋仁义连忙表态道:“肖遥老大,你是我最尊敬的老大啊,我这当小弟的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向老大您表忠心啊。”他现在还不能动弹,被上官逍遥的帝境神识所镇压,只能巧舌如簧的替自己辩解着。

    一旁的吴长青看到宋仁义对待上官逍遥的态度,一时间看得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很要强的宋仁义,在肖遥的面前就像是见到了猫的老鼠!

    “肖遥,只要你把宋仁义收为奴隶,我这‘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立马给你!”虽然不知道宋仁义和上官逍遥的关系,但是他还是不想宋仁义就凭着这三言两语的话脱身。

    这家伙刚才狂态毕露,若不是自己运气好获得了一枚‘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恐怕现在已经死在宋仁义的镇山印之下了。

    两者之间从一开始交锋,便处于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现在他宁愿不要那十枚王灵果,也要让宋仁义当一个奴隶,只有这样,才能消除自己的心头之恨。

    宋仁义听到吴长青口中说出的这番话,心里焦急得很,上官逍遥那强横的实力和杀伐果断的性格,让他难以生出任何的反抗之心,可要是被种下了奴隶印,自己以后在上官逍遥的面前恐怕就真的是个奴隶了,这种状况,他根本就接受不了!

    “肖遥老大,我愿意以武道之心发誓永远臣服于你,肖遥老大,求你别给我种下奴隶印啊,小宋我对你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从来不敢有任何的异心,还请您相信小宋我啊。”在上官逍遥的面前一口一个‘小宋’,也只有宋仁义这般不要脸皮的家伙才能说得出来。

    司马丹青、上官无量、清静都被宋仁义的态度给惊得瞠目结舌,刚刚还死咬着吴长青不放松的宋仁义,现在在面对上官逍遥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态度!

    他们和上官逍遥接触的时间不多,却也明白上官逍遥的恐怖,可即便知道这些,却也不会如宋仁义这般表现得如此不堪吧?

    现在宋仁义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来自皇朝皇室成员的所应有的表现,身为皇朝的皇室成员的尊严呢?身为皇室成员的高贵气质呢?这两种东西,怎么就这样被他给抛弃了呢?

    见上官逍遥没有回应,宋仁义不再犹豫,非常干脆的立下了血誓,然后恭敬喊道:“肖遥老大,我已经立下血誓了,其实不管立不立血誓,我也是以你小弟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的。肖遥老大,我有获取那些功法玉牌的想法,完全是为了交给你呀!”

    上官逍遥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宋仁义是怎样的性格,在之前的时候,他就了解得差不多了,这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信度。

    吴长青、孔兴天还有隋洋三人看向上官逍遥的目光蕴含着不满。

    他们三人是和之前死掉的龙啸天一个团队的,龙啸天已经死了,孔兴天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拿出‘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企图让上官逍遥直接把宋仁义收为奴隶。可是宋仁义这家伙立下血誓之后,上官逍遥就再没有了反应,这让他们一时间很不想把手中的‘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交给上官逍遥。

    孔兴天忍不住说道:“肖遥,血誓根本就比不上奴隶印,宋仁义有皇级势力背景,若是让他离开这秘境,血誓有很大可能会被解除,不如奴隶印来得实在!”

    上官逍遥瞅了他一眼,神色平静的说道:“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孔兴天闻言神色一变,略带警告意味的说道:“肖遥,你难道不想要‘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了吗?”

    “用‘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来牵制我?”上官逍遥笑了,笑容充满了嘲讽。

    现在孔兴天的做法,不就是以‘录’字级别的功法玉牌来牵制他嘛,可惜,他又岂是这么容易就会被人牵制的?

    看到肖遥脸上那一抹嘲讽之色,孔兴天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直到这个时候他才骤然想起,连拥有帝级神兵的莫青山突兀出手偷袭,都被肖遥给反杀,更何况是他们?

    一时间,孔兴天的额头上立即汗如雨下,连忙改口道:“不,不敢!”说话间,他赶紧把空间戒指中的‘录’字级别功法送给了上官逍遥。

    看到孔兴天的反应,其余两人显然也想到了上官逍遥的恐怖。

    这一刻,三人低着头,离开也不是,站在这里也不是。

    上官逍遥拿到功法玉牌,神识立即扫视其中,一篇名为《长生不死录》的功法残篇立即映入他的脑海中。

    看到这名字,上官逍遥自语道:“长生不死录?这名字倒是有意思,长生不死,这世上又有谁能长生不死?”

    “肖遥,功法玉牌已经给你了,我们可以走了吗?”孔兴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去吧!”上官逍遥挥了挥手,然后拿出来了十枚王灵果送给他们三人,说道:“拿去突破目前的境界吧!”

    原本孔兴天三人就没有想过从上官逍遥手中获得王灵果,能从他手中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又哪里敢奢望其他的东西?

    然而三人都没有想到,上官逍遥竟然会履行承诺,虽然不是把宋仁义收为奴隶,但是之前他所抛出的交易条件,却是没有改变。

    就凭这一点,立即让三人对上官逍遥的看法大为改观。

    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份气魄的,在场的一众武者当中,谁敢说自己在实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时候,还会如此公平对待其他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