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收皇境妖兽(中)
    就在此刻,人群之中走出来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孩儿,他背负双手,脸上带着一抹凝重之色,说道:“肖遥,你的存在真是不可思议啊,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躲过了秘境门口的探测的,但是这里是无崖武圣所留下的秘境,哪怕你身体之中藏着武圣的灵魂,也休想从无崖武圣的秘境之中活着走出去!”

    上官逍遥扫了眼前这‘小孩儿’一眼,帝境神识立即朝着他压迫了过去,但是这‘小孩儿’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在说出之前那番话之后,身体直接化作了一道虚影,直接快速消失在了原地!

    “想从我手中逃走?”看到身形虚化的小孩儿,上官逍遥再次笑了,帝境神识立即朝着人群之中探测了过去。

    这庞大的妖兽大军只感觉一股恐怖的气息笼罩在心底,来自于上官逍遥身上那强大的神识力量即使没有针对他们,却也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无法动弹!

    紧接着,上官逍遥的目光锁定在了一名年龄看起来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身上,他和其他的妖兽站在一起,与周围的妖兽一样,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

    然而,上官逍遥的帝境神识却是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强横的灵魂之力瞬间压迫在那人的身上,让他只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被压制,连移动身体都无法做到!

    “怎么可能?”被上官逍遥找到的青年面容大变,他已经极力隐藏自己的修为,甚至直接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王境四重的强度。同时更是把自己的神魂给封闭起来,不让自己的神魂之中有任何的能量散发出来。

    他自认自己隐藏得很好,直接使用投影虚化的秘法,让自己化作一个小孩儿的模样。然后使得身体虚化,让对方认为自己已经逃走,可是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是识破了自己的伎俩!

    不等他多想,上官逍遥那风轻云淡的声音直接传入他的耳中:“你是选择臣服,还是选择死亡?”

    听着这没有任何感**彩的声音,青年只感觉一阵死亡的恐惧笼罩心头。早知如此,他一开始就动用帝级神兵去拼一拼,即便这帝级神兵已经没有了封印元力,但好歹也是帝级神兵啊,对于他的实力还是有很大加成的。

    当然,青年也就想想而已,就算重来一次,他应该还是用现在的手段而不是动用那没有了封印元力的帝级神兵。道理很简单,他毕竟是皇境武者,而对方只有区区虚境修为,这种蝼蚁般的存在,他吹口气就能灭杀一大堆。

    所以,他认为自己的力量灭杀对方是足够了,只是对方拥有神秘莫测的手段,这点从他轻而易举的收服其他两大皇境妖兽就可以看出来。

    为了避免步了另外两大皇境妖兽的后尘,青年才使出了这投影虚化的秘法,打算蒙混过关避开上官逍遥这个实力诡异莫测的家伙。

    可现在,这个让他觉得万无一失的方法,竟然失灵了,对方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他找了出来。

    “我臣服!”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也就仅仅一瞬间的想法,青年联想到自己的使命和对方的强横,直接干脆的选择了臣服。

    反正都给无崖武圣当了那么久的奴隶了,现在臣服于另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可?

    至于臣服会让自己损失尊严……

    在这不能离开的秘境之中,尊严这东西又值多少钱?

    更何况,还有一个早先被视作鸡肋的使命存在,现在臣服,也不过是在履行使命而已!

    看到这青年直接说臣服,一群妖兽都不能再淡定了,某个皇境一重的妖兽更是难以置信的大吼道:“夜影流首领,你怎么能臣服?你别忘了自己的使命啊,你臣服了,咱们还怎么完成无崖武圣布置的任务啊?”

    “首领大人,你乃是皇境六重的修为啊,这人类难道真有这么厉害吗?发挥出你所有的实力,直接干掉他啊!”

    “首领,选择臣服只有死路一条啊,咱们识海中的禁制还在啊,只要背叛了无崖武圣,咱们……”

    说话的都是一些皇境妖兽,听到这些话,夜影流直接大声呵斥道:“够了!”他那冰冷的目光扫视人群之中开口的那些皇境妖兽,说道:“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不过是驱赶武者进入一些传承地,挑选合格的传承者而已!他既然是从神峰之中走下来的,就证明他已经获得了传承,咱们之前冲他叫嚣,本身就是我们不对!”

    夜影流的话才说到这里,就被人直接打断道:“可是首领大人啊,虽然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也不能背叛无崖武圣啊,关键是我们识海中有禁制啊!”说话的人,乃是一名年龄看起来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夜影流扫了中年人一眼,说道:“流神光,你说这番话之前,可否能认真回想一下,当初无崖武圣留给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流神光闻言,眼中尽是疑惑之色。

    看到流神光的神色,夜影流摇了摇头,指了指烟熊和被烟熊拦截的那两人,以及臣服的帝流天,说道:“烟熊和帝流天臣服了,连识海中的禁制都没有被触发,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原因么?”

    听到这话,又有一名皇境妖兽站出来说道:“首领大人,话虽如此,可是咱们臣服于他之后,又怎么去完成无崖武圣留下的使命?”

    夜影流闻言,却是直接笑道:“呵呵,使命?咱们的使命,不就是把武者赶入传承之地以及跟随他们么?”

    听到这里,上官逍遥目视夜影流,问道:“你们存在于这秘境的作用,是什么?”

    夜影流闻言直接说道:“两个作用,屠杀和保护!每一次秘境开启,凡是踏入秘境之中的人,都必须要去神峰之中接受传承,驱赶所有踏入这秘境的人进入神峰接受传承。然后视情况挑选自认为潜力巨大的武者,跟随在他的身边,保护他在这秘境之中的安全,若是认为受保护者无法达到自己预期之中的效果,直接抹杀!”

    上官逍遥听到这话,终于明白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王境和皇境的妖兽,也明白往年为何有那么多踏入秘境之中的武者无法出去。

    不说传承地之中的凶险,就是接受了传承,找到了一头妖兽跟随在身边保护,可谁又能知道,这保护武者的妖兽,同时也是考验者。只要这些妖兽考验者认为被保护对象不合格,就会直接抹杀保护对象!

    可是踏入这里的武者并不知道这些,再加上这些妖兽的眼光和那暴戾的性子,被他们‘保护’的对象,又有几个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中?

    其他的妖兽都不说话了,多年镇守这秘境,死在他们手中的‘传承者’不知凡几,以至于现在有人又一次从神峰接受了传承下来,他们都快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只想把这些接受了传承的人直接抹杀。

    因为他们并不觉得有人能接受无崖武圣的传承,与其跟在一个比自己弱小的人类武者身边执行‘保护’任务,倒不如直接杀了来得痛快!

    但是现在夜影流的一番话,提醒了他们,让他们明白了自己最初的使命!

    没有妖兽再继续说话,而上官逍遥则是把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夜影流的身上,他直接凝聚出了一道鲜红的奴隶印,而后直接打入了夜影流的眉心之中。

    当奴隶印进入青年的脑海中,上官逍遥的脸上都不由自主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

    “皇境七重!”当奴隶印进入对方的识海中,上官逍遥立即探查清楚了对方的修为!

    之前,其他的妖兽还说他是皇境六重,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是老黄历了,这夜影流的修为,已然步入了皇境七重的境界!

    皇境七重的妖兽,同等修为的武者,若是放在外界,足以创建一个不算太弱的皇朝了!

    可是在这无崖武圣的虚境秘境之中,这家伙只是一个被禁锢在这秘境之中的囚徒!

    “主人!”夜影流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他脸上带着一抹谄媚之色,看着上官逍遥的目光,变得格外恭敬。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炯炯的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些皇境妖兽,说道:“我再说一遍,皇境妖兽,全部给我站出来!”

    感受到上官逍遥的目光,隐藏在妖兽群之中的皇境妖兽个个神色大变,他们之前虽然在指责夜影流,虽然也明白自己的使命。但是要让对方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种下奴隶印,却还是有皇境妖兽不服,更没有一个皇境妖兽主动站出来!

    “我的耐心有限,现在臣服于我,不过是被种下奴隶印而已,若是时间拖得长了,可别怪我对你们使用其他手段了!”上官逍遥冰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一些王境妖兽没有发言权,但是皇境妖兽听闻这番话之后,脸上却是不由自主带着惊恐之色。

    他们不怀疑上官逍遥的话,因为隐藏在妖兽群之中的皇境妖兽把上官逍遥当成了圣境武者,是以灵魂附体的诡异手段,躲过了秘境门口的探查,混入这秘境的。

    能躲过无崖武圣布下的探查手段,混入这虚境秘境之中的圣境武者,又岂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