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说重点
    “无崖武圣心烟如墨,手段狠辣,绝情绝义,乃是这世上邪恶的大魔头啊!就这种大魔头居然还能破碎虚空踏入神境,老天爷你不长眼啊!”玄龟恨声骂道。

    上官逍遥一阵无语,这玄龟好歹也是无崖武圣留在这秘境之中的守关者,让他开口说无崖武圣的一些事情,居然开口就是一阵大骂,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他可没有什么心思听玄龟咒骂,出声呵斥道:“说正事!”

    “那大魔头早年间带领我们南征北战,攻城掠地,一路上我们给他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这这个大魔头在成圣之日,居然直接对我们这些过往的属下展开了一场屠杀!

    这魔头是真心狠啊,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几万年的忠诚跟随,换来的却是他的无情背叛,那大魔头即使踏入了传说中的神境,我玄小龟也要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天天被镇压!”

    “说重点!!”上官逍遥满脑门子烟线,这玄龟看样子是真恨无崖武圣,即使无崖武圣都飞升几千年了,居然还忘不了诅咒他。

    玄小龟不敢再有任何啰嗦,他知道上官逍遥是真没有耐心听他废话,顿时叹了口气,说道:“唉,我们跟随无崖武圣的时候,他就展现出了绝对强横的天资,同级别对手之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而且越级挑战,更是常有之事,他精通阵道,精通炼丹大道,更是知晓诸多绝天地通前的秘辛,他还没有飞升的时候所做的事情,好像并不是为了独霸武道世界,更像是在寻找某些东西。”

    “寻找某些东西?”上官逍遥皱眉,他之前在‘开’门那通道的石刻之中见到过无崖武圣早年间曾如绝天地通前的武者一般修行,只是遭受了厄难,绝天地通后,再不如绝天地通前的武者那般修行。

    而后续的石刻之中,则是他的族人在寻找解决绝天地通后修行的办法,他更是收录武道世界的各种典籍,最后创出了一条修炼体内‘八门’的办法。

    事实上在上官逍遥自‘死殿’之中所见到那些壁画之后,已经开始怀疑无崖武圣到底破碎了虚空没有。

    虽说之前曾见过景象,发现无崖武圣破碎虚空,但是为何在‘死殿’之中,没有见到关于‘死’门的修炼方法?

    而且,无崖武圣连早年跟随着自己南征北战的那些妖兽都一起直接斩杀,就这么一个狠人,会故意留下自己的传承,等待后来者?并且在进入传承殿的时候,那诡异的灵魂之力又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玄龟曾跟随着无崖武圣一起战斗过,他或许能知道其中的一些秘密。

    看到上官逍遥在沉思,玄龟又说道:“他破入圣境的时候对我们出手,那时候我们认为他是寻找开启体内‘八门’的方法。但是从最后的情况来看,并不是这样,因为他破碎虚空之前,把当年一些实力较弱的手下困在了这秘境之中,替他寻找传人,而根据无崖武圣那心狠手辣的做法,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好心。”

    上官逍遥默不作声的倾听着。

    玄龟眼中的悲哀之意越来越浓,继续说道:“也许他留下这个秘境的真正原因,是在培养一个鼎炉。我猜测,他根本就没有破碎虚空,而是潜伏在暗中等待着鼎炉成长起来,再一举灭了鼎炉,壮大自己!”玄龟的眼中充斥着滔天恨意,因为当初被无崖武圣无情背叛,导致他现在极尽抹烟无崖武圣。

    上官逍遥一脸古怪的扫了玄龟一眼,说道:“你如此抹烟无崖武圣,难道就不怕你识海中的禁制爆发?”

    “我只是在这里当个守关者而已,只要不离开这玄武湖太远的距离,就不会遭受到任何伤害,在这种情况下,我骂那个混蛋两句怎么?!”玄龟忿忿不平,对于无崖武圣的仇恨从来没有减轻过,当初跟随着他征战天下,却是在对方成圣日遭受到他的亲自屠杀,提取他们体内的神兽血脉,如此残忍的做法,又怎能让他心中没有恨意?

    上官逍遥没有再问什么,玄龟最后的一番话,让他心中警惕起来,一个连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手下都能屠戮殆尽的人,其留下的传承绝对是另有目的,而不是单纯的培养后辈。

    想到这里,上官逍遥心中的警惕是越来越浓了。

    “行了,把你这玄武湖之中的灵药都给我拿出来吧!”上官逍遥没有兴趣再听玄龟的谩骂与抱怨,趁着他还没有遇到真正的危险之前,赶紧把能捞取的好处通通捞到手才是王道。

    玄龟瞅了上官逍遥一眼,一脸苦|逼的说道:“你把我囚禁在这里,我怎么给你拿?”

    “这个好说!”上官逍遥微微一笑,一道鲜红的奴隶印瞬间在手掌之中凝聚出来,就要往玄龟的身上拍去。

    一看到那鲜红的奴隶印,玄龟面容大变,连忙呵斥道:“喂喂喂,你要干什么?这奴隶印你若是给我种下,我必然当场死亡!我识海中有禁制,奴隶印这种东西若是进入我的识海当中,会引发冲突的!”

    “唉,玄龟前辈啊,咱们守在这里,不就是为了挑选合格的传承者吗?你这玄武湖中的灵药对你也没有什么作用,都拿出来给他了又如何?若是他真能成为真正的传承者,我们也就自由了啊!”斑斓虎看着玄龟眼中惊恐的模样,在旁边叹息了一声,开始劝说道。

    听到斑斓虎这番话,玄龟没好气的瞪了它一眼,说道:“你这小老虎,还巴不得有人获得那混蛋的传承?我告诉你,他若是真正走上那挨千刀留下的那条路,你我也不能自由。相反,还会成为猪羊一般,被豢养起来,等待着那悲惨的命运到来!”

    玄龟话音一落,立即发现不对劲,因为这番话,它并不是传音告知斑斓虎的,被旁边的上官逍遥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上官逍遥皱眉看着这玄龟,事实上不用这玄龟帮忙,他也有办法离开这玄武湖,也能找到玄武湖之中所生长的灵药。不过那么做的话,就太费事了,让这玄龟全部采集过来,倒是来得轻松一些。

    斑斓虎明显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如今听到玄龟这番话,这才明白他自己的命运有多悲惨。身上具有一丝白虎血脉,却是只能成为被豢养起来的妖兽,如普通猪羊一般的命运,想想这种事情是有多可悲?

    “看样子你是不准备帮忙了。”上官逍遥淡淡说道。

    看着上官逍遥那张平静的脸,玄龟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罢了,反正都是死,我帮你一把又怎么样?不过如果以后你要提取我体内血脉之力的时候,还请温柔一点,若是以后真能成长到无崖武圣那般高度,一定要把那条老狗给宰了!”

    上官逍遥没有回应他这番话,鲜红的奴隶印还在他的手中绽放着红色的光芒,威胁着眼前的玄龟。不过他撤掉了压制玄龟的神魂力量,让他去把玄武湖之中的灵药拿出来。

    玄龟发现身上的神魂压制消失之后,立即潜入到了玄武湖之中,没过多久,它又浮出水面,拿出一枚空间戒指给上官逍遥,说道:“所有的灵药都在里面了,现在你检查一下,然后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

    上官逍遥的神识探测到空间戒指之中,发现这玄龟给他的灵药全都是可以开启体内‘休’门的灵药,不过少了其中的主药,麒麟精血!如他猜测的一般,除了主药之外,修炼体内八门的灵药在这秘境之中或许都可以寻找到。

    踏上玄龟的后背,上官逍遥告别了斑斓虎,而后一直前行,当走出玄武湖之后,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沼泽之中到处都是瘴气,除了瘴气之外,却是见不到任何活着的生物。

    “这一关的守关者,乃是一条皇境五重的蛟龙,只要你能从他的手下坚持过一招,你就可以过关,并且获取一部分灵药。”玄龟说到这里,又哑然失笑道:“呵呵,我倒是忘记了你有强大的神魂力量,这处地方,同样拦不住你。”

    上官逍遥没有再理会玄龟,踏上沼泽之后,立即以神魂之力在体表形成一层防护,而后快速朝着沼泽的尽头奔驰而去。

    看着上官逍遥的背影,玄龟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唉,既希望你能继承那狗贼的传承,却又不希望你踏上和那狗贼同样的道路。若是真走上那条路了,就是我们这些拥有一丝神兽血脉的妖兽的悲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