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九幽玄水
    “千年了,终于又有人来到这里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那巨龟的口中传出,对上官逍遥说道:“想要过去吗?只要你讲一个能打动我的故事,我就载你过河!”

    玄龟声音苍老却又显得有些顽皮,它在玄武湖之中滑动着四肢,身子在水中浮浮沉沉,口中偶尔喷出一口口冲天水柱,眼中却充满了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上官逍遥接下来要给他讲的故事。

    听到玄龟这话,上官逍遥笑道:“故事我不会讲。”

    玄龟又道:“噢,那你给我讲个笑话吧,若是能让我笑,我就载你过河。”

    上官逍遥摇了摇头,说道:“笑话我同样不会说。”

    玄龟闻言一脸失望道:“罢了,你不会讲故事,不会说笑话,那就等着一辈子被困死在这里吧!”说完,它直接沉入水中,想要离开这里。

    然而,当它准备离开的时候,上官逍遥那强横的帝境神识立即作用在了它的身上,把刚要离开的玄龟给死死的定在了原地,让它无法动弹!

    同时,上官逍遥冷漠道:“既然你想听故事,那我就给你讲一个能打动你的故事!你喜欢听笑话,我也说一个让你想笑的笑话!唔,干脆我把故事和笑话融合为一个,说给你听听如何?”

    玄龟神色大变,连忙摇头道:“不,我不要听你的故事,也不要听你的笑话了,我这就载你过河!”它怕了,当它被帝境神识所笼罩,只感觉自己的小命都被握在了眼前的少年手中,若是再让他讲故事,说笑话,自己岂不是要被他直接弄死?

    上官逍遥听到这话,却是笑道:“唔,你勾起了我讲故事和笑话的兴趣,不行,这个故事和笑话,你一定要听!”

    “不不不,我不听了,不听了!”玄龟被上官逍遥的帝境神识给压制,它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死亡的阴影垄上心头,让它心中充满了恐惧。

    上官逍遥却是不理会这玄龟,声音冷漠的说道:“从前有一只喜欢听故事的玄龟,后来他死了!”

    说完,上官逍遥又问道:“这个故事好不好听?这个笑话好不好笑?”

    “呜呜……故事太好听了,笑话太好笑了,你打动我了,我这就载你过河!”玄龟听哭了,声音在哽咽,实在是被上官逍遥的一番话给吓到了。

    它的胆子本身就很小,本身也很怕死,如今自己的小命被捏在上官逍遥的手中,自己若是不妥协,只有死路一条!

    至于它刚才所说的‘讲故事、说笑话’的话,那完全是骗人的。

    并不是真的给它讲上一个能打动它的故事或者一个能让它笑的笑话,就真的把人给带出这没有边际的玄武湖。

    说到底,它跟之前的斑斓虎一样,都是长时间待在这里,委实是太无聊了,所以看到好不容易进来个武者,它自然想消遣一番,好打发这漫长而看不到尽头的日子。

    如果有武者听信它的话,也不过是在临死前,让自己再受到一番羞辱罢了。

    这无崖武圣的虚境秘境开启了也有好几次了,每一次进入这秘境中的智商情商超绝之人不知凡几,若是讲一个能打动玄龟的故事或让它笑起来的笑话,就能从它这一关离开,那这玄武湖底,又何来那数之不尽的冰雕?

    徐徐微风从远处袭来,玄武湖却是连一点风浪都没有溅起,倒是白虎林中的那些树木随风摇曳,这才让这金日之内的空间显得有几分生气。

    体形硕大的玄龟大气都不敢喘,那一双如房屋大小的眼中带着些许恐惧,不过在这恐惧之中,却还有戏谑之色闪过。

    “嗯?”尽管玄龟眼中的戏谑一闪即逝,但还是被上官逍遥敏锐的捕捉到了,嘴角顿时勾出一抹冷意。强大的帝境神魂化作一张无形的巨掌,直接作用在了玄龟的身上,无形的灵魂之力直接带着玄龟的身体,把他从玄武湖中给抓起,倾刻之间就被他给带到了岸边!

    “轰隆!”伴随着玄龟的身体落在地上,整片白虎林都传来一阵剧烈的颤抖,神识始终注意着上官逍遥动静的斑斓虎见到这一幕,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玄龟的实力比它要强得多,它只是这金日之中第一轮关卡的守关者,不过是王境四重的修为而已。而玄武湖中这头玄龟,当初那是差点被无崖武圣放血的存在,能被无崖武圣看中并且直接放血的生物,它不强横到一定程度,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玄龟至少是皇境修为,虽说不擅长战斗,但是那一身防御力却是同级别之中堪称最强的,他有办法破开玄龟的防御吗?”斑斓虎目光一动不动盯着上官逍遥的举动。

    就在此时,上官逍遥忽然看向之前过来时的方向,说道:“斑斓虎,给我过来!”

    很快,斑斓虎又一次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它一脸谄媚的看着上官逍遥说道:“大佬,您找我有事?”

    “待会儿我问这玄龟问题,你来帮我识别它的假话,仅仅只是识别它的假话,应该不会引起你识海中禁制的反弹吧?”上官逍遥知道这玄龟的身上有秘密,就从他这硕大的体形来看,和当初在‘死殿’之中所看到的那些玄龟已经没有任何差别。

    这种状态下的玄龟,为什么没有被无崖武圣放血,反而让他活了下来?

    而且玄龟的寿命极其悠长,他相信这玄龟早年间,必然是跟随着无崖武圣南征北战的属下,因为这个猜测,他想要从玄龟的口中知道更多关于无崖武圣的事情。

    玄龟有些憋屈看了一眼上官逍遥,直到现在,它都无法挣脱对方施加在它身上那强大的神魂力量,这让它那原本装出来的恐惧之色,却是渐渐变成真的恐惧了。

    在玄武湖之中,它可以立于一个不败之地,但是来到了岸边,它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同时,它心中有无尽的疑惑,一个踏入这虚境秘境的武者,灵魂力量为何能强横到如此可怕的程度?难不成,是圣地之中的一些老怪物以灵魂附体的方式,依附到了眼前这年轻武者的身上?

    不过想到无崖武圣在这秘境之中所留下的手段,这个猜测在第一时间被它否决。

    凭着无崖武圣的强横,不可能连这点都想不到,他又怎能允许有人使用作弊的手段踏入这秘境?外界的那些武圣,站在无崖武圣的面前,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你问吧,不用这头小老虎验证真假,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放心就是了。”玄龟开口了,因为它心中好奇上官逍遥那强大的神魂力量是怎么回事,以它曾经所接触到的事物,自然知道上官逍遥对他使用的灵魂之力已经达到了帝境。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直接问道:“玄武湖有什么秘密?无崖武圣又为什么留下你们在这里守关?”

    “玄武湖的水,乃是九幽玄水,常年浸泡其中,能让我修炼速度加快,同时更好的净化体内杂血。”说这话的时候,玄龟眼中有悲哀之色闪现。

    早年间,它曾经历过那个血腥的日子,无崖武圣直接把它的族人给屠戮殆尽,若不是因为它的修为稍弱了一些被看不上,说不定当年也会被直接屠戮了也说不定。

    它体内好歹也是拥有一丝玄武神兽血脉的玄龟,竟然无法摆脱被豢养的命运,即使在无崖武圣破碎虚空后,它还被禁锢在这一片玄武湖之中,实在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感受到从玄龟身上流露出来的悲伤气息,上官逍遥眉头一皱,说道:“第二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守关,自然是挑选合格的传承者,不能通过我们考验的武者,直接抹杀!”玄龟的话语之中带着一股萧杀之意,直接抹杀不合格的对手,玄武湖底那些冰雕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到上官逍遥还皱着眉头,玄龟又道:“这秘境的存在,只是为了挑选真正合格的传承者,那些连我们这些守关者的考验都通不过的家伙,那种弱小的家伙活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意义?而且,他们既然敢觊觎这秘境之中的一切灵药,那他们的身份就是害虫,对于害虫,只有抹杀才是王道!”

    害虫?

    上官逍遥一阵无语,若是其他一些自认天赋超绝之辈来到这金日空间之中,却发现自己被当作害虫,只有被抹杀的命运,不知道他们心中会做何感想?

    而且,那些闯入秘境之中的人,不乏真正的天才,这种武者,在眼前的玄龟口中,居然就只能得到‘害虫’这两个字的评价?

    抛开脑海中其他的心思,上官逍遥再次问道:“是否每通过一次关卡,就能获得开启体内‘八门’所需要的材料?”

    玄龟听到这话,眼中的悲哀之色更浓了,它甚至怀疑若是真有人获得了这里的传承,它会不会落得和它族人一样的命运,直接被那传承者宰了提炼玄武精血?

    想到这里,它直接打击上官逍遥,回答道:“自然是有这些材料的,不过材料残缺,主药根本就没有,开启人体内的‘八门’,我看你还是别想了,除了无崖武圣之外,这个世界将再没有人能够开启体内‘八门’了。”

    “我想知道关于无崖武圣的一切,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上官逍遥懒得再听这些东西,他是感受到了这玄龟的寿命至少已经达到了十万年,所以才会把斑斓虎叫过来,让他识别玄龟口中的假话,一尊活了十万年的玄龟,必然陪伴着无崖武圣经历过很多事情。

    玄龟在此刻不敢有任何犹豫,毕竟小命都还在上官逍遥的手中,自然不敢违背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