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心狠手辣的无崖武圣
    在这些壁画上,刻画了一个青年被一群妖兽所包围,其中有蛟龙,有鳞马、有三尾白狐、有火焰鸟、有玄龟、有斑斓虎这六种妖兽。每一种妖兽的数量都很繁多,而青年则是在带着它们修行,带着它们与敌手厮杀,让这些妖兽在厮杀之中成长。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年带着这群妖兽大军无往不利,扫荡一切敌手。

    而他手下的妖兽大军,也把他当作了一个信仰,所有妖兽都对他忠诚无比,妖兽们充分把青年当作了自己最信任的人。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时光,青年已经独霸一方,所有妖兽大军都沉浸在封侯裂土的幻想之中后,青年却开始对这些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那六种妖兽大军下杀手。

    那是在一处盛大的祭典之上,化为人身的妖兽们在推杯换盏,众多的妖兽大军还沉浸在青年封王的喜悦之中,却是遭受到了让它们最为痛苦的厄难。

    其中有一副壁画刻画着青年在祭典之上不断屠杀那六种妖兽。每一只妖兽都是人类形态,但是在他们死后,都直接化出了妖兽本体。

    每一种妖兽的血液都被青年凝聚在六口不同的大缸里面,上官逍遥甚至从那些妖兽的身上感受到了不甘、绝望、不可思议,以及滔天愤怒的情绪。

    有人在质问青年,也有人在怒骂青年,人间万象,尽显于画中。

    青年对于怒骂声、质问声、求饶声等一些声音,始终无动于衷。

    当他屠杀了所有的妖兽之后,便开始从妖兽的血液之中提炼精血,最后五颜六色的精血被他提炼出来,而后融合其他的灵药,一起吞服了下去。

    看到这壁画,上官逍遥又怎能不明白这些壁画的用意?

    这明显是无崖武圣早年间为了开启体内‘八门’而使用的血腥手段,他故意培养出一支具有神兽血脉的妖兽大军,当这些妖兽都成长到了足够高的境界之后,便遭受他这个培养者的无情屠戮。

    因为妖兽的境界越高,体内所留下的远祖血脉也就越多,再结合那庞大的数量,想要提炼出真龙、凤凰、麒麟、九尾神狐、白虎、玄武的血脉,完全具有可行性!

    周武此刻也看完了壁画,直接惊呼道:“我靠,这……这无崖武圣也太残暴了吧?这些都是早年间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妖兽大军啊,他为了修炼体内‘八门’,居然把这些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妖兽都给直接斩杀了,这到底是有多残忍的性子,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禹姬也是眉头紧锁,她一脸不满的说道:“传闻无崖武圣亦正亦邪,就这些壁画所刻画的关于他的行事风格来看,这根本就是一个邪恶魔头!”

    林天空更是感慨道:“成大事者,果然是要具备心狠手辣的手腕啊,难怪这无崖武圣能成为武道世界绝天地通后第一个破碎虚空的武者,若是他没有这般血腥的手段,又怎能有机会破碎虚空呢?”

    上官逍遥没有出声,不过看完这些壁画之后,他对无崖武圣就再没有任何好感,无崖武圣的做法,乃是他最为痛恨的一种做法!

    前世,他被上官飞鹰给暗算,导致他最终身死道消,若是两者一直都是处于对立面的对手,技不如人被杀了,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关键那是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被这样的人背叛,那种感觉,又有谁能体会?

    而眼前这壁画所刻画的内容完全展现出了无崖武圣那一颗冰冷的心,他背叛了那些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妖兽大军。为了成就他自己的武道之路,把这些为他立下汗马功劳的妖兽大军给直接屠戮殆尽。这种做法,和上官飞鹰的背叛,又有什么区别?

    那些妖兽大军一路上跟随无崖武圣,多年的相处,早就把他当作了最亲最信任的人,从那些妖兽死前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那些妖兽当时的心中是有多愤怒,是有多绝望!

    “无崖武圣!”上官逍遥低语,语气之中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愤怒情绪。

    周武也愤怒的说道:“这壁画的内容记载了无崖武圣背叛了他的手下,把所有手下都给坑死,这种人留下的传承若说没有问题,我是一百个不信!”

    “我早就说了,无崖武圣的传承就是个巨坑,如果不是在无奈之下,我又岂能去接受他的传承?”禹姬的神色也被愤怒给填满,眼前这‘死殿’之中的壁画所记载的事情,让她彻底寒心了,无崖武圣的做法,让她十分的反感!

    接着,她又继续说道:“这些妖兽现在在武道世界都还能见到,这六种妖兽体内都拥有着一缕圣兽、神兽血脉。若是经过不断的提纯,也有可能出现返祖现象,在厮杀之中提升自己体内的血脉,它们把自己的生命都交给了无崖武圣,却遭遇到了无情的背叛。或许今时今日,我们人类武者和那些妖兽的关系如此紧张,恐怕也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愤怒过后,周武又佩服道:“这无崖武圣不愧是能只手覆灭圣地的存在,即使是破碎虚空了,他所留下的秘境也不是那些圣地敢觊觎的。就凭着他这一份狠辣,那些圣地强者就不敢使用其他手段进来,因为就是圣地的武圣亲来,也有可能被无崖武圣给直接坑死!”

    上官逍遥没有再吭声,他所看到的壁画让他心中杀意沸腾,丝丝缕缕的杀意宛若凝成了实质一般,在他的体表形成阵阵锋利的旋风,割裂得那九天玄石制成的墙壁都发出‘嘎嘎’声响。

    他一直都在怀疑无崖武圣留下各大境界的秘境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看到这些壁画之后,他更不相信无崖武圣会有这么好心,把自己的传承真正留给后来者。

    上官逍遥想到了当初刚踏入传承殿的时候,那一缕微弱诡异的灵魂之力,那能让人无法察觉的灵魂之力,或许就是周武他们所说的诅咒的根源。既然这是无崖武圣留下的秘境,若是真有好心的话,又岂能对每一个踏入传承殿的人种下诅咒?

    “肖遥老大,你在想什么?”禹姬的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从上官逍遥身上传出来的那滔天杀意,她不明白这杀意为何而来,不过是一些壁画而已,为什么能让他表现出如此滔天杀意呢?

    上官逍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且看看这死殿的最后一尊石碑记录了什么?”他不会把自己突然爆发出杀意的原因告诉禹姬他们,所以转移了话题。

    当他的目光放在这‘死殿’之中的石碑上的时候,却发现这石碑之上并没有刻画任何的文字,这就是一座无字碑,没有任何关于修炼‘死’门的方法,也没有提及开启‘死’门所需要的材料。

    这是无崖武圣故意留下的一个坑,还是说要开启体内‘死’门,完全需要自己领悟?

    想了一会儿,上官逍遥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最后干脆直接一步踏入了石碑后面的门户之中。

    看到上官逍遥不声不响的突然离开,周武、禹姬、林天空三人面面相觑,也连忙跟在他的身后,也踏入了石碑后面的门户之中。

    当四人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当初进入‘开’门的传承殿,不过此刻他们是站在传承殿中央的阴阳鱼图案之上的。

    此刻的传承殿之中围满了人,不过他们都是站立在‘开’门范围的那处地方,而上官逍遥四人则是被传送到了传承殿最重要的那阴阳鱼图案上。

    缓缓旋转的阴阳鱼图案,充斥着一股玄妙莫测的道韵在其中,不等上官逍遥他们多说什么,一股烟白相间的光芒就笼罩在了他们的身上,把他们给直接传送出了传承殿。

    当他们四人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神峰石阶的第十一步石阶上。

    被压制神识元力的感觉再一次传来,周武和禹姬不由得面容大变。

    周武是吃够了这压制神识元力的苦楚,在此刻不由得暗骂道:“握了棵草,怎么又是这个鬼地方,这该死的压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除?”

    禹姬也是秀眉紧蹙,她也十分不爽这种被压制神识元力的感觉,在这里即便她有帝级神兵在手,也没有什么卵用。

    只有林天空的脸上露出了喜色,这家伙真正的实力只是虚境六重,但是回到了这压制神识元力的地方,他凭着肉身的力量就可以和其他的虚境九重武者争锋。

    因此对他来说,他喜欢这种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