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和生命相比,尊严算什么?
    商腾闻言一愕,随即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交待遗言?肖遥,你之前神魂离体,让你神魂受创了吧?否则你怎么会说出这种傻话呢?你的空间戒指在我手中,没有了诸多底牌与神兵的加持,你又能奈我何?”

    禹姬看到商腾脸上的狂妄之色,立即呵斥道:“叛徒!”

    林天空也是一脸恨意看着商腾,恨恨说道:“商腾,不管如何,你今天是死定了,主人仁慈,给了你交待遗言的机会,我劝你还是赶紧交待完遗言,然后伏诛吧!”

    “哈哈,让我交待遗言伏诛?你们怕是还没有明白眼前的局势吧?”说着,商腾的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恨声说道:“肖遥,我已经取走了你的空间戒指,里面的帝级神兵也就相当于掌控在了我的手中,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否还能如之前那般强势?”

    周围的其他武者听到这话,都以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商腾,这里的武者都是见过上官逍遥之前冷酷出手的,可以说上官逍遥在他们的心中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印象。现在商腾居然还敢和上官逍遥叫板,不以‘傻|逼’二字形容他,又该以什么词来形容他才合适?

    商腾现在的脸色很疯狂,他出身于帝国皇室,自信若是和上官逍遥对上,没有神兵加持的上官逍遥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当然了,他疯狂归疯狂,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傻子,也懂得衡量眼前的局面。现在他还没有办法打开夺自上官逍遥的空间戒指,而且在对方的身边还有禹姬、周武、林天空这三人存在,若是此刻不借助神兵的力量,他再强也做不到以一敌四。

    毕竟,禹姬、周武这两人的实力和他在伯仲之间,以一敌四,吃亏的只能是他!

    想到这里,商腾也没心思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便大声说道:“肖遥,废话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我先去也,哈哈哈哈……”大笑间,只见他身化流光,把速度运行到了极致,不过是眨眼工夫,他就来到了石碑的后面,准备从石碑后面的那一扇门户之中离开。

    来到石碑后面,看到上官逍遥仍然留在原地不动,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商腾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说道:“肖遥,我先走了,待我抹除你空间戒指中的印记,便是你死亡之时!”

    把话说完,商腾立即朝着石碑后面的门户冲了过去,可是就在他的身形刚要冲进石碑后面那扇门户的时候,上官逍遥那冷漠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背叛了我,你还想在我面前逃离?”

    上官逍遥淡漠的声音传来,原本距离石碑后面的门户只有一步之遥的商腾,却突然发现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秘术一般,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踏入那扇门户!

    不仅如此,他此刻除了能转动自己的眼珠子之外,整个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商腾目光立即移到石碑上,认为是这石碑有问题。

    就在此时,周围一阵阵嘲讽的声音传来。

    “傻|逼,跟了肖遥这么久,居然都不知道肖遥的实力,真以为就这样能逃脱肖遥的掌控?这简直就是还没睡醒,还在做梦呢!”

    “可不是嘛,这家伙之前在落日平原上极尽猖狂,却没有想到会是个脑|残!”

    “唉,就这种脑|残当初还把我们教训了一顿,我他妈真觉得憋屈啊!”

    “……”

    一声比一声难听的谩骂传入商腾的耳中,听着那些声音,商腾直接暴怒道:“你们这些奴才给我等着,待我突破眼下的封锁,我定要你们不得好死!”

    商腾愤怒至极,之前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武者,居然敢在他的面前说出那些难听的话,让他恨不得立即拿出帝级神兵把眼前这些嘲讽他的人通通杀掉。

    只是此刻的处境却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现在他只奢望石碑上面的力量能够减轻一些,能让自己安然无恙的逃离这里。

    到了这时,商腾都没有猜到是上官逍遥出手拦截他,还认为是这‘开殿’之中的石碑有问题。

    “哈哈,到了现在还威胁我们,说你脑|残,简直是在侮辱脑|残这个词。”

    “什么玩意儿,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们啊?”

    “唉,算了,看在你即将死亡的份上,让我告诉你不能移动的原因吧!这明显是出自你的前主人肖遥之手啊,你主人的实力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揣测的境界,你居然背叛你主人,实在是有眼无珠啊!”

    “啧啧,商腾,身为皇室成员,你的脑子呢?脑子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你怎么就把它丢了呢?”

    “哈哈哈哈,商腾,现在我看你还怎么猖狂?”

    “……”

    谩骂声再一次传入耳中,但商腾此刻却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谩骂他的人了,因为他从周围那些武者的谩骂声之中听出来了他被定在这里的原因了。一切都是因为肖遥,是肖遥出手把他定在了原地,让他无法踏入石碑后面的那扇门!

    在这一刻,商腾突然想到之前紫风联盟的人对付肖遥的那一幕,那时候大家都是被压制了元力和神识。但是肖遥却是以他那强横的神识力量,直接把那一千多人给压制在当场无法动弹,对方有如此强横的神魂,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一点?

    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商腾的内心更是因为恐惧的原因在剧烈跳动,如果不是被压制得无法动弹,他现在的身体一定是在瑟瑟发抖!

    “肖……肖遥,我错了,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商腾这家伙此刻画风调转,从刚才的高调到现在直接低头认怂,在态度的转变之上,可谓是炉火纯青。

    他现在只想上官逍遥能放他一马,至于其它的事情,根本就不敢想象了!

    “呵呵,商腾,原来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啊?那么我也和你开个玩笑吧!”上官逍遥微眯着眼睛笑道。

    商腾闻言心中一跳,连忙求饶道:“不,我不是故意的,肖遥老大,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如此蠢事,我错了,我求你放过我!”

    说话间,商腾额头上的冷汗如雨点一般落在地上,恐惧填满了他的内心,他在心中早就把自己给骂了个遍,为什么要鬼使神差的想要重新拿回自己的空间戒指?为什么要背叛对他有着救命之恩的肖遥?

    他心中有很多的‘为什么’,死亡的阴影已经袭来,此刻他除了能听到周围的嘲讽声之外,还能听到那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慢,却很有节奏,踩在这九天玄石做成的地板上,发出‘踏踏’声响,传入商腾的耳中,却让他觉得宛若是死神的脚步声,让他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盛。

    “不……肖遥老大,求你原谅我一次,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背叛你了!”商腾大声的向上官逍遥求饶,甚至想要直接跪在地上求饶。

    这一刻,什么高傲,什么憋屈,什么身份,通通被商腾甩到九霄云外,哪怕是上官逍遥让他叫‘爷爷’,他也愿意!

    他不想死,虽然知道修炼了无崖武圣留下的传承必然是死路一条,但是他还是不想那么早死,至少不愿意被人给直接斩杀在这里!

    上官逍遥的步伐在商腾心中无限缓慢,每迈出一步,商腾就感觉他心头的恐惧会加剧一分。不知过了多久,当看到上官逍遥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商腾整个人终于崩溃了,瞬间涕泪横流,他的模样在此刻看起来显得格外悲惨,一想到那即将到来的命运,他的哭声就更为剧烈了!

    “呜呜,我错了,肖遥老大,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饶过我吧,你如此强大如此的英明神武,我这种小人物你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啊!肖遥老大,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看到上官逍遥来到了他的面前,商腾直接丢弃了尊严,大哭着向上官逍遥求饶!

    上官逍遥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是是是,是我鬼迷心窍,是我一时间难以控制心中的贪念才做出如此混账的事情。肖遥老大,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一定全心全意追随在你的身边,做你最忠实最听话的狗!”在死亡即将降临在商腾身上的时候,他也如林天空一般,说出了这一番无比践踏尊严的话语来。

    不过,和林天空不同的是,他是受到了生命威胁,才说出这番话的。

    林天空闻言快速走到了石碑后面,看着商腾羞辱的说道:“呵呵,这还是来自帝国的皇室成员呢?尊严呢?我在你的身上,怎么就看不到尊严了呢?”

    周武也来到了商腾的面前,一脸鄙夷的说道:“商腾,你赶紧自裁吧,你好歹也是大商帝国的皇室成员,你看看你现在说出的这些话,把你老祖宗的脸都丢光了!”

    禹姬也是一脸不屑的说道:“堂堂大商帝国的皇室成员,为了活命居然能如此践踏自己的尊严,难怪你会作为失败者被派到这秘境之中来。商腾,就以你目前的表现来看,你不失败,天理难容!”

    商腾又岂能不知道他这番话把大商帝国乃至老祖宗的颜面都丢尽了?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

    和生命相比,尊严算什么?

    万一肖遥被他说动,肯饶他一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